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铠约合集ᴿ   作者:gxr5201
评分:
10.0 (1人已评)
标签:
下载: TXT全文 TXT单章

桌球精神



百里守约曾经最爱的体育运动是打台球。他玩的很好,也很享受那种经过缜密冷静的计算一杆入洞的快感。为此成婚后铠在家中专门置了张台球桌,闲来娱乐,偶尔也会邀几个朋友来热闹一番。

铠花掉了半月工资的同时为自己赢得了一顿丰盛的晚餐以及一道甜蜜的舌吻。

刚开始他们还会规规矩矩地参照国际比赛的规则打上两局,谁叫铠是个胜负心强的歪果友人呢,不想渐渐却变了味道。

始于一次炎热的初夏黄昏。

守约出杆前耳朵会抖,是他在心中盘算什么的表现。果然,接下来那次进球,一箭双雕,基本锁定了胜局。

只差最后把黑球打进。

守约换到另一侧塌腰专心把着球杆,就在这时铠却从身后贴紧了他的臀。绵薄的布料窸窸窣窣摩擦出声音,瞬间扰乱了他的理智。

即便守约知道铠这是在临阵耍赖,但偏偏又耍得自己心痒难耐低喘连连,也就放弃了与他计较。

冰镇啤酒虽爽口却没能降温,反而催生出更浓郁的荷尔蒙气息,将二人笼罩,喧闹了起来。

至此一发不可收拾。任何行为动作甚至言语一旦沾染上情欲,就如毒品,极易上瘾。后来他们鲜少再分出过胜负了,常常身处局中就滚回更宽广的擂台——那张软乎的双人床上继续一较高低。

台球运动的精神被铠歪曲了大半,守约有些气恼,更多的是纵容。

一开始是状似无奈地接受,到后来故意挑动作幅度大需远距离操作的球好摆出各种诱人姿势。球撞进袋口的同时铠的眼神也更炙热,双倍的快感得以侵入骨髓,他被铠带坏的不轻。

失身是小,在寡淡岁月里失去对爱人的吸引力才尤为致命。

铠呢,他喜欢看百里守约穿低腰的紧身牛仔裤半截身子俯趴在台球案上撅起屁股的样子,里面的内裤也露出一条小边儿,惹人犯罪。

还有赤裸着上体因握杆儿而伸展完全的背部曲线,朝天弯卷左摇右摆的毛绒尾巴,都是他的最爱。

这场游戏的精髓时至今日已演变成为,穿什么他说了算,却又不能太过火,一道与台球似乎完全无关的必备潜规则。

前者是铠的趣味,后者是守约的底线,两人最善于互相撕扯折磨,却又刚好契合。

在守约的推波助澜下铠撒娇的技能也越发纯熟,臻于佳境。这次真的玩起了桌上运动。


「再上去点。」

铠推着守约的臀,助他再往前趴一趴,往更远处摩擦着匍匐过去,右腿也被抬弯了摆上桌,润湿色深的短裤从左腿一路滑落地面,挂在脚踝上止步。

守约已经没有办法大力撞杆了,于是铠在帮他离球离目标袋口更近一点。

为了即将到来的盛宴,守约已经含着跳蛋陪他打了十五分钟有余,只进了两三球。每次伏低上半身,体内的震动器都会借力摩擦肠壁,使其变得更柔软易玩,随时准备着迎接觉醒的巨物。

守约目视前方,半眯着眼努力对焦,再砰的一声推杆送球。他已经慢慢习惯了跳蛋的振幅,喘息着缩紧屁股,竭力止住颤抖,也将那顽劣的小东西咬得更深。

可惜准头还是差了太多。球在袋口外反复徘徊就是进不去,正如守约的幽穴现在正无比渴望着顶在腿根处那件硬物的贯穿。

铠有时磨人的厉害,恰巧的情趣玩到最后往往会带上点暴虐的成分,性格使然,到了令守约发指的地步。

守约意料之中打漏一杆,铠便脱掉一件衣服。如此三番,脱掉的有守约的还有他自己的,直至两具全裸的身体就位,欲望逐层攀上顶峰。

为了避免守约将桌案弄脏,铠精心为他套上了锁精环,茎体上翘被挤困在桌子与他的身体之间,任下腹胀热得难受,也射不出一滴水来。

尾巴从根上被揪起,令铠为之疯狂的穴露了出来,直冲冲地撞入邃蓝眸子。入口近在眼前,只等待铠那柄肉杆找准角度将其填满堵实。

一切都太过容易且顺理成章,岂有不上之理。

绝非标准的持杆姿势,而是被死死压在了草绿色的台球桌上,粗糙的触感最先光临了守约胸前的两粒肉球,硬质的桌面绒毛激起些微颤栗,守约一只手还攥着球杆眉头紧皱,疼得吸气。

