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韶光You&I—原耽   作者:某人不是人
评分:
10.0 (3人已评)
三对cp的成长之路,从高中校园到成家立业,嬉笑打闹皆成文章!
莫知意×顾自落——“他傲娇就傲娇吧,反正有我宠着。”
秦南柳×钟诗兹——“和你一起对抗抑郁症的不只是那堆药片,还有我。”
杜锆扉×宋钧星——黑切白和白切黑的欢喜日常。
无论经历过多少风雨,只要身边是爱的那个人,
就是幸运!
————————————————————
以搞笑为主,时而也会深情
he/be未定,一切看命(什
食用(狗粮)愉快٩(๑❛ᴗ❛๑)۶
下载: TXT全文 TXT单章

六.看着我

44.看着我
       “好好看着我。”

        顾自落站在旁边不知所措,只是眼里都是莫知意。
        “莫知意、莫知意、莫知意…”
        他嘴里轻轻念着他的名字,翻来覆去地念,翻来覆去地想,念不出那人为何一次次心甘情愿保护他,想不通这是何等缘分。
       随后杜锆扉赶来找到了他们,书包随手一丢,便上前先给对方的哪个人一拳——在场各位都是杀红了眼,来者是敌,先上一拳再说,管他是姜忍辛还是姜忍辛的小弟。顾自落以前混酒吧的时候也和别人干过几次架,还从那里的人那儿学会几招阴的,现在,正好派上用场了。
       莫知意、杜锆扉都有身高优势,除了那个姜忍辛难对付一点,其他几个小弟很快就撂到了,身上挂了彩,却是不妨事的。
      姜忍辛带来的人不多,听程浮盛说是笃定了顾自落只会一个人来,而且,那程浮盛也就是想给顾自落一个教训,不敢把他打成什么模样——程浮盛玲珑算盘算的太好了,算得到莫知意不是顾自落真正的男友,算的到顾自落较劲不愿别人帮助他,却不可能算到莫知意一心保护顾自落。
      “别动。”莫知意把姜忍辛的手背过身,擒住了那人,可一回头看,身后无人。
        顾自落不见了。
      “你把他怎么了?”莫知意掐着姜忍辛的后颈的手力道用的更猛了些。姜忍辛受力不稳向前跌了一步,脸上还是扯着笑:“我特么怎么知道那二愣子在哪儿。”
      杜锆扉摆了摆手也说没看到顾自落,便跑出小巷去找了。
      莫知意踹了一脚姜忍辛的屁股,那姜忍辛跌到一旁跌了个狗吃屎,莫知意向小巷出口跑去……
      却突然眼前一黑,重心不稳向前倒去。
      丫的,姜忍辛这小子居然也玩阴的,不知道从哪抽出个棒子往莫知意后颈来了一记。
      “自落……”
      莫知意嘴里喃喃一声,再无知觉。

45.迷失
       那时顾自落眼里都是莫知意。
        顾自落给了对面人一脚,身体向后跌了几步,稳身一瞧,他看见莫知意和姜忍辛还在缠斗,便准备靠自己再除掉周围碍事儿的小弟,可没想到暗箭难防,面前突然被人蒙了块黑布。
       完蛋,是迷药。
       “意意……”
       顾自落的手下意识向前抓,却抓了一片空,眼前迷迷糊糊渐渐看不清,隐隐约约感觉谁迅速地把他向后拖然后粗鲁的扔进车的后座,最后失去了意识…

