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韶光You&I—原耽   作者:某人不是人
评分:
10.0 (3人已评)
三对cp的成长之路,从高中校园到成家立业,嬉笑打闹皆成文章!
莫知意×顾自落——“他傲娇就傲娇吧,反正有我宠着。”
秦南柳×钟诗兹——“和你一起对抗抑郁症的不只是那堆药片,还有我。”
杜锆扉×宋钧星——黑切白和白切黑的欢喜日常。
无论经历过多少风雨,只要身边是爱的那个人,
就是幸运!
————————————————————
以搞笑为主,时而也会深情
he/be未定,一切看命(什
食用(狗粮)愉快٩(๑❛ᴗ❛๑)۶
下载: TXT全文 TXT单章

二.两男子醉酒实录

11.醉酒
    杜锆扉和秦南柳醉了,这是顾自落没想到的。
    “这么多年了这两家伙的酒量,真是一点点都没长进啊。”顾自落抓着秦南柳让他别耍酒疯——秦南柳和杜锆扉喝醉之后居然在互骂。
     “顾自落你别、别拉着我,”秦南柳一甩胳膊想把顾自落甩到边上去,”我告诉你杜锆扉,你不就是去国外工作了一段时间了吗,回来就把自己当人上人了?要点脸!“
     ”臭小子你说什么呢!“对方阵营也是一片混乱,杜锆扉本就是个不好惹的,从小到大十门功课门门第一,骂人打架也是第一,宋钧星比杜锆扉矮一个头,几乎是要用身体去拦着杜锆扉才勉强阻止杜锆扉动手。
      “我告诉你杜锆扉,你就是个自大狂,爷从、爷从高中就看不惯你!“
       秦南柳举着啤酒瓶对着杜锆扉,样子像是要跟杜锆扉干一架。顾自落和莫知意死命拉住秦南柳,毕竟他两知道,秦南柳真要和杜锆扉干架绝对打不过杜锆扉。
      “喝点啤的都能喝成这样你两真牛。”顾自落一面趁他两醉的时候吐槽他两的酒量,一面让莫知意把秦南柳手里的啤酒瓶夺过来。
       莫知意比杜锆扉还要高些,夺过秦南柳,一个酩酊大醉的人,手中的啤酒瓶还是轻而易举的。莫知意不说话,照着顾自落所说的做了。
      一直都是这样,莫知意嘴上傲娇,平常顾自落说的,他都一五一十的做着。
     “你特....么还让顾自落喊你大哥,你要脸吗,人顾自落现在、现在也是知名up主了,你信不信顾自落、落五百万的粉丝过来骂你!”
     秦南柳这句话一出顾自落倒是慌了:
     “今年的笋都被你夺完了吧兄弟,你骂人归骂人带上我干嘛……诶诶诶大哥别生气啊,那小子胡诌的!”
      杜锆扉那边,宋钧星都快拦不住他了。
      “秦南柳,你还好意思骂我,”杜锆扉指着秦南柳的脑袋,“当年钟诗兹的死跟你一点关系都没有吗!”
      这句话彻底激怒了秦南柳,挥了挥手想把什么东西丢过去却没得逞——莫知意掂了掂手里的酒瓶,想着好在刚刚听了顾自落的话把酒瓶子夺过来了,不然结果如何就真的不得而知了。
      秦南柳想反击,可惜力不从心,一个酿跄,倒坐在椅子上,把头埋在手臂里。
     顾自落在一旁提了提秦南柳的领子:
     “我....去,这家伙不会哭了吧??”

12.醉酒2
      一分钟后,秦南柳睡着了,并且发出震耳欲聋的鼾声。
      另一边杜锆扉也醉的不省人事了。劝酒的三个人算是松了一口气,也都瘫坐在自己位子上了。
    “我是没想到,毕业之后五、六年他两酒量还是那么差。”顾自落拍着莫知意的大腿感叹着,莫知意默默把顾自落的手挑走了。
     “我们下次还聚吗?”
     宋钧星问着,手悄悄的被杜锆扉牵上了。
     “聚吧,以后每年都要聚……”顾自落往杯子里又倒了点酒,“大不了以后聚会的时候就不喝酒了。”
     “别喝了。”莫知意看着顾自落的酒杯,又满上了。
    “放心,我酒量好着呢,这点酒是不会醉的。”顾自落说着就要喝,莫知意皱着眉,握住他拿着酒杯的手。
     “就你喝的最多。”
     “没事儿,我要是真喝醉了,你背我回去呗。”
     顾自落对着莫知意笑着把酒喝下去了。
     “不是,你忘记我们今天是开车来的吗?”
    “……什么?”