「轻点…」

「7号球,你很想让它进去?」铠将进去二次咬重,一边揪开穴口的薄肉,捻起二指钻进了守约的下体。来回弯曲指关节,轻车熟路地抠挖并扩宽着柔软的窄道。

「嗯…」守约羞赧道。他接连打了三次,仍是进球未果,完全不似他平日的水准。当然这不怪他。

铠狠搅了几下抽出手来,根本不给守约反应的时间,扒开两片臀瓣儿变猛地朝前挺胯,将硬直的肉杆儿果断「进去」了他熟悉的饥饿菊穴中,一插到底,滋味儿绝佳。

球未进,而洞已满。很显然是铠胜了。

跳蛋被突兀地顶到某个关键位置,莫名其妙地乱颤,引得守约的尖叫声立即拔高了二度,铠只单单肏进去就让他失了风度咿呀乱叫。本就被跳蛋折磨得不堪一击,这下更是被窜遍全身酥麻感电到溢水。

铠也俯下身贴着守约光洁的后背,缓慢抽插,一拉一顶中感受着每个被吞吐和翕缩的瞬间。

铠覆上守约握杆的手,带着他一起操控白球,将贴边儿的7号精准送进了最远处的角袋。铠的球技向来不差。

一出终了,宴席才开。

沉重的球杆哐地砸向地面。铠顺着连线将沥沥拉拉的跳蛋嗖地扯出来扔到一边,接着绷直腰腹狂插起来,是不论角度随心所欲的狂。

如暴风骤雨席卷而来。即使没有任何技巧,依然把他干得要疯。

「唔啊啊啊……」

胸前红果被不受掌控地来回捻搓过于激烈,几乎要灼烧起来。被震麻的肉壁也重新活泛起来,被紧密接触的肉棒极速摩擦,刺激着守约浑身的感官,想射却又射不出来,只好辗转出口用后面发泄,喷出一大波清澈泉水,将铠的阴茎都浸湿,调上色情的味道。

铠像是备受鼓舞,铆足了劲头,抬高守约垂着的左腿进行着新一轮的角逐。短裤在猛烈的浪荡运动中从脚脖子上脱落,甩出半米远。

「不要了……呀啊啊……」

守约哑着嗓子叫停,在这场虚假堕落的台球赛中想要投降。他试图撑起手臂拖着下身连结在一处的深重负担往前爬,仿佛那是他唯一逃脱的出路。

纵然他已经被高潮折腾得敏感至极,铠仍不打算放过。他抓住守约的脚踝再次将他拖回原位,膝盖都被蹭红了一片起了皮儿。

铠拉扯起守约的胯骨,迫使他撅起屁股跪趴在硬毛桌面上,再次将未消的物什捅了进去。这次带着点花样儿的,温柔戳刺着守约内里最敏感的一点,反复碾磨,打着旋儿地翻搅,好掩盖自己的粗暴行径与持久的耐力。

快感更甚之前。守约失了全身力气惊叫着承受这一切,这次真的玩得太过火了。以后他要怎么再在这桌上打球?

突然,一枚啄吻落在守约的后脖颈儿,让他愣了神。边褪边往外溢出泛着白沫的淫水混合铠射出的精液,顺桌沿流了下去。

伴随着一声轻语炸响耳边,将守约残破的意识聚拢回来。

「守约,我爱你。」

「混蛋……」



Fin.

糖果

0颗

奶茶

0杯

咖啡

0杯

披萨

0块

红酒

0杯

发表书评:

您需要 登录 才能发表书评!

关于作者
作者作品
粉丝排行榜
我的粉丝值
  • 您当前的等级:见习
  • 您当前粉丝值:0
  • 距离下级还差:500
最新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