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九章:绝望
作者:猛猛哒伦伦      更新:2021-02-22 19:45      字数:7099
  正章第一百二十九章:绝望(6740字)
  “哥!哥啊啊啊!”百里玄策发疯般地嘶吼道。
  然而任凭他怎么呐喊,怀里的兄长却依旧紧紧地闭着双眼,感受到的心跳也越来越微弱。
  曾经他失去了父母,当他以为变强后就能守护自己的一切时,他失去了队长,失去了哥哥,独剩他孤零零一人……
  百里玄策就这样静静地坐在原地,抱着百里守约满身是血的躯体,在看了看近处那两具紧紧相拥的尸体。绝望的泪水,再一次从他的眼角下滑落……
  紧接着,百余万的魔种大军滚滚而来,犹如黑云翻卷,而作为敌对一方的联盟军,在这恐怖沙尘暴的突袭下,原本数量上的持平荡然无存,此刻的他们已是节节败退,一具具尸体带着浓烈的血腥味从半空中掉落下来,天空就如在下着血雨一般……
  然而幸存下来的长城守卫军,唐家军以及大秦的军队,并没有因此就放弃!因为一旦退缩,不只是他们,全世界的人类都要遭到魔种的毒手!
  “喝!”只听一声充满中气的怒喝宛若传遍了整个战场。
  正好处于风眼位置的程咬金,站在原地,不停地挥动着手中的战斧,赤裸的上半身以及太阳穴早已布满了大汗,却仍然咬着牙战斗到底!然而魔种的数量,实在过于庞大……
  “程将军!”就在这时,苏烈和李白两人支援了过来。
  “嘿嘿嘿,来的好!”程咬金笑道,手中的巨斧所划过之处,必是敌人的头颅。
  下一刻,巨型的沙尘暴竟开始逐渐被瓦解,正是那两个十指相扣的身影!魔道剑刃与月光剑刃双剑合璧,一丝丝湛蓝和洁白的光芒汇集在一起,照耀了整个战场,又一次破开了沙尘暴!
  “轰隆隆——”如雷暴般响亮的轰炸声,当铠和露娜破开了沙尘暴后,两双湛蓝的眼眸狠狠地盯着湮灭之眼,正要一同再次冲过去拼死一战的时候……
  一阵深邃的紫光闪过,一个身影以肉眼无法捕捉的速度,比铠和露娜两人快一步,飞到了湮灭之眼的跟前。
  “什么?!”铠和露娜看到那个突然出现的少年,便异口同声地惊讶道。
  “湮灭之眼大人!”魔种大军也几乎没有反应过来,那个身穿紫色斗篷的少年,刀刃已经直指湮灭之眼的竖瞳……
  “晟……”站在地面的苏烈,却一眼认出了少年的身份。他又回来了,以他对伽罗的感情,这下子让苏烈可以肯定,伽罗应该已经被高长晟带去了一个安全的地方,这倒是让苏烈松了一口气。眼里却有点百感交集,又带着几分担忧。
  “你是来做一场了断的吧……”苏烈嘴里喃喃自语道。说完,他抬起头,看向了数量上一直没完没了的魔种势力,随即收回了那片刻前的忧伤,反之是无尽的杀气……
  “这个人不就是当年那个……”沈梦溪看着晟的身影,霎时动了动嘴角,连脸上的猫须也随之而颤抖了一下……
  另一边,湮灭之眼居高临下地看着眼前,这位渺小的人类少年,它压根就没有把他放在眼里。直接随意挥挥巨爪,想将他彻底碾碎!但高长晟身手是何等敏捷,他咬着牙,右臂上的阴阳印记闪烁起一阵阵亮眼的紫光,急速地躲开了湮灭之眼的攻击。
  在少年右臂上的印记闪起光芒的那一刹那,铠和露娜也是愣了愣,身体里似乎感受到了一阵共鸣。两人几乎可以肯定,那正是魔道之力啊!
  为何这样一位少年,身上竟流淌着魔道血脉?
  只见高长晟那双碧蓝的眼眸里充斥着冰冷的杀意和仇恨,他开口缓缓地问道:“湮灭之眼,你可知道你们魔种三年前都做了些什么吗?”
