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18🈲我变成了团内老幺的性爱导师?!   作者:今天你磕糖了吗
评分:
10.0 (1人已评)
标签:
下载: TXT全文 TXT单章


“嘶…嘶…”

“好香…嘶…”

“嘶…别吓到他…”

刺耳的摩挲声从远处传来,蜂拥而至的噪音萦绕在耳侧。

刘宇在黑暗中睁开眼。

空气中有奇怪的气味,身下很软,刘宇伸手触摸,被黏腻的液体沾满指缝。

什么…

“醒了…嘶嘶…”

谁在说话…

黑色背心已经破损不堪,脖颈后一阵刺痛。黑暗中透出一束朦胧的光,却又很快消失,刘宇听到自己内心涌出的亲切,他下意识地轻唤,“祂…”

嘶哑声从四面八方涌来,兴奋地冲击着刘宇的鼓膜。

“嘶…”

终于,一切归于沉寂。两点红光在面前亮起,然后瞬间变成十个百个,复眼贪婪地看着眼前的娇小的人类,祂蜷缩着庞大地身躯,小声试探,“嘶…妈妈…”

气氛变得躁动不安,在喊出那个称呼的同时,所有虫子都闻到了突然爆发的香气。丑陋的口器狰狞展开,似乎想将空气都吞进肚子里。

刘宇惊恐地挣开透明的薄翼,他跌倒在地上,抬起头,终于看清了那束光亮传来的方向。

是无尽的荒漠。

末日之下,刘宇成了地球上最后一个人类。


安德烈趴在窗沿,复眼努力从遮掩的夹缝中探去,红点灵活地上下扫视。

看不清情状,然而细微的呜咽伴着浓烈的香气从细缝中钻出。

出生之后,祂再也没有进入这个房间的资格。然而安德烈知道,这里关着的,是与祂血脉相连的母亲。

安德烈已经忘记他的模样,只记得自己包裹着粘液钻出他身体的那一瞬,祂伸展着萎缩的翅翼,口器舔舐上光滑的肌肤。乳尖被祂含在嘴里,刘海遮住上半张脸,祂只能看见他棱角分明的下颌。

更多的新生虫子嘶鸣着拥向他,虚弱的安德烈被挤到一旁,被强壮的父兄丢到门外,之后和许许多多的虫子一样,再没有亲吻母亲的机会。

安德烈被浓郁的香气模糊意识,口器情不自禁地嘶鸣起来。突然,紧闭的房门被打开,身形庞大的异种走出,坚硬的甲壳沾染着乳白粘液。

是母亲的味道。

安德烈凑上前,然后被掀翻在地。虫子没有人的情感,唯一的羁绊仅仅是族群束缚,强壮的异种不屑地看着弱小的陌生弟弟,挑衅着舔去翅翼上的液体。

“嘶…滚…”

新的虫母是只娇弱的人类,这是整个虫族心知肚明的事情。他受不了虫子巨大的性器和频繁的性爱与生育,于是只有最强大的异种才能享用他。

安德烈捂着折损的翅翼,不舍地离开虫母的居住地。


“祂…”

“嘶…谁…”安德烈听到陌生的轻唤,紧闭的房门向内打开,一只嫩白的手出现在安德烈面前。

刘宇捂住肚子,新一批卵在他瘦削的肚子里挤压着,他泪光盈盈的看向安德烈,脸色煞白。

虫母想要逃跑。

安德烈下意识向其他虫子释放警告的信号,然而又瞬间停下。祂看到眼前那么小的虫母,眼角氤着红晕,白腻的肌肤上布满青紫咬痕。

“安德烈…”刘宇循着心底的声音说道。

手足无措的异种突然娇羞起来,祂扶住刘宇虚弱的身体。“妈妈…”

刘宇摇摇头,唇间溢出痛苦的轻哼,他弯下腰,腹间疼痛欲裂。他早该习惯,可依旧会难过地啜泣。

安德烈抱住他,小心翼翼地将刘宇放在床上,撑开他的双腿。

后穴间敏感地翕张,黏液沾湿身下的床单,丰腴的大腿根紧张地颤动,圆润的卵争先恐后地涌出。

“好疼…”刘宇攥紧身上异种的足翅。

安德烈心疼地吻上刘宇的额,却被刘宇偏过头躲过。

“妈妈…”

