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信白】满月与兽化症   作者:问字
评分:
0.0 (0人已评)
标签:
下载: TXT全文 TXT单章

点这里

*人类信×猫猫白
*中秋节贺文 和兽化症并没有关系

日益趋于完满的月亮像是在给这段欺骗而来的爱情做闭幕的倒计时。
大家都知道,建国之后不许成精,于是妖精鬼怪全都收起耳朵尾巴,隐藏灵力法术,融入人类社会做兢兢业业的打工人。
每年八月十五,也是一年灵气最盛阴重于阳的时候,人类阖家团圆赏月,可妖族却只能躲在房间。那一天耳朵和尾巴都会因为妖力波动无法隐藏,还会不可控制地进入发情期。
李白已经用“人类”的身份和韩信恋爱了半年,并且在一个月前正式同居,虽然他也可以躲到别的地方度过满月,但一个人的发情期实在太难熬……
于是他就这么怀着忐忑等待着月亮升起。
李白希望韩信能接受他的身份,虽然人类有“非我族类其心必异”这种箴言,虽然已经有不少痴情的妖族前辈吃过苦头,但经过这些日子的相处,李白还是忍不住生出些期待和幻想。
月亮从城市另一头慢慢地上升,太阳的余晖给水泥森林镀上一层昏暗的浅晕,他们已经吃过了饭,一起缩在沙发上打王者荣耀,电视机里放着中秋晚会的先导节目,手机里不断传来电子女音的击杀播报。
李白难得没和韩信抢打野,反而乖乖地拿了瑶,像个自动刷盾机器似的跟在游戏里那个红色高马尾的家伙后面。现实中的韩信也是红发,过肩的长发扎起来,面前甜甜的月饼一口没动,啤酒的空罐却已经塞满了垃圾桶。
两个不爱吃甜食的成年男人,在这么一个无所事事的夜晚,总归是想心照不宣地发生点什么的。
今晚的月亮是难得的满月,像是用圆规一毫不差地画出来的,月球表面上沟壑和环形山形成了暗斑,使得如水流下的光辉也有些暗淡。
身体里的灵力开始在脉络间异常地流窜,冲撞着他的理智和下腹的欲望,这时候韩信在团战中几进几出拿下了五杀,李白操控的“瑶”却在盾破后停在中路一动不动。
“你梦游呢李白?”韩信蹙着眉头,把易拉罐精准地扔进远处另一个空荡荡的垃圾桶,“快跟上。”
李白确实跟上了,用唇跟上了他的唇,带着啤酒香气的舌尖探到他的口腔里,泛着潮红的脸完美地挡住了他望向手机屏幕的视线。
韩信愣了一下,他今天好像没在李白酒里下药吧?
不过他也只想了那么半秒钟,就利索地丢下了手机把李白往沙发上压,一局游戏的输赢和自家宝贝的投怀送抱相比,可以说是不值一提。
炙热的手掌沿着白色棉质T恤的下摆往里探,一点不多不少的酒精把气氛酝酿得更暧昧,房间里还没来得及开灯,月色透过落地窗洒在木质地板上几尺。
他们交换了一个过分缠绵的吻,舌尖追逐着舌尖,恨不得抢走对方胸膛里的每一点氧气,吮干口腔里的所有水分。
唇瓣分开时牵出一道黏腻的银丝,李白的衣服全被推到最高处,露出他漂亮紧实的胸腹肌肉和胸口一对迫不及待挺起的乳果。
韩信用指尖捏着狠狠地拧了一把,粗喘着贴到他耳边:“你想我死吗?李白……今天怎么……”
李白已经完全沉溺在欲望中了,这些天困扰他的不安和忐忑全被丢到脑后,只顾着和男人索求更多的爱抚和快感。
韩信把头埋到他的胸前,认真吃起那一对被调教得很敏感的乳果。
“唔……”
李白皮肤很白,乳尖的颜色也很淡,可自从和韩信在一起后,差不多天天被吸吮玩弄,肿成了从前的两倍大,颜色也变得红艳艳的,乳晕上还留着昨天男人咬出的齿痕,在月光下水光潋滟,看得韩信小腹一紧,摁着他舔咬了好一会儿。
李白的内裤里已经湿得一塌糊涂,前面硬邦邦地把运动短裤顶起一个明显的弧度,后面的水更是流个不停,一下下空虚地绞动着。
灵力全都汇集在下腹,失控感渐渐转化成欲望,他从前已经经历过无数个这样的中秋之夜,可现在能够满足他的人就在身侧,显得这一刻短暂的等待比起之前那一千年还要更难捱。
“快点……”李白把腿缠上男人的腰,“快进来……呜……”
男人的手掌贴着敏感的腰侧往下伸,想要揉一揉他饱满又滑腻的臀肉,嗯?李白内裤里好像有什么毛绒绒的东西……
韩信一脸迷惑地扯出一条毛绒绒的蓬松大尾巴,一抬眼又看见从青年棕褐色短发下探出来的那一对白色的猫耳朵,黯淡的月色衬托得这个画面是那么朦胧而不真实。
他不由得联想起前几天在某蓝色网站看的那篇“满月会带来幻觉”的小说,捏着李白的尾巴尖停下了动作。
“快……”可他身下的青年已经等不了了,自己翻过身来挺起屁股,双手掰开臀瓣露出那已经翕张着渴求入侵的软穴。淫水沿着股缝和脊柱的凹陷四处流淌,毛绒绒的猫尾巴缠着他的腰求欢。
