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忘羡同人之都是贪欢闯的祸   作者:与尔谋心
评分:
0.0 (0人已评)
标签:
下载: TXT全文 TXT单章

53-小记



53.麟儿
 云深不知处终日只闻剑声、琴声、诵佛念经(不是)。。。读书声,这一日竟忽然热闹起来,大家伙儿书不读了,剑琴不操,一个劲儿地跑外头看热闹。
 “思追师兄抱小蓝公子出来了。”
 “真的?嚯,那我可要去逗逗小公子。”
 “哎,我也去,等等我,等等我。”
 “急什么,去的人多了,大家一道。”
 思追抱着小蓝公子出了静室的院子,才去别处溜达一会儿,就叫不少人盯着不放了。
 小蓝公子成日被含光君养在静室里头,除了抱出来晒太阳,可是谁也甭想多见一面的。
 就连叔公蓝启仁和大伯父蓝曦臣也没什么机会能抱上一抱小蓝公子。
 可见,独苗苗小蓝公子特招人稀罕。
 思追走哪儿被围哪儿,很快就无路可走,只能眼睁睁看着师弟们对小蓝公子流口水。
 “行啦行啦,看一眼就行了,都赶紧回去上课。”
 师弟们回道:“师兄,你就别赶我们走了。你日日在静室照顾小蓝公子,当然不会知道我们的心思啦。我们呀,就是想抱抱孩子。”
 后头几个厚脸皮地挤进来道:“对对对,若幸运些,我还想亲上一口呢。”
 思追赶紧把孩子往怀里护去,辩道:“去去去,哪有你们这样的,看也就罢了,还想着抱,还想着亲。当心小公子长大了,挨个儿收拾你们。”
 厚脸皮师弟们异口同声回道:“才不会呢,小公子连亲他的人是谁都不知道呢,哈哈哈哈哈哈哈。”
 大伙儿正乐着,思追突然一脸凝重地示意众人不要出声。
 “嘘——!”
 思追指了指襁褓里的小公子,原来是吵闹声太大,刚吃饱奶睡着的小公子被叨扰了。
 此刻,小公子睁着双眼,皱眉望着众人,表情严肃异常。
 众人偷摸着乐起来,腹诽传话。
 “你看,小公子瞪我们呐。”
 “瞪人的样子老可爱了。”
 “简直就是变小的含光君啊!”
 “说不定含光君刚出生时也是这个样子啊。哈哈哈哈哈哈。”
 “就是就是,哈哈哈哈哈哈。”
 越说越离谱了,思追的目光扫过众师弟,小声说道:“再说下去,当心我去含光君面前告状。”
 师弟们赶紧捂住嘴,一个字都不敢说了,却仍偷偷笑着。
 思追抱着小公子哄了又哄,然而小公子气恼地很。
 刚饱餐一顿进入梦乡,才多久就叫一群大哥哥吵醒了。小公子攥着拳头,张嘴吐舌。粉粉的小卷舌上冒着刚喝不久的奶水泡泡,随着喉咙里的哼哼声一鼓一鼓。
 “唔——呃——呃。”
 小公子的肥嫩脸蛋左摇右晃,好一团香喷喷的肉团子。
 众人看得心都要化了,别说亲一口,简直就想要亲个不停呢。
 小公子将拳头捏得更紧了,装腔作势地摆了几下。
 众人看后,不约而同地呼出“好可爱”三字。
 并且看小公子的目光更绿森森了!
 小公子见大家对自己的热情不退,而自己又实在吃饱了撑着——想睡觉。故而努努嘴,发出一声重哼后,直接把脑袋挤进了思追的胳膊窝里头。
 哼!睡觉去!
 众人又是一脸陶醉——小公子真可爱。
 过了会儿,思追哄睡了孩子,周围的人也都安静下来。后边却传来咋咋呼呼地声音。
 “太好了,魏前辈醒过来就彻底好了。”
 听那声音,大家不用看便知道是谁。
 蓝景仪!
 思追回头瞪了一眼,直把景仪瞪得全身哆嗦。
 “干干干干嘛,你你你这样看我,吃人一样。”
 景仪悄摸摸绕了些路,总算是知道思追为何眼神犀利了。
 小公子才睡着。
 “哦,我知道了,我小声点。刚才就是太兴奋了,所以。。。”
 景仪绕到思追面前坐下,继续说道:“你们谁也不要跑去打扰含光君和魏前辈,他俩啊,一个喂一个吃,如胶似漆,啧啧啧,谁看谁酸。”
 众人不说话,只静静听着。
 如今的云深,几乎人人都知道不要随便跑静室去。万一看到点什么不得了的,结果给了单身没老婆的自己爱情暴击,那还不是自讨苦吃。况且魏无羡睡了多日,含光君看似风平浪静的表面其实比谁都着急。这会醒过来了,那两位可是有好多好多的话要说呢。
 如若不是这样,小公子怎么会被赶出来?
 至于景仪说的谁看谁酸,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似乎只有景仪一人看到过了。。。
 短暂的沉默与尴尬过后,景仪似乎也发现自己话中的漏洞,他赶忙转移话题。
“咳,嗯,你们,就不想知道,方才在静室里发生了什么?”
 众人耳朵一竖,胃口瞬间被吊起。






