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也
作者:祉熹      更新:2021-06-18 13:37      字数:3040
逍遥人,神自也,若是闲云野鹤暂居,晚风絮阳。便晚夜流离,攒几分钱,买上一碗酒,叫上一碟小菜,坐与茅屋窗边,静待风闲雨幕。

三两无心烦事,入得红尘待机缘。

天下江湖,各大修行者倒是多得路通八方。但是这全部的武功都源于最粗俗的几套武功。也许之后很多人的武功比那套武功更快,更甚,但是要是将那一套武功练得炉火存青,那便是只要看一眼,方可得知对方之功法。

江湖人士集聚之地——为珩光城,数十年开始的武林大会皆是从此开始,所以一到了这个时候,江湖上大大小小的门派都会来到这里争一个名。

只是在这场功名利禄中,也有者,不问更加不闻。

“喂,叶酒鬼,你年年来这里又不参加这里的武林大会,你来说说,你来干什么?”掌柜的突然间向面前正喝的稀里糊涂的布衣者发问,那布衣倒是一身的麻衣粗布,看起来像是路边的叫花子似的,就连那个容貌,也只是平平淡淡的。

“我来、这里、隔、喝酒来。”他说得倒是自在,眼睛微微眯起,转身走到一位白衣姗姗的说书人身旁,先是拿起酒壶喝上一口,之后顺手指了指正在讲书的说书人。扬了扬笑颜,手指挥了挥,道:“小二,这位兄台替我给酒钱了。”那小二连忙跑到那说书人的身旁,那说书人望着那叫花子的背影眼睛眯了起来,叫小二走来,周身聚集着的人纷纷散开。

“客官,你有没有想要参加武林大会的心思。”小二冲那个说书人说道,那说书人被问得是有些许的尴尬,只是淡淡的笑了笑,道:“我只是一介说书人并无这般的欲望。”那小二是满头雾水,突然喃喃道:“不应该啊,难道叶酒鬼这次不小心指错人了?”说书人的望着那小二的神色,突然间问道:“这叫花子莫非是有什么意思?”小二朝那说书人笑笑,道:“这个酒鬼是在武林大会初开的第三年到这里来的,但是这个叫花子说也是奇怪,天天游走在酒馆里面,问他,他也只是说自己来看看热闹。”说书人继续问道:“那为何刚刚会如此。”

小二像是有些感慨的说道:“这酒鬼,每逢在酒馆里面要人家替他给钱的人,那都是这一届大会的霸主,所以啊,你若是无那心思,劝你还是远离此地较好。”

“为何?”说书人问道。

“曾经有人为争这霸主,杀了叶酒鬼所指之人,所以,客官,现在盯着你的人多着呢。”小二道,说书人将碎银放到小二的手里,但是小二离去时,倒是声声的哀怜。小二走到柜台前,哀道:“今年的武林大会,不知道又要死多少的人了。”小二转头看了看那说书人,他突然间走到那说书人的面前。

问道:“敢问,公子何名?”

“我姓彦,字荒,名欲。”

“彦公子,若是想要放弃这叶酒鬼所要指,那么就得去寻他。”小二道。

“为何?”彦欲有些不明所以道。

那小二有些不好意思的笑笑,道:“我曾经亦是如此,便是求那叶酒鬼保得一条小命。”随即又补充道:“像是如公子这般仙人之姿,叶酒鬼怕是不会拒绝的。”彦欲向小二拱了拱手,问道:“那敢问,那叫花子名为?”

“叶欢。”

彦欲转过身去,却身旁空无一人,小二捂嘴笑了笑,道:“彦公子,他亲自来寻你了,你还不快去跟着?”彦欲点了点头,随即转身离去。

在烈阳下彦欲的一身白衣倒是亮的异常的耀眼,他在路上晃悠着,想着让那叫花子再次漏出破绽再去寻他,话虽如此,但是城中诸多的江湖人士,若是这叫花子真有点的本事,还是真的要去寻上一番,那叫花子盯着那晃眼的衣衫,不知怎的摸了摸自个的下巴,他道:“生得真是不错,上好的.......佳人。”

只是彦欲的背脊突然一凉,好似感到什么事情不妙似的,转头望了一眼,却是甚么都没有见到,只能当是自己认为的幻觉罢了。彦欲摇了摇脑袋,怕不是只是望了那叫花子一眼就丢了心?他的嘴角弯了个不羁的笑容,低声道:“怎么可能呢?”他诉说过那么多个人的故事,还没有见过有人让他入了迷,乱了心,更加没有人能让他一眼惊鸿,自此间不负年岁,相思慕意。