  “本座不知道你是谁,更没有兴趣知道过去所发生的事情……”湮灭之眼漫不经心地回答道。
  随后高长晟低下头,望向了云中漠地的位置,眼眶中竟带着一丝泪光,几乎用尽身上所有力气嘶吼出接下来这句话:
  “湮灭之眼,你身后的那片土地,以及你们魔种所踩过的尸体!就是我曾经的故乡和子!民!!”
  湮灭之眼听后,不以为然道:“呵,那又如何!你们人类本就该死!”
  “喝!”话音刚落,高长晟内心多年来积攒起来的恨意与愤怒在这一刻终于彻底爆发了出来!他曾经所受过的屈辱和伤痛,是时候全部讨回来了!
  紧握着手中的银色弯刀,
  直接奔着湮灭之眼的头颅而去……
  “自不量力的蝼蚁……”湮灭之眼冷冷地说道。抬起双爪,一个巨型的金色护盾便护在他跟前……
  铛的一声,银色弯刀碰撞上了这个巨型护盾,然而湮灭之眼冷哼一声,动了几根手指头。
  “撕啦——”护盾碎裂的同时,也产生了爆炸,造成强烈的反弹力……
  “呜~”还没等高长晟回过神来,他整个人已经被炸飞了出去,就在他要从高空中摔落的时候……
  “晟!!!”苏烈大声地呐喊道。
  下一刻,两道蓝白色的光晕从高长晟的身后闪过,接住了他。露娜看着眼前这个少年,眼里带着几分温柔地慰问道:“没事吧……”
  高长晟缓缓地睁开双眼,看见铠和和露娜后,瞬间被这两人吃了一惊。在他眼里,不只是这两人外貌上的特殊,明明流动着不一样的血脉,但他明显感觉到右臂上的阴阳印记竟突然产生了强烈的波动,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铠看着眼前这位异常冲动的少年,不屑地开口道:“湮灭之眼刚刚说的对,你确实太自不量力了……”他缓缓地解除了头部的铠甲,脸上由于过长时间的战斗,而多了几分疲惫,但这句话的语气却冰冷的让人感到胆寒发竖。
  高长晟哪会理会铠的劝说,此刻的他只想要复仇哪怕豁出这条性命:“放开我!我要杀了那只怪物!”
  话音刚落,高长晟的后脑勺被铠用剑柄狠狠地敲了一下,随后便昏倒了过去。露娜则轻轻地叹了口气,然后将高长晟整个人平放在地上。
  但就在昏倒前的那一刹那,高长晟心里面闪过无数不甘与悲愤:“王兄,伽罗姐,父王,母后……我真没用……当年的云中漠地我不仅没有守护住,还引来了一大批魔种,是我自己亲手毁了自己的故乡……”
  “对……不……起,父……王,母……后……就算下了地狱,孩儿也无颜来见你了……”
  “苏烈将军,其实我并没有多少去恨你,更多的是恨我自己,对不起……”
  ……
  “一切就交由我们来了断吧……”铠和露娜望着地上的少年,还有那一众人类的尸体……
  他们在望了望一个方向,只见百里玄策眼眶乏红,紧紧地抱着满身是血的百里守约。两人先是闪过几分惊讶,之后便是被忧伤的情绪填满了内心。但他们深知现在还不是悲伤的时候,为了不让战友白白牺牲!
  “队长,守约!你们好好看着吧!”铠和露娜毅然决然地说道。彼此之间再次紧紧地握住对方的手,露娜那身后如瀑布般的银色发丝,散发着芬芳的馨香,带着些许凌乱,而铠的头部魔铠鳞片再度出现……
  嗖的一声,两人同时飞身一跃,目标湮灭之眼!
  “嗷!”一大群魔种立刻跳到了铠和露娜面前。
  铠冷冷地盯着它们,身上燃起救赎之火,直至蔓延到手上的剑刃,然后重重一挥剑,快很准,那好几只魔种直接没了头……
  紧接着,越来越多的金色魔种蜂拥而上,不要命似地疯狂扑向两人!
  “让开!”露娜手上的月光剑闪耀着皎洁的月色,只是转念间,那些便原地毙命。
  而后苏烈等人,马上来到了铠和露娜的四周,开始对这些魔种大杀特杀……
  “阿铠,露娜姑娘,一切就交给你们了……”苏烈看着飞向湮灭之眼的两人。他很清楚,以湮灭之眼那样魔神级别的最强魔种,不是他和其他人随便能插手的。花木兰已经死了,就连百里守约也……他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清除所有胆敢阻挡铠和露娜的障碍!