 魏无羡与蓝忘机在静室门口紧紧相拥,时间越长,思追和景仪就越尴尬。一个站里边,一个站外边,四目相对地大气都不敢喘,生怕叨扰了两位前辈宝贵的亲昵时光。
 “哇——哇。”
 小公子一个人躺在榻上无人理会,终于恼地哭了起来。
 魏无羡这才想起自己还生了个儿子,他松开手说道:“对了,孩子,我居然把他给忘了。男孩女孩?我看那相貌应是男孩,当时也没来得及看一眼。”
 蓝忘机把匆忙转身的魏无羡轻轻拽住,胳膊一托便将魏无羡给抱了起来。
 “男孩,眉眼像你。”
 魏无羡才醒,身体还虚着,方才的不顾一切几乎耗光了他的力气。好在蓝忘机抱的及时,这才免了魏无羡一阵头晕目眩。
 他箍住蓝忘机的肩膀说道:“是么,像我?啊,像含光君才好,端方君子。对了,孩子取了什么名字?”
 蓝忘机回道:“尚未取名。”
 魏无羡:“尚未?” 
 蓝忘机点点头:“嗯,等你来取。”
 魏无羡先是捂嘴笑,笑着笑着就大声起来,哈哈哈哈地满屋子都是。笑到中途还不小心呛着了,又咳又笑地叫蓝忘机抱上了榻。
 门口的思追和景仪互相看看,目光微讶,若是魏无羡几年没醒来,是不是小公子一直没名字?
 俩人想完就又互相瞪眼睛责备对方。
 呸呸呸!乌鸦嘴,说的什么混账话!
 魏无羡坐在榻上,腿脚盘着,蓝忘机给他盖上褥子保暖,又拿了裘衣给魏无羡披上。
 做完这些,蓝忘机才有空把哇哇哭的儿子抱起来送到魏无羡怀里。
 魏无羡实在腰酸体虚,想躬身抱孩子却不得力,好在蓝忘机送来了。儿子在他怀里又哭了几声,声音渐小,眼眸越发明亮。魏无羡哦哦地哄了一会儿,儿子竟破涕为笑。
 “就取名麟儿吧。”魏无羡说道。
 蓝忘机:“麟儿?”
 魏无羡:“在那种境况下,儿子都能大难不死,逃过一劫,可见他是有福气的。麟,祥瑞之麟,福泽绵延,伴其一生。”
 “好,好字。”
 蓝忘机眼中放光,伸出手来想要抚摸谁。
 魏无羡以为蓝忘机是要摸儿子的脸蛋,不想那手最后停留在了自己脸上。他抬起头才发现,原来蓝忘机的目光一直在自己身上。
 “大难不死逃过一劫,祥瑞之麟伴其一生。”
  蓝忘机重复道,只不过这些话不是对儿子的,而是对魏无羡的。
 道侣与子同样经历了常人难以忍受的劫难,险象环生,蓝忘机更心疼的人,当属魏无羡。
 “啊唔,嗷呜,呃。”
 小公子虽展露了笑容,却是上一刻的事了。眨巴眼后的小公子蹬腿摆胳膊,肥嘟嘟的脸蛋侧向魏无羡胸口,张嘴吐舌地拼命舔着什么东西。
 魏无羡感到某处的瘙痒,低头一看,儿子的口水已经濡湿了衣裳,卷卷的舌头还吸上了自己的乳头。
 “唔,唔。”
 小公子张嘴狠命一吸,嘬住娘的胸口不放。
 “啊,痒,痒!”
 魏无羡还从没叫孩子吸过乳首,这下被儿子咬住了,嘬得他胸口又痒又麻,隐隐还带点疼。