13.醉酒3
     好在莫知意也会开车。
     后来是顾自落和莫知意想把秦南柳拖出来,他倒是自己醒了,挥挥手顶着个倔脾气硬是要自己走出去,跌跌撞撞,莫知意和顾自落只能紧紧跟在后面护着。
     宋钧星只得艰难的架着还没醒的杜锆扉。
     走到门外,顾自落本想回头问宋钧星自己一个人回去方不方便,可一回头就看到他大哥杜锆扉死死抱住宋钧星,星星想要用手推开杜锆扉却是无果,杜锆扉似乎是想用自己的双臂把宋钧星锁在自己怀里,害怕他离开。
     顾自落:“我亮了。”

14.醉酒4
     “星星,我把国外的工作辞了,回国陪你好不好?”
      顾自落以为自己听错了,他大哥说出这话的时候竟然是带着哭腔的。宋钧星也不反抗了,想静静听杜锆扉把话说完。
      “我不喜欢没有你的日子....我不喜欢.....
      “那种工作我不要也罢.....我只要你......我们再也不要分离了好不好.....
       “我错了,我当时不应该一句话不留就去国外的....我回来给你赔罪好不好.....

       “我用这一生给你赔罪好不好.....

       “我不想离开你.....
       “我好想你,每一天都想.....我们不要再分开了好不好...”
       杜锆扉冲着酒劲儿把最最真心的话都说出来了,宋钧星听着听着就哭了,把头埋进杜锆扉怀里,难掩泣声,摇着头说着:“不离开了....这一生,不离不弃.....”
       天底下多少有情人终成眷属。
       天底下又有多少棒打鸳鸯散。
       杜锆扉三年前不辞而别,是他一生的遗憾——他这臭小子天天被人打趣是只有智商没有情商,可情窦初开是真的,见到宋钧星的心动也是真的,曾说过这一辈子就宋钧星一个人也是真的。
       顾自落下意识牵住了莫知意的手,他只是突然觉得,自己爱的人能一直在自己身边,是件多么幸福的事。
      这边刚牛郎织女终相会,那边又有哭声。
      秦南柳一大男人,蹲在地上,哭的上气不接下气。
      “你们不就是两、三年没见吗,我和钟诗兹何时能见面啊……”
      这辈子不能再见至爱之人。
      “你杜锆扉想见宋钧星,从纽约飞回来不就行了,可我怎么能见到钟诗兹啊,哪架飞机能送我去见我的阿兹啊……”
      痛失所爱。
      “阿兹啊……我这么想你可你为何不回来看看我啊……我去哪能找到你啊……”
      “我好想你……我想见你……我想见你……”
      顾自落看着秦南柳,心像被谁揪着一样疼——他和钟诗兹初中的时候就认识了,他知道钟诗兹是怎样的人,那明明是一个笑声很爽朗、与谁都相处得来的人,那人都善良到骨子里了,凭什么最后去世的是他?为什么不是那些不分青红皂白就恶语相向的人去死?凭什么是他?
      顾自落恨,恨那些把钟诗兹推向深渊的人。
      可自己又何曾没有亏欠过阿兹。
      说来说去,自己也有错。

15.回家
      杜锆扉跟着宋钧星回家了,莫知意开车,顺道把秦南柳也送回家了。
      送走这几个人之后,顾自落舒舒服服坐到副驾驶位,轻轻笑着看莫知意。
      “看什么看,看了七、八年了还不够看?”
      “不够,我家意意太帅了,我可以看很久。”
      “多久?”
      “一辈子。”

      请好好珍惜你爱的人就在你身边的日子。

16.赌约
      记得上一篇顾自落和莫知意今天晚上谁上谁下的赌约。
      “这可是你要堵今晚谁上谁下的昂,”莫知意一脸事不关己的样子对着顾自落,“我赢了,所以我在上面。”
     “哼!”自从顾自落跟了莫知意之后就从来没有在上面过,他噘着嘴对着莫知意,对方却依旧一副“明明是你自己要作死”的样子。
     顾自落拿莫知意没办法,仔细想想,在下面其实也不错,就只好拿着衣服去洗澡了。
     等他洗完澡出来进卧室,莫知意莫名其妙把地铺铺好了,看的顾自落一头雾水。
     “你在干嘛?”
     “你不是说今天我睡在下面你睡在上面吗,”莫知意一脸天真的看着顾自落,顾自落更摸不着头脑了,“所以今天我睡在床上,你睡在相对位置较下的地铺。一上一下、对吧!”
     顾自落怔了一怔,他甚至有一瞬间怀疑莫知意是个傻的。
     “你…一直都觉得谁上谁下是这个意思吗?”
     “难道不是吗,”莫知意还是一脸天真地看着顾自落,“我还帮你把地铺都整理出来了呢,快感谢我!”

