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超懿】买路人   作者:gxr5201
评分:
0.0 (0人已评)
标签:
下载: TXT全文 TXT单章

——


雷点放在开头,务必注意:师生多年后重聚发生地铁普雷,大奶即正义,轻微女装癖暴露癖(主要是懿总觉得自己穿什么都好看


不喜欢的就不要继续往下翻了。






绝对不要跟诸葛亮打赌,否则你会输的体无完肤,各种意义上的体无完肤。

司马懿不信,结果今天,他必须穿着紧而俏的女仆装挤上早高峰的地铁1号线,前往终点站参加漫展。

权威不是随便可以挑战的。



从头顶的白色丝绸发带到黑色高跟鞋,身上每一件行头都令司马懿极度不适,但愿赌服输是男人的气节,顾此却也不能失彼。

司马懿若无其事地走在回头率频繁的人群中,只是七扭八歪地行个十来米就要提了提总爱往下出溜的白色丝袜,还要偶尔惦记着往下拽拽那遮不住羞的裙子。因着与上身的背带连接,这样的拉扯着实徒劳。

在磨没了耐性前他终于走到了地铁站,也差不多接受了这身令自己无比难堪的衣物。

车辆到达,司马懿所在的这节车厢堪堪站满了人,一语不发的上班族们都低头摆弄着自己的手机。

司马懿走到了基本不开的右侧门前站定,面色微微潮红,甚至开始若无旁人地欣赏起车窗玻璃里映出来的自己。

跨过心理那层障碍,对他来说向来不是难事。

灰黑色鬓发将半遮半掩的面容衬得越发绝美。一对儿天生的大奶完好撑起了紧身白衬,将两条黑色背带逼弯到胸部两侧,曲线感十足,即使是成熟的OL女性都自愧不如。

第三颗扣子因此而略显紧绷,如果侧过身去,就能从衣缝里看到令人遐想的春光。好在镶着荷叶边的白色衬衣虽过分紧致,但透明度不高,胸前两点即便此刻已自然凸起,却有股朦胧模糊的美韵。

司马懿仿佛在直视内心般盯着虚影,他从对方的脸上感觉到了不同寻常的兴奋,浑身渐渐发烫,并没有察觉自己已是一副引人入胜的样子。

至少从马超的角度来说,只一眼,就能让他硬得发狂,如同青春期精力旺盛的大男孩。

地铁启动,载着满满几车厢的乘客平稳出发。夏天的密闭空间里即便开了空调依然倍感沉闷压抑,蝴蝶结更是碍事地系在喉结处,被司马懿微微拉开,稍稍降低了些燥热感。

刚自在了一秒,却在下个瞬间被人从身后紧紧地贴住。那人放肆地拥抱他甚至吮吸他的味道,宛如偶遇了自己思念过甚的爱侣。

而实际上,只有司马懿才能感受到,一只粗粝的大掌正从身后探出爬上了他胸前的高峰,张开五指卖力地揉捏起整个丰满的胸乳,使其摇摆变形。而另一只大掌正顺着他的大腿内侧一路向上游走,然后没入了裙底。

!!

他这是遇到了地铁变态吗?

司马懿浑身的血液都在倒流,只来得及制住下面那只即将触碰他底线的手,死死扣着。绝不可以让他碰那里。

一边在心底暗骂,这变态,还敢在他身后磨来蹭去的,找死?

即使穿成这唯命是从的女仆模样,司马懿也绝不是任人宰割的主儿。

他抬高右脚飞速落下,打算利用5、6厘米高的鞋跟,好好惩治这个社会的毒瘤。却不想对方比他动作更快,像是能提前预知一样脚步后撤,轻松地躲过了这一击。

其实只不过是太了解他罢了,太了解司马懿那绝不服输却更想让人摧毁的性子。

司马懿没想到会是这个结果,在踩到地面的一刻就失去了重心,鞋跟一歪向身后的人倒去。

「唔!!」

他刚想张口大喊就被捂住了嘴,手也被困在身后卸了力,司马懿顿时挣扎起来。奇怪的是却没有一个人看向他们这边,所有乘客都像约好似的背对着他们,仿佛失聪一般。

这时,所有挣扎在对方的一句「老师,好久不见」之后戛然而止。司马懿瞪大了眼,那比记忆中更低沉些的声音令他回忆起什么,刹那间像是被抽去了所有愤怒的反抗的激烈的情绪,扭头看过去。

