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忘羡同人之凛冬雪   作者:与尔谋心
评分:
0.0 (0人已评)
标签:
下载: TXT全文 TXT单章

番外一、二

番外二
仙君问鱼
  一清早,喧闹无比的鱼市人来人往,两边的摊贩熟练无比的剖开鱼肚子,掏出没用的内脏往地上一甩,饿了一晚上的猫猫狗狗立马扑上去哄抢一空。
 因鱼儿被运来时总有些水会撒落地面,加上尘土泥巴,还有鱼内脏留下的血迹,混搅在一团,往来的人们毫无顾忌的踩踏着这一切,将这地面抹的乌黑黏滑,恶心至极。
  人们都是匆匆而来,挑完鱼再匆匆而去。偏偏有一个人,走进这污糟的鱼市。仙人一般的姿容让众人停滞了脚步,清冷的气质无法融进鱼市,导致人们纷纷避让开来,唯恐玷污了谪仙样的人儿。
  袖子下的五指微微收拢,耳根有些烫,蓝忘机心里清楚,他这是不好意思了。
  整个鱼市的人都盯着他看,杀鱼的忘记了给活蹦乱跳的鱼拍上几下,以至于鱼都跳到地上了。
  买鱼的人们忘了付钱,一心就想多看两眼那个模样出众的人。
  “看什么看都,谁呀,这么好看,我不好看吗?”
  蓄了一脸胡子的于大东嚷嚷着。他天生力气大,满身肌肉,每天搬来的鱼最多,也最新鲜。他正要把杀好的鱼递给王大婶,却见大婶着了魔一样盯着鱼市入口看。不仅王大婶看,摊前的姑娘丫鬟大妈奶奶都往那儿看,连鱼都忘了选。
  于大东心有不满,边嚷嚷边往入口看,却见一位白衣人慢步而行,俊朗的模样别说姑娘了,连他也要忍不住叫一嗓子:“这谁家娇养的公子哥儿没事闲的跑鱼市来,想吃鱼叫家里的婆子跑一趟不就成了。顶着一张好皮相到这里来挤兑人。。。”
  话说于大东的肌肉壮汉形象在这鱼市也曾引的姑娘们流口水呢,今日来了个厉害的,生生把自己给比下去了。
  于大东拿起刀毫不留情的把肥鱼脑袋剁下来,心里头窝火着呢。
  那个闲的没事的娇养公子哥不偏不倚,就走到于大东摊子旁边,静静的站着,静静的看着。
  丫鬟婆子们全都兴奋的低呼起来,像是天上掉下的馅儿饼,正好砸自己身上了。其他摊子的姑娘大婶也都跑来于大东摊前,不买鱼,就为看人。导致摊子被人们围的水泄不通。
 于大东朝蓝忘机瞪一眼:“到底买不买鱼?”
 蓝忘机耳朵又一红,答道:“买。”
 于大东拍拍旁边的盆:“挑吧,包杀包剁。”
 蓝忘机不看鱼,只问:“鱼可否切成片?”
 于大东:“可以,只要你买鱼。保管切的好。”
 蓝忘机指了一条最肥最大的。
 于大东不耐烦了:“这位公子,长得好也不能这样为难人啊,这么肥的让我切片,耽误我生意啊。”
 蓝忘机思忖片刻,见围上来的人越来越多,只好如实相告:“我就是看你如何给鱼剔骨,好学习学习。”
 于大东磨着刀,还是不耐烦:“那也影响我做生意。你瞧你惹来这么多人,围着我的摊儿,却让我卖不出去鱼。”
  人群中一提着篮子的姑娘胆子大,挤出来对于大东喊道:“谁说没人买鱼,我买,给我剔骨,切片儿!”
  于大东一愣,刀也忘了磨。
  紧接着又是一个姑娘道:“大东哥,我买鱼,剔骨,切片儿,慢慢切,一定让这位公子看仔细了。”
  于大东旁边的摊主长的瘦小,却是个机灵的,他礼貌的对蓝忘机笑道:“公子,您来我这儿看吧,我仔细的教您怎么给鱼剔骨,准保教会。”
  蓝忘机听了,对摊主点头道:“多谢。”
  这就转身去了身材矮小的摊主那儿要了条鱼。
  那摊主不仅热情,服务态度极好,连给鱼剔骨的角度力道都说的仔仔细细,很是耐心。
  然而一条鱼切完了,蓝忘机脸上显现出一丝尴尬。
  方才。。。没学会,可是他又不好意思麻烦摊主再来一遍。
  摊主实在是太机灵了,蓝忘机不声不响,他却看出了门道。转而冲着姑娘们喊道:“卖鱼嘞,免费传授剔骨技巧,保管学会。”
  然后又冲蓝忘机道:“别人买鱼,我剔骨,您啊就安心的在旁边看着,一直看到您会了为止。这样如何?”
  蓝忘机心里都乐开了花,脸上却是平静,对摊主感激道:“多谢!”
  姑娘婆子中有脑子转的快的,立即就明白了摊主的意思。于大东那儿的鱼再好也是不要了,一个两个都跑到摊主这里来买鱼。
  盆里的几十条鱼瞬间被预订光了,摊主收了钱,一边乐呵的给鱼肢解剔骨,一边耐心的教蓝忘机一次又一次。
  一柱香不到,蓝忘机已然完全掌握了剔骨的技巧,他再次朝摊主致谢,然后带着切好的鱼片离开了鱼市。
  姑娘婆子们享了眼福,互相打听这公子到底哪家的,从来没在镇子上见过呢。
  摊主杀完了鱼,收拾干净摊子,把脏兮兮的围裙解下这就大摇大摆的走了。
  一天的买卖让他半个时辰就做完了,不用与客人们费劲唇舌,也不用承受午后毒辣的阳光,其他的鱼摊摊主皆是羡慕不已。
  唯有于大东一屁股坐下来,望着几大盆的鱼,懊悔的捶脑袋!
 “猪油蒙了心,我怎的就想不到这样好的点子呢!”