  眼看着铠和露娜越来越靠近自己,湮灭之眼不慌不忙,似乎就是在等待着两人的到来,只见它冷嘲热讽道:“凯因,露娜,无论多少次你们都不可能赢本座的!”
  面对着湮灭之眼的讥讽,铠和露娜却丝毫不动摇,仿佛此刻两人的心里只有彼此,还有那些死去战友们的遗志……
  而湮灭之眼自然也不是吃素的,它固然擅长语言攻击或是蛊惑,但自身的实力,哪怕已经经过长时间的消耗,却依旧强悍!
  它抬起双爪,左右手分别接住了月光剑刃和魔道剑刃……
  魔铠下的脸庞早已满头大汗,而露娜脸上多了几道伤疤的同时,全身同样是遍布了冷汗。
  可是没到最后一刻,他们绝不能退缩!
  “没用的,如今的你们不过是强弩之末……”湮灭之眼冷笑道。
  接着湮灭之眼继续讥笑,故意挑刺道:“你们虽然体内流着奇迹碎片的力量,可惜永远都只是各占一半,无法变成真正的完全体。当初你们就该互相杀了对方,哈哈哈!”
  湮灭之眼这番话就如世间最强盛的火焰一样,点燃了两人的怒火,同时嘶吼道:“闭!嘴!!!”
  下一刻,十指相扣的两只手汇聚闪耀的七彩光晕,区分为淡蓝,洁白,深蓝,淡黄,淡紫等好几种颜色,渐渐地这好几种看似截然不同的光芒混合在一块,一柱七色激光炮瞬间汇聚而成……
  “寒!星!极!光!”两人竭尽全力地嘶吼道,双手用力一推,将寒星极光的力量发挥到极致,这亦是他们最后的爆发了……
  “什么?!又是这招!?”湮灭之眼惊恐道。
  眼看着这突如其来的寒星极光直接往自己脸上贴,来不及闪避或是防守……
  “轰——”湮灭之眼下意识地抬起双爪,短短一刹那凝聚出大量的能量,同样形成一柱小小的金色激光炮,硬生生地跟寒星极光对刚。
  然而这一下湮灭之眼跟本不是对手,寒星极光直接击毁了湮灭之眼所凝聚出的能量炮……
  “啊啊啊!”毫无疑问,寒星极光直接迎面轰在了湮灭之眼的身上。爆炸的余波,让它的四周产生了极为浓厚的烟雾……
  “湮灭之眼大!人!”众魔种下惊恐道。
  “呵,没想到你这老头子也有今天……”一旁的孙悟空却只是冷冷地观望着。
  “漂亮!”众长城守卫军,还有唐家军大声欢呼道。
  “呼,呼,呼!”铠和露娜大口大口地喘着气,几乎到了虚脱的状态。如果不是他们此刻紧紧地牵着对方,互相搀扶着,恐怕早已因体力不支,而摔倒在地。
  “成功了吗?”两人包括在场的所有人类,此刻在内心不断地祈祷道。
  然而……
  “哈哈哈!”让人感到冷厉而阴沉的笑声,击碎了他们的期望……
  “什么?!”铠和露娜错愕道。
  怎么可能都已经这么近距离地对它使出杀技,湮灭之眼竟还能毫发无损吗?这怎么可能?!
  但还没来不及给两人思考的机会,一道崭新的金色激光炮穿越烟雾,直接迎面碰撞上两人。
  铠和露娜下意识地高举手中的剑刃,但怎么可能抵挡地住,两人直接被狠狠地炸飞了出来……
  “阿铠,露娜!!”苏烈惊恐道。
  他们所有人的希望,唯一能对付得了湮灭之眼的两人彻底落败了,这样下去……
  “哇呀!”铠身上的魔铠鳞片,就这样在短短一瞬,在这金色的激光炮前不堪一击,如脆弱的玻璃般,全部碎裂……
  但因为魔铠硬生生地抗住了激光炮的大量伤害,不然恐怕一旁的露娜早已灰飞烟灭。
  然而就算是这样,露娜的情况也不太乐观,直接炸飞在地上,全身流出了一丝丝带着些许白色光晕的鲜血,看起来是如此的皎洁而神圣……
  而铠的话,在摔倒在地后,摸了摸自己的胸口,然后再也控制不住,吐出了一大口蓝金色的鲜血……
  “怎么会这样……”所有人都异常疑惑道,就连魔种势力也是又惊又喜,包括孙悟空的神情也是显得有些错愕,一时间周围的打斗顿时都停止了下来……
  只见烟雾中,一个庞大的身躯慢慢地飞了出来。
  湮灭之眼全身散发着七彩的光芒,看似毫发无损,只有非常仔细地观察才会发现,它的头颅上竟掉落出一丝冷汗。
  它假装镇定,然后以满是嘲讽的语气,击溃着人类势力的信心道:“将自身所有的魔道之力释放出来,然后将其与对方的魔道之力融合,从而形成恐怖的破坏力,可惜这终究不过是个半成品。何况现在的你们跟灯枯油尽没什么区别了……”
  “可……恶……”铠和露娜满是不甘道,但心里面更多的是疑惑。就算他们两人魔力和体力已经近乎耗尽,导致刚刚再度释放出的寒星极光,威力大大减弱,可破坏力仍然是惊人的,但对湮灭之眼却造不成任何伤害,这到底是为什么?!