 蓝忘机初为人父,虽爱着孩子,可心里还是对魏无羡更关切些。他手指轻轻一拨,就把儿子的嘴撇离了魏无羡胸口。
 “哇——哇,哇,哇——!”
 小公子没了奶喝,气得嗷嗷大哭,手脚乱蹬,其中几个小奶拳头还砸到魏无羡身上去了。
 见儿子哭的可怜,魏无羡开口就是对蓝忘机的责备:“哎呀,你看你干的好事,儿子又没干嘛,你一出手就惹哭儿子。我虽然没奶,可给儿子嘬嘬还是行的。”
 蓝忘机张了张嘴,似想说点什么,可想了会儿后还是决定先咽下去。
 儿子哭的稀里哗啦,侧着脸到处找奶吃,一张小嘴撅得比天高,脸上的肉都快挤成肉饼了。
 魏无羡心疼小家伙,主动凑了过去。小公子毫不客气地张嘴猛吸,魏无羡的脸又是抽抽一瞬,说道:“嘶,儿子。。。还挺用力。。。”
 蓝忘机坐在一旁低头抿嘴偷笑。
 魏无羡余光瞥见,火力锤来,说道:“笑,就知道笑,怎么当爹的。去去去,别惹我心烦,坐一边去。”
 蓝忘机轻咳两声,坐着一动不动,转头对门口的人说道:“思追,抱去给乳母喂。”
 思追和景仪在门口站了半天,刚刚确定没自己什么事儿了,这就准备出去。结果脚才踏出一只,含光君就喊来了。
 魏无羡惊讶道:“蓝湛,儿子吸的好好的,喊乳母作甚?你。。。”
 “哇,哇,哇。”
 小公子吸了好多口,越吸越用力,结果一口奶水都吸不出来。气急了,他索性张嘴继续哭起来。
 魏无羡愣住了。
 蓝忘机却淡定地很,叫思追过来抱了孩子出去给乳母喂。
无孩一身轻的魏无羡宽了宽衣裳,找点子化解自己的尴尬。
孩子哭不是饿就是拉了撒了,亦或者哪里不舒服。这一点上,蓝忘机比魏无羡懂。
 “饿了没?”
 蓝忘机朝魏无羡坐近一些,深情款款地问着,胳膊还展开了一些。
 魏无羡咽了咽口水,马上懂了蓝忘机的意思。他懂自己的尴尬,主动开口化解。他还懂自己刚醒来的胃,急需吃食填喂。他甚至还敞开怀抱,等着自己偎依上去。
 “景仪,取清粥小菜来。”
 不等魏无羡开口,蓝忘机已经朝景仪发号施令了。
 其实不用蓝忘机说,景仪也是要去厨房跑一趟的。思追已经抱着孩子出去了,静室里只剩自己这个明晃晃的大灯泡子,不找点借口出去,难不成等着含光君赶人?
 果然,含光君差遣自己滚出去了!
 “太好额我这就去。”
 景仪飞一样地出了静室,走前还不忘把门关牢。
 这下,静室再没碍手碍脚的人了。
 魏无羡身子一歪,满面笑容地抱住蓝忘机,安然享受那温暖的怀抱。
 “方才,你叫我走?”
 蓝忘机淡淡地问道。
  “嘿嘿,嘿嘿。”
 魏无羡讪笑着,“哪有,二哥哥知道我这张臭嘴的,随口说说,哪能当真?”
 他边说边抬头,一下子就被蓝忘机琥珀色的眼眸迷住。魏无羡舔了舔嘴唇,忽然馋的慌。
 “许久,许久没。。。”
 话未说完,魏无羡就扑上来贴着蓝忘机的唇亲吻。
 不过很快,他又被蓝忘机给反压回了榻上。