     “……我谢谢你全家。”

17.夜
      一个人睡地铺是不可能的,这辈子都不可能的。
      快过年了,顾自落手上编曲作曲的工作也差不多结束了,于是今天晚上并没有熬夜,陪着莫知意准时熄灯睡觉了,只是没想到自己好不容易能早点睡觉还得自己打地铺。
      趴在地铺上辗转反侧难以入睡,没过一会就以“地铺上太冷”为理由滚到了床上,还非要莫知意抱着。
     莫知意只是笑了笑,当然是拿他没办法,只好抱着,抱紧了。
     屋外月色正皎洁,从窗帘缝隙中偷偷溜进来,洒在白色大理石铺的飘窗上,又从飘窗溢到地上。恍然,整个屋子都落满银光,如同梦境。

18.夜2
     两个人都睡不着。
      对方的呼吸只在咫尺之间。
      莫知意轻轻抚着顾自落的后背,顾自落又往莫知意怀里凑了凑。
     “你想回到以前吗?”
     顾自落问莫知意,语气很平静,平静的不像是从顾自落嘴里说出来的。
     “不想。”
     “为什么?”
     “因为我害怕所有的事情再发生一遍,你的选择就不是我了。”
      顾自落笑了,原来自家意意也不是傲娇到骨子里了不肯道一次爱意——他们啊,终究是两情相悦的鸳鸯。
     “怎么可能,过去的事情发生多少遍,我也只从了你。”
      “可我更害怕过去的有些事情再发生,我就永远失去你了。”
     顾自落不讲话了,他知道莫知意是什么意思。
     顾自落从小到大作过的死成千上万次,其中险些丢了小命的也不少,可他偏是个不怕死的,为人处事怎么潇洒怎么来,只求问心无愧,不求长命百岁。
     这却叫莫知意好生担心着。
     莫知意也不怕自己死,可他真的怕失去顾自落。

19.泡泡茶壶
     顾自落才反应过来,莫知意罕见的如此关心他——莫知意当然平常也是关心的,只不过不怎么会如此明显的表露出来,只怕是今日见了杜锆扉和秦南柳那久别情人的憔悴样儿,觉得有些东西还是说出来的好。
     可顾自落没想那么多,满脑子只有:啊啊啊我家意意原来那么关心我啊这么多年的感情没白费啊啊啊啊啊啊意意肯定是很爱我的啊他刚刚算是跟我表白了吗啊啊啊啊啊好心动啊啊意意好帅啊啊啊啊啊啊啊。
      然后他一头埋进莫知意怀里,脸都红透了。

20.夜3
      “你以前经常遇到别人发酒疯的情况吗,”莫知意的手轻轻理着顾自落额头上凌乱的刘海,“我是说,你今天看到那两儿发酒疯那么乱的场面,却是很镇定。”
      “那当然,你又不是不知道,”顾自落是个不愿严肃的主儿,没说几句就又开始嬉皮笑脸,“我当年混迹于各大酒吧,见过的疯子比这厉害多了,有发了酒疯乱亲人的,还有发了酒疯的暴露癖,还有发了酒疯拿刀乱砍人的……”
      顾自落突然不说话了,他知道自己提了不该提的,引的莫知意又要担心了……
      莫知意皱着眉,手从顾自落的后脑勺滑到后脖,最后停在腰上的一道伤疤,又狠狠的往下按。
      “嘶……你干嘛!”这可把顾自落疼的叫了出来,疼的腰一挺直,正好蹭到了莫知意的裆。
      那个伤疤是之前顾自落在酒吧遇刺留下的,疤没长好的时候顾自落就又逃出去鬼混了,于是这口子就裂过好几次,前几天不知为何表皮又裂了一点,这才是为什么刚刚顾自落被莫知意按的生疼。
      “现在知道疼了,当时怎么不知道危险,”莫知意自然是不愿见到顾自落疼,很快就放手了,“当时医生告诉我,你伤成这样重,但凡晚一步到医院都可能没命了,你知不知道我当时多担心你!”
       顾自落不敢讲话,他罕见的严肃起来了,他知道,他亏欠莫知意的也太多了。
       "以后不要再让我担心了,不要再伤害自己了,“莫知意很认真的看着顾自落,“你现在不只是你自己.....总之,不要再伤害自己了,就当我今天是恳求你,真的,别让我再像那样担心你,答应我。”
       顾自落听到这话像是被莫知意的认真劲儿吓到了,怔怔的点了点头,转念一想,却又是高兴坏了,一下子垮到莫知意身上:
      “原来你那么关心我,”顾自落用食指关节轻轻刮了一下莫知意的鼻尖,“就当你这话是跟我表白了哦!”
      莫知意搂着顾自落的腰熟练的翻了个身,把顾自落压在身下了:
      ”我可是第一次这样恳求别人,你可要好好珍惜。“
     ”那、那你、那你今天晚上倒是珍惜珍惜我呀!“
     ”放心,今晚我会轻点。“

糖果

0颗

奶茶

0杯

咖啡

0杯

披萨

0块

红酒

0杯

莫知1:你可以在上面,但我必须在里面
[我要回复] 时间:2021-02-11 15:03:52 点击:248 回复:1
发表书评:

您需要 登录 才能发表书评!

关于作者
作者作品
粉丝排行榜
我的粉丝值
  • 您当前的等级:见习
  • 您当前粉丝值:0
  • 距离下级还差:500
最新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