账号:  密码:
缓缓归   作者:酌与夏花
评分:
0.0 (0人已评)
  魏无羡在乱葬岗围剿后身死,却意外获得了某种传承重新活了过来,不过魂魄有异。莫玄羽在上金麟台之前遭到追杀为他所救。

  时间线仍然是十三年后才重新出现在世人面前,(我爱大梵山初遇)

  
下载: TXT全文 TXT单章

番外

  ​“夷陵老祖魏无羡死啦!!”



  以四大世家为首汇聚一方的讨伐者宣布胜利的口号,魏无羡身死的消息如风一般席卷开。天下人浸染着仙门之喜,有志一同的唾骂着夷陵老祖生前恶名。

  魏无羡此生短暂又离奇,可谓是坎坷不平,便是一朝身死,留给世人的印象也不过一句“邪魔外道”。

  而他少时侠名、射日英勇,竟无人记得。

 那一夜大雨倾盆而下,乱葬岗上火光滔天,剿杀之剑倾斩,无数凶灵就此湮灭。

  十二座镇山石分别镇压在山脚,上百次的招魂仪式,风平浪静的日子总算给所有提心吊胆的人安吃了颗定心丸。

  至此,所有人相信,魏无羡彻底成为了过去。

  临近黄昏的夷陵城郊,一道人影漫无目的的走着。阴沉的天空黑云压顶,压的人更加喘不过气。

  郊外有条溪流,源自乱葬岗,因为前两天那场大火,就连溪流里的水都浮着一层黑灰。

  聂怀桑心不在焉的朝水面投着石子,不时叹息一声,怔怔的坐在草地上发呆。

  天边的黑云压的更低,看样子即将有一场暴雨来临。聂怀桑幽幽叹着气准备起身,忽然眼尖的发现上流处闪闪发出一道微弱的白光,正顺着水流漂下来。

  聂怀桑好奇的凑到水边耐心等着,不一会儿,只见一颗圆润的玉石浮在水面上,那一闪一闪的白光正是从玉石上发出。玉石上缠着一条鲜红的发带,静静的浮在水面,随着玉石漂流。

  聂怀桑眯着眼想了想,只觉得那条发带格外眼熟,忽然他脸色一变,不顾一切的扑下水将之捞了起来。

  小心翼翼的将玉石发带揣进怀里,聂怀桑这才匆匆离去。

 魏无羡再次睁开眼,是在一个幽静的小院,身边只有一个看上去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中年男人照顾。

 初时肉身重聚魂体不全,他多数时候处于昏睡状态,偶尔清醒也极为短暂,是以在和聂一相处了将近一个月,才见到他口中的主人。

  令魏无羡意外的是,救他的人竟然是聂怀桑。

  聂怀桑原想着好歹同窗一场,拾了他的遗物为他立座衣冠冢,清明寒食,也为他祭奠一二。

  哪里知道他坑都挖好了,放进土里的玉石和发带却摇身一变,变成了他的魏兄。

  他当时都惊呆了,好半晌才反应过来,忙唤了贴身暗卫聂一将人刨出来,庆幸的是,尚有呼吸,还活着!

  天知道聂怀桑费了多大的劲儿才将他安置在这个隐秘处。

  浑浑噩噩的过了三个月,魏无羡的情况总算稳定下来,清醒过后的第二天,趁着聂怀桑过来探望之际,魏无羡便提出离开。

  “聂兄大恩,我魏无羡铭记于心,只是此地不宜久留,我若是再继续呆在这里,恐怕会连累你和不净世。”

  聂怀桑也明白凭自己的能力,倘若真的被人发现他私藏魏无羡,届时绝对护不住他,甚至会如他所说连累不净世。

  “魏兄啊,我能为你做的只有这么多了!” 临别前,聂怀桑如此道。

  

 消瘦的身躯在夜风中拂礼,看上去更加羸弱不,“你为我做的已经够多了!大恩不言谢,以后若有需要,尽管差遣一声!”

  魏无羡走了,趁着夜色浓时,乘了一驾毫不起眼的马车低调离开。

  聂一充当车夫赶着马车,一路陪他翻山越岭。

  熟悉的雨夜和血腥气令魏无羡的头隐隐作痛,本来平稳的马车颠簸了一下,晃得他更加难受。

   魏无羡不顾急雨掀帘:“怎么了?”

  “路中间躺着个人,天太暗没看清,差点碾过去了。”聂一披着斗笠,大雨哗哗的打在他身上,连同说话声一起传进耳朵,显得有些嘈杂。

  魏无羡又缩了回去:“去看看吧。”

  聂一下车走过去一看,只见地上躺着个身形瘦弱的孩子,身上无数致命伤,即使在大雨的冲刷下,也没能洗净那一身血污。

  那孩子闭着眼,不知生死。

 聂一将情况禀明,魏无羡的目光透过布帘幽幽看向远处,开口让他将人带了过来。

  “看样子也是个苦命的孩子,幸好还有一口气。”聂一庆幸道。

  魏无羡颔首,接过那孩子放在马车内的榻上,一手抚上他的眉眼,柔声道:“世道不容我们存活,我们更要好好的活下去呀!”

  指尖一缕白芒顺着眉心窜进他体内,一点点的修复着他身上的伤,许久,魏无羡才收回手。

  他的脸色雪白,双目却炯炯有神:“天要我亡,我偏要活给它看。”

  雨下的越发大了,马车在雨夜中缓缓而行,驶向未知处……

  同一时刻的乱葬岗,也迎来了一个意想不到的身影。

  向来洁白如玉的蓝忘机一身狼狈,被雨水打湿的衣服和头发紧紧的贴在背上,浸出一道道纵横的血痕。

  他踉跄着脚步,在乱葬岗上找了一遍又一遍,大雨倾泄而下,他眼前一片模糊,什么都看不清。

  忘机琴横置膝上,一曲问灵弹得十指布满血迹,乱葬岗上空弦响,无灵应。

   “婴在否?”

  “婴在否……”

 

  这一弹,便是十三载倥偬年岁,直至斯人缓缓归。

 
  

  ​

糖果

0颗

奶茶

0杯

咖啡

0杯

披萨

0块

红酒

0杯

发表书评:

您需要 登录 才能发表书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