 “事情就是这个样子,等我送粥回去的时候,含光君接的食盒,魏前辈低着头捂着嘴不知道在挡什么。哎,反正我也不能多看,赶紧逃出来才是。”
 景仪把故事说完,一炷香已过。
 众人纷纷点头同意话尾的“逃出来”三字。
 小公子在思追怀里呼呼地睡着,丝毫不知周围发生的事情。
 就在众人以为可以继续观赏小公子的时候,身后忽然响起一声“老先生”的尊称。大家瞬间站直站好,迎接蓝老先生蓝启仁的到来。
 “咳,嗯。”
 蓝启仁捋着山羊须子,一步一步靠近思追,目光全在小公子身上。
 思追瞅了瞅师弟们,又瞄了瞄老先生,最后看看怀里的小公子,主动把小公子奉上,并说道:“老先生,我还有事做,而小公子需人照看。我。。。”
 蓝启仁适宜地接过话来:“给谁我都不放心,给我吧,你们爱干什么干什么去。”
 思追把小公子放到蓝启仁怀中,然后跟着师弟们一道,旋风般的速度逃遁了。
 蓝启仁看着好不容易抱来的小公子,铁树开花般的笑了起来。
















54.初冬暖粥
 外头冬风乍起,吹的窗户哗啦作响。
 魏无羡小指勾抹额绕了几圈,轻轻用力让抹额自然脱落后,又勾住抹额带子。
 玩了许久,他也不腻得慌。
 蓝忘机倒是很坦然地接受魏无羡的揩油,一开始是戳自己的腹肌和胸膛,接着抚摸宽阔的背肌,然后是捏耳垂、腮,最后揪着抹额一直玩。
 玩到抹额已经完全松动,随时都要掉下来了。
 “蓝湛,嘿嘿。”
 魏无羡嘻嘻地笑几声,在蓝忘机怀里拱了拱,一脑袋砸蓝忘机肩头上。
 蓝忘机被撞地晃了几晃身子,辛苦地定住手中的碗,不痛不痒地责怪道:“别乱动。”
 魏无羡:“我就动,就动。”
 嘶啦一声,抹额彻底落了下来。
 蓝忘机勺了口粥,送到魏无羡嘴边,说道:“张嘴。”
 魏无羡盯着蓝忘机看,乖巧地把嘴一张——啊。
 幸而这是最后一口粥了,蓝忘机喂了好一会儿的肉糜粥,怀里的人就乱动了好一会儿。
 再闹下去,粥都要凉了。
 蓝忘机放下碗,问道:“好些没?”
 魏无羡:“唔——好些了,又没好。”
 蓝忘机:“没好?”
 魏无羡:“心情好些,但身体还没全好。”
 蓝忘机拿绢子给人擦嘴,解释道:“你才醒,需要调养。”
 魏无羡:“哦?调养?怎样调养?我伤的很重吗?哎,想来应该是很重的,当时都痛得昏过去了,一觉醒来,儿子都满月了。”
 蓝忘机拢住人,心疼地抚了抚魏无羡消瘦的肩膀,说道:“那天情况很是危急,你脏器受损,失血过多,伤及根本。药师给你备了固元丹,就等你醒来。”
 魏无羡眼中却没多少欣喜。他刚醒时因梦中之事着急过头,压根没感觉到口中苦味。等到静心定神后才发觉吃了这么多天苦药的他早已不识人间四味,一碗平平淡淡的肉糜粥好吃到让他感激涕零。
 而那固元丹说到底还是药,十有八九还是苦。
 蓝忘机岂能不知道侣在想什么,他笑了笑,挑住魏无羡下巴说道:“甜的,不苦。”
 魏无羡委屈巴巴:“二哥哥不能骗我!”
 蓝忘机:“不能。”
 魏无羡:“唔——好吧,我就听你的话把那什么丹给吃了。”
 蓝忘机刮了刮魏无羡的鼻头,拿出乾坤袋,再拿出个盒子,盒子里头是灵符封印的小金球。
 揭了灵符,拨开金球表面的金箔纸,里头是一层厚厚的蜡。
 蓝忘机用灵力按开了蜡后,才有里面一颗雪白纯净的丸子出来。
 魏无羡叹为止观:“药还能这样封存?这么麻烦!”
 解不开灵符,就拿不到药,不用灵力,就按不碎那一层蜡。
 吃一颗固元丹,费老大劲了。
 蓝忘机驱灵隔空托住固元丹,送至魏无羡嘴边,说道:“张嘴。”
 魏无羡稀奇死这种喂药方式了,除了瞪大眼睛,就只有乖乖张嘴。
 那纯白的丸子在乾元的灵力襄助下,药力渐强,没入承乾元灵息的坤泽体内,药效开始发散。
 魏无羡感觉自己就像是饮了清甜的天山之水,吞了瑶池的美味鲜果。五感通透,全身舒畅,沉静的脉息焕发出无穷的活力。
 “蓝湛,这,这这这,好东西啊。”
 魏无羡惊叹道。
 蓝忘机点点头,托住魏无羡的后颈靠近自己,一张嘴就盖住了魏无羡的唇,将自己的灵力度入对方身体,以助药力达到最佳疗效。
 “唔?唔唔,唔——嗯。”
 魏无羡唧唧歪歪地还想问什么,奈何蓝忘机封得紧,让他压根说不出话来。被吻了一会儿,魏无羡索性不支吾了,主动抱住蓝忘机伸舌吮了过去。
 药力伴着灵光流遍全身,许久许久都没有消散。榻上的两人抱的死紧,掰也掰不开。一个是真度药,一个是真深吻。






