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韶光You&I—原耽   作者:某人不是人
评分:
10.0 (3人已评)
三对cp的成长之路,从高中校园到成家立业,嬉笑打闹皆成文章!
莫知意×顾自落——“他傲娇就傲娇吧,反正有我宠着。”
秦南柳×钟诗兹——“和你一起对抗抑郁症的不只是那堆药片,还有我。”
杜锆扉×宋钧星——黑切白和白切黑的欢喜日常。
无论经历过多少风雨,只要身边是爱的那个人,
就是幸运!
————————————————————
以搞笑为主,时而也会深情
he/be未定,一切看命(什
食用(狗粮)愉快٩(๑❛ᴗ❛๑)۶
下载: TXT全文 TXT单章

十四.奇怪的月光

92.入怀
    月色平静,夜莺之声悄悄入耳。
   “至于母亲的死,我至今没能得知真相。”
   故事到了结尾,却迟迟不能落笔。真相是什么,顾自落甚至都没资格知道。
    有关顾家,他知道的一切,像本厚重的灰皮故事书一样压在他心底,层层年轮层层灰。
   封了尘的故事今晚又被深挖,讲故事的人那是掏心窝子了,把自己毫不保留的给了对方。
   可不是,他缓过神,这才发现自己不知何时又陷进莫知意怀里。
   对方只是轻轻用指关节擦去他脸颊上的泪,望着他的眼神不动波澜,一切似乎只是顺其自然,似乎只是理所当然。
   顾自落不敢打破这样宁静的世界,放纵自己在对方的温暖中越陷越深。
   无法忽视的心跳,一步步确定的心意,顾自落没办法再骗自己那些羁绊只是错觉。
   爱意已成定局,可自己的肮脏还在生长——他是身陷泥潭之人,名为“原生家庭”的泥潭,他根本不知道自己的未来会再哪一刻被迫颠倒、崩塌、分崩离析,家族背景就像一颗定时炸弹一样永远藏在他背后,他越走越远,炸弹威力越大,波及到的人越多。
   出于保护欲,他不能害莫知意,而唯一方法就是离那个人越走越远。
   可这保护欲又是从哪来的呢?
   大概从爱而来吧。
   被自我的矛盾缠绕,他越哭越狠。

93.对方
   顾自落讲故事的时候下意识侧过身,莫知意顺势凑得顾自落更近,拥他入怀。
   睡都睡一个被窝了,抱抱怎么了。
   只是这一切自然的莫知意自己都难相信,怀里的人安静流着或许自己都未发觉的泪,乖乖依偎着,像只受了委屈的小狐狸。
   而现在像只发了疯的小狐狸。
   发了疯一样的哭。
   如果说刚刚无声之泣只是因为忆起往事而不甘、心酸,那现在顾自落哭得喘不过气的行为的确让莫知意摸不着头脑。
   自己心上人在自己怀里哭成个小泪人,莫知意除了心疼,其实还有点想笑。
   平常都看顾自落独当一面的无畏、逞能,看他现在那无助模样,倒更觉可人。
   “没事没事,我在这儿。”
   这小傲娇十七年没这样温柔安慰过谁,顾自落是第一个。

