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第二章:以铠之名
作者:猛猛哒伦伦      更新:2020-08-11 20:33      字数:5103
  第一章+第二章:以铠之名

  王者大陆,在长安城边境沙漠上,一位看似只有二十多岁的青年人,此时正在沙漠中游荡。他不知从何而来,从何而去,似乎漫无目的,就走到了这里……

  他眼神尤为空洞,丝毫没有一种活人的感觉,这种眼神似乎也只有经历过多少沧桑或者说一些一般人无法承受的事情,才会有这样的眼神……

  身穿一袭海蓝色紧身长袍,戴着一个斗篷,左边的护臂上镶嵌着一把尖锐的回旋刀刃,而腰间则佩戴着一颗清澈的蓝宝石,以及一柄细小的蓝色利剑。

  被斗篷遮住了脸庞的他,有着一头与众不同的银色长发,梳理成简单的低马尾。左额上突出的那缕发丝,随着微风一吹,不停地飘扬着。时刻充斥着一股冷酷到极致的杀气,让普通人不敢动弹他半分。但脸孔下却也透露出一股棱角分明的俊俏,一双星空般的清澈眼眸,仿佛能看穿世间的一切事物,深邃而迷茫。

  “凯因”(Cain)是他的名字,其中蕴藏的寓意,亦是凯旋归来的战士,亦是肩负一切诅咒与罪恶因果的恶魔……

  “哎,不知不觉走到这里了,再过不久好像是长安城了吧……”凯因喃喃自语道。

  两年了,少年情不自禁地回忆起来,他离开自己的家乡已经过去整整两年了……

  不知不觉他来到了一个废墟,正当凯因准备穿过这片废墟,继续前行的时候……

  “呜呜呜,哥哥!救救我!呜呜呜!”忽然凯因似乎听到了什么声音,似乎是哭喊和哀嚎声。

  他慢慢地走向前查看状况……

  四周竟遍布了人类与混血魔种的尸体与残骸!空气中弥漫着浓浓的血腥味,让人作呕不已……

  远处,一名悲痛无助的小男孩被死死地绑在了一个木制的十字架上。短短的赤红竖发,右额有一缕灰白的发丝,为他增加了几分独特。如同一只在死亡边缘挣扎的小刺猬,身后是一条毛茸茸的深红尾巴,头上长着一对尖锐的红耳,似乎也是魔种与人类混血儿……

  而在他的身旁,站着一大群手上沾满鲜血的刽子手,以及一名身穿白袍的中年人……

  “呜呜!哥哥!呜呜!”小男孩绝望地呐喊道,不断地呼唤着他的兄长。然而,无人理会。

  “这个孩子……”凯因在远处看见这一幕,内心深处不由地疼痛了起来……

  与此同时,其中一位刽子手走到那个身穿白袍的中年人,行了个礼道:“启禀首领,祭品已经准备好了……”

  “很好!”中年人嘴角上扬,满意地说道。

  “待我打开那个空间!我们就能获得神的力量了!哈哈哈!”这名杀人无数的中年人哈哈大笑了起来道。

  但还没等这名中年人笑完,只见先前一直在暗处观察的凯因,转动了一下左手护臂上的刀刃,一个甩手,便将它甩了出去。

  同时,一丝丝淡蓝的光晕在他的身上闪烁着,随即,他腰间的蓝宝石也晃动了一下,剑销一出,一把湛蓝的剑刃已经被凯因紧紧地握在手里,此剑被命名为“魔道剑刃”,整个剑身都是通透的蓝色,带着几分寒冷的气息,似乎已经换过不少的使用者。

  “嗖——”那把从凯因护臂上飞出去的刀刃如若一把锋利的回力镖一般,一连噗的好几声,毫不留情地割破了在场所有刽子手的喉咙,大量的鲜红血液迅速流淌而下,将这片大地染红……

