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作者:酌与夏花      更新:2020-10-17 12:29      字数:3369
    六月十五,宜嫁娶,宜出行。

    晨光熹微,以静闻名的云深不知处早早地喧闹起来,为即将到来的婚宴做准备。

    整个云深不知处贴上大红的囍字和红绸绣球,珠帘玉帣也换成红色的纱幔,玉树繁花着以红绸,新人所行之路虽不及十里红妆,但也铺了整个云深不知处。素雅清净的云深不知处入眼皆是一片耀眼的红,映着天光乍起的初阳,给这飘渺之境染上几分人间欲色。

     蓝忘机早早的便醒了,他甫一起床,魏无羡也跟着醒了过来。时辰尚早,蓝忘机本想让他多睡一会儿,只是他有些紧张和激动,辗转反侧也难以入睡,蓝忘机也只好由着他。

     因着身孕,两人也没准备完全遵着古礼来,依旧歇在即将作为新房的静室。

    而布置新房的一应事宜,也由蓝忘机亲力亲为。

     就着尚未亮明的天色用了早膳,魏无羡百无聊赖的躺在靠椅上拄着下巴看蓝忘机忙碌。

    看他将静室一点点的装饰成新房,贴囍字,换红烛,就连两人刚起来不久的床铺也换上了大红的床单和百子被。

    这个早晨蓝忘机一直在慢条斯理的装饰新房,期间还抽空给魏无羡洗水果切了装盘。看着焕然一新的静室,又看了看忙的一刻不停的爱人,魏无羡嚼着水果弯了眉眼。

     起身活动了一下坐的有些僵硬的腰板,魏无羡抱着果盘踱步到蓝忘机跟前。此时他正在铺桌布,大红的柔软锦布在骨节分明的指尖下抖开,抻平,他仔细的将细微的皱褶抚平,动作极为轻柔。

     白皙的手捏着一块水果凑到了他嘴边,魏无羡歪头笑看着他。

    蓝忘机宠溺的一笑,张口咬住,魏无羡紧捏着手中水果不放,只是笑吟吟的看着他。蓝忘机无奈,轻咬了一小半便松了口细嚼,魏无羡收回手将他咬过的半块水果塞进嘴里,笑的更为欢快。

     一小盘水果就这么分而食之。

    午后小憩片刻,两人沐浴焚香更衣,蓝忘机取了魏无羡的喜服,一一为他换上。

    这大抵是他唯一一次的紧张。

    不同于以往,这一次他亲手为他穿上的,是他们的婚服,大红的锦衣将他衬的光彩照人。蓝忘机心中波澜起伏,面上镇定的为他束发点妆,男子虽然不用像新嫁娘那般画妆,但蓝忘机还是没忍住拿笔在他精致的眉眼处稍微勾勒了几笔,最后才将一条红色的抹额庄重的为他系上。

      绣着卷云纹的红色抹额系在他光洁的额头,两鬓各留了缕碎发飘在两侧,经过他一点点装饰起来的美艳绝伦的男子,一颦一笑皆是他心之所向,蓝忘机突然明白了为何女子出嫁时要戴红盖头。

     面前这张令他为之倾倒的容颜让他想将之藏起来,不让任何人窥视。

     浅色琉璃般的眸子暗沉了几分,蓝忘机暗自调息着躁动的心神,漂亮的喉结上下滚动,忍住了某种蠢蠢欲动。

    

     将他穿戴整齐后,蓝忘机也快速的换上自己的喜服,如出一辙的大红服饰装束。这还是魏无羡第一次见他穿这么明艳的颜色,丝毫不逊于白衣如雪的飘逸,相反红色的张扬更彰显出他一身高贵内敛的冷艳。

    

    衣袖翻飞间,金丝银线勾勒而成的连理枝图案交相辉映,相得益彰。

    素来平静无波的表情也柔和起来,微扬的嘴角和眼波流转间溢出的暖色是怎么也掩饰不住的好心情。

     婚宴在黄昏之际举行。

    说好的简单低调,魏无羡还是被这场庄重奢华的婚典感动到。

     撒花童子是阿苑和一个和他差不多大的叫景仪的孩子,两个可爱精致的白衣小童提着花篮走在最前面,扬手间花瓣纷飞如雨,带着围观者的祝福尽数落在一对相携而行的璧人身上。

    两人踏着身后落日余晖缓缓而来,两道绯红的身影并肩携手,曳地的衣摆上各绣着龙凤呈祥的一半首尾,此时相连,彼此首尾呼应,仿若一体。

    云深不知处的人善音律,自发组了一支最高级的乐队,丝竹管弦之声悦耳动听,仙音袅袅,令人如痴如醉。

    随着幕宾的唱礼,两人一一行拜。

    一拜天地,山海为证。

    二拜高堂,以慰先灵。

    三拜良人,永结同心。

   观礼的人算不上多,皆是双方亲友。除了姑苏蓝氏的门生和亲眷,也只有和蓝曦臣义结金兰的聂氏和在晋阳另立门户的敛芳尊。魏无羡这方更简单,只有丹丘境的众人参与。

    人虽不多,但都怀揣着真心实意的赤诚之心祝福两人。

    礼成后,婚宴也在将临的夜幕下开席。

     一对新人举杯环绕一圈表达了意思,便回了静室。左右云深不知处禁酒,魏无羡也有孕在身,他们陪着反而影响了大家的酒兴。

     大家都是至亲好友,也没人吵着闹洞房一说,索性给两个人留了空间。

     这场夜宴举至天明。

    回到静室,魏无羡便躺到床上不动弹。

    知他疲惫,蓝忘机也没阻他,独身出去取了吃食回来,才将人从床上抱起来。

    “吃了饭再歇息。”

     见他不为所动,蓝忘机只好抱着他坐到桌前,一手牢牢的抱着他,一手取出勺子舀了一勺汤吹凉了凑到他嘴边,待他张口咽了下去,又继续投喂。

    魏无羡睁开眼,忍不住轻笑起来:“蓝湛,你这人真是的!”

