缘结4
作者:实习兔兔      更新:2020-10-10 11:52      字数:2343
  【忘羡】缘结4

  *ooc预警

  *徒弟叽×师父羡

  *年下

  *私设预警

  *有刀有糖

  *不喜勿喷鈥斺

  “蓝湛,你最近怎么老是心不在焉的,剑也不好好练了……”魏无羡坐在树上,一条腿耷拉下来长长的红发带随风而动,随着那人的眼神,飘向树下的人。

  蓝忘机收了剑,沉默了一会道“师父,月夕将至,您还从未与我一起放过灯……”蓝忘机声音越来越小,低下头,两手攥着衣袖。

  “呦,难得啊蓝湛,你居然主动想出来玩。”魏无羡从树上跳下“也好,小孩子嘛,偶尔想要放松一下也不是不可以。”

  “师父,我已经不是小孩子了……”蓝忘机道。

  魏无羡笑着摇摇头“对了蓝湛,为师有几样东西给你”魏无羡眉眼弯弯,拉着蓝忘机进了房里,蓝忘机一头雾水,只得跟着他。

  魏无羡取出两大一小三个盒子放在桌子上,那盒子沉沉的,即使魏无羡小心翼翼,放在桌子上时也发出了咚的一声。

  “你跟着我这么久,连一件像样武器都没有,为师为你寻得天才地宝,打造了三件灵器。”魏无羡骄傲道。

  蓝忘机楞楞的看着那盒子,久久没有说话……

  第一个盒子打开,就有一阵灵力波动涌出,蓝忘机定睛看去,是一把银白色的剑。

  “第一件,是灵剑,琉璃铁剑身,玄银作剑柄,杀妖斩魂,削铁如泥,名为‘避尘’,愿你避去尘世,高洁如谪仙……”

  再开第二盒子,空气瞬间清明,令人惊奇,蓝忘机再看去,是一把黑木七弦琴。

  “第二件,是古琴,千年黑木琴身,冰蚕丝作琴弦,弦身锋利无比,力可断金,名为‘忘机’,愿它像你一样,不记世间机缘,无挂无牵……”

  开到第三个盒子,魏无羡笑了笑“这第三件,相比前两件,就有点仓促了”

  开了盒,是一只清心铃,做工极其精细,上印九瓣莲花,镂空银翎,下配浅蓝色流苏,其中流转若有若无的灵力,好看极了

  “这银铃里面有我的一滴血,你带在身边,以后你有什么危险,我就都会知道了……”

  蓝忘机看着魏无羡笑着又或是骄傲的向他展示自己的“手艺”,此刻,却一点也高兴不起来

  “可是不喜欢?”魏无羡问到。

  “不是的,弟子只是……太高兴……不是……”蓝忘机头一次语无伦次,却又受宠若惊“谢师父”

  “乖”魏无羡坐在桌子上,一条腿搭在另一条腿上,歪着头,好像心情很好的样子。

  ……

  月夕节是家人团圆的日子,每至月夕,城中老少都会拿着灯笼,上街祈福,月夕夜,各式各样的水灯会照亮整个水面,一直到第二天清晨……

  魏无羡带着蓝忘机逛东逛西,长街上非常热闹,熙熙攘攘,姑娘们换上新装,小贩们卖力的叫喊,气氛祥和极了。

  “蓝湛蓝湛,我们也拿个灯笼吧”魏无羡拍拍蓝忘机。

  蓝忘机点点头,两人一起走到铺子前,蓝忘机其实是没什么兴致,只是看到魏无羡这么高兴,自己也不自觉的想要陪他而已。

  灯笼的样式很多,花草虫鱼,鬼怪神将,各式各样,应有尽有,每个灯笼都闪着五彩斑斓的光,魏无羡一手托着下巴,沉思了好一会,最终把目光集中在了一个兔子灯笼上。

  蓝忘机心领神会,掏出钱袋,付了钱就拉着抱着灯笼乐呵的魏无羡走了。

  “蓝湛,我们再往前去看看咳咳咳咳咳……”话说一半魏无羡突然开始撕心裂肺的咳嗽,蓝忘机连忙从乾坤袋里拿出披风给魏无羡披上,一手顺顺他的背。

  “师父体弱,不能受寒,不如早些回去休息吧。”蓝忘机担心道。

  “回去干什么。”魏无羡抱歉似的笑笑“你好不容易想出来玩,当然是让你开心了以后再回啊,而且灯还没放,你还从没放过水灯呢,可好玩了。”