94.异心
   可终究二人异心。
   莫知意猜不透顾自落为什么痛哭,甚至见他柔弱模样心间还叫欢喜;顾自落也猜不透为什么莫知意和他才认识几天,便上了心,甚至摆出生死皆相伴的态度。
    顾自落哭的缺氧,脸上发麻,尽力压住抽泣,抬头睁大眼睛看着莫知意。
   月光轻轻覆在他身上,一双从不示弱的丹凤此时也温柔极了,浅棕的眸子泛着银光,眉目间蕴着那些不曾言语的东西,一点点明显。
   莫知意面对着月光,顾自落背对着月光。
   顾自落只觉得脸上发烫,头也跟着昏了起来,理智在对方的温柔中一点点被瓦解,心中哪一片阴影囚禁着一头野兽……
   他抓着莫知意的肩膀,奋起身去吻那人。
   那人却躲开了。
   顾自落不甘心,抓着着那人不放,再把自己完完全全的送给那人时,却被那人推开了。
   “顾自落你干嘛!”
   莫知意惊慌失措,他不知道顾自落是什么意思,更不确定自己在拒绝什么,那是自己的心意还是对方的心意,脑中一片空白,他更像是下意识做出的反应。
    他好像是害怕了,害怕这一切来的太快,来的太容易。
    “你究竟爱不爱我…你究竟为什么那么在乎我…”
    顾自落太想确定对方的心意,心一急,抓着莫知意哭喊。
   “你看看我……你为什么处处护着我,又为什么躲开……你到底爱不爱我……”
   莫知意没有说话,他知道,他错拒了顾自落的心,错的荒唐。
   “你回答我…你回答我……”
   顾自落像是喊累了,声音越来越小,看着莫知意的眼神逐渐暗淡无光,背过身,蜷缩在自己的角落。
   屋外清风明月不再,剩下浑浊和喧嚣。
   莫知意不知道怎么处理这一切,脑中混乱到爆炸,想留住对方的手伸出半点又收回,心中的话呼之欲出又一点点压回心底。
   顾自落见莫知意久久无言,他自认错付,自认是自己误会了两人的关系。
   他耷拉着眼坐了起来,手胡乱地擦了擦眼泪。
   “抱歉…我、我还是睡回地铺吧。”
   “回来。”
   顾自落刚想下床,手却被身后那人拉住了,他怔在原地,心中悲化作喜、化作狂,混了理智也无所谓。
   背后那人手环过他的腰,嘴凑到他耳边轻轻说:
   “我是说,回我怀里来。”
   月光下万籁俱寂,唯有两个少年的心跳声格外清晰。

95.同枕
   莫知意把顾自落搂回床又压在身下,刚刚自己不动脑子躲掉的吻,他要一一补偿回顾自落,舌尖向对方肆意索取,手在对方身上游走,互相纠缠成一团,身外的什么都别管。
   初秋晚风吹着满天星,越吹越慢,越吹越柔,任着月上柳梢头,瞧着人约黄昏后。
   银河之间,牛郎织女终相会,柔情似水,佳期如梦。
   莫知意指尖抚过顾自落脸颊,几番不舍缠绵几回,到最后停住了那个吻,两人额头相抵。
   “够了,明天还要早起。”
   莫知意固然也是恋恋不舍,但他尚存理智,知道明天一早还得上学,潦草断了那情深意浓,从顾自落身上下来,手却还牵着——谁都不肯放。
   顾自落躺在原处,不急着动身,一个人在那儿笑了起来,笑声清朗。
   “笑什么?”
   莫知意侧过脸看顾自落,自己也跟着笑。
   “我高兴啊,原来、原来真的有人爱我,真的有人在乎我。”
   顾自落当然不是没谈过恋爱,不仅谈过,而且是百花丛中过采了很多朵,可他似乎从没有像今天这样,感受到如此浓烈的爱意,看到了如此皎洁如明月的一颗心。
   莫知意搂过顾自落让他面对着自己,手指轻轻顺过他的刘海:
  “你还记得,那天我从龙潭虎穴把你抱出来,你对我说了什么吗?”
  “什么?”
  “你说你要,一辈子看着我。”
  “我记得。”
   年少的誓言,总要记一辈子的。
   一双鸳鸯的爱意在夜色中肆意生长,扔掉理性,忘记身份。
   此夜安眠。

96.早起
   一大清早起床,莫知意才发现身边空了。
   四处望卧室,打开房间门扫了一眼客厅、洗手间,都没有看到顾自落的身影。
   他记得昨天顾自落洗完澡后是穿着自己的睡衣睡觉的,可如今那些衣服整整齐齐的叠好放在衣柜旁桌上,一个不起眼的地方;顾自落的书、书包和各种他带来的东西都不见踪迹,所有有关他的痕迹消失无踪。
     这一切就好像他从不曾来过。
     莫知意恍惚了,难道昨夜不过一场大梦?
    “妈,顾自落呢?”
     母亲起的早,在厨房准备全家人的早饭。
     “小顾啊?哦,我刚起床的时候就看到他在门口穿鞋,看到我后匆匆打了个招呼就走了。”
     莫知意如同当头一棒。
     他还以为今天早上应该是小情侣依偎着一起上学,哪怕是一路上和顾自落打打闹闹、听他话痨也好,可那人却早早走了,甚至极力想装扮出昨夜什么都没有发生的模样。
    他猜不透顾自落是怎么想的。

