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人性收录所   作者:雪某为柯南心动
评分:
0.0 (0人已评)
人性收录所。
记录人的善与恶
标签: 原创
下载: TXT全文 TXT单章

人性收录所☆盗窃

☆希望看见本文能点进来看一看,字数不多,一千起步。

☆杂文篇,讲人性(应该吧)

☆如果出现与小说什么的撞名行为纯属巧合,不要对号入座。

☆槽点超多不喜左上。

☆可能有一点不符实际,大部分有感而发。

☆是单篇,但是合集中会有类似人性的。

☆本文算是讽刺。

——

「今天被妈妈骂了,她撕了我的画纸,好伤心……」

女孩吃着薯片,戴着耳机,点下一个【哭脸】,发到了网站上。

这是她最常用,也是唯一的一个b网账号,她有时候会在上面发一些自己的日常。

今天她被妈妈训了一顿,觉得很不甘心,但是后来她妈妈也向她道歉了,还给她买了一些零食。

而撕画纸则是她凭空捏造出来的,只是想博取别人的同情心。

“啊——”

她懒洋洋地打了一个哈欠,躺上床睡觉了。

第二天起来发现手机一直卡个不停,一看b网的软件上显示【99+】。

点进去,发现昨天发的文章中底下有好多评论。

——

“摸摸大大,你妈妈做得太过分了吧。”

“大大好可怜……”

“大大的画一定很好看吧,要不然也不会这么伤心。”

“大大的妈妈为什么要撕你的画!”

……

——

她挑了挑眉,重新发了一篇文。

「谢谢大家的关心,其实没什么的,是我不应该画画害得妈妈生气。」

她刚想点击【发送】,想了想,又点下了【草稿箱】

她从b网中找到了一个粉丝很少但是画画很好看的人,正好那个人是用手绘。

她按下了下载,配图在了自己的文章下面,还用网络上绘画软件很细的笔涂了一下。

果不其然,没过多久,她便再次看见了99+

——

“呜呜呜好心疼大大,画得这么好。”

“你妈妈是什么眼睛,这么好的画居然涂黑了【菜刀】我要去问候她。”

“要是我一定好好珍惜它!”

“大大约稿吗?我好爱!”

……

清一色关心的话语,她勾起嘴角,白皙的指尖缓缓往下翻,忽然,她停下了动作。

“虽然很冒昧,但是我想问一下,这真的是你的画么?真的是你母亲涂黑的吗?这个照片中有淡淡的水印,上面的名字并不是你的id。而且正常的笔会有这么细?”

在一片关心中显得各外突兀。

她慌张极了,刚想点下删除,却发现那个人评论的点赞数已经达到了几千个,还有不少附和他的。

既然这时候删了就显得有些欲盖弥彰了。

于是她便在下面评论“怎么就不是我画的啊,你这样冤枉我【哭脸】水印是我的啊。”

她等了好久,也没有见那人再评论过,下面倒是有很多谴责他的。

那些管太平洋的“正义使者”呐,硬生生把一个人弄成了私密账号。

她松了口气,清秀的脸上面目逐渐狰狞。

(还好没人揭穿我,这种被称赞的感觉太好了!)

——

她变了。

她从一个会撒谎的女孩变成了没日没夜盗图的人。

从而获取虚无缥缈的【热度】。

不知道点了多少次的【保存】,她已经变得麻木,选取热度不高但画得精致的图片,熟练而机械地点下右下角。

眼睛因为通宵而红得不行,一头柔滑的长发杂乱不堪,不论父母怎么劝她都不听。

她一边狞笑着一边发作品,然后号召自己的粉丝攻击那些原创太太,自己的语言中无不透出冤枉,让人心生怜惜。

「他们冤枉我……明明就是我画的啊……」

“拿,我就要盗图,都是我的,谁也别想跟我抢!”

“轰——”

那天,下了一场大雨,雷声滚滚。

那间装饰温馨而压抑的屋子中,没有任何一个人,只有一部手机躺在软软的床上。

如果你仔细看,就会十分惊悚。

房间中没有人,但是手机上却发出了很多字,并且还伴随着键盘声。

「我没有错!错的是他们!为什么不给我拿图,画来不就是给人盗的吗?哈哈哈」

——

“啪嗒”

雪坐在旋转椅上,翘着腿,看着那个房间的监控录像,按下按钮,整个房间的声音戛然而止,只有一条未发出去的文字,满是粗俗的语言。

雪把那个女孩的照片从打印机中拿出来,放进盒子中,那房间手机里的文字扭曲了片刻,变成了“都是我的错,对不起。”

她轻轻笑了,“既然你这么喜欢盗图,那么你的黑白照片,也将会被世人所知~”

糖果

0颗

奶茶

0杯

咖啡

0杯

披萨

0块

红酒

0杯

发表书评:

您需要 登录 才能发表书评!

作者作品
粉丝排行榜
我的粉丝值
  • 您当前的等级:见习
  • 您当前粉丝值:0
  • 距离下级还差:500
最新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