若等等风闲月夜来,便是麻烦事多。他走到往昔自己居住的客栈,道:“掌柜的,退房。”那掌柜的有些不可思议,道:“彦先生,这就走了?”彦欲点了点头,道:“劳烦了。”

“那你今晚在何处暂居?”掌柜的道。

“找一处落脚的便可,若是不成,那便地为床,天为被罢。”彦欲回答道。

“若不是那个叶酒鬼,你也不必如此,可怜我无一身靓丽的本事,不然......”那掌柜的哀叹一声,彦欲道:“他还欠我二两酒钱,我去寻他还来便可。”

“可那叶酒鬼神不知鬼不觉,你要何处去寻他?”掌柜的忧心忡忡,望着眼前这仙风道骨,秀气之人。

“我自有法子,掌柜的,我如今等于一块肥肉,怕是生死难料,若是可以,让那叶酒鬼还我那三两银子,那我死也瞑目了。”

一厅酒席上,叶欢正摇着扇眯着眉目,饶有趣味的望着眼前的图景。对坐的男人有些搞笑一般的问道:“老叶,他这可不是要你还钱,可是要拉着你去死啊。”叶欢摇了摇头,道:“此言差异,你瞧瞧他那一身的仙风道骨,正直凌然的气息,再怎么看.......都是个绝顶的佳人啊。”那人瞧着他,像是看了一出天大的玩笑,道:“那你又可知,红颜祸水呐。”他看着彦欲的模样,回应道:“蓝颜,不可算做祸水罢。”他收起扇子,白衣立领,外衫青色,一支银簪系着他一把乌黑的发,行路起来,那身上的两枚玉佩正摩擦做声。

他绕后走到彦欲对桌前,他的眉目英气,只有几分叫花子的模样,寻常人看来只是一位谦谦君子罢。彦欲瞪着眼前人的模样,倒是有些意外。他喝了口清茶,望向对面的人道:“欠我的银子,该还我了。”叶欢用手拍了拍扇子,挤出一个不明思议的笑,道:“偏不。”彦欲的眉间锁了锁,道:“哦?那你将你身上任何一件宝贝给我,那边一笔勾销。”叶欢好似有些不好意思一般,道:“那怎么好意思,兄台,要不?”他的脸挤到彦欲的眼前,道:“我把自己送给你,那不是更加的好?”

彦欲实在被他气到,道:“兄台,莫要开玩笑。”对方却像是没有听见一样,问道:“不要这么说,这位......小官人,何名?”

“我姓彦,字荒,名欲。”彦欲回答道。

“又是哪个欲啊?玉石还是......”

彦欲的挤出一个莫名其妙的笑,道:“欲望的欲。”

他一口喝完茶水,迅速的离开,叶欢跟上他的脚步,道:“兄台!”彦欲走到城门顿步,转身看向气喘吁吁的叶欢,道:“何事?”

“我还没告诉你,我的名字呢。”叶欢道。

“我对你的名字没有兴趣。”彦欲说着一边走出了城门。

“兄台,你既然告诉了我你的名字,我怎么说也是得礼尚往来,告诉你,我的名字吧。”他一步一步的追着彦欲。

“那你叫什么?”彦欲道。

“我姓叶,名欢。”他比肩跟上彦欲道:“如果是兄台的话,可以叫我阿叶。”

但现在已经出城,这个叫花子为何还在跟着他?

在一处,彦欲停下来,坐在一块石头上,叶欢也跟着他坐下来,眼睛直直的看着他。彦欲实在是被他盯着不耐烦,问道:“你看够没有?”叶欢托着头,道:“怎么看都看不够。”彦欲实在是无话可说,道:“叶兄台,你为何一路尾随着我。”叶欢有些不解的,像是受了委屈般说道:“兄台怎么能说尾随,还有兄台刚刚没有应话,遍不是答应了叶某的请求?”彦欲看向他,叶欢的眼角微红,道:“兄台这莫不是要弃叶某而不顾?”还未等彦欲说话,他又道:“兄台,叶某是真心想要还你银两的,若是彦兄如此,可是很伤我的小心肝的。”

“不必了,叶兄还是自己回去吧。”彦欲坐了一会,很快的启程离开。叶欢再次追上他,道:“兄台,你还是让我跟着你吧,我内心过意不去,而且这里荒山野岭的,我一个人实在害怕。”
彦欲望了一眼他的打扮,想了想,道:“那我送你回城,便不必跟着我了。”

叶欢开了扇子,道:“不不不,彦兄。”他真挚的看向彦欲,道:“若是兄台不要我,那我便一直跟着你,知道你答应为止。”

彦欲甩开他捏着自己的袖子,他的眼神巴巴的,见彦欲再次坐下,之后没有说话,那扇子下那张嘴,悄悄的绽开了笑颜。

未完。
皖ICP备20200172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