  “发生……发生了什么?”中年人骤然被吓得不轻道。不仅如此,被绑在十字架的混血小男孩也目瞪口呆了……

  不给他反应的机会,一个身影如死神降临般,跃向了这位身穿白袍的中年人。咔嚓一声,他的右手已经被魔道剑刃,斩落了下来……

  “啊啊啊啊!”中年人发出了如杀猪般的惨叫,他的面色已是一片惨白,下意识地抬起头望向眼前这名青年人。

  不,那并不是人,而是恶魔,真正行走在人间的恶魔!他那双湛蓝的眼眸,一动不动,不搅杂任何感情。手中的湛蓝剑刃,沾染了浓厚的鲜血……

  而正当凯因再度举起剑刃,想给他一个了断时……

  哪怕已经被惊吓过度的中年人,想要活下去的本能意识,让他垂死挣扎道:“你……以为……这样就能阻止……我了吗?!”

  “奇迹的力量是我的,神的力量也是我的!”中年人发了疯一样地呐喊道,他好不容易收集完毕的祭品,绝不能就这样灰飞烟灭了!

  他孤注一掷,抬起仅剩的一只手臂,紧握着一柄法杖。迅速向空气中一划,他的脚下形成一道法阵。随之而来的,是一道被撕裂开来的裂缝,仿佛是一个未知的空间被打开了……

  紧接着,噗的一声,凯因一剑凶狠地捅下去,刺破了这名中年人的心脏。他的瞳孔越发收缩,眼眶也是血红的,在临死前都还在紧紧地盯着那个被撕开的空间裂缝,直到完全失去生命气息……

  “呼——”而在下一刹那,还没等凯因喘过气的机会,半空中那被中年人临死之际,强行打开的裂缝,愈发扩大。犹如一个无底洞般,形成一股宏大的暴风,将这片地上的尸骨都给吸了进去。更可怕的是,裂缝之中还传来了一阵阵刺耳的咆哮声,似乎在那片虚空中还生存着各种未知的恐怖生物……

  “这……是……”凯因望着这道被强行打开的空间裂缝,不由地露出几分惊讶。那强大的暴风,仿佛也要将他整个人给吸进那片虚空之中……

  “呜哇哇哇!”此时,那个一直被绑在十字架的小男孩。过于强大的冲击力,将绑住他的十字架都给吹翻了,瘦小的身躯,即将也要被卷进虚空之中……

  “不!好!!!”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凯因眼里闪过无数寒光,飞身一跃,拉住了小男孩的手……

  然后毫不犹豫地用力一推,将这个红发小男孩推回到地面上……

  “大哥哥!!!”红发小男孩大声嘶吼道,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救命恩人,冲入了那片恐怖的虚空空间之中……

  他代替了自己,成为那虚空的祭品……

  噗咚一声,小男孩从半空中摔倒在地上后,本就虚弱不已的他,终于支撑不住,晕了过去……

  而被卷入虚空之中的凯因,能看见的只有无尽的黑暗……

  “吼!”惨叫与咆哮声在这片虚空,连绵不断……

  但凯因却始终面无表情,紧紧地握住手中的剑刃,保持着镇定,可在下一瞬……

  “哥!哥!!!”

  “哥!哥!!救救我!!!”似乎是一把如天籁的女声在某一处求救着……

  听到这把声音,凯因的双眼霎时睁大了几分,情绪也开始变得不安。他不停地挥舞中手中的剑刃,劈开了眼前的黑影……

  只见在他的眼前,是一个娇小玲珑的人儿。

  如瀑布般的银色长发,梳理成需精心编织的麻花低马尾。她的额头上似乎还烙印着一个特殊的月亮印记,如同蓝宝石般的美眸,像极了一只小精灵。身穿一袭银色的长裙,闪闪发光,无与伦比的美丽……

