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云亮】强制标记   作者:问字
评分:
0.0 (0人已评)
标签:
下载: TXT全文 TXT单章

点这里

*暗恋多年但是一直没敢说的云×没带抑制剂的亮

酒会中途,宴会厅里正是觥筹交错,谈笑风生的时候。诸葛亮跌跌撞撞的闯进了卫生间最里的隔间,一下子蜷缩在马桶上。
他的掌心被自己的指甲攥出了血痕,圆叶薄荷的香气从柑橘调的熏香下浅浅的浮起来,他的眼睛被生理性的泪水浸润得模糊一片,炙热的呼吸灼烤着鼻腔——发情期提前了,而卫生间外面有数十个Alpha。
没有什么情景会比此时更糟糕了,他艰难的摸索到微凉的金属裤链,混沌的欲望冲的他思维不太清晰,更顾不上什么体面和羞耻心。剪裁得体的西装裤滑到脚腕,内裤已经湿了一片,紧紧裹着里面肿胀的器物,他颤抖着,把手伸向双腿间,更加的痛恨自己是个Omega的事实,他的动作略显青涩,手指不太熟练的抚过顶端,柱身,以及下面的一对小球,很快就弄得自己满手黏液。
身体觉察到了甜美的快感,另一个地方也蠢蠢欲动起来,从内壁一点点泛起被红蚁噬咬般的酥痒,难耐得他皱紧了眉头,只得加快了手上的动作,想盖过后面的异样。
“哗——”的一声,门却在这个时候开了,很亮的白色灯光晃得他一下子没回过神。诸葛亮连忙的夹紧了腿,可迟钝的神经却忘了指挥手掌离开那个让人尴尬的地方。忘锁门了,他脑海里本来警铃大作,毕竟谁都不想让自己沦为陌生Alpha的盘中餐,可诸葛亮一看清男人的脸,心里那绷紧的弦便猛的放松了。
——是赵云。他舒了一口气,努力想用西服的下摆掩住此刻的狼狈不堪,一开口,声音却带着黏腻和欲望。
“云...哈...哈啊...抑...抑制剂...唔...”
他全心全意的相信赵云,相信他们从出生起就一直相处的、长达二十余年的友谊。他从未想过赵云会对他有超过友情的想法,也从没有想过——赵云是个Alpha。
男人掩去自己眼里沉沉的光,只微蹙了眉,有些懊恼的样子。他本不该到这场酒会来的,可从门口路过时,还是忍不住想进来看他一眼。酒席上没有诸葛亮的身影,赵云和几个同僚点头示意,便有人给他指了指去卫生间的路。
要是他今天没来,诸葛亮能躲在这里多久?他在门口闻到圆叶薄荷的清凉香气,一颗心便直悬到喉头。一个发情的Omega,在一个没锁门的隔间,对任何一个Alpha来说,都无异于一种邀请。他甚至不敢去想,要是再晚来一步,事情该变得有多糟。
“亮...”
他的嗓子有些发干。
诸葛亮却像是终于找到了救星,把大半个身子都倚在他腿上,哼哼唧唧的重复到:“抑...哈嗯...抑制剂...”
好像一只小猫,赵云抚了抚他的头顶,侧耳细细去听他发出的细碎呻吟,回身锁上了隔间的门。
他心里有一个自私的念头,一下一下的冲撞着他所剩不多的理智,被欲望裹挟着,差不多就要把他淹没。赵云用手指去磨蹭青年发烫的,红彤彤的小脸,诸葛亮还不知道事情即将脱离掌控,仍旧全身心的把自己交付给身边这个男人。
那么,再多交付一些也没有关系吧?