 蓝曦臣近来忙碌,既要处理家事,又要挤出一两个时辰盯学生的课。虽夜猎笔记和课业都叫蓝忘机负责了,可他还是找不出闲暇时间。
 然今日不同,学生们上课心不在焉,不时窃窃私语小蓝公子和魏无羡的事。蓝曦臣才从外头回来,脚刚踏进云深就入了课堂,哪有什么时间问别的什么。若不是学生说魏无羡醒过来了,怕是蓝曦臣得到晚上才知道呢。
 “孩子在何处?”
 蓝曦臣点了个声音大的倒霉鬼问道。
 那学生惶恐站起,支吾道:“泽,泽芜君,我,我一定老实听学。。。”
 蓝曦臣摇摇头:“我并非责罚你,而是问你孩子在哪儿。魏婴醒来是好事,可他身体还虚着,定无法带孩子。所以,孩子呢?”
 学生揣着扑通跳的心回道:“在,在老先生那里。”
 蓝曦臣:“哦,是么。”
 学生:“是的,含光君一直陪着魏前辈,好几个时辰了,就没出来过。小公子原本是思追师兄带着的,可思追师兄有事,便将孩子托付给了老先生。这都快晚上了,也不见老先生送孩子出来。”
 蓝曦臣蔚然一笑,自语道:“叔父啊叔父。”
 学生又问:“泽芜君可是要去接小公子?”
 蓝曦臣道:“不是接,是去看。”
 学生眼珠子骨碌转:“那这学堂。。。我们。。。”
 蓝曦臣遂了学生们的愿,说道:“今日早些下学吧。”
 学生们窃窃私语,脸上全是兴奋的神色。
 蓝曦臣也欣喜不已,魏无羡醒来是再好不过的事,弟弟也不必成日忧心忡忡。那一家三口的美满幸福是多少人羡慕不来的!
 而且,既然孩子在叔父那里,蓝曦臣正好得了这个机会去抱抱孩子。
 于是乎,蓝曦臣怀揣着期待又激动的心情,快步走向蓝启仁的住所。
 云深里,建筑最古老,所用之物最为朴素陈朽的当属蓝启仁的屋子。虽翻修数次,却是修旧如旧。
 外头天色渐暗,小公子吃饱睡足,正睁着眼睛和叔公互逗。
 蓝启仁对孩子“哦”两声,孩子对蓝启仁回一声“呃”。
 “哦,哦。”
 “呃,啊呜。”
 “呵呵,哦哦哦。”
 “嗷,啊啊,呃。”
 一老一少互逗半天,居然谁也不嫌无聊!
 蓝曦臣在院子外听了会儿,笑着唤道:“叔父。”
 蓝启仁一心扑在孩子身上,听到侄儿的声音也只是敷衍地嗯一声。
 蓝曦臣摇头走进来说道:“叔父近来得了宝贝,欢喜地都没工夫搭理我了。”
 蓝启仁这才瞥一眼蓝曦臣,说道:“近来,哼,今日才得空抱抱侄孙。算起来,这还是我头一次带他半日呢。”
 “哦?叔父带的可还轻松?”
 蓝曦臣边说边指向院子里晾满的衣裳。
 蓝启仁的院子通常只会晾少数几件,可今日,居然晾了满满一院子!
 “哼,明知故问!”
 蓝启仁没声好气地抱着小公子进屋了。
 蓝曦臣跟在后头,脚才踏进一只,里头便传来孩子的哇哇哭声和叔父“哎呀,又尿了”的惊呼声。
 “呵呵呵呵。”
 蓝曦臣的笑声随之响起。
 不一会儿,蓝启仁的院子里就晾上了一件新洗的衣裳和尿布。