脸庞也比以前要更加硬朗深邃。

那小奶狗一样天天围着他转的关于此人的所有记忆轰地一下子涌入了脑海,司马懿的声音染上几不可闻的颤抖。

「你是……马超?」

「还以为您早就忘了我。」

「不,怎么可能。」司马懿闭上了眼,掩盖翻涌的心绪。

他暗暗告诫自己,与他分手的这个年下情侣在没有他的日子里已经长大了,变得越发沉稳充满魅力,今天也只不过是在重逢的这一刻跟他开了个无伤大雅的恶劣玩笑而已。

然而他错了,这一切只是刚刚开始。

「我很开心,老师。」

马超记得,耳朵一直是司马懿颇为敏感的地带。作为仍记得自己的奖励,马超边说边舐起了他的右耳。

灵活走位的舌打着圈地将整个耳廓全面浸湿,再伸长了往深处频频戳看勾舔,故意发出嘬闹咂摸的声音,企图用这一击就突破老师的防线。

「啊......」

司马懿捂住嘴,却依然走漏了几丝难耐的呻吟,他下意识地夹紧双腿缩紧后穴,因为那里,因为马超,久违地传来了瘙痒与空洞的叹息。

马超将瘫软的老师拥入怀里乘胜追击,带着试探与挑逗的意味继续手上的动作。

一两根灵活的手指弯弯曲曲,在胸前隔着衣料的凸点上抠弄舞蹈,是重逢时理应有的寒暄,即刻勾起那人儿错落有序的喘息,随着指尖的跳动时粗时细,两颗肉粒恨不能将薄薄的布料顶破。