97.黑眼圈
    “路上帮我买份早餐。”
     这是今天钟诗兹起床的时候,看到顾自落发来的消息。
     “好家伙,起那么早?”
     钟诗兹一下子清醒了,随手打了行字回顾自落消息:
     “帮儿子买早餐,为父本该如此。”
      拎着袋煎饼果子的钟诗兹大步阔斧走进了顾自落班级,一瞧,顾自落趴那睡觉呢。
     “儿子乖,起来吃早饭了。”
      钟诗兹戳了戳顾自落,那人慢吞吞爬起来,用手揉了揉眼睛:“叫谁儿子呢,跟你爷爷说话这么没大没小。”
      阿兹一看顾自落脸,人都傻了:“您昨儿又是在哪儿一夜春宵啊,黑眼圈这么重。”
      顾自落咬了口煎饼果子,倒也是不紧不慢答着:
      “你爷爷我的夜生活当然潇洒。”
      顾自落没准备说实话。
      “你小子还好意思说,”杜锆扉抱着沓作业从后面柜子那走过来,“黑眼圈是最重的,来的却是最早的,你昨晚上到底去干嘛了?”
     钟诗兹也知道,什么一夜春宵不过玩笑话,能起这么早给他发消息,这绝对不是他所认识的顾自落会干的事。
     顾自落尴尬笑笑,昨夜发生了什么他自己都无法面对,怎么可能轻易启口告诉别人。
     其实今天顾自落本打算着从莫知意家去学校的路上顺带随便买点吃的就当早饭了,可没料到莫知意小区出来就是公交车站,稀里糊涂上了公交车,这一坐就直接到校门口了,下了公交车后他又神智不清飘进了学校。
     杜锆扉和钟诗兹知道现在顾自落脑子里难免一团浆糊,问不出什么,便也散了。
     “要早读了,还睡呢?”
     杜锆扉是看不下去了,那家伙睡的都要开始说梦话了,猛地一拍他背,那人是“垂死病中惊坐起”,混看了周遭一眼,又看向杜锆扉:
     “早读什么课啊?”
     “英语,连着第一节课也是英语。”
     “那你第二节课上课再叫醒我吧。”
     那人又重新趴回去了。
     “第二节课历史,第三节课政治,下午三节语文。”
     “那不必叫醒我了。”

98.同样
     钟诗兹从顾自落班上出来,荡荡悠悠地回了自己班级,路上还猜着顾自落昨晚到底干嘛去了。
     直到他看到了莫知意的黑眼圈,一瞬间什么都懂了。
     “我.去,怎么你也黑眼圈?”
     一旁帮着莫知意整理刚收上来物理作业的宋钧星听的一头雾水。
     “你,刚刚看到顾自落了?”
     莫知意能猜得到钟诗兹说的另一个黑眼圈重的人是顾自落——他黑眼圈深的出奇是真,但人还算清醒。
    “我刚刚给他送早餐来着,”钟诗兹摆了摆手,“不是、你俩昨晚到底发生了什么?”
    “顾自落现在怎么样?”
    很明显,莫知意不但忽视了钟诗兹的提问而且现在心里只有顾自落。
    “他?醉死梦生吧……”
    的确,像个喝醉的死鬼梦里的景象倒都栩栩如生。
    莫知意没去找顾自落,他犹豫了。他分明担心顾自落,他分明还想进一步问钟诗兹有关顾自落的情况,可终究他沉默了。
    现在,换他猜不透对方的心意了。

糖果

0颗

奶茶

0杯

咖啡

0杯

披萨

0块

红酒

0杯

莫知1:你可以在上面,但我必须在里面
[我要回复] 时间:2021-02-11 15:03:52 点击:25 回复:1
发表书评:

您需要 登录 才能发表书评!

关于作者
作者作品
粉丝排行榜
我的粉丝值
  • 您当前的等级:见习
  • 您当前粉丝值:0
  • 距离下级还差:500
最新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