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墨染圣心   作者:feiniao507
评分:
0.0 (0人已评)
主角:撒加(圣域黄道十二宫第三宫双子座宫殿守护者),水墨(来自最早形成的宇宙“大道之初”的修正者)
配角:加隆(撒加双生子弟弟),穆(黄道十二宫白羊宫),沙加(黄道十二宫处女宫),史昂(上届圣战幸存者,圣域教皇),雅典娜女神等

当大地被邪恶占据时,就会出现传说中的圣斗士。他们是一群热血的少年,拥有着无与伦比的力量,他们追随着女神雅典娜,消灭邪恶,守护大地,为世界带来和平。
一个冥界恶意的诡计,颠覆了圣域的局势,教皇史昂身亡,刚刚降临人间的雅典娜女神失踪,忍辱负重的少年背负着罪恶的十字架挣扎前行,只求尘埃落定后以死赎罪。
传说中最古老的宇宙叫做“大道之初”,会诞生出神秘的“修正者”,他(她)拥有修正命运的能力,可以修复导致世界崩溃的bug,完善命运的轨迹。
世界的生与灭属于无常,也属于自然,而修正命运是大道给本将崩溃的世界一次“生”的机会,修正者修正世界命运,让其回归正轨是在逆天而行,成功与失败各占一半。
宇宙和世界,它的诞生与毁灭,是自然作用的结果,还是有不为人知的阴谋?到底有多少个宇宙?又有多少个世界?
如果你曾经遇到过这样的人,他拥有高傲的灵魂,百折不回的心志,复杂多变的性格,当他所有的努力不被命运善待,无论怎样挣扎都无法挣脱命运恶意的绳索,但不管命运将他拖入怎样不堪的泥沼,也压不垮他九死不悔的赤子之心,那么,爱上这样的人,就是我的骄傲,我为他感到荣耀。
“我爱你,不管你的名字究竟叫什么,也不管你,有没有名字。”
下载: TXT全文 TXT单章

