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晟暃】珍宝   作者:雪地犹眠
评分:
10.0 (1人已评)
标签: 晟暃
下载: TXT全文 TXT单章

第六章

晟进入他身体里的那一刻很疼,但浓稠的情绪包裹了心脏,他感到呼吸困难,连感官上的痛觉都淹没在名为痛苦的海潮中。
晟不再把他当做哥哥了吗?
怎么会呢。
即便他从夺目的翠玉变成蒙尘的土石,晟也从未停止过在乎他。

父亲刚刚过世的时候,他不知道该怎样面对晟,男孩坐在高塔中间的窗台上哭,以前他们总在这里玩闹。现在,作为哥哥,他就这么站在他身边无能为力——罗耶。罗耶亲手杀了他的父亲。
“大将军请您过去。”护卫向他伸出手,愤怒的火焰几乎将年轻的王子灼烧殆尽,他握紧藏在手里的匕首,转身的瞬间却被晟牵住了衣袖。
“哥哥,父王真的不在了么?”他的弟弟眼睛里含着泪光,小手把脸蛋蹭得脏兮兮的。那一刻,他突然动摇了,晟像是潘多拉魔盒最底层的希望,像是春天鲜活而富有生气的雨,将这团足以将他化为灰烬的业火扑灭了。

他看着晟,看着他望向自己的眼睛,手中的匕首叮当一声掉在了地上。

然后他推开了晟,毅然决然地跟着侍卫离开了,他跑得飞快,晟几乎追不上他,“咚”一声,或许是视线太模糊,或许是太过于伤心,或许是追得太急,晟重重地摔倒了——原本他已经快追上暃了,哥哥的背影离他那么近,却又那么远,可是直到暃消失在他的视线里,他的哥哥也没有回头看他一眼。

穿过那扇高的令人晕眩的门,罪魁祸首就那么大言不惭地坐在本该属于父王的位子上——他甚至疲于掩盖他的野心。
他握起拳头,指尖嵌入了掌心,然后又颓然地松开。年轻的王子将愤怒嚼碎了咽进肚子里,然后跪在了仇人的脚边——
“大将军!父王不在了,以后玉城就都靠你了啊!”

晟摔倒的时候,他多么想转身啊。
但当他踏进那扇门的瞬间,就已经迈入了地狱——向杀父仇人俯首,多么不耻,万人唾弃的事,他一个人做就够了。

这一伪装,就不知是多少年。

Alpha的阴茎破开他的身体,尽管暃已经足够湿润了,但手指与性器压根是两码事,他不知道原来那东西竟然可以这么硬。
晟压过来,连同暃架在他肩头的那条腿一起,Omega的身体最大限度地折叠,另条腿也被拎着膝窝抬起来,那根肉棍挤进他的臀缝里,嵌入那个私密的小口。
暃后知后觉的感到疼,他的身体跟思想还没有做好任何准备,那根东西就强行破开了他的后穴,带着狠劲儿地捅进了柔软的内里。
暃疼地发颤,他不知道自己的私处是不是撕裂流血了,但痛觉从那一个地方扩散开,就像他浑身都是伤口似的。
他曾听闻Alpha与Omega之间的结合是美妙的,是场热切而酣畅淋漓的性爱,他也曾感到好奇,可真正经历的时候,却发现一切都变成了泡沫般的幻想。
大概是疼的太过了,暃甚至没有发出声音。发情期的Omega情绪会变得敏感脆弱,如果在他身上的是别的什么Alpha,他或许已经开始叫骂了,但那是晟。
就算是演戏,就算到了现在,他也本能的想保留最后一丝尊严。
那些温热的液体在他眼眶里打了圈转,最终像雨后的池塘般困在了虹膜上。
尊严?
暃自嘲。他的尊严不是跪在罗耶面前的那一刻就碾进尘土里了吗?