    他起身坐到了他旁边,接过他手中的勺子和碗,又另外递了一双筷子给他,道:“等你将我喂饱,菜都凉了,我可舍不得你吃残羹剩菜!”

    蓝忘机温柔的接过筷子,率先给他夹了菜,自己才开始吃饭。

     吃到一半魏无羡才想起忘了什么,他嚎道:“今天是我们的大喜之日,怎么把正事给忘了!蓝湛,我们的交杯酒还没喝呢!”

    蓝忘机闻言放下筷子,尽数咽下口中食物,开口道:“没忘,先把饭吃了。”

     “那就好!”

     勉力多吃了几口,魏无羡便停了筷子,蓝忘机差不多也同时收筷。

    趁着蓝忘机收拾餐后事宜,魏无羡将案几上摆放的酒壶提到桌上,顺手取了两只杯子。他将酒壶凑到鼻尖闻了闻,是一股清甜的果味,忍不住扬起笑,弯了眉眼。

     待蓝忘机回到室内,他已经斟了两杯果汁放置在桌上。

    “蓝湛,你换的果汁吗?”

    蓝忘机应了一声,道:“你不宜饮酒。”

    魏无羡轻舒了口气,笑道:“无妨,左右云深不知处也禁酒,果汁就果汁吧!”

    他递了一杯给蓝忘机,自己也端了一杯,两只纤小的玉杯轻轻碰触,发出清脆的声音,两人的手臂交错,魏无羡道:“祝我们长相厮守,白首不离!”

    “会的!”蓝忘机的声音温柔而坚定。

     两人一同仰首一饮而尽。

    放下酒杯,魏无羡又拿了一把剪子,小心的在两人的发上各剪了一缕头发,他取了准备好的红色丝线,手指翻飞间,快速编出两个同心结。

    “结发受长生,恩爱两不疑!”

    将其中一个挂在蓝忘机的腰间,另一个挂在了自己身上。

    魏无羡才扑到了他怀里,字里行间都是满满的喜悦:“蓝湛,我好开心啊!我们居然成亲了!就跟梦一样!”

     

     美好的如梦似幻,让他总觉得不真实。

    蓝忘机唇角勾起一个好看的弧度,在他耳旁低语:“那就让这个梦更真实一些。”

    俯身将人抱起,大步走向床榻。

    大抵是穿的时候有多虔诚,脱的时候就有多放浪。

    鲜红耀眼的喜服被他一一剥离,直至不着寸缕,一手解了额前的抹额缠在他手腕上,光滑白皙的身躯躺在一片红浪中,锦被半掩住微微凸起的肚子。

   魏无羡勾唇一笑,魅惑横生:  “夫君这是想做什么呢?人家现在可是有孕在身哦!”

   蓝忘机眸中暗沉越发深邃,他掌心运起灵力,直接震碎了自身的衣物。大手一挥落下了红色的纱幔,也掩盖了一室春光。

    时而惊呼声起,浪翻红被,春潮不息。

   而宴客厅里酒过三巡,已是醉倒一片。

   姑苏蓝氏虽然禁酒,但宴客所用的皆是姑苏名酿,魏无羡最喜爱的天子笑。饶是酒量再好的人也扛不住天子笑的甘醇和极烈的后劲儿。

    蓝曦臣这一桌还算清醒。

   “倒是不曾想,我们这一辈的人,成家最早的居然是忘机!”敛芳尊面色酡红,口齿清晰的感叹了一句。

    蓝曦臣笑道:“阿瑶为何如此感慨,莫不是也有了成家的打算?”他虽然没喝酒,但也被周围的酒气熏得头疼。

    “二哥可别误会!我只是感慨,大哥和你都还孤身一人罢了!”孟瑶摆手笑道。

    “我还好吧,反正忘机有后,我成家与否都无所谓!”蓝曦臣说者无心,倒是一旁微醺的聂明玦听了会意。

    他皱眉沉思,道:“想来怀桑和忘机年龄差不多大,也是该成家了!”

    突然被点名的聂怀桑呛了一口瞬间酒醒,他咳得满脸通红,茫然的眨眨眼左右瞧着几人。大哥你摸着你的两撇小胡子发誓,你是怎么说出我这个年纪该成家这么违心的话的???

    “大……大哥,我觉得还可以再……晚几年……”求生欲爆棚的聂怀桑在大哥灼灼的目光之下渐渐熄了反抗的小火苗,哀怨的目光盯着挑起话头的敛芳尊,暗自决定,回了清河的第一件事就是先把大哥的终身大事解决掉。不然被解决掉就是他自己了!!!

     敛芳尊悻悻的笑了一下,不动声色的转移了话题,聂明玦也没在揪着聂怀桑不放。

    聂怀桑趁机快速远离了他们,生怕一个不注意,又把主意打到他身上。

    自由它不好吗?成什么亲啊!!!

  ps:一直想给他们的婚礼,不需要多盛大隆重,也不需要千呼百应万人围观,只需要亲友见证和祝福,简单而礼到就行了。
皖ICP备20200172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