 度完丹药后,魏无羡又觉困乏,遂赖在蓝忘机怀里睡去。
 一直等到魏无羡鼾声微起,蓝忘机这才把人放平,再盖好被褥。看着魏无羡熟睡的带着些许笑意的面庞,蓝忘机忍不住伸出手小心抚了抚。
 提心吊胆的日子结束了,未来的他们必定满是幸福。
 蓝忘机看着看着,就俯下身吻了魏无羡的额头。吻了一次不够,又多吻了几次。一直到魏无羡眼皮微微颤动,蓝忘机这才不舍地停下来坐直身子。
 方才还想着去厨房备些粥食,结果看了熟睡的魏无羡一眼,居然慢慢陷进去了。
 蓝忘机摇头自嘲一声,站起来走出静室。
 除了准备夜里魏无羡能吃的食物,还有个小家伙也得抱回来。
 那便是思追代为照顾的儿子。
 眼下都过了好几个时辰了,不仅思追没送孩子回来,连乳母都给唤走了。蓝忘机细想想,很快就猜到怎么回事。
 去厨房的途中,蓝忘机拐到叔父的院子外听了一耳朵。果如他所料,儿子在叔父那儿呢。
 “哇,哇,哇!”
 孩子哭的有些可怜。
 “嗨呀,曦臣,孩子只能横抱不可竖抱。你看看你把孩子给折腾的。”
 蓝启仁恨铁不成钢地训着。
 蓝曦臣尴尬的笑声响起,无奈道:“叔父,我。。。抱的少,所以。。。”
 蓝启仁:“你生个不就有孩子抱了。”
 蓝曦臣笑脸瞬僵,尬破天际。
 我和谁生去啊。。。
 蓝忘机在外头听了会儿,儿子的哭声渐渐小了下去。叔父不仅给孩子换了尿片,而且院子外又多了一件新洗的衣裳。不过看那尺寸,似乎更像兄长蓝曦臣的。
 屋里,蓝启仁熟练地哄着孩子入睡。屋外,蓝曦臣一脸苦闷地走着,他的身上还披着不合身的外衣。
 想必是小公子兴致高涨,随机一泡尿飙起,正好打湿了大伯父泽芜君的衣裳。这才有了蓝忘机方才听到的一段对话。
 院外的蓝忘机没有推门进去,而是掩了掩嘴,在兄长蓝曦臣出来之前先离去了。
 那带着气音的闷呵声,从蓝忘机的喉咙里轻轻挤出,听起来很像是。。。嘲笑!