  “凯因,露娜,本座会让你们尝尝绝望的滋味,再让你们绝望地死去,哈哈哈!”湮灭之眼哈哈大笑道。
  而铠和露娜听后,心里面纵然有几万股怒火在焚烧,紧握着双拳,抓起一大把泥土,想要拼尽全力地站起来。可是身上的力气早已被抽空,何况两人如今已经身负重伤,疼痛不堪,任凭他们怎么用力,就是无法再度站起来。
  然而他们不知道的是,刚刚的寒星极光其实对湮灭之眼几乎造成了毁天灭地的伤害,湮灭之眼用尽了体内的奇迹碎片的力量,才勉强不让自己形神俱灭,不然方才那一击早就……
  这让湮灭之眼陷入了前所未有的恐慌,但很快它便松了一口气:“还好有奇迹碎片的力量,不然刚刚就……”
  “现在的本座已经没法再继续使用奇迹碎片的力量,否则就会遭到它的反噬……”
  “不过,一切都已经结束了,呵呵呵……”
  它又看了看眼前已经失去了战斗力的铠和露娜。
  “去死吧……”湮灭之眼冷冷地说道。随后抬手一挥,作出下定命令的手势,所有的金色魔种和自然所生的魔种同时出击!
  “杀!”
  下一刻,苏烈,李白及程咬金等人迅速带领着剩余的军队,护在倒地的铠和露娜面前……
  “各位……”铠和露娜虚弱地看着他们道。
  苏烈回头看了看两人,露出一丝笑容,仿佛在告诉两人,接下来一切交给他们就好,哪怕不惜付出性命……
  “放箭!”苏烈和程咬金同时抬起手下令道。
  下一瞬,虽然已经伤痕累累的长城守卫军与唐家军,却依旧紧握着手中的武器,丝毫没有任何退缩的打算。所有幸存下来的弓箭手在听到这一声下令后,毫不犹豫地同一时间射出了大量的箭矢。
  “喵!来吃本喵的连环炸弹吧!”沈梦溪这边也再度从自己的猫爪装置里掏出大量的炸弹,然后用力地全部一次过扔了出去!
  “听朕的口令,杀出去!”嬴政充满威严地喊道,一旁的大秦军自然也不会退缩,紧紧地抓住手中的武器,然后脚跟发力,冲了出去!
  “杀呀!”
  “愚蠢……”湮灭之眼不屑地说道。
  它挥动下巨爪,一个巨型金色护盾包围住了整个魔种军团,也轻易地抵挡住所有箭矢。
  “轰!轰!轰!”而沈梦溪的炸弹狠狠地炸碎了这个巨型护盾,但实际上并没有达到他理想的效果。
  护盾破碎后,眼看着以为破开了这些魔种的防御,但一切的噩梦才刚刚开始……
  成千上万只魔种如蜂窝一般,全部密集地站在一起,看似乱作一团,但实际上是有条有序,就像摆着一个阵型般。
  下一刹那,它们瞬间陷入了狂暴状态,发出了一声声咆哮,冲向了人类军队。
  双方势力,就这样再度碰撞在一起……
  下一刻,好几只魔种包围住了沈梦溪。他单手不停地按下发射装置,将胆敢靠近他的魔种,炸成一坨坨肉饼。但无论人类这一方怎么杀,魔种的数量却永远没完没了,就像是怎么杀,都杀不完的样子……
  就在这时,沈梦溪再一次按下装置的时候,竟再也没有任何炸弹发射而出!
