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作者:墨染      更新:2020-11-16 22:54      字数:1303
  蓝曦臣本来还有所犹豫可在听到静室的动静后,立即推门而入。

  “忘机,快趴好,不要乱动!”

  走到床边坐着,伸出手为这个固执的弟弟探脉。

  “还好,已无大碍,只是不能妄动灵力,修养几日就可以下床了。叔父罚你禁闭三年,这三年你好生休养,定能恢复如初。”

  “兄长我无事。”

  一阵沉默过后。

  “兄长现在的是何时?”

  蓝曦臣还在犹豫要不要将魏婴之事告诉弟弟。听到弟弟的问话,马上回神。

  “忘机你昏睡三月有余。”

  一听三月蓝忘记就挣扎着起身。

  “兄长可知魏婴现在如何?”

  一听到弟弟询问魏婴,蓝曦臣后悔有之,痛恨有之,有关魏婴之事他不确定这样忘机是否能接受的了,最后决定是先瞒着吧!

  “忘机你先将伤养好来,以后会知晓的。”

  “可是魏婴出事了。”蓝忘机着急道。

  为了弟弟蓝曦臣第一次说了违心话。

  “没有,魏公子还在乱葬岗。”

  听说没有出事就安心了。

  “忘机我帮你换药吧。”

  床上,那人轻轻嗯了一声若不是修仙之人听力很好,怕是听不到。

  换药时,蓝曦臣看着那血肉模糊的背部,眼中是忍不住的心疼。

  等换好药再坐了一会,蓝曦臣起身道:“忘机,如今云深重建,我不能一直陪你,你不要多想好生休养。”

  “明日我再来看你。”

  蓝曦臣走后,寝室又恢复了一片平静。只有那床榻上传来微不可闻的呼吸声。

  次日清晨,卯时,蓝忘机刚好醒来。他慢慢起身更衣,比以往多花了两倍的时间。他静静地坐在榻上,不知道在想着什么。

  这时屋外有脚步声传来,想到应是兄长安排的打扫和送餐的弟子,平日里静室都是由自己打扫的,只是近几月他没法自己动手。

  那两名弟子很快就走到静室门口,并伴随着小声的议论。

  “听说前两日夷陵老祖死了,也不知是真是假?”弟子甲。

  “好像是真的。”弟子乙道。

  “不要再说了,泽芜君吩咐过,不能让含光君知道。”弟子乙。

  弟子甲疑惑道: “为什么?”

  那人刚想说些什么,突然静室的门打开了,含光君的脸色苍白可怕。

  “你们说什么?”

  那两名弟子马上低下头结结巴巴的道:“没,没,没什么。”

  那弟子觉得传闻果然没错,含光君三尺之内无人能靠近,那一股寒气让他们恨不得立马抛弃雅正,转身跑开。

  直到听到那声,你们退下吧!便马上放下食盒离开了。

  那两名弟子在刚走出静室不久,就碰到了泽芜君。

  蓝曦臣看着他们慌张的样子,以为是弟弟出了什么事。便将人拦下。

  “出了何事?”

  “泽芜君,我,我们在说夷陵老祖是否真的死了时,被,被含光君听到了。”

  蓝曦臣听到顿时一惊!

  “什么!你们退下,家规三遍。”

  “是,宗主。”

  刚刚泽芜君的脸色竟然和含光君有的一比,太可怕了。

  蓝曦臣刚进门就看到了他的弟弟拿着避尘,琴桌上的忘记琴也被收起来了。两人就这样在门口看着对方。

  蓝忘机带着颤音问道。:“兄长,魏婴,他真的……”死了吗?那个字,他无论如何也说不出口。

  看到弟弟这个样子他很是心痛,同时又带着一丝丝对那人的怨恨。是因那人弟弟才会变成如此模样,但他又无可奈何。他知道这件事,弟弟迟早要知道的,只是没有想到会这么快。

  “忘记当时那种情况……只是魏公子他……”

  看兄长的神色,他知道那人真的不在了。但他还是想去看看,万一呢?他不相信那人就这样离开了,像母亲一样不在了,所以他一定要去看看。第一次没有听他兄长把话讲完就匆匆离开了。

  蓝曦臣也知道他阻止不了,向叔父禀告后就追了出去。
皖ICP备20200172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