晟感到Omega双腿间的入口紧紧地含住了他,那里毕竟富有弹性,更何况发情中的Omega年轻,汁水充沛,很快抽插就顺利起来。
床上的人扭过脸,睫毛上沾了水珠,从小腹到双腿全身都是紧绷着的。
不用猜都知道暃很疼,从他急促地吐息与握紧地拳头就能看出来。
晟垂眸看着床上的Omega,伸手拂过他额前汗湿凌乱的发,“放松点,你夹得太紧了。”他声音有些烦躁,但又不像是对暃产生的情绪,而是某种愧疚后的不知所措。
床上的人没有作声,但身体依旧是紧绷的,可怜地缩成一团,头顶已经撞上床头,无路可退了。
晟的手从暃的膝窝滑到大腿,Omega的身体比Alpha要柔软丰盈,他的目光落在两个人交合的地方,他们紧密地连接在一起,暃股间那个泛红的入口容纳着他的欲望。
晟的喉结滚动了一下,挺腰顶进更深的地方,这次暃发出了声音,但是闷哼过后就仅剩紊乱的呼吸了。
晟也不太好受,Omega身下的甬道是软热的,却竭力收紧着,分不清是抗拒还是挽留,但实打实的让他感到了阻力。
暃能感受到膨大充血的龟头顶开他的身体,往更深的地方探索,他根本无能为力,阻止不了,就只能承受这份受刑似的痛感,他听到自己的抽吸声,却咬住下唇不敢张嘴,因为他知道,一张嘴就会没出息的痛呼。
两人陷入了尴尬的境地,这时晟突然凑近了他,他的脸在暃的视线中放大,他剑锋似的眉,紫色眼眸瞳孔周围细小的褶皱,他高挺的鼻梁,垂下来的绛紫发丝蹭过他的脸颊。
或许是上天惩罚他在血肉至亲成长中的缺席:有时候暃很难将这张脸和小时候身边那副熟悉的面孔重合在一起。
但人总是会长大的。
暃屏息,僵硬地等待晟接下来的动作,等待Alpha硬挺的欲望贯穿他的身体。
可他闭上眼睛之后,想象中的痛感并没有席卷身体,轻盈柔和的吻落在了脖颈间。
像是小狗拱进肩窝,幼鹿啜吻掌心——晟的嘴唇贴上他侧颈的皮肤,一下下的吻到他的喉结。
“唔……”暃措不及防,呻吟漏出唇齿,他错愕地睁开眼睛,浪花却包裹了身体,这次不是汹涌险恶的巨浪,沙滩边白色的小浪花欢腾地翻滚在身体四周,酥麻的感觉充斥身体,比疼还致命。
他下意识地耸起肩膀躲避这突如其来的吻,晟柔软的嘴唇却借机滑到了锁骨,温热的气息羽毛般洒在皮肤上,引起阵阵颤栗。
暃不怕疼,也不能说不怕,但那至少是可以忍耐的。可情欲与快感不同。
他不知何时环住了晟,手指与他脑后的发丝纠缠不清。当身上的Alpha在他的锁骨上留下暧昧的吻痕,一路向下含住他的乳首时,暃猛地抓紧了他的头发,另只手无措地在他的脖颈与肩膀上留下红色的指痕。
“停下——唔!”他的音调突然拔高了。晟吮吸着那颗在挑逗中挺立起来的敏感乳粒,齿尖磕在中心那凹陷的小小乳孔上,舌尖绕着那片泛红的乳晕打转。
他终于没办法克制自己的声音了,更多断断续续的美妙呻吟从喉咙里溢出来,不是很高,嗯嗯啊啊零零散散的连在一起,带着抽噎似的鼻音,这声音越听越不对劲,晟只觉得血液往下身汇聚,插在暃身体里的欲望又胀大了一圈。
他还没听过暃发出这样的声音。
曾经暃的声音是鲜活的,带着少年特有的朝气,后来那声音就只存于晟的记忆里,再后来连记忆都有些模糊了,变成了那种懒散的,醉醺醺的音调。
可现在暃发出的声音跟那两种都不同。
他的王兄在他身下呜咽着,手指无助地拉扯他的发丝,身体却变软了,柔韧地随着他的动作晃动,连身下的入口都不那么设防似的紧绷了。

Omega终究溺在他哄骗意味的吻中。

在暃走神的片刻,晟扣住了他的腰肢,挺身猛地尽数顶了进去,肉体相撞时发出非常淫靡的声音。那一刻暃睁大了眼睛,目光却是涣散的,叫声仅仅一半就停了,好久才重新对焦。
接下来事情似乎顺利了不少,晟本就忍耐了太久,发情期的Alpha靠下半身思考,曾经他很厌恶这句话,不能控制自己欲望的人同野兽有什么区别?可当他面对暃的时候,似乎理智就渐渐离他远去了。
他发狠地扣住他的腰,一下下撞进去,Omega的性器随着他激烈的动作晃动着。
暃向后昂着头,在急促地撞击中磕到额角,晟抓着他的腰往后拖,急促地抓过枕头放在了他的头顶。可惜暃体察不到他的好意了,狂风骤雨般的性爱冲击了这具初尝禁果的身体,他不是没自慰过,可那跟一个货真价实的Alpha操他是两码事。
那根尺寸惊人分量可观的阳具每次都整根捅进去,龟头磨蹭过敏感的内壁,生出奇怪的,他从未经历过的陌生感觉,他感到一股热流从身体里涌出来,然后令人脸红的水声就变得更明显了。
他浑身都湿透了,比起自己,暃似乎才是真正备受煎熬的那个。他作为一个Omega,在他信息素的侵扰下坚持了那么久,已经算是奇迹了。晟感到一股温热的液体浇在他的阴茎上,然后抽插变得更加顺利,Omega的身体已经为结合做好了充分的准备。
晟看着床上的人,他乳尖被吮地挺立起来,变成非常糜艳的红,双腿大张着,再没有最初试图并拢的力气。
两人结合的地方就这么暴露在晟的眼皮底下,那张小嘴收缩着,费力地吞吐着他的欲望,那圈肌肉像是被撑大到了极致,褶皱都被抚平,暧昧淫乱的沾着晶亮的水液。
晟伸出指尖,从他性器周围稀疏的毛发到那个肿胀的入口,那里除了水迹还混了点刺目的鲜红色,他这才发现暃出了血。
发情期的Omega会分泌体液润滑,做好迎接Alpha的准备,书里是这么说的。他不知道自己伤到了暃,或许身下的人比他看起来的还要疼。
他感到歉疚的同时竟然萌生出了某种不该有的欣悦。
这说明暃从未被谁染指过,他知道他没被标记,但不排除找Beta抒解欲望的可能。
可暃真就瞒了这么久——
在此之前没有任何Alpha或者Beta知道这件事。

糖果

0颗

奶茶

0杯

咖啡

0杯

披萨

0块

红酒

0杯

哇哇哇太香了!!!蹲后续 我看不到第一章 不知道是不是没刷新出来
[我要回复] 时间:2022-01-18 17:07:54 点击:181 回复:0
发表书评:

您需要 登录 才能发表书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