  放过的……

  我其实……是放过水灯的……

  蓝忘机这样想着。

  上年月夕,魏无羡偷偷溜出来喝酒,蓝忘机出来寻他时看到的,那时突然就有一种好像心里的小秘密终于可以说出来的机会,所以蓝忘机就偷偷放了一盏,然后……抓着自家师父回到山上了……

  蓝忘机看着魏无羡有些苍白的脸,突然就特别难受,这种难受,不像是生了病那样头疼发热,也不像是手被划伤那样刺痛尖锐,而是心脏被慢慢凌迟那样,一下一下,让人喘不过气……

  须臾,蓝忘机点点头“不可太晚……”

  魏无羡笑了,拉着蓝忘机走向河边。

  河边已经有了一些放水灯的人,河面也零零星星的闪着光,魏无羡坐在河边,一手拿笔,一手拿灯,却迟迟没有下笔。

  “蓝湛,你写的什么啊……”魏无羡歪了歪身子想看看蓝忘机的水灯。

  “师父还未动笔……”蓝忘机道。

  好家伙,还得自己先写,魏无羡无奈,开始挥毫泼墨。

  “是非在己,毁誉由人,得失不论。”

  魏无羡看着这水灯,苦笑了一下,却又转眼眯着眼睛去看蓝忘机的。

  “蓝湛你的灯呢?”魏无羡转头时发现蓝忘机手里已经空无一物,而蓝忘机一脸淡然的望着远方,就明白了。

  “蓝湛!你这臭孩子,让我看下你的愿望这么难啊,告诉我我还能帮你想办法实现一下啊,嗯?”魏无羡气鼓鼓道。

  本来……就是不能让你看到的……

  蓝忘机站起身“师父,时辰不早了,我们也快些回去吧。”

  “好吧好吧……”魏无羡拍拍手,站了起来,可能是坐久了没缓过来,魏无羡眼前一黑,腿一软,向前跌去,果不其然的,有人接住了他。

  蓝忘机身上有股很好闻的檀香味,温柔的像上好的丝绸,魏无羡抬起头,和那双浅琉璃色的眼睛对上,河上的水灯给面前这人打上一层柔光,显得蓝忘机更加棱角分明。

  魏无羡愣了一瞬,察觉到蓝忘机的僵硬,往后退了一小步“不好意思啊蓝湛,坐久腿麻了”

  蓝忘机垂下眼帘“无事……”

  ……

  “咳咳咳咳……”

  房间里没有点灯,满月的光是留给房间里的人儿的最后的温柔,地上倒着的兔子灯笼上染了血,魏无羡下意识想伸手去擦,手伸到一半却又开始剧烈的咳嗽。

  魏无羡捂着嘴,尽量不让声音太大,已是深夜,蓝忘机也早就休息了,魏无羡忍着喉咙里令人窒息痒痛,小幅度的干呕,鲜血从指缝中滴滴答答的掉落,魏无羡也无心去管,他跪在地上,弯着腰,肩膀不住地战栗,消瘦的背影看上去让人心疼极了。

  魏无羡从袖口拿出一个瓷瓶就往嘴里灌,不一会,呼吸就平缓了些,魏无羡轻轻喘着气靠在榻边,眼皮越来越重,就这样,慢慢没了动静……

  太阳滋润万物,却没有给这个人带来任何温暖,朝阳升起,即使无处不在,却无法照亮每个人的心……鈥斺
皖ICP备20200172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