 蓝忘机走在回无畔山的路上,嘴角浮起浅浅的笑。给鱼剔骨的技巧,他终于学会了!






番外一
蓝忘机踏着风雪回到木屋,里面生了炉子,很是温暖。
  穿着红衣的人见蓝忘机回来,贤惠的上前褪下厚重披风,随手扔在屏风上,披风一个不稳,慢慢地又滑落下来。红衣人没看见,蓝忘机一手接住披风,再悄然放好放整齐。
  “蓝湛,饿了吧,我做了一桌菜,正好你回来了,咱们开饭吧。”
  “嗯,好。”
  魏无羡拉着蓝忘机在桌边坐下,桌上摆了五盘菜,每一道菜都是色泽鲜亮,搭配得当,看起来很可口的样子。
  蓝忘机眉头微挑:“这,是你做的?”
  魏无羡:“嗯——”
  蓝忘机:“真的?”
  厨房都能烧穿的人能做出一盘看的过去的菜就不错了,如今这一桌的好菜。。。是个鬼都不信这是魏无羡做出来的。
   “嘿嘿嘿嘿嘿嘿。。。含光君看了别笑我。。。”
   “不会。”
   魏无羡很不好意思的从桌下再端出一盘菜,烧的焦黑,还是辣椒!
   “我就。。。就烧了一个菜,差点把树给点着了。”
   “然后?”
   “然后白葵和雪妖就过来帮忙了,这些,这些全是雪妖做的。”
   “嗯。”
   “二哥哥你不怪我吗?我又闯祸了。”
   “不怪。”
   蓝忘机往魏无羡身边坐去,左手揽腰,右手端过那盘黑黢黢的辣椒放在前面,就着米粥,吃了两口。
   魏无羡瞅瞅蓝忘机那咬紧的后槽牙,再是蓝忘机那迅速湿润的眼眶,顿觉大事不妙。
  “二哥哥,这太辣了,怪我,都怪我,放太多辣椒粉了,喝点粥,吃点其他菜,我把这盘辣椒扔了,我也觉得难吃,不吃了,我现在就扔掉。”
   蓝忘机一把抓牢了人,往自己怀里一送,抱得格外紧。出去买酒的时间久了一些,害起了相思病,这病怕是一辈子都没药能解。
   “好吃,我喜欢。”
  魏无羡嘴巴一嘟,埋怨道:“二哥哥又这样说,这菜我明明都尝过,雪妖做的菜挺好吃的,跟她一比,我做的简直是。。。”
  太难吃了!
  蓝忘机喝完一碗粥,又吃了两口菜。
  “我只喜欢你做的菜。”
  魏无羡听的整张脸都羞红了,这情话真的是。。。无论听多少遍,只要蓝忘机一开口,他便抵抗不住的要扑进人怀抱里。
   蓝忘机没动其他菜,却扫光整盘辣椒,喝完五碗米粥。
   然而口中依然热辣,两瓣唇都红了,额头的汗流个不停。
  魏无羡心疼的拿袖子给人擦汗:“哎呀,吃不完留着给我呀,我不怕辣的。你看你吃成这个样子,我去给你倒碗水喝吧,给你解辣。”
  “不必。”
  “啊,为什么?二哥哥,你嘴里还辣着呢。”
  蓝忘机揪来魏无羡的下巴,放自己嘴上一顿啃,滚烫的舌苔将这份热意和爱意毫不保留的送了出去。
   魏无羡两腿一卷,边哼哼边主动脱了红色的衣裳,抱着蓝忘机的脖子再被送上榻。
   蓝忘机走了半日,魏无羡又何尝不是在这相思病里熬的辛苦,既然嘴里吃的那么辣,喝什么水,现成的人来解辣。

糖果

0颗

奶茶

0杯

咖啡

0杯

披萨

0块

红酒

0杯

发表书评:

您需要 登录 才能发表书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