第一卷 少年时代 第九章 黑暗人格觉醒

第九章
【伤重回来】
冰凉的雨淋湿了撒加的脸,冲刷着他身上的血迹,圣衣斑驳,带着丝丝裂痕。黄金圣衣确实坚不可摧,但也不是绝对不会破损,此番他受创这么深,圣衣又怎么会安然无恙。
撒加吃力的睁开眼睛,发现自己正躺在废墟上,全身浴血,狼狈不堪。他摇摇晃晃地起身,茫然的看着周遭尸横遍野,啊,这些人都是他杀的吗?撒加忍住剧痛仔细地辨别,微微松了一口气,都是敌人。他抬起头闭上眼睛,感受雨水冲刷在身上的凉意,张开嘴咽下几口雨水,缓解了喉咙快要炸开的焦渴,慢慢的吐出一口气,步履艰难的向前走去。伤的太重了,要先找个地方简单的处理一下才行,不然没办法回去。
撒加还记得自己被不知名的黑色光线缠缚住,受了暗黑圣斗士的合力一击,当时他以为自己会死,心里非常的不甘心,拼尽力量想挣脱枷锁。然后....然后他怎么不记得了?好像有人和他说了什么?到底是什么!应该是非常重要的记忆,为什么他想不起来!...算了,当务之急还是赶紧疗伤,快点离开这里。他还记得一点片段,好像是一个傀儡一样的东西控制了自己,只可惜那个东西现在已经想不起来去了哪里,不过就算找不到,迪斯马斯克的罪名也已经可以排除了。
撒加找到一处安静的地方,静静地提升小宇宙,忍痛先自行接上全身主要骨骼,他现在力量不足,没办法自我疗伤,必须快点回圣域。在自己勉强能行动之后,撒加不管不顾的撕开空间从西西里岛直接摔回圣域,幸好离教皇殿不远,路过的士兵用最快的速度把他送到了教皇面前。
看到撒加竟然伤的这样重,史昂惊掉了手里的卷宗,立刻找来圣域最好的医者配合自己的小宇宙救治撒加。总算帮他接好了全身的骨骼,修复好了他的内伤,伤口也上好了药。
等撒加再次醒转的时候,他看到了水墨眼泪汪汪的脸,还有加隆黑沉的和锅底一样的脸,上面几乎能看到电闪雷鸣。本应该给他们一点安慰,可惜连笑容都撑不起来。看到撒加睁开眼睛,水墨胡乱擦擦眼泪,对着他笑的眉眼弯弯,虽然有点勉强,但那欢喜却也是实实在在的。加隆的表情就比较精彩,明明心里欣喜,偏偏脸上还要表现出嫌弃的样子,嘴巴更是说不出什么好听的:“呐,撒加看你狼狈的样子,不是很厉害吗?竟然也会输?要不要我去给你打回来?”虽然身上仍然很痛,但是头可断血可流哥哥的架子不能倒,撒加一脸平淡的说:“不用了,敢伤我的人,都不在这世上了。所以,你可以不必去送死。”加隆几乎吐血,对撒加的那点子担心立马飞到九霄云外,忍不住咬牙想,还真的祸害遗千年,看他这样杀人不见血的毒舌,绝壁死不了!
到换药时间,侍女和医者们拿着干净的衣服和药物进来,撒加看着身边的水墨柔声开口:“水墨,你先出去一下,不是老和我说男女有别,待会儿我可是要脱衣服的哦。”结果水墨只是看看撒加,又瞄了瞄站在那里拿着衣服的侍女,委屈的垂下长长的睫毛,男女有别?她们不也是女的吗?
撒加本不欲水墨看到他伤口,怕她担心,可现在尴尬了,他当然秒懂了水墨那单纯的意思——既然她们可以在,那我自然也不必出去。曲着单膝漫不经心坐在长椅上的加隆看着素来淡然的哥哥一瞬间的尴尬开心到飞起,觉得水墨就是撒加的克星,之前被哥哥吐槽的郁闷立刻一扫而空。
撒加顿了顿,低声吩咐:“衣服放下,你们先出去。”侍女们愣了一下,默默的将衣服放在床边,纷纷的从房间退了出去。撒加看向水墨,意思明显。结果水墨端着一脸的无辜,笑嘻嘻的开口:“哎,她们都出去,那只能我和加隆帮你换衣服了。撒加,你真好。”加隆噗嗤一声笑出了声,别开头不忍心看哥哥的表情。看撒加又想开口,水墨换上一副泫然欲泣的表情:“撒加是不是讨厌我,才非要我出去?”明知道她是装的,但那副样子还是让撒加心疼了,他沉默了一会,轻叹了一口气合起双眼不再说话。
血污的绷带揭开,下面是触目惊心的伤痕,尤其是那种黑色线形的伤几乎深至骨骼而且遍布全身。加隆的眼睛瞬间变红,愤怒和心痛让他脸上的表情显得狰狞,他从未见过哥哥有这么狼狈的时候,他总是强大的让加隆经常忘记,其实他们是一样大的少年。
在除去撒加下身衣物时,水墨转身走去房间的角落,在背身的一刻,她的眼泪大颗大颗的落下,没有一点声音。眼泪完全控制不住,心脏紧缩成一团,那种疼痛带着陌生的情感让水墨分不清是悲伤还是欢喜。除了落泪,她竟不知道自己还能做些什么。不,她还是想做些事情的,她比曾经的任何一刻,都更想拥抱撒加,并且,被他拥抱。背对着床铺的水墨,没看到撒加透过人群看着她的神情,那双湛蓝色的眼睛里有不舍有欢喜,还有藏在眼眸深处那——鲸吞蚕食的决心。他的女孩快要开窍了,他耐心的等着这个时刻,已经等了很久。
【好奇心害死猫】