“安德烈,”刘宇疲惫地闭上眼,“我不能再…嗯!”孱弱的新生儿生理性嘬着母亲的身体,未进化的口器吮吸只留下一阵瘙痒。

刚刚生育完的虫母仿佛可口的美食,甜美的香气充斥着整个房间,安德烈躁动不安地摩挲翅尖。

“嘶…妈妈…”

祂的性器逐渐硬起,露出狰狞面目。刘宇看着与其他丑陋虫子毫无区别的安德烈,绝望地闭上眼。

想象中的痛楚没有袭来,反倒是身上的痒意不再。刘宇睁开眼,看着安德烈将那一批新生儿丢在地上碾碎。虫子之间并无感情,然而种族羁绊也不会让他们突然自相残杀。

安德烈将沾满尸体浓液的足翅躲到背后,委屈地看向母亲,“别怕…”

刘宇捂住脸,拭去夺眶而出的眼泪。他挣扎着起身,虚弱地向祂伸出手。

“安德烈…过来…”


斯威尔的尸体是在失踪三天后被其他人发现的。

祂的头被割裂,残损不堪的翅刃旁是许多新生虫子不堪的尸身。

斯威尔是虫族中最强大的异种之一,拥有着享受虫母的资格,由此繁衍出不少后代。然而他的死丝毫没有引起波澜,新的虫子代替了他,很快让新的后代出现在族群中。

安德烈依旧在白天趴在窗沿,贪婪吮吸着细缝中流露的香气。

又一只虫子的尸体被发现。

刘宇倚在安德烈的怀里,他怜惜地低头,看着自己撑大的腹部。另一批虫子即将诞生。

“安德烈…”刘宇说道,“这些是你的孩子。”

“不是…”虫子厌恶地盯着刘宇的腹部,“他们…让妈妈难受”

新生的虫子再次被安德烈碾碎,祂果断地将自己的孩子丢到荒漠中,让那些年幼的血脉被风沙掩埋。


刘宇的脚背紧绷,呻吟着被滚烫的精液射满全身。

从那天开始,安德烈再不曾射到他的身体里。这只虫子摒弃虫性般无差别地厌恶所有父兄和孩子。

越来越多的尸体被发现,终于在某个夜晚,其余虫子抓住了安德烈。

祂将刘宇挡在身后,然后愤怒地向自己的同类嘶吼。

祂对母亲的独占欲让他成长为族群中最强壮的虫子,然后在此刻割断一个又一个虫子的头。

安德烈的父兄与族人,无数虫子倒在祂的翅刃下。祂被疯狂涌来的虫子咬断足翅,很快又反击碾碎敌人的脑袋。

浓绿的血液溅射在房间里,不绝的嘶鸣声逐渐变轻。

安德烈看着满地的虫子尸身,讨好地转过头。刘宇站在角落,跌坐在地。

他抬起头,欣慰地朝安德烈招手。“过来。”

“嘶…妈妈…”

安德烈丑陋的脸上露出微笑。


为了我的妈妈,我杀了所有虫子。可我不后悔。

我的甲壳在搏斗中受损,露出血肉流出绿色的液体。

妈妈抱紧我,他低下头,隐没在刘海后的眼怜悯地看向我,嘴角勾起幅度。

随地捡来的翅刃捅进我的伤口,割裂皮肉,妈妈终于开心地笑了。

我也要死了,被妈妈杀死,变成一具丑陋的虫子尸体。

可我不后悔。

糖果

0颗

奶茶

0杯

咖啡

0杯

披萨

0块

红酒

0杯

发表书评:

您需要 登录 才能发表书评!

作者作品
粉丝排行榜
我的粉丝值
  • 您当前的等级:见习
  • 您当前粉丝值:0
  • 距离下级还差:500
最新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