司马懿觉得此刻虚幻得有些荒唐。对他耍流氓的人不再是一个陌生的变态,而是,而是他曾经最欣赏最喜爱的学生,这令司马懿仓皇不知所措。

而且只是被这样上下其手地摸一摸感觉就要射了。发红的小家伙儿早已硬挺地不成样子,憋涨无比,此刻正呜咽着跳动,极度地渴望释放与解脱。

逗留在大腿根的手也顺势挣脱了司马懿微弱的掣肘,终是到达了那淫靡潮湿的密林。马超着迷地轻轻抚摸,动作仿佛在亲吻沉睡中的爱人,温柔的要命。

突然那只手像是意识到什么,停下了动作。

不……

司马懿眼前一黑,片刻的失神便使他彻底折掉了仅剩的一点自尊,更令他羞耻的是,发现他隐秘的,是他一直养在血液里藏在心底的人。司马懿控制不住地抖了起来。

令马超没有料到的,是眼前这个自己觊觎了许久的年上猎物,竟然还藏着他所不知道的癖好。

此刻只要一掀开裙子就能看到,他敬爱的自爱的老师原来压根就没穿内裤出门,此时竟光着屁股裸吊着阴茎,像只惊慌失措的兔子颤抖个不停,仿佛在向他摇尾乞怜。

司马懿痛苦地闭上眼,他已经不知道该怎么面对马超了。

短短一声轻笑如魔似魅,炸响在司马懿的耳边,足以夺魂摄魄。

「老师好骚。」

「不......」

「嘘,我好喜欢这样的……」老师二字淹没在呢喃中。

司马懿耳朵再度被马超含糊地咬住,细细捻摩,使得快要熟透的老师更加亢奋,马超把他扳过来面对自己,加深各处点火的啃咬。

「呃嗯…不要再叫我老师。」穿着女仆装裸露着阴部的他,哪还有一点为人师表的样子。

而马超早就不是当年那个听话的学生了,故意将那尊称咬上重音,动作也重了几分。他一把掀起司马懿身下的短裙,「请自己抓住裙摆,好吗?」

他要让挚爱的老师彻底落下神圣讲台,在他怀里欲仙欲死。

旅途也才刚刚步入正轨,这截车厢依然塞满了人。司马懿这会儿正被马超玩弄于股掌之间,胆颤心惊地注意着其他乘客们,生怕有人一扭头就发现此刻上演的激情戏码。

他的衬衣领口早就被扯开,弹出洁白通透的大奶,在马超掌下被大力地搓扁揉圆,变粉变胀。

而司马懿一只手死命按住嘴,另一只还不忘抱着上翻起来的黑色短裙,使浪荡与淫乱无所遁形一览无余。

再往下瞟,马超正为他的老师打飞机,亲眼所见简直令司马懿爽得头皮发麻,却又极度紧张。

他已经被摆弄成了这个不知羞的暴露狂,在这人满为患的地铁里。随时可能被发现的刺激感,在司马懿的脑子里再次翻倍。

马超见他快把嘴唇咬破,开口道,「您大可放心地叫出来,不会有人注意我们的。」考虑到司马懿不穿内裤的目的,「还是说,老师原本就打算着让人看见?」

司马懿拼命摇头,他怎么能相信这个破坏重逢氛围甚至正在释手猥亵他的男人?今天他也只是…只是心血来潮的一次试验,仅此而已。

「不信?不信老师叫一下看看,他们绝对不会回头。」

其实司马懿也早就疑窦丛生。到现在为止,他已经闹出了不小的动静,这些人竟没有一个转身的。到底是怎么回事?

马超不打算再给他思考的余地,再次加快了撸动的速度,甚至还搔了搔龟头上的玲口,一丝细缝儿也不放过,诚心要让老师舒服地叫出来。

司马懿弓起背后靠在门旁边的把杆儿上。裙子已经被整个撩起来,那开始流淌的臀缝儿竟自然地撅起,吸在不锈钢的竖管儿上自发地觉醒,摩擦扭摆起来。

「啊啊啊……」

前身是被过分拿捏的命根,后面是越发噬心的骚痒,很快司马懿就泄了出来,意欲投降。

「嗯唔...…」

射精的快感不期而至,余韵绵长。浊白的精液弄了两人一身,彻底激起马超心底的暴虐因子。

马超粗鲁地将人背过去抵死在门上动弹不得,也不管老师的后穴状况如何,是否容得下异物的冲撞,拉下西装的裤链将手上的玉液抹在肉刃上,便猛地单枪直入,将自己暴怒的欲望单方面地倾诉。

「老师……」对司马懿的彻底占有远远超过下体的快感,马超吐出一口满意的嗟叹。

「啊啊!……」

司马懿惊叫出声,即使身体早有了性致,却依然感到肠道被烙铁倏地撑裂,汁水被烫成蒸汽,连同泼了墨的想象一起晕开,马超的那玩意儿竟……那样粗大。

「把腿打开点老师,让我好好爱你。」十足是请教习题般的诚恳语气,却像凌迟的刀子一下下剜在司马懿的心上。

又一站到达,报站的广播声催促着马超加速挺进。

挤压成肉团的奶子与软趴趴的嫩鸡一道紧贴在冰凉的玻璃上,触感非凡,发出轻微吱吱的声音。马超掐着他的腰不管不顾地勤奋耕耘,一抽一插无论多快都肏到极端,令老师获得了超越满分的户外性体验,前端再次挺立感性起来。

时隔多年,他依然是个知晓老师意欲的优等生。

司马懿浑身颤抖的厉害,塌下腰肢翘起屁股令那杆枪进入到更深更瘙痒的位置。随着极速的操弄颠来倒去,快感像过了电酥酥麻麻地窜上头顶,淹没理智,他却还不忘从车窗玻璃上瞥一眼周身的无感路人,竟真的没有一个看向这边。

司马懿一直抱着侥幸心理,虽然奇怪但是至少他们还没被任何人发现。

可如果一开始就有人察觉他们的动静呢?他还会放任马超这样对自己吗?