46.我居然被绑架了
       “就这么点麻醉药这家伙居然睡了一天一夜,怕不是身体不好…”
       顾自落再次醒来后听到的第一个声音就说的上述这句话。
       你吖才身体不好,你全家都身体不好。
       被绑架的顾自落正在气头上,逮谁都骂…
       等等,我又被绑架了!?
       顾自落猛然意识到这一点,那个“又”也不知从哪里来的。
       脖子上被人按了带锁链的铁项圈,锁链还算长,但活动范围也只能足够顾自落趴在垫子上,它的另一头被固定在墙上,固定死了;手被绑了起来背在身后,绑手的麻绳又粗又糙,勒得手腕生疼;整个人跪在一块破烂的软垫上,又大抵是全身无力的原因,跪姿看起来软趴趴的,两个膝盖向左右各滑开了些…
       这姿势能多糟糕有多糟糕。
       顾自落不愿让人知道他醒了——万一还能从绑架他的人那里偷听来一些信息呢——眯着眼偷偷向四周望了望。
       一间废弃仓库,三个五大三粗的野男人。
       顾自落盘算着,总不能是劫色吧,明明站门口等车的那个宋钧星看起来更可口…也不会是劫财吧,他最近穿的够朴素了…难不成是…
       “实在不行就拿鞭子抽醒吧,反正这皮鞭没倒刺也抽不死…”
       顾自落听到这话慌的立马睁大了眼睛:“各位大爷有话好说!!”
       “哟,终于肯醒了?”站在三个人中间的那个,看起来像是带头的,讽笑一声貌似是猜出了顾自落会装晕。
       顾自落眼一撇,总觉得站在最旁边那个瘦瘦高高的男人有点眼熟。
       “你们绑架我干嘛?”
       “威胁你爸,”站在一旁稍微矮一点的男人,一边擦着皮鞭一边似是不走心地答着,“我们雇主啊,和你爸有笔生意谈不下来,借你当个筹码。”
       果然。
       顾自落猜到答案了,但也只好无可奈何的翻了个白眼。
       “我和我爸的公司、所有的生意都没关系了,绑我有什么用,”顾自落记得他这话以前也说过,“有本事你把我远在美国的哥哥绑来啊!那说不定还能起点作用…”
       “这么快就把你哥哥卖啦?”那个带头的笑起来真的欠揍,“果然不是一个妈养的,感情那么淡。”
       怒火一下子烧上顾自落的头,把脑子里的话都烧干净了,那伶牙俐齿一时竟也无法反驳。
       顾自落的妈妈不是他爸爸的原配,这是不争的事实。
       “我问你,”带头的那人弯下腰,贴近顾自落的脸,“你爸把你哥送去美国准备干嘛?是不是那里有你们家的一个军火库?”
       “我都说了,我不知道!”
       最后那四个字顾自落说的咬牙切齿。
       “打。”
       带头那人一声令下,皮鞭重重的落在顾自落的身上,留下一道血印子。顾自落身体歪了歪,死咬着牙关不肯发出一点声音,额上青筋暴起,冒出许多汗珠。
      “不说就继续打。”
      “那请继续。”
       顾自落硬着头扯着笑,随即,又是一鞭。
       “混蛋!这一次用的力度还更大了!?”
       顾自落话是真的多,这种情况下他要强装镇定,话更多。
       又几鞭下去,衣服和皮肤一同绽开,嘴角流下一道血路,顾自落低着头,心跳速度过快,转而却又似乎停了一拍,头昏脑涨,呼吸越来越艰难,胸闷到想吐——他渐渐感到自己意识有些不清,也听不清那些人在讲什么,只觉得那些声音越来越远。
     鞭子依旧在顾自落身上肆虐。
     说来他自己也觉得好笑,怎么就这么几鞭,自己就废了。
     顾自落晕过去了。
     那三个绑匪傻了:“不至于吧,就这么点伤就晕过去了?“
     “还真是娇生惯养的小少爷啊,这么点苦头都经受不起,”三人中那个瘦高的、啥也没干的人讽刺道,“怕不是他装晕过去了吧!?”
      没错、晕过去这件事的确是顾自落装的。
      可是顾自落浑身血痕是真的,心律不齐也是真的,头昏脑涨更是真的。顾自落不知道他的身体还能撑多久,他得想办法避开这些辫子——他笃定那三个绑匪不敢往死里打他,或许装作晕倒能让他逃过一劫。
      “大哥,要不要我用鞭子把他抽醒?”握着鞭子的那人手更紧了。
      “不必了,雇主要活的,万一这家伙真死我们手上了,你负责?”
       顾自落一听,至少可以确定他不会死在这——但心里也叫不出一个“好”字。
       “行了,今天就到这儿吧,你们两个把在其他仓库的兄弟都叫来,开饭了。”带头的挥了挥手,那两个小弟先一步出去了。
     开饭,对哦,已经是晚饭的点了——一天过去了——曾经的干饭第一名现在被浑身的伤糟蹋的也没心思于五谷杂粮猪牛羊了。
     “一天了.....也不知道意意在干嘛....会想我吗....应该不会吧....”
     顾自落下意识想翻个身——趴在垫子上总让他心脏压迫的难受——可惜他失败了,背上的伤让他不自主倒吸了口冷气。
     额上在不断冒冷汗,明明昏了一天了眼皮此刻似乎又在打架,意识一层一层剥离,脑中无法再蹦出来一句完整的话。
     “意意....”
      如今他脑海中的一切,都和这两个字有关。

