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验证码:
【信白】双向替身   作者:一屉夹心阿坝
评分:
0.0 (0人已评)
标签: r18
下载: TXT全文 TXT单章

应酬的宴会厅上面就是酒店房间,参加宴会的人们看见韩信搀了一个一直挣扎着的人上去也不阻止。

一来这样的事情在娱乐圈见得多了,人们早就习惯了,二来没有人愿意和韩信交恶。

来到了一个房间门口,韩信毫不怜惜地把李白摔到了地上。

李白身上没有力气,只能恶狠狠的瞪着他。

韩信却只当做没看见,把房卡从西服口袋里抽出来,吹着口哨走进门。

然后他吊儿郎当地靠在了门上,居高临下地俯视着李白。

“你自己选,是现在被我开苞,还是就这副样子到宴会上,随便找个男人操你。”

李白咬咬牙,他知道自己现在的处境,韩信并没有恐吓他,他这副样子就算回到了宴会上也只有再一次被别人带走的结局。

反正韩信长的那么像学长,反正都要被上了,被一个长的像学长的人上比被陌生男人上好多了。

想通了,李白也就不再瞪着韩信,他低下头,向韩信伸出手,示意韩信把他扶起来。

韩信眯了眯眼,拉起李白的手,把他向上拽。

却在拽到一半的时候松了手,李白又一屁股跌了回去,愤怒又不解地盯着韩信。

韩信看了一眼他的狼狈样子,自顾自的走进门,头也不回的抛了一句:“爬进来。”

毕竟已经做好了决定,再矫情也没那个必要,自己也没有站起来的力气。

李白咬咬牙,勉强支撑起软绵绵的身体,爬了进去,顺便腾出一只手关了门。

韩信已经脱了衣服,下半身围着一条浴巾,站在床边好整以暇地看着李白在地上爬行。

终于爬到韩信脚下,李白再也没了体力,他倒在了地毯上。

视线模模糊糊的,身体愈来愈热,李白的两条腿不自觉地磨蹭着,身后的小洞也开始一张一合地翕动。

李白以为韩信会把他弄到床上去,却在下一秒看见韩信蹲了下来,慢条斯理地解开他的西装裤。

随着最后一层内裤被剥下,李白难堪的闭紧了双腿。

内裤离开李白下体的时候拉出了一道银丝,药物的作用很强烈,李白的前后都渗出了体液。

韩信像是发现了新大陆一样,用一根手指把银丝刮了下来,再把手指上的银丝擦在李白的脸上。

脸皮薄的小明星哪里经历过这样的事,脸憋的通红梗起脖子张口就想骂人。

却在韩信握住他分身的那一瞬间软了腰,叫骂声变成了一句缠绵的喘息。

韩信也不给他扩张,拿起一个前列腺按摩仪直接就插进了李白的后穴。

前列腺按摩仪不粗,顶头的部位是圆的,正激烈的震颤着,抵着李白的敏感点。

按摩仪露在外面的部位也没闲着,做成了两个小球的形状,抵着李白的睾丸不停运作。

这样的刺激下,也就几分钟李白就射出了第一股。

韩信却没有轻易放过他,他把李白架上床,抬着李白的胳膊把他上半身提起来压在床头的墙壁上。

已经射了一次了,药性稍微减退了一点。李白恢复了一些力气,勉强转过身,一拳就向韩信挥过去。

韩信轻松躲过,还扣住了李白的手腕,把李白的两只手也都压在了墙面上。

下半身轻轻一顶,抵在了前列腺按摩仪上。李白呜咽起来,扭动腰肢想要逃开,整个人却被韩信压制的一动不能动。

前列腺按摩仪被顶着,更加深入,几乎是按着李白的前列腺玩命的震动。

十几分钟后,李白交代了第二股。

后面早已一塌糊涂,李白也早就没了力气,整个人完全靠着韩信的力气才能直起腰趴在墙面上。

这时候韩信把插在李白身后仍然勤勤恳恳工作着的前列腺按摩仪拔了出来。

换上自己的肉棒,又横冲直撞了进去。

李白的后面本是第一次,又没有经过细细的扩张,虽然被玩了很久,依然很紧。

韩信这么直接撞进来,李白痛的扬起头,身前半软不硬的性器彻底软了下来。

“喂,你里面好热,好紧,你真的不是第一次被操吗,真他妈骚。”

“滚…啊!谁他妈像你,天天啊!嗯…干人家屁股,你呜!你他妈趁早得嗯!得…得病死了算了啊啊啊啊啊!”