司马懿悟出答案心里便生出了苦涩,其实早在多年前他就知道这个答案。

他永远无法对马超说不。

「老师……」

啪啪的拍打声越发刺耳,司马懿几乎要忽略马超言语中的浓浓情意。

「啊啊太深了……超……」话尾满是被肏熟的哭腔,司马懿是真的快受不住这顶弄了。

久逢甘露的心,就如同那湿淋淋的泉穴一般,软成层层春泥,越是挣扎陷进去地越快,然后着染上骚浪,将四肢百骸都尽数湮没。

后庭的水势越来越大了,将丝袜淋湿淋透,更润泽地黏糊在腿上。体内翻腾的肉屌却依然被绞得死死的,是司马懿在夹紧臀肉,想要尽快结束这场重聚,却无知地使马超爽到了极致,欲念越发高涨。

这些年豁出性命的打拼,残酷坚韧地几乎要把马超心底最后一点柔软吞并。而在见到司马懿的瞬间,那险些消失的柔情竟奇迹般再次回归心田,然后无限膨胀。

此刻他只想全部释放给老师,将对方的前列腺彻底洗刷干净再贴上他马超的标签。

「呀啊啊啊……」

「要去了老师…老师……」

热流随着马超狠狠地顶胯一股一股抵入了梦寐以求的最里处,烫的司马直翻白眼,痉挛着从前端的马眼儿再一次射了出来。

那如柱的琼浆呲地朝天洒去,有的溅在车门的透明玻璃上,再蜿蜒而下,像是融化的白雪窗花,煞是好看。

马超看着被情欲灌满的人儿眼底一热,本想说点贴心话,可到了嘴边全都变成了出言不逊。

「老师最好还是把门上的舔干净,不然会被发现吧。」

「闭嘴……」司马懿脸不能更红,他当然知道要擦。但是……

车窗里倒映出马超那张冷峻的面孔,他在看着自己,看着自己情动放浪的全过程却依然保持着冷静。

司马懿脸贴上车窗,回望着镜中的马超,一眨不眨地舔起了玻璃上的液体,吞咽下去,将污渍润的更开,色情极了。他终于成功地从学生脸上看到一丝愤恨的情绪。

所有自制与隐忍在这一刻被击得稀碎,马超怎能不恨。还未拔出来的肉棒,再次苏醒,瞬间夺取了司马懿凌乱的呼吸。

「不…不要了……呀啊啊啊……」


看来这段C市最长地铁线所历经的路程,对于司马懿来说注定要充实地难以忘怀。

地铁的喇叭广播即将到达终点站的提示。这边几次三番不曾间断的性事也终于进入了尾声。

车门叮的一声打开,车厢满满当当的人鱼贯而出,不曾回头。

马超拽了拽衣褶,又回到了西装革履的君子模样,将瘫软的老师扶起来,拍了下那颤动的俏臀。

「老师,多谢款待,期待与您再会。」

像是阔别多年的教师盛情邀请学生来家里吃了一顿晚餐,吃完后依依惜别。

不过马超相信,他们一定会再见。



因为回到这座城市的第二天,他就联络了诸葛亮,与他一同制定这个似乎是输了打赌才不得不施行的女仆装惩罚。

他只跟诸葛说是自己的一点恶趣味,想看司马老师出糗的样子,并保证绝不会对他怎样。

马超的确是他们出色的学生,演技竟骗过了足智多谋的司马好友。

时间往后拨,到了地铁偶遇的头一天晚上。

马超召集了数十个身形高大,即将出现在那节车厢的男人们。他拎着一大包的人民币,拉来箱包的拉链,然后啪地一声将包裹扔在面前的地上。

「一人三捆。如果明天谁敢回头,一分钱都别想拿到。」


这一次,他再也不会心慈手软。


fin.


所以题目是真的,买、路人。我为自己这个标题爆灯哈哈哈!
感谢看到这里,可否留下您宝贵的红心推手和评论呢~




糖果

0颗

奶茶

0杯

咖啡

0杯

披萨

0块

红酒

0杯

发表书评:

您需要 登录 才能发表书评!

关于作者
作者作品
粉丝排行榜
我的粉丝值
  • 您当前的等级:见习
  • 您当前粉丝值:0
  • 距离下级还差:500
最新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