李白转过他那张漂亮得令人心跳都漏一拍的脸蛋,两颊通红,眼神迷蒙,吐着舌尖像只小猫似地邀请他,“呜……插进来……”
美色当前,已经容不得韩信再思考了,手忙脚乱地去解自己的腰带,幻觉就幻觉吧,还有这么爽的幻觉?赚到了!
湿热饥渴的穴肉拼命地绞住他捅进来的阳物,像无数张小嘴吸吮讨好着他的柱身,进出间挺过李白生得很浅的阳心,一下子爽得他软了腰,穴道里吐出一波滚烫的淫水,全浇在男人敏感的阳物头部,换来更粗暴的顶撞和欺负。整个身子都趴在布艺沙发的扶手上,屁股撅得高高的,纤细的腰肢被男人攥着拼命往胯下摁。
“呜……太……太多……”
青年头上那对猫耳都被顶成了飞机耳,软绵绵地趴伏在头顶,脸颊被生理性的泪水打得湿透了,泪珠沿着光滑的皮肤滑到尖尖的下巴,又在摇晃顶撞间颤巍巍地落到沙发上,留下深色的湿痕。
韩信捋了一把遮挡视线的额发,抬起头来欣赏这幅过分刺激的景色,柔软贪吃的被肏熟的穴肉很轻松就吞下了他尺寸惊人的阳物,就像有生命一般来回吸吮着身体里的物什,有时候吸得实在太紧,韩信就狠狠在那饱满的臀肉上扇一巴掌,留下青紫的指印。
痛感带来另一种爽快,这一巴掌扇得李白精关不守,哭喘着边被捅边摇摇晃晃的射得到处都是。
射精的时候眼前一片白光,酥软的四肢支撑不住身体,韩信知道他没了力气,掐着他的腰换了个姿势。
青年面对面跨坐在他身上,类似骑乘的体位让阳物进得更深,李白觉得自己的肚子都快被顶穿了,手掌隔着腹部的肌肉能感觉到那个东西大致的轮廓,把他的身体填得满满的。
韩信的手掌扣着他的肋下,把他一次次抛起,又接着跌落的重力狠狠肏进软穴里,过分粗暴甚至像是凌虐的性事,对于正在发情期的李白来说好像是另一种满足,趴在男人颈窝“呜呜”地呻吟,前端又颤颤巍巍地立起来,一波波吐着清液。
男人放慢了节奏肏他,拽着他的尾巴尖搔弄胸前那对红肿的乳果,那里已经有一段时间没被玩弄了,敏感得要命,柔软细密毛绒绒的尾尖就像一件天生用来自慰的器具,抵着硬挺的乳果戳进顶端的乳孔。
“唔……别……”
李白嘴上这么说,可身下的小洞兴奋地绞着男人的阳物,一副爽得要命的样子,自己挺着腰吞吃起来。
就这么温吞地肏了快有十分钟,李白又哼唧着射了出来,慢节奏的性爱有些折磨人,感觉穴肉和胸口都痒得要命,想被狠狠按着抵着阳心猛干。
“呜……韩……韩信……”
青年的神情里都带着点委屈,男人会意,拽着他一条腿把人压倒在沙发上,变动位置的时候还故意把阳物的头部顶在他阳心上,紧紧抵着他的前列腺转了大半圈。
李白被欺负得直哭,男人用了点力气来肏他,把一双长腿扛在肩上,让他背部往下完全悬空,只能用那个软穴夹紧身体里的阳物来保持平衡,粗壮的柱身一下下贴着他的阳心顶过,不过这么顶了十几杵,李白就被肏得丢盔卸甲,抱着男人的脖子求饶。
“轻……呜啊……轻点……”
身体里膨胀的快感掩盖了灵力失控的痛苦,后穴汩汩地分泌淫水,被男人粗暴地肏干得汁水四溅,发出暧昧的撞击声和水声。
韩信把一条腿放下来,将他的身体像把弓似的打开,这个姿势方便他去玩弄李白头上那对猫耳,他下身的动作不停,唇舌咬住毛绒绒软绵绵的大耳朵,舔弄敏感的内壁和耳朵尖。
“别……哈啊……别玩耳朵……”
虽然他们两个已经什么都做过了,不过变出猫耳猫尾还是第一次,除了他自己谁都没碰过的地方被男人直白的亵玩,惊出他几声黏腻的呻吟和喘息。
韩信湿热的手指戳弄了几下他们紧密交合的地方,又往后滑拽住他的尾巴根,诡异的快感刺激得李白浑身战栗。
“听说,摸猫尾巴……是求欢?”
男人的声音里带着点低喘,似乎也到了高潮的边缘,一边调戏他一边猛干,直到滚烫的浓精填满小猫饥渴的穴道。
于是,韩信求了一晚上的欢。

【一点不太聪明的小剧场】
事后
李白:你看到我的猫耳朵了吗?
韩信:嗯(不是幻觉吗?),还有猫尾巴。
李白:我是猫妖你知道吗?
韩信:嗯。(敷衍)嗯?(回想起某些细节)
韩信:那下次做你能把猫耳猫尾也变出来吗?(蠢蠢欲动)
李白:……

糖果

0颗

奶茶

0杯

咖啡

0杯

披萨

0块

红酒

0杯

发表书评:

您需要 登录 才能发表书评!

关于作者
作者作品
粉丝排行榜
我的粉丝值
  • 您当前的等级:见习
  • 您当前粉丝值:0
  • 距离下级还差:500
最新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