  “该死,没炸弹了,喵!”沈梦溪顿时冒着冷汗,慌张地喊道。
  “哼,小子!真是不自量力!”其中一只魔种说道。
  沈梦溪霎时闪过不好的预感,一股情绪充斥于他的心中,这种情绪名为恐惧。只见沈梦溪那幼小的身躯,直接被一拳狠狠地揍飞了出去……
  毫无疑问这是毫不留情的一拳,瞬间让沈梦溪吐出一口鲜血的同时,他的小脸也肿了一大块,而他就只能吃痛地摔倒在地上……
  “小溪!”苏烈呐喊道。
  “谁能来……救救我们?李信将军,你在哪……”沈梦溪趴在地上,绝望地自言自语道。
  ……
  与此同时,另一边……
  狄仁杰行云流水地扔出一张又一张令牌,扔向那些魔种,每一下都是准确无误地砸中它们的头颅。
  下一刻,好几只魔种从不同方向包围住了狄仁杰。狄仁杰那看似平静淡定的外表下,一滴冷汗顺着他的太阳穴,悄然无声地滴落了下来。
  就在这时……
  “好久不见,仁杰……”一把温柔细腻的声音传入了狄仁杰的耳侧。
  紧接着,一滴滴墨水洒在了那几只魔种的躯体,随着一阵刺耳的惨叫,那些墨水迅速腐蚀了它们的身体……
  一位身穿一袭黑白相间的长袖风衣,一头乌黑的长马尾女子来到了狄仁杰的跟前……
  “婉儿……”狄仁杰看见到来的上官婉儿,目光异常的温柔,还带着几分惊喜。
  上官婉儿的脸色看上去异常苍白,甚至没有任何血色可言。但她的嘴角依旧保持时刻上扬,此时的她上扬地更加明显,就像得到了几分欣慰一样,蝎色的眼睛里满满的柔情道:“怎么不见元芳呢?”
  “他……”狄仁杰顿时欲言又止道。他没想到,现在身陷大战的他们,上官婉儿居然还能有心思跟他说闲话。
  但还没等狄仁杰思考过来,上官婉儿率先继续说道:“也是,如果换做是我,我也不会让他置于险境当中……”
  下一瞬,上官婉儿整个娇躯竟开始站不稳脚跟,一个不下心,失去了重心,几乎要摔倒的时候……
  “婉!儿!!!”狄仁杰惊恐万状道,立刻伸手接住了眼前的娇躯。
  “你……你这是怎么了?”狄仁杰下意识地摸了摸她的后背,手上瞬间沾满了鲜血,这才发现,原来眼前的人儿早已身负重伤……
  “可惜啊,这一战我们要输了,终究辜负了祖父,还有陛下……”上官婉儿虚弱地说道,嘴角处隐约流出一丝鲜血。
  “不……你不能放弃!”狄仁杰大声喊道。
  上官婉儿却笑的很开心,仿佛不再有任何遗憾一样,轻声地说道:“真好……能死在你的怀里,真的太……好了……”
  “当年真的非常感激你,如果不是仁杰你,爷爷他不可能沉冤昭雪……”上官婉儿拼尽全力说出最后这些话道。
  “这种时候不要说这些话了!婉儿,振作点啊!!!”狄仁杰发了疯一样地嘶吼道,眼眶里已是有泪水在打滚。
  ……
  乌云在天际嘶鸣着划破雷电,血红色的腥味弥散在死寂片刻又喧闹的废墟之上。刚刚消散的哀鸣和剑影又在风中绽开,堆积的残体狰狞而可怖,浓重的气息让人几乎窒息。此刻,人类的余兵几乎完全折损,阵前对峙着的头领,疲惫而决绝,人类与魔种的终极决战,已是血流成河的惨烈和劫难……
  而那蜂拥的两片兵海瞬间扭曲交织在了一起,血雾漫天飞舞,哀号遍地流淌。
  一片又一片人的废墟,残檐断壁般的支离破碎。倒下的人,在生命的最后一刻,眼里里映出妻孩那浅笑着的模样,随即成为破灭的灰烬。而那还在挥舞着武器砍杀的人类残兵们,只有绝望的呼喊和幻灭在身盼响起……
  ————
皖ICP备20200172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