赵云的手指游移到诸葛亮西装的纽扣上,一颗,两颗,领带也扯松了,露出一截轮廓分明的,洁白的锁骨。
青年挣扎了一下,浅蓝的眼睛里全是迷惘,男人只得哄他:“不脱衣服的话该烧傻了。”他便乖乖的展开双臂,让赵云把他和他的的衣服剥离开来。
赵云突然又觉得他这长达八年的暗恋也不算太失败,他挂上一个带着苦涩的笑,然后低头吻住了青年的唇。
他的舌尖很甜,甜得能融化数年积攒的冰雪,在他心头引发一场雪崩——哗啦啦的崩塌下来,把什么苦也淹没了。
青年的反应很迟钝,就那么纵容他进到齿关之内,细细的探索温热的牙床,甚至一点抵抗也没有,乖得像一只吃饱后在窗下晒太阳的小猫。赵云的手指动了动,就把他的胸腹的皮肤全都暴露在灯光之下,暗粉的乳尖,紧瘦的细腰,漂亮的肌肉,以及不知硬了多久,弄得到处都黏糊糊的阳具。
“唔啊...”
他越来越控制不住自己的呻吟了,嘴里的东西凉凉的,好像把口腔里的热度都散去了,男人的手指时不时碰到他的身体,舒服得让人头皮发麻,想要多一些,多摸摸他,再多一些就不会难受了。
他的理智褪去,只剩下了本能,Omega的天性驱使他挺起胸膛去寻找男人的手,而赵云却不如他意,手指下行,一下子找到了他的弱点。
他攥住那个黏糊糊的,热的不行的器物,一下一下的揉捏,男人的手心有粗粝的茧,动作也奇怪的熟练,用指甲刮弄顶端的小孔,用指尖去蹭头部和柱身相连处的窄缝,节奏也好的不得了,比诸葛亮自己揉得可舒服多了,快感猛的往他脑子里冲,他便更是飘飘欲仙,不知自己身在何处了。
快感愈多,后面就愈发的痒,心里似乎一直有什么空落落的,总是感觉差上那么一点。他瘫在马桶盖上,甚至难受得自己伸手往后面探。
赵云拽住了他,奇怪的黏液弄了他一手。
“让我来,你抱着腿。”
诸葛亮一听,便好像被催眠了似的,乖乖抱住男人压到他胸前来的双腿,那后穴不知什么时候就湿漉漉一片了,穴口一缩一张,隐约都能看到里面红艳艳的穴肉。
赵云的手指一碰,他便发出甜腻的喘息。
一根手指很轻易便被吞没了,穴肉层层的挤压着,吸吮着,诸葛亮不自觉的扭动起身子来,不知道是舒服还是难耐。额前的碎发早已被汗浸湿,黏答答的粘在脸上,眼角也红了一片,生理性的泪水在他两颊留下湿痕,好像被人欺负得受不了了,可穴肉却还在拼命的绞紧,喜欢得不得了样子。
再加一根手指,那后穴便已经紧得让人动弹不得了,抽插间发出“咕啾”“咕啾”的响声。
“唔嗯...嗯啊....”
诸葛亮已经什么都不知道了,只一味沉沦在这种从未有过的快感之间,可赵云还理智得很,哪怕Alpha琥珀香气的信息素已经铺天盖地的压了下来,把圆叶薄荷的味道藏在期间。八年来,他什么也不敢说,什么也不敢做,生怕越雷池一步,身后就是万丈深渊,他就冲动这一次,也一定会为自己的行为负责——今晚过后,无论是死缠烂打还是胡搅蛮缠,恨他也好讨厌他也好,他都不会再放过诸葛亮了。
他把手指抽了出来,把自己的器物抵在穴口,又侧脸去亲青年汗湿的鬓发。
他忍了实在是太久了,久到春变作冬,久到见证一颗种子发芽抽枝,长出郁郁葱葱的树冠,难以计数的叶和花,然后又簌簌的落了满地,枯萎死去,一颗果实也未曾结出。
他把那狭小的穴道撑开来,不止带来了满足感,也带来了撕裂的痛,诸葛亮似乎有些清醒了,无力的用掌心推拒他的胸膛。Alpha的器物比Omega大了不止一圈,光是顶进了一半,就感觉把肚子都给顶穿。青年哼哼唧唧的,眼泪更多了,从那双漂亮眼睛里涌出来,脸上的红潮不减,眉头蹙紧,一副受了委屈的样子,却更勾引人了。
那东西太长了,整根进入后好像已经顶在生殖腔口,动作起来时一下下撞在奇怪的地方,又酸又涨,黏液一波波的吐出来,又全被阳具堵在穴道里面。
诸葛亮都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被抱了起来,被抵在墙上顶得晃来晃去,他连这种尺度的电影都没看过,不敢相信这是现实,更不敢相信自己在做梦,快感从他的小腹传向四肢百骸,他受不了了,只得闭上眼睛,不再想自己身在何处,也不敢想一切是真还是假。
青年尚是处子,耐力不行,没多久就迷迷糊糊的到了高潮,把赵云墨黑的西装上都射满了星星点点的白痕,男人倒也不想再这狭小的隔间折腾他太久,咬着诸葛亮后颈的腺体便顶进了最深处。
他要标记他,不再给他懈怠的机会,也不再给他落入别人手里的机会,这世界太危险,让我来保护你,好吗?

糖果

0颗

奶茶

0杯

咖啡

0杯

披萨

0块

红酒

0杯

发表书评:

您需要 登录 才能发表书评!

关于作者
作者作品
粉丝排行榜
我的粉丝值
  • 您当前的等级:见习
  • 您当前粉丝值:0
  • 距离下级还差:500
最新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