“撒加,这些伤痕不太正常。”加隆半蹲下身,伸手轻轻触碰过那些黑色的伤口紧皱着浓眉说。他们的身体可不比普通的圣斗士,再加上强大的小宇宙,身上并不容易留下明显的伤痕。更不用说史昂还亲自用小宇宙请圣域的医者配合治疗,可是竟然恢复的这么慢,太奇怪了。
“嗯,教皇殿下说,这个是来自冥界的魔器留下的伤痕,含有大量的黑暗能量,对圣斗士可以造成巨大的伤害。迪斯马斯克身上也有。”撒加并不在意,就算伤好得慢一点,但是他有信心可以恢复如初。毕竟雅典娜女神已经降临了,所有的黑暗与邪恶又有何惧。想到这里,撒加露出发自内心的笑容,声音里满是希望:“雅典娜女神已经降临,黑暗被驱逐的时候就快到了。”
加隆露出很不以为然的神情:“撒加,雅典娜真的能带领我们守护大地吗?我去看了,一个小小的婴儿,就算她长大了看起来也比水墨强不到哪儿去。你们哪来的信心觉得那么纤弱的女神可以对抗强大的敌人。上次圣战,最后就只有史昂那老头和天秤座的童虎活了下来,这次我看也悬。”对于可能会死在战役中这种事情,每个圣斗士都有觉悟,并不会为此感到害怕,相反这是一种荣耀。只是,牺牲也要看是不是值得啊。
撒加很意外,他并没有接到教皇殿下觐见雅典娜的通知,加隆是怎么看到的?现在刚刚降临的雅典娜非常需要人保护,怎么会暴露在众人的眼中。他挑眉看向弟弟,眼里含着警告。
加隆立马发现自己说漏了嘴,心里猛地一紧,瞄到坐在一边听他们说话听的兴致勃勃的水墨,立刻把锅甩到她身上:“嗯,水墨想看雅典娜女神,一个劲的求我,我也没办法。”
嗄?!水墨瞪着加隆,不敢相信他竟会做出如此气短的事情,以加隆的尿性,他不一向都是死倔到底,然后被撒加猛锤的吗?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能屈能伸了?!把她推出去送死真的合适吗?
看着撒加的目光转向她,水墨立刻感受到了加隆日常那种头皮炸起来的感觉,那种似笑非笑还带着说不出的警告的眼神太可怕了有没有!唉,撒加就算对她再好,涉及到原则性的错误也是会惩罚她的,只是加隆是被撒加拎去竞技场,而她,会被打屁股。(掩面)想起自己即将遭殃的小屁屁,水墨愁苦的揪起精致的小脸,她,她都快13岁了,再被打屁股,也实在太丢人了!现在撒加是伤没有好,但是他的那个性子,惩罚什么的会推迟,但是绝对不会忘记。
“你们两个...是觉得我每次出去,不给我一点惊喜就会亏待了这段自由的日子吗?”撒加的声音透着无限的温柔。明明他半躺在床上,脸上还带着伤重的苍白,另外两个站在床边,精神奕奕,但是仍然不能改变家里老大的气场,分分钟就让那不知死活的两只,额头冒汗,坐如针毡。
“不得召见,擅闯女神殿者,杀无赦。”撒加的眼神冷然,看着面前低着头不知死活的两个人,“也就是说,你们被打死,都是活该。加隆,自己去教皇殿下那里领罚,他放了你一马,记得感恩。”
看到加隆瞬间灰败的模样,水墨觉得十分内疚,她真的不知道这次祸闯的这么大。要不是她失控的尖叫,应该也不至于被教皇殿下发现吧?虽然她也不是很自信,即使她不发出动静,是不是教皇肯定不会发现。
加隆出去后,水墨很乖觉的低头认错,撒加看着她有些头疼,这妮子什么都好,唯独好奇心太强了。早迟有一天她会在这件事情上吃大亏,可是好奇就是她的天性,要怎样才能让她懂得避开危险,保护自己。万一哪天他赶不及,她出事了,该怎么办。
“对不起。”水墨低着头主动认错,“我也去教皇殿下那里认罚吧。”
撒加叹了一口气,抬起手抚摸过她的头发,轻声说:“教皇那里,我会去请罪。他的惩罚,你受不住的。水墨,不管什么时候,都要记得保护自己。别做危险的事情,我不希望你出事。”
水墨明白了这次事情不像以往的恶作剧,圣域有圣域的规矩,雅典娜女神的安危高于一切,是她的错,害了加隆,让撒加即使现在伤重,也必然要因为她,受到惩罚。从没有像这一刻这样厌弃过自己,不能帮忙就算了,还害人。
看到水墨一脸的沉痛,撒加勾起不易觉察的微笑,真是个单纯的好孩子呢。如果只是自己受罚,她还不一定会长记性,但如果是他和加隆受罪,她的教训会更深一点吧。呵呵。
【黑暗的侵蚀】
其实刚刚加隆说的话,还是让撒加心里产生了一些阴霾,诚然雅典娜女神一直守护大地保护人类,但是她对抗的毕竟是同为奥林匹斯山的诸神,神灵的争斗为何要流尽人类的鲜血?雅典娜虽然是智慧女神,但毕竟比起海神波塞冬,冥神哈迪斯无论是本身的力量还是战士都稍显不足。海神还好,7名海将军撒加自信圣域的黄道十二宫足以应付,但是冥神呢?历代的圣战都死伤惨重,无数的少年圣斗士尸骨无存,而挑起这些战端的诸神,又做了些什么!人类的强大依附于神灵真的靠谱吗?为什么人类自己不能守护自己?如果人类能有足够强大,强大到可以比肩诸神的人,那么诸神应该不会再敢恣意在人类的土地上肆虐吧!
