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年夜   作者:宋鞘北
评分:
0.0 (0人已评)

“记得带个铃铛,看你声音大还是铃铛声音大。”
平平无奇🥩片段罢了
ooc预警
下载: TXT全文 TXT单章

年夜

[投齐所豪]年夜

文/宋鞘北

“记得带个铃铛,看你声音大还是铃铛声音大。”
平平无奇🥩片段罢了
ooc预警

跨年晚会的后台,任豪拿着个铃铛凑到了张颜齐耳边:“宝贝,晚上把他带上好不好。”
“你想干嘛?”上下打量了一下他,张颜齐只觉对方不怀好意,“圣诞节都过了你戴铃铛,你是不脑子不太好使?”
“你带上嘛,我想看你戴上的样子。”任豪直接把铃铛塞到了张颜齐的口袋里,趁着向前的动作在他耳边用着只有两人才能听到的声音说,“想知道晚上是你声音大还是铃铛声音大。”
本就有些暧昧的动作在这句话的烘托下,直接让张颜齐本就白皙的脸直接红了个彻底:“你,你正经一点。”
“我一直都很正经。”
“好了,小情侣唧唧歪歪些啥呢,上台了,上台了。”一旁的也哥实在是看不下去两人凑着个脑袋说小话的样子了,轰着把他们叫上了台。
表演完两人没去聚餐,直接回了酒店,干什么?小情侣能干什么?不用说,大家也都心知肚明了。
刚进门还没来得及换下表演的衣服,任豪就吻住了张颜齐,细细地吮吸着他的唇瓣,舌头也伸进了口腔里肆无忌惮的抚摸着每一个角落。空气不可避免的开始升温,本就因为刚跳完舞打湿了的衣服还没来得及干,就有重新因为刚出的汗润湿了。
终于,直到两人都彻底供不上氧了,任豪才松开了张颜齐。
“我,我先去洗澡。”
任豪看见张颜齐脸上泛起的因自己而染上的情欲的潮红,却又急着逃离的样子,不禁弯嘴一笑,又向前凑过去,从他口袋里掏出了他当时上台前放进去的铃铛,“别慌,等会儿出来时记得把他带上。”
张颜齐从他手中一把抢过铃铛,到行李箱里拿了换洗的衣服就冲去了浴室,却在要关上门的时候被任豪一把拦住了。
“和你一起。”看着张颜齐探寻的眼神,任豪不由分说的进去把两件浴袍塞进去了,跟着开始脱衣服。
张颜齐看这人一副你现在赶我我也走不了了的赖皮样,叹了口气,把门关上了。这个澡也是洗不清净了。
张颜齐在淋浴下冲着头,无暇顾及其他,任豪却在这个时候把放在一旁的铃铛拿来系在了他的脚踝上,白皙的脚腕处本就骨节分明,在金黄色小铃铛的衬托下,更是显得无比性感。
“哎呀那啥,你别套,很……”
任豪套好了就直起了身,不轻不重的在他胸前揉了一下,“纹身都露过,带个铃铛还害羞了?”然后故意凑到他耳边,压低了声音,“老婆怎样我都喜欢,老婆别害羞嘛,老公想看。”
张颜齐被任豪说来燥得不行,赶忙把头洗完了准备出去,却在刚准备穿上衣服的时候又被任豪拦住了,“反正一会儿都要脱,直接穿这个好了。”又把自己早放进来的浴袍递给了他。
看他伸过来的手,张颜齐接也不是不接也不是,就木在了原地,好久才憋出了一句话:“任豪,你有病啊。”
“好不好嘛,老婆~”
“谁他妈是你老婆,老子是上面那个好不好。”却还是接过了任豪手中的衣服,直接套上出去了。浴袍直接给开了个大V领,下面连内裤也没穿,嗯,那条内裤被任豪抢走了。任总好样的!
“都拿了我的衣服了,肯定你是我老婆啊,那今晚就满足老婆的要求让你在上面好了。”说着,任豪也穿好了浴袍走出了浴室。这人更可以,连束腰的腰带都没系,直接就敞着衣服露出了他紧实有力的肌肉出来了,直看得张颜齐眼神发愣。
径直走了过来,把张颜齐的手放在自己的腹肌上,“满意吗?”张颜齐只感觉到一片紧实的肌肉,手感甚好,忍不住多在上面摸索了一会儿。真是败在他手上了,张颜齐心想。虽说是任豪拉着他的手在动,但他也没想到会有那么刺激的感觉。
牵着他的手走到了床边,坐下,然后拍了拍腿,“来,坐这。”又把一旁的吹风机拿来插上了电。抬头却看见张颜齐一脸看智障的眼神看着他,“给你吹头发,过不过来。”
虽然张颜齐很嫌弃任豪让他坐在他腿上这种令人不耻的姿势,但他对于吹头发这件事可谓是深恶痛绝,让他马上就妥协了。于是走过去坐在了他腿上,边走铃铛也跟着晃悠,叮叮当当的响个不停。
