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桃夭   作者:酌与夏花
评分:
0.0 (0人已评)
掉叽篇的脑洞回填,关于两位神君的故事。

桃妖羡×问灵叽
下载: TXT全文 TXT单章

番外

 “白鹤大人,您看见青山哥哥回来了吗?​”

  一个身着七彩仙衣的​姑娘在药庐门口探头探脑,脆生生的问道。

 药庐里的少年​抬头瞥了她一眼,又低下头继续捣药,声音不疾不徐:“没看见,仙子去别处找吧!”

  彩衣姑娘似乎不信,够着脑袋又往药庐里瞧了几眼,​想进去找又不敢。

  上界诸仙都知道司命宫不好进,司命宫里的药庐更难进,只因药庐的主人不喜。是以平常除了二位神君以外,其他人休想踏入半步。

  药庐里的陈设一览无余,两边的药架摆满了药篓,根本没有藏人的地方。小姑娘再三确认后悻悻的转身离开,没过多久又倒了回来,白衣少年依旧专心致志的捣着药,完全无视了她的举动。

  再次确定要找的人真的不在这里,小姑娘这才不甘心的转道去了别处。

  少年边把捣好的药倒出来,边道:“人都走远了,你还准备在里面蹲多久?”

  角落的药篓咕噜噜滚了过来,紧接着一道声音响起:“你不把盖子拿开,我怎么出的来?”

  “呀~忘了!”

  少年略调皮的踢了踢药篓,俯身揭开盖子。

  一道青光从药篓飞了出来,幻化成一个青衣少年。

  青山嘻嘻笑着搭上他肩膀,语调略不正经:“幸亏有白鹤大人解围,不然被那只花孔雀逮到我就贞洁不保了。”

  “把你的手拿开。”白鹤屈肘拐了他一下,凉凉道:“活该,谁让你成天在外面搔首弄姿。依我看,孔雀仙子长得也不差,和你又是同族,你干脆从了她算了,省得再去祸害别人。”

  “谁和她同族了?我们青鸟一族可是独一无二的。再说了,就她那高傲自大不可一世的性子,我才不稀罕。”青山反驳的理直气壮。

  白鹤:“早知如此,何必当初!”

  搭在肩膀上的手一勾,青山紧紧捁着他脖子,咬牙切齿道:“好歹也共处一片屋檐这么多年,就算不是兄弟那朋友总该算得上吧?你说风凉话良心不会痛吗?”

  “是谁说不和四脚兽做朋友的?放手,你想勒死我吗?”白鹤使劲儿拍他的手,白皙的脸庞被勒得憋出了一层红晕。

  

  “嘿!那不是年少轻狂口无遮拦嘛!你居然还记着呢!我给你道歉,我错了行了吧?”

  青山说归说,完全没放开的意思,另一只手也在他头上薅着,好端端的头发被他揉的凌乱不堪。

  “青山!!!”白鹤瞬间炸毛。

  脑袋晃来晃去想摆脱头上作乱的手。脖子上的那只也没见半点力道,偏偏他怎么都挣脱不开,完全受制于身后的人。

  他一激动,头上蹭的冒出两只兔耳朵。

  青山毫不怀疑,再逗下去他一定会被自己气的现出原形。不过就白鹤现在这幅模样,也够他乐了。

  他哈哈大笑着,刚想把手挪开,下一瞬乐极生悲:“啊!!!疼疼疼,你松口,松口啊!”

  白鹤抓着他的手使劲儿咬了一口出完气,这才松口,脖子一摇收回耳朵,龇牙道:“现在知道求饶了?刚才不是还笑的很开心?”

  “啧啧,我总算知道为什么人们常说兔子急了还咬人了!说的就是你!!”青山抱着手迅速远离他,手背上清晰的牙印可见他咬的有多用力。

  白鹤转身去药柜里取了个瓷瓶丢给他,“谁让你先惹我的!喏,免费的!”

  “看在你刚才帮我的份上,我就大方点不和你计较了。走了!” 青山熟稔的将药揣进怀里,大摇大摆的出了药庐。

  

  桃花树下,魏无羡半趴在桌上理着手中两根编织成结的红线。他使尽浑身解数,半天也解不开,不由泄气。

  蓝忘机回来时见他在外面恹恹欲睡,眉心拧了拧,轻声唤道:“魏婴。”

  “蓝湛……你回来了。”魏无羡有气无力的抬头,整个人焉了吧唧的。

  蓝忘机不解的问: “怎么了?”

  魏无羡从袖子里掏出刚才解了半天也解不开的那两根红线,无辜道:“我闲着无聊想编个穗子打发时间,结果……错拿成姻缘线了……我解了半天也解不开。”

  蓝忘机:“……谁的?”

  魏无羡心虚的垂眸,小声道:“小白和……小青的。”

  “……”

  蓝忘机无奈的叹息一声,一时竟不知该如何宽慰。

  “蓝湛……我真的不是故意的,现在怎么办呀?”魏无羡伸出两指捏着他的袖子晃了晃。

  蓝忘机接过姻缘线看了看,两根线已经纠缠成一股,强行拆开只会作废。又见他知错,不由软声道:“事已至此,随缘吧!”

