纯白的没有颜色的世界(12)
作者:同木      更新:2021-02-13 14:30      字数:2358
  “威提尔先生。您的财力目前只能做到这些了。”面前一个身着军装的军官无奈地说道,他们似乎已经商榷了很久,兹加看着桌面那泛黄的地图,陷入沉思。
  
  “这些远远不够。卡尔森伯爵不是那么好对付的。”兹加拧着眉头,他深邃的眼窝透着艰难,声音沙哑又低沉,起身,从抽屉里拿起一盒雪茄,点燃着抽了起来。
  
  “这事急不得,威提尔先生,记得您之前逃难时偶得了人鱼的眼珠,获得了不菲的收益,何不再去找那人鱼……”那军官是兹加的心腹,也自然了解了兹加之前的情况,便给他出主意。
  
  “不行了。人鱼再长出的器官会非常丑陋,卖不出好价钱。”兹加抽了一口雪茄,那飘飘欲仙的感觉让他心情变轻松了些,烟,是有瘾的。
  
  “这样啊。太遗憾了。”军官失望地说道。
  
  “你就没有其他办法吗?现在不动手,卡尔森伯爵就会致我于死地。我家族的产业触到了他的利益,他不会因为之前灭我家族而对我们这些残生的人手下留情。”兹加提及他的仇人卡尔森伯爵,心里还满是怒火,不,是仇恨,是深仇大恨,他摸了摸自己的胡茬,那是岁月留下的痕迹 是他苟且偷生无力打扮自己的邋遢,代表了他不可忘记的耻辱。
  
  “麦德路小姐,只能拜托她了。”军官听完沉默了一会,缓缓说出那个人的姓氏。
  
  “你是说南茜吗?”兹加提及她总是无奈,“我和她并未正式订婚,她也借钱给我了,但作为次女并不受家族宠爱,她的财富也远远不够。”
  
  “不,是她的姐姐。”
  
  “这不可能,我虽为贵族,可家庭日益没落,所以她家人不一定愿意让长女嫁我。现在卡尔森伯爵趁人之危,眼看就要推翻我们威提尔一族所有的荣耀了……”
  
  “塔米·麦德路找过我,看她是真心喜欢你。”军官扯了扯嘴,“先生,何不遂了她的愿?让她顶替南茜的身份,但支配着原有长姐的财富。”
  
  “你想的太美好了,她家族会同意吗?”
  
  “据我所知,麦德路太太极其宠爱着她,甚至塔米·麦德路挥金如土,也极其娇惯着她,任由她的肆意妄为。”军官了解地倒挺细致,一看就是计划了很久,“您也是喜爱着塔米小姐的吧?比起木讷的南茜,她的身上可是充满着无尽的刺激和神秘。”
  
  “你想怎么做?”兹加没有否认,反而是问他接下来的计划。
  
  “只要威提尔先生您同意,我便促成这件事。”军官在他耳边说道,兹加思考了一下,露出了满足的笑容,他的笑容让人毛骨悚然,这是世俗与利益的满足,这是无情又残酷的名为婚姻的生意。
  
  “……”江野看着这二人,竟不知道说什么好。
  
  幻象结束,结束的,还有兹加对真正的南茜小姐的温情。
  
  江野拖着疲倦的身子离开了这里,可他不想回去,或许是之前的“杀人”让他产生了恐惧,他想再次回到废校确认那二人的尸体。
  
  大晚上的看这种东西很可怕,江野知道,但他心中就是不安,他拿起匕首的那种感觉是真实的,真实到让他怀疑这个世界。
  
  他像个孤独的游魂,走进了废校,那里什么都没变,包括曾经待过的教室,还有那头骨……他一步步走着,在言守和叶霖死亡的那个教室停止了脚步。
  
  刚走进去,他只看了一眼就跑出去了,那二人一直保持着死前的动作,那血已经变黑,尸体开始发臭,还长了尸斑,简直恶心到不能再恶心。
  
  江野心跳如雷,他忍着恶心,狠狠压抑着想呕吐,想崩溃的感觉,坐在树底下喘气,头部在眩晕,他很害怕自己再走下去要晕倒,便打算休息一会再回去。
  
  柔和的月光打在他身上,他疲倦着看着天空,凄凉的废校配着残月,到生出些凄美之感。
  
  “不可以被梦魇打败。”江野这样想着,时间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远处却发生了骚动。
  
  江野那朦胧的意识被一阵刺耳的尖叫打破,他连忙看手机,竟然已经凌晨四点了,他十一点出来的,竟然在树下呆愣缓冲了那么久。
  
  是谁在尖叫?是幻象吗?又要诱导我去精神污染吗?
  
  江野咽了咽口水,想奔跑查看情况的脚步却如同灌铅般无法移动,内心的纠结在阻止他前行。
  
  不对,那个尖叫声,好像是林间的,在森林深处,在那个地方……
  
  林间?林间!
  
  出什么事了?
  
  江野大脑一片空白,他想都不想就往前方跑过去,可这树林太大,他一来二去竟然迷失了方向,世界在流逝着,天就要亮了。
  
  “林间,是你吗?!你在哪?”江野对着森林深处喊着,可没有人应答。
  
  更可怕的是,一阵动物的低吼在森林深处,还有……乌鸦,是一群乌鸦,它们蜂拥而至,都往那个方向飞过去。
  
  乌鸦?难道说……?!
  
  江野觉得整个世界要崩塌了,他腿瘫软,差点倒在地上,身上的每一根神经都在颤抖!
  
  他往那个方向走着……
  
  再走一点……
  
  再近一点,那个身影要近了。
  
  ……
  
  眼前这幅场景是江野从未想过的,也是从未意料到的,这或许是他一生的阴影,永远摆脱不了的梦魇,让他崩溃到了极点的画面。
  
  树冠上,那个瘦弱的女孩如同处刑般双手被吊着,那大树就如同十字架,成为她的葬身之坟墓,她心脏被小刀插着,狠狠地钉在了树上,身上满是伤,一个野兽正在啃食着她的一只腿,乌鸦在她的身体撕咬。
  
  她垂着头,看不清她的表情,但已经肯定已经丧失了生命的活力,是林间。
  
  “林间!林间!”江野大吼道,乌鸦被这怒吼吓得飞跑了,他不可置信地过去,但那正在撕咬的野兽虎视眈眈看着她。
  
  “嘭!”江野拿出枪,对着那野兽打,那野兽想逃跑,但江野就像崩坏了,对它穷追不舍地开枪,打光了所有的子弹,野兽身上全是血窟窿,粘稠的鲜血染湿地面,散发着铁锈般的难闻气味。
  
  “林间!林间……真的是你吗?怎么会,刚才还好好的,怎么会……骗人的吧,我在做梦吧……林间……”江野只觉得自己要发疯,他颤抖的手去触碰林间,触摸她那冰凉的脸。
  
  她死前脸上还挂着痛苦和恐惧,阳光洒落在她身上,可她这副躯体再也无法散发温暖了。
皖ICP备20200172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