韩信并没有让他继续说下去,他加快了冲刺的速度,抵着李白的前列腺发狠的冲撞。

李白面前是墙壁,手臂被牢牢固定在墙上没办法帮忙,乳头摩擦着冰冷的墙面,被刺激着一点一点硬起来。

韩信每顶撞一次,李白的性器就在墙上“啪”地撞击一次,声音听的人面红心跳。

这个姿势进的极深,却又叫人无法躲避,李白只能默默承受,感觉韩信的肉棒在他最为柔软的地方搅动,研磨。

李白大声浪叫着,汗水顺着脖颈流下来就被韩信吮吸掉,后穴一咂一咂地吸着韩信的性器,整个人被固定在韩信和墙面之前无法动弹,只能被动地接受操弄。

不知道操了多久,李白被操的脑子发晕,维持着那个姿势双腿开到最开,肌肉都有些酸痛了,韩信才射在了他的里面。

乳白色的精液顺着被操的艳红的洞口慢慢地流出来,韩信也不给他清理,就这么盯着那个洞口,享受着内射给他带来的视觉盛宴。

“下一部的电影男一号是你的了,我会尽力捧红你,这是我跟你们老板的约定。”说完,韩信把李白扔在房间里,自己径自走了。

后来韩信隔三差五就去李白的公司找李白,不过也没再在酒店做了,韩信把他带回自己的别墅。

李白也像是看透了一样,每次都陪他上床,甚至能在第二天韩信起床的时候,光裸着身体,穿一件围裙给韩信做早饭。

在事后李白总会用一种温柔的眼神看着韩信,韩信抱住李白的肩膀,李白用一只手伸到韩信背后,一下一下地顺着韩信的头发安抚。

有些时候,日光笼罩着李白的侧颜,韩信一瞬间觉得很幸福。

自己心中的那个人的影子,好像在自己与李白的相处中渐渐淡了下来。

韩信知道自己喜欢上了李白。

又一次做爱,李白喝了点小酒,韩信像往常一样发了狠地操弄。

李白嘤嘤地哼着,从嗓子里挤出几个字。

韩信俯下身去听,只听到李白喃喃道:“逐梦…”

韩信脑子“嗡”的一下,身下的动作瞬间停止,他好像知道李白为什么总用一种温柔的眼神看着他了。

李白还在小声地呢喃着什么,韩信却没有了进行下去的兴致了。

他把醉的睡过去的李白抱到地下室,用自己之前和李白做爱的时候买的情趣手铐拿了出来,把李白铐在了地下室的水管上。

他用分腿带把李白的双腿分开,掐着李白的下巴给他灌了醒酒药。

最后,他拿了一杯水,从李白的头顶浇了下去,李白呛了水,在咳嗽中清醒过来。

发现自己全身被固定住,双腿怎么也并不拢,面前那个最近对自己温柔了很多的男人用冰冷的眼神看着自己。

男人的皮鞋踩上李白的分身。

“逐梦是谁?算了,我自己能查到。”
“我会先操坏你,然后毁了他。”

糖果

0颗

奶茶

0杯

咖啡

0杯

披萨

0块

红酒

0杯

这个文还有希望吗
[我要回复] 时间:2022-09-10 04:48:35 点击:161 回复:0
还有后续吧希望色色
[我要回复] 时间:2022-01-12 16:48:22 点击:258 回复:0
发表书评:

您需要 登录 才能发表书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