  少女痛哭着,眼神里充满了绝望与悲伤,让人心生怜爱。她轻轻地伸出一只玉手,像是在求助近在咫尺的凯因……

  “娜!娜!!!”凯因见到这位完美无暇的少女,想都没想,直接冲了过去……

  但就在他要触碰到少女的那一刹那,少女犹如碎裂的幻影,化为无数只碧蓝的蝴蝶,消散的无影无踪。

  “娜娜,你在哪?!”凯因疯狂地呐喊道,想要努力去抓住其中一只蝴蝶。

  “你在哪啊!?”他的眼眶已经布满了血丝,一滴滴泪水顺着泪框,掉落而下……

  “娜娜啊啊啊啊!”就在凯因的心理防线被打破的时候,不知从何而来抑或是无处不在的漆黑未知生物体,如若一种无法挣脱的液态,将绝望的凯因牢牢地包裹住,试图将他吞噬……

  在这紧急的时刻,忽然凯因全身闪耀着一阵湛蓝的光辉,将所有的漆黑液体都驱开了……

  任凭那些有生命的液体怎么冲过去,硬是无法再度靠近凯因……

  “清醒点,凯因!”一把强而有力的嗓音在凯因的脑海里响起,这把声音的提醒,也让他彻底清醒了过来,原来刚刚这一切都是虚空制造的幻觉……

  凯因努力地站了起来,恢复了先前的冷酷与坚定,内心发誓绝不再被这些幻觉影响!

  他仰起头仔细地打量了这周围一番,眼前有着无数的未知生命体在蠢蠢欲动,似乎还存在着一些怪物……

  “这些难道是奇迹的力量?”凯因脑海里的声音疑问道。

  凯因却摇了摇头,立刻否认道:“不,正确来说,应该是创世时期,因神明战争导致的奇迹力量大爆炸,之后便产生了这片虚空。不过这里面为什么会有这些怪物?看起来不像魔种,更像是饱受折磨的恶灵们。”凯因耐心地解释着,似乎他与这个脑海里的意识,彼此间早有着十足的信任。

  下一刻,一大群面目全非,丑陋不堪的怪物不要命似地冲向了凯因……

  “怪物么?罢了,不管是怪物还是恶灵,在它们之中我才是那只最恐怖的怪物!”凯因冷笑道。

  身上再次闪耀着蓝色的光晕,他闭上眼睛,引导着体内的力量:“不灭魔躯!魔铠附体!”

  紧接着,一片片湛蓝的鳞片布满了凯因的身躯,先是从他的头部到双手再到脚部,将他整个人笼罩在内。这个铠甲的整体周身呈蓝灰色,充斥着复杂的银色与金色的纹路。铠甲的头盔较为尖锐,配上蓝金色的面具。

  手里的魔道剑刃也跟着发生了变化,剑身不仅变得宽厚锋利,更像是一把大刀。如镜般的剑身散发出的杀气,刃口上高高的烧刃中间凝结着一点寒光仿佛不停的流动,更增添了锋利的凉意,杀气腾腾。

  “就让我来让你们得到解脱吧……”凯因将魔道剑刃高举过头,凝聚起越发多的力量……

  “喝——”随即,他一个闪身,奔向那群蜂拥而至的虚空恶灵之中……

  ……

  与此同时,在虚空之外的现实世界……

  “呜呜,哥哥……”仍在昏迷状态的小男孩,似乎陷入了一个无法脱离的噩梦之中。一滴滴晶莹剔透的泪水,顺着他的眼角处滴落下来。他的全身都在发抖,显得无助而又可怜……

  接着,一阵清风在这片寥寥沙漠中扑面而来,穿过这片废墟。一个神秘的身影,来到了小男孩的跟前……

  他拥有着一头紫色的长发,一袭紫色的长衣包裹着他半个上身,脸戴一个漆黑的面具,让人无法察觉他的情绪变化。那双碧眸,望向那个昏迷之中的孩子,似乎百感交集……

  他深知,这个混血魔种的孩子,他完全可以置之不理。但是……

  他伸出手,将小男孩抱在怀里,终究还是将这个孩子带走了……

  ……

  被卷入虚空的异乡剑士,不知经历了多长时间的战役,完全感受不到时间的变迁,但现实之中可是已经过了足足七天七夜……

  远处,屹立着一座座连绵不尽的万里长城,时刻都是那么的戒备森严,被一群有着丰富战斗经验的军队所守护着……

  “撕啦——”忽然,在长城外的不远处,半空中浮现出一道裂缝。裂缝越发扩张,形成一个洞口。紧接着,一只只面目狰狞的怪物从虚空中跑了出来,它们发出了一阵阵惨叫,仿佛看见了世上最恐怖的东西一样,可以说比见鬼还可怕。