47.插曲
      顾自落醒了。
      眼前白色的光太过刺眼,他下意识用手挡住双眼,指缝中溢出来的风景,是他很小的时候,和妈妈一起住的房子。
      顾自落意识到了,他没醒,这是梦。
      眼前那个人,不可能再看到了。
      妈妈。
     “自落!快来妈妈怀里!”
     “妈...妈妈....”
      他知道眼前的这一切都是假的,可这一切又何曾不是让他向往、让他眼红、让他不解的——为什么别人可以从母亲那里得到玩具,为什么别人可以有母亲亲手准备的便当,为什么别人有母亲念的睡前故事......
      顾自落用尽全身力量想向母亲跑去,可身上却像负重千斤难以动弹,什么都做不了,甚至连自己说的话对方也完全听不到,自己喜怒哀乐对方都看不到。
     像是个无用的存在。
     顾自落无力的跪倒在地,捂着嘴痛哭——他根本控制不了这种情绪,失去的母爱明明就在眼前,却又摆明了他得不到,摆明了是假的。
     可他似乎又害怕眼前的母亲看到他哭。
     他太想要眼前的人和物都是真的,以至于所作所为都下意识的顾及到他们的存在——可假的就是假的。
     顾自落看到,一个小男孩跑进了母亲的怀里。
     那是小时候的顾自落。
     在母亲怀里的那个叫“顾自落”,跪在地上痛哭到不能自己的也叫“顾自落”。
     痛哭之人未能感受到被抱之人的温暖,一切还是假的。
     可见却不可触摸到的温暖,喜怒哀乐揉到一块冲击着顾自落的内心,矛盾到他只能跪在原地痛哭,撕心裂肺的大喊。
     转眼,眼前的一切都变了,顾自落转了个身,眼前的母亲,浑身是血,狼狈不堪,和印象中光鲜亮丽的她完全不一样。顾自落的眼睛大致扫了扫周围,大概是个废弃的地下室,污浊泥泞。
     “自落,快走!”
     母亲一把抓住顾自落的手,真真切切的抓上了,眼角一滴清泪混着脸上的血污划过。
     “妈...妈你能看得到我了!你知道我是自落了!”
     顾自落一时不知该悲该喜。
     可母亲依旧只是机械的重复一个意思:“自落,快离开这里....这里不安全!快离开!快走!”
     “可是妈我不想走啊,你让我留下来陪陪你好不好?”
     “快走....快走!这里要塌了、不安全!”
     “妈...妈、我想见你,我、我想告诉你好多事....”
     “乖,你要是想妈了,你就对天上最亮的那颗星星...说说话...”

48.睡醒吃饭
     “睡个觉也能睡哭。”
      顾自落醒了。
      这次真的醒了,因为他一醒来就看到了自己最不愿看到的脸——绑匪团伙的那位带头的。无论顾自落什么时候醒,这位大哥都会损他一嘴。
     先是梦里的大起大落,后是现实的不情不愿,顾自落心里多少不是滋味。
     “你来干嘛?”顾自落奇了怪了,这位大哥这次居然哪个小弟也没带,自己一个人来的,手里还拿着一碗饭。
     “喂你吃饭,”人大哥心里还憋屈呢,好好的一个威风堂堂的大哥,现在像个保姆一样喂人质吃饭,“今天晚上我们雇主来,说是不想和一个快饿昏的人聊天。”
     顾自落一看窗外,这会儿应该是他被绑的第三天下午了,想到这一点他都要感动哭了。
     “你干嘛?”大哥其实一直觉得他绑了个傻子,至少这位公子哥脑子肯定不太正常。
     “这可是、这可是三天里你们给我吃的第一顿饭,我感动...”
     “爱吃不吃。”
     “吃。”
     顾自落吃着大哥喂的饭,眼睛一直盯着眼前这个人,硬是把大哥看毛了。
    “你瞅啥呢?”
    “其实你也是拿钱干活不是吗。”
    大哥长叹一气,脸上也有无奈:“可不是嘛,你瞧我现在,与其说是我在绑架你,还不如说我在伺候你啊少爷!”
    “伺、伺候我那么多鞭子吗?”
    “这饭还想不想吃了?”
    “吃。”
    “大哥我以后怎么称呼你啊?”顾自落这话匣子打开了就关不上,哪怕被绑架了也照样能和绑匪拉家常。
     顾自落心态一直挺好的。
    “你就和兄弟们一起叫我尹哥吧,等等,”尹哥总觉得哪里不对,“你咋还和我聊上了呗?”
    “那就唠会儿呗,说不定我出去后咱还能成为朋友,贼铁那种。”
    尹哥,尹为仁,眯着眼看着顾自落——值得一提的是,这位大哥大概也就三十岁不到一点。
    “我认真的,我们家要烧杀抢劫的生意也有的,到时候都叫你们来帮忙。”
     尹哥还是眯着眼,心里想着你们这帮行商的可真是比我们还黑.社会。
     “那什么,”向来做事干脆利落的尹哥突然踌躇了,“你小子是不是喜欢男的来着?”
     “你们绑架人之前还要做这种调查的吗?这么敬业...”顾自落吐槽完之后就看到尹哥那眼神绝对不对劲:“你等等、你在想什么啊!”
     “你、你怕不是...喜欢上人家了...”
     尹哥的娇羞——差点没让顾自落直接吐咯。
     “你在想什么啊!你给我正常点!尹哥!!”
     “哎呀~干嘛还叫人家尹哥了啦!叫人家小尹尹不好吗~”
     “尹哥!!正常点!!!”
     “哇,你不会有斯德哥尔摩综合征吧?”
     “嚯,多新鲜啊,难不成我还会想和「绑匪同床」??”
     “⁄(⁄ ⁄•⁄ω⁄•⁄ ⁄)⁄”
      “???”

糖果

0颗

奶茶

0杯

咖啡

0杯

披萨

0块

红酒

0杯

莫知1:你可以在上面,但我必须在里面
[我要回复] 时间:2021-02-11 15:03:52 点击:4 回复:1
发表书评:

您需要 登录 才能发表书评!

关于作者
作者作品
粉丝排行榜
我的粉丝值
  • 您当前的等级:见习
  • 您当前粉丝值:0
  • 距离下级还差:500
最新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