撒加猛的打住自己的思绪,为自己突如其来大逆不道的想法震惊。冷汗悄然爬上他的后背,从西西里岛回来,他总感觉自己有哪里不对劲,尤其在听到雅典娜女神的名讳时,心里恭敬中总带着疑虑,像刚刚那样的想法,已经数次出现在自己脑海里,实在不应该。他不该狂妄,人与神之间有着无法跨越的鸿沟,就如同人与蝼蚁,这是天生的差距。 他可以无限接近,但是永远不可能成为神。
在撒加可以自由的行动后去看望迪斯马斯克,他始终放心不下这个同伴,虽然是被地狱傀儡控制,但是迪斯马斯克本人的心情会是怎样?那一个城池可是他曾经生活过的地方,定然有他熟识的人事,这一次的毁灭,可是彻彻底底让他的回忆毁于一旦了。更别说还是他自己动手的。
踏入巨蟹宫,撒加皱起眉,这是怎么了?以往虽然阴森,但是也没有这么重的死气,这简直不像是进入圣域的黄金圣斗士守护的宫殿,倒像是不小心踏入了黄泉之门。
在迪斯马斯克的房间,撒加看到了抱着双膝坐在床上低着头的迪斯,以往总是带着一丝狡黠的笑容,外表彬彬有礼的那个男孩,此刻整个人都极度的阴郁,不自觉散发出的小宇宙里满是黄泉的气息。看来问题真的挺严重的,撒加微叹。
走到迪斯的身边,他也没什么反应,好像除了这样像等死一般的静坐着他已经别无所求。然后,撒加一拳将他从床上揍倒在地上,在迪斯抬起死气沉沉的双眼瞪着撒加时,撒加冷冷的开口:“教皇殿下说你已经恢复了神智,可是现在看来,你的神智好像更加的不清楚。”他走上前揪住迪斯马斯克的衣襟将他提起来,“怎么了!除了等死,你已经不知道做什么了吗?”
听到撒加的话,迪斯马斯克咧嘴露出一个阴森的笑意:“撒加,杀死无辜者和亲友的人不是你。你自然可以这样站在道德制高点来鄙视我,尤其是,我并没有因为杀了他们而内疚呢。”
撒加挑眉,松开了他,露出一个嘲讽的笑意:“哦,那你现在要死不活是因为什么?”
“因为,”迪斯马斯克擦去唇边的血渍,笑的一脸诡异,“觉得自己太弱啊。”
他看着撒加露出不正常的兴奋:“撒加啊,你真的不愧是圣域里最强的圣斗士,那样的地狱傀儡你竟然可以凭自己的力量挣脱。那可是需要神的力量才能挣脱的属于冥界神灵的法器。”撒加有点惊讶,其实他也不是很清楚自己究竟是怎么挣脱的,但是照迪斯的说法,那个东西竟然有这样厉害吗?难怪会让自己伤的这样重!
迪斯看着撒加的眼神有一种教徒狂信者的狂热:“撒加,同为黄金圣斗士,你的力量远远的高于大家,虽然他们说你和艾奥洛斯势均力敌,但是如果你们生死相搏,死的人一定是艾奥洛斯。作为人类,有你这样的力量多么不可思议。”
迪斯马斯克摊开手,手掌上有一个镂空的坠子,里面放着残缺的照片,他猛地合起手掌,吊坠在他掌心里化为齑粉。随后,迪斯马斯克扯出一个嘲讽的笑容:“啊,这个世界,弱者没有生存的权利。人的生命如同尘埃,生死由命。”他内心曾经的牵挂已经完全没有了,也好,没有这些感情,他的心也没有牵绊了,以后就自由的做他想做的事情吧。
撒加觉得他这句话不太合适,但是看他似乎恢复了精神,就不再多说什么了。他乐于对加隆说教,但是别人,他没有这么多的耐心和时间。
迪斯马斯克看向撒加,笑容带着一些满不在乎和一丝丝恶意,慢慢的开口:“撒加,我很期待,你成为教皇的那一天。”
成为....教皇吗?回到双子宫后,撒加站在露台上,看着远处的的爱琴海沉思。对于这个目标他不曾迷惘过,虽然表面上不曾表现,但是他内心深处还是觉得自己是比艾奥洛斯更适合成为教皇,也比他更有成为教皇的需要。他承认自己有私心,但私心只是其中的一种期待,他为了这个目标从未放松过自己,早已经将它作为责任扛在肩膀上了。
雅典娜女神已经降临,教皇殿下宣布继任者的时间,也快要到了吧。内心莫名升起焦躁,第一次想到艾奥洛斯竟觉得这个人是这么的碍眼。随后撒加就被自己的念头给吓到了,他怎么会这么想,艾奥洛斯可是他最好的朋友啊。以前知道他和艾奥洛斯都是教皇候选人,两人一度就这个问题认真商谈过,都觉得对方比自己合适这个位置,说好了不管谁当教皇都将和老教皇史昂与童虎一般守望相助,怎么快到结果的时候,自己竟然变得这样心浮气躁。还产生可怕的念头!他此番受伤,难道除了身体受伤了,脑子也坏了吗?!撒加用力摇摇头甩开心里的杂念,决定去竞技场找艾奥洛斯切磋切磋,最近休息的身体都要生锈,太无聊了才会想这些乱七八糟,人果然不能闲着。


糖果

0颗

奶茶

0杯

咖啡

0杯

披萨

0块

红酒

0杯

发表书评:

您需要 登录 才能发表书评!

关于作者
作者作品
粉丝排行榜
我的粉丝值
  • 您当前的等级:见习
  • 您当前粉丝值:0
  • 距离下级还差:500
最新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