  “啊呀~听你这么一说那我就放心了!”魏无羡拍拍胸口放下心来。

  不怪他担心,曾有一次去下界时遇到两个顺眼的少年,他便心血来潮赠人桃花笺牵姻缘,结果那两个少年历经坎坷生死相隔也没能在一起。

  最后还是蓝忘机出手,才让他们在幽冥府重聚。

  不过这次总归不同,青山白鹤毕竟有那么多年的相伴之谊,兴许处着处着就有感觉了呢!

  魏无羡十分心大的自我安慰。

  

   白鹤收拾完药庐刚走出门口,就差点被迎面飞来的人扑倒,幸亏他身手敏捷,闪身避开的同时还顺手拉了一把即将撞在门上的青山。

  “你跑这么快干嘛?后面有鬼追你吗?”

  “比鬼还可怕!”

  青山顾不上和他说话,急忙推了门想再次藏进药庐。

  白鹤眼疾手快的揪住他衣领,朝他身后努嘴:“来不及了。”

  青山缓缓转身,彩衣小姑娘双手叉腰,一张小脸红扑扑的,正怒火中烧的盯着他。

  “青山哥哥,我究竟哪里不好,让你避我如蛇蝎?”

  “呃这个……”青山在说真话和说假话之间徘徊。

  白鹤轻咳一声,道:“你们慢慢聊,我先走了。”

  “不行!!”青山想也不想的拉住他不放。

  白鹤和彩衣小姑娘齐刷刷的看他,异口同声道:“为何??”

  “因为……”青山忽然急中生智,干脆一把抱住他的腰,大声道:“知道我为什么不喜欢你吗?都是因为他!!”

  “??”白鹤俏脸一红,使劲拔拉他的手,急道:“关我什么事!!”

  彩衣小姑娘大吃一惊,也跟着问:“关他什么事??”

  

  青山打定主意拖他下水,手中抱的更紧,“因为他才是我喜欢的人,我又不好意思告诉你,所以只好躲着你了!”

  白鹤又急又气: “你胡说八道什么!!”

  

  青山挑眉反问:“我胡说?那你刚才干嘛把我藏在药庐?”

  彩衣小姑娘更加震惊的看向白鹤,“所以你刚才是在支开我?”

  青山还嫌不够乱,继续添了一把火,扬起自己的手,道:“你看,他刚刚还因为吃醋咬我了!!”

  “不是……”白鹤又羞又恼,完全不知该如何反驳,被他抱着无法动弹,最后忿忿的抬脚重重踩了他一脚。

  青山生生忍住痛,只是闷哼一声,凑在他耳畔低语:“你别生气了,我现在就和她说清楚。相信孔雀仙子以后不会再来打扰我们的对吧?”后一句提高音量,正是对彩衣小姑娘说的。

  孔雀一族本就骄傲至极,知道自己追了这么久的人心有所属,还是属意不同族类,瞬间崩溃。

  当然,她的骄傲不允许她如此失态。

  小姑娘抬袖掩面,黯然神伤的跑开,出了司命宫,现出原形,五彩斑斓的孔雀展翅高飞,再不回头。

  彻底摆脱大麻烦,青山高兴的抱着白鹤转了一圈才放开他,展臂高呼道:“感谢白鹤大恩,我终于不用四处躲藏了。”

  “那你准备怎么感谢我?”白鹤摩拳擦掌的走过来,阴森森道。

  “诶?等一下!!”青山适时挡住脸,从怀里掏出一根胡萝卜,笑的一脸谄媚:“我从东山境摘来的,你尝尝?”

  白鹤眼睛一亮,然后更加怒视他:“你以为一根胡萝卜就能打发我吗?”

  “不是打发,我特意给你带的!”

  “收买也不行!”

  青山无奈道:“我的白鹤大人啊,请用对词行吗?这么明显还看不出来---我是在讨好你呀!”

  白鹤又不争气的红了脸,嘟囔道:“你以为这样就能抵消你刚才的事了吗?”

  “那你要不要嘛!”青山再次递了过去。

  “不要白不要!”白鹤伸手接过,咔嚓咬了一口。

  青山得寸进尺,又摸了摸他脑袋,嘀咕了句:“吃了我的萝卜,就是我的兔子了……”

  “?”白鹤没听清他说的什么,嚼着萝卜以眼神询问。

  “没事,吃你的萝卜吧!”青山发现他不止好欺负,还挺好哄的,真的像个小白一样。表面看着机灵,实际上傻乎乎的很可爱。

  “没了!”几口啃完萝卜,白鹤舔了舔唇,显然意犹未尽。

  青山又从怀里拿了一根给他,道:“喏,尽管吃,以后你的胡萝卜全包在我身上!”

  

   “不耽搁你寻欢作乐?”

  “帮你挖萝卜就是一种欢乐啊!”

  “不管你相好的了?”

  “这不正在管吗?”

  

  

  

  

  

  

 ​

糖果

0颗

奶茶

0杯

咖啡

0杯

披萨

0块

红酒

0杯

发表书评:

您需要 登录 才能发表书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