 深夜,魏无羡果然饿醒了。
 他一起来,旁边的蓝忘机跟着醒。
 蓝忘机问:“饿了?”
 魏无羡迷迷糊糊地回道:“嗯,饿了。咦,二哥哥怎么知道?”
 蓝忘机:“就是知道。”
 魏无羡:“啊?所以。。。”
 蓝忘机一挥手,屋里灯亮了,炉火也起来了,砂锅里的粥咕噜地滚着。
 魏无羡眼睛睁得老大:“含光君神算呐!”
 蓝忘机勾唇一笑,拿碗盛了粥来。
 魏无羡从床上坐起来等粥喝,顺道将目光把屋里瞥了个遍。
 “咦,麟儿呢?”
 蓝忘机喂了一勺过来,回道:“叔父带着,过两日我再把麟儿接回来。”
 魏无羡啊呜一口吞了粥,无聊道:“看来叔父很喜欢孩子啊,嗯,云深的孩子太少了。。。”
 他看着蓝忘机,咧嘴一笑,说道:“要不我再给二哥哥生个十个八个的吧!”
 蓝忘机端碗的手一抖,险些摔了碗。而面对魏无羡真挚热烈的眼神,蓝忘机也只得推辞道:“再议,再议!”
 魏无羡见仙君失态的模样,乐的大笑起来。
 “哈哈哈哈哈哈哈。”











小记
 一开始写《贪欢》是因为自己中了ab(o的毒,想写个小点的、短篇的忘羡生娃带娃的故事。
 没成想却写得自己哭了又笑了,最后篇幅还有点长的故事,以至影响了《华》的写稿工作。
 《贪欢》一文到这里暂时告一段落,小公子出生啦,羡羡平安了,含光君一家三口其乐融融地生活着。后续带娃滴故事,二胎、三胎滴故事会不定时更新。
 也就是说,《贪欢》无完结。无完结啊无完结。忘羡带娃的故事会一直写下去。
 再接下来,《春华秋实》的最后一部曲《华》要开文啰。大家催了好久,也等了好久,我说什么也要肝下去的。
 不过,为平衡我日益忙碌的工作和心爱的胡写乱写,《华》会以隔日更的方式与大家见面。
 以上,简略来说就是——
 1.《贪欢》无完结,不定时更。
 2.《贪欢》后续是忘羡带娃,二胎三胎等等。
 3.《华》开文啦。
 4.《华》隔日更。
 5.《华》明天更第一篇。


糖果

0颗

奶茶

0杯

咖啡

0杯

披萨

0块

红酒

0杯

发表书评:

您需要 登录 才能发表书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