  “是魔种入侵!”此时,一个站在长城上的绯红身影马上下令道。

  一袭紫色铠甲在身,肩上金黄色的护肩烙印着凤鸟的标志,她的身后还抗着一把看起来十分厚重的大剑……

  一头飘逸的粉色秀发,绑成长长的马尾,发丝上系着半个凤鸟发夹,发丝随微风轻晃,在空中婉转飘荡,仿若一股清泉,清新而又柔顺。

  绯红的眼眸,目似剑光,炯炯有神……

  她是如此美丽动人,却又有着将士般所向披靡的气场,英姿飒爽犹酣战……

  很难想象那么美丽的女子,居然身穿着一身这样沉重的铠甲和黄金色有着凤鸟标志的护肩,去选择当一名将士。

  她那优雅轻盈的身姿直接从长城上跳了下来,而她的军队也紧跟其后……

  “进入戒备状态!”女将士在腰间抽出两把细剑,她那威严的声音在军队中响起。

  “嗯?”这时,她似乎发现了有什么不对劲。

  在那道虚空裂缝中,跳出了一个身穿蓝色铠甲的身影,全身燃烧着一重重炽热的火焰。

  只见他狠狠一挥剑,剑刃随即呼出了一道重重的蓝色剑气……

  噗的一声,眼前的众多怪物,全被这层剑气砍成了两半……

  而从虚空之中,走出来的那位剑士,身上的铠甲鳞片慢慢地消散,逐渐露出他的真面目……

  银色的发丝带着一点点灰土,俊俏的脸上布满了汗水,嘴里喘着一口又一口大气:“呼!呼!呼!”

  他眼睛微闭,手中的魔道剑刃,支撑着自己因过劳战斗而疲惫不堪的躯体,半跪在土地上歇息。

  “这是……瓣麟花?”

  渐渐的凯因把微闭的双眸睁开,往远处望去,突然他看到远处居然开着一朵有着五片粉色花瓣的鲜花!

  在这兵马战乱的时代,历经战争的洗礼,居然还能绽放的如此美好……

  一朵花居然可以在这样的环境下屹立不倒,而且还是在常年发生战争的长城面前所绽开……

  “居然能在这样的生存环境,绽放的如此美好。在这魔种和人类斗得你死我活的时代,能生存下来的生命都已经很艰难,何况是一朵花……”凯因看到瓣鳞花后便想到。

  就在此时……

  “一人消灭掉一百多只魔物,这个人很强……”那位女将领从远处走来,走到了凯因的身边。

  凯因自然也注意到她了,这名女将领直接问凯因道:“从哪里来?”

  “忘记了。”凯因用拙劣的通用语回应道。

  “名字呢?”

  “忘……”

  “铠。”这位女将领利落的打断他,因为她看到他身上似乎有着灵性的铠甲,所以自然顾名思义,取名叫铠……

  凯因一下子惊讶了,完全没想到一个不认识自己的女将领,能取出一个跟自己真名如此相似的名字。

  “就叫你铠吧。快起来,别装死啦!”绯红的身影说道。

  凯因露出无奈的苦笑。

  绯红的身影头也不回,便转身离去前便说道:“你很强,我们需要你这样的人。留下来吧。也许会后悔。反正你什么都忘了,后悔也无所谓吧。”

  突然被取名为铠的凯因望着手里的剑。剑上的斑斑点点,让他想起刚刚在绝境中的沙地,生长的瓣鳞花……

  凯因心想道:

  “铠吗?似乎不错。忘掉锐利的,只会伤人的剑,忘掉那些诅咒和罪恶,忘掉一切以此重生!以守护的铠之名存在!”

  他撑起身体,慢慢跟了上去。

  前方,是延绵到天尽头的长城,

  以绝望挥剑,着逝者为铠……
皖ICP备20200172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