一坐上来两人相当于就是体温相接了,毫无衣物的遮拦,彼此的动静就显得更加明显。任豪一个手拿着吹风机,一手按住了张颜齐的脑袋拨弄着头发,不自觉的就把张颜齐往他怀里送。因为坐姿的原因,任豪的呼吸就打在了张颜齐的胸膛前,浅浅的鼻息拍上,引得胸前红蕊一阵战栗。
不自觉的往前送了送,任豪也就从从善如流的含住了,舌尖还故意一个劲儿地舔弄,听到张颜齐的嘤咛之后,舔弄的是更加卖力了。
张颜齐往后挪了一下身子,又是引来铃铛的一阵晃动。任豪摸了摸他的头发,干的已经差不多了,放下吹风机,环住了他细嫩的腰肢。只有一边收到了爱抚,受到冷落的另一边自然也是不甘,虽然很不好意思,但都已经这样了,还有什么不好意思的呢?自然是自己舒服了最重要,随着喘息小声的说了一句:“另,另一边也想要。”
听到张颜齐这么主动的求欢,任豪心里别提有多开心了,但还是忍不住再逗一逗张颜齐:“先叫句老公来再说。”
该说的不该说的先都已经说了,反正脸都已经丢完了,还有什么大不了的呢?张颜齐索性破罐子破摔:“老公,另一边也想要嘛~”拖着长长的尾音,直摄人的心魄。
于是,一边被手抓着揉着,一边被舌头滋润着,生疼不自觉地跟着起伏,铃铛在阵阵喘息声中也响的轻灵。任豪的手从腰上顺着往下,穿过挺拔的脊梁,又捏了捏浑圆的臀部,终于,停留在了此时已泛滥起了水灾的后穴,开始不紧不慢地打转。
“宝贝,你湿了呢。”手指就顺着肠液进入他体内开始肆意妄为。
此时已经完全动了起了张颜齐仅用一根手指自然是满足不了的,将臀部稍稍的向上抬起来了些,林东在这一系列的动作里面也一直响个不停。双手环住了任豪的脖颈,赤诚相待的两人此时已是肌肤相贴。“老公,不够嘛。”
“什么不够?”任豪此时却是要明知故问了,手还一个劲儿的在他体内搅动。他真是爱极了张颜齐平时看起来那么禁欲,那么正经一个人,一到床上就原形毕露,多撩几句就能用着气音反撩你的样子,真是看不够啊。
“想要老公进来,想要你~”
都这样了,还有谁忍得了?任豪刚想一个挺身进去,却被张颜齐一把按倒在了床上,然后扶着他早已不止硬挺多久的玉茎,慢慢地坐下去了,一边吞入的过程,铃铛也要个不停,让整个只剩下了喘息声的房间里又多添了几分情趣。
此时,两人身上的浴袍实在是欲盖弥彰,张颜齐双目迷离,双颊红润,双腿微颤,分身更是梨花带雨,甚是惹人怜爱,而那后穴处更是紧紧地与任豪的巨物相接。
“老公,你好厉害啊。”张颜齐此时是彻底放开了,想着过年也让任豪开心一点。但任豪自然也是受不住这样的撩拨,一个劲的像打桩机一样往里面送,张颜齐感觉自己腰都快断了。
他原本是想温柔些的,可张颜齐的身体对他的吸引力却超出了他自己的想象,里面又紧又热,再加上他皱眉的表情,淫靡的呻吟,还有他时不时地撩拨。任豪感到全身的血都往地下那孽根冲,不由越插越猛,也忘了九浅一深的章法,一径抽插着。铃铛声也从未停过。
“啊、啊、啊……慢点,老公……你的太大了!”张颜齐抱着任豪,就像抱着海上的一根浮木。 “嗯哼……齐齐,你好紧……”任豪按着张颜齐的大腿不断冲刺,几乎想把囊袋也挤进那温暖紧致的去处,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嘴里在胡乱喊些什么。
任豪一个劲往那处冲撞,囊袋拍打在他浑圆的屁股上发出啪啪的声响。张颜齐受不住,没几下便泻了,喘息得如同上岸的鱼。泻的时候身体弓起绷紧,手已经把床单抓得皱皱巴巴,这反应让任豪分外舒爽,稍作停顿,只想一辈子待在他体内不出来。
已经被抽插的失神了的张颜齐这才反应过来任豪还在他体内,而且,还没射出来。“你,你还没好啊?”
“不急宝贝,老公把你一直插到明年好不好。”
长夜漫漫,铃铛也还能响……




糖果

0颗

奶茶

0杯

咖啡

0杯

披萨

0块

红酒

0杯

发表书评:

您需要 登录 才能发表书评!

关于作者
作者作品
粉丝排行榜
我的粉丝值
  • 您当前的等级:见习
  • 您当前粉丝值:0
  • 距离下级还差:500
最新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