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人要的小可怜
作者:祉熹      更新:2021-06-18 13:38      字数:4045
“满嘴胡话。”彦欲道。

“兄台你若是不愿信,小可再说多少,也只是一纸空谈,若是兄台信我,我自然破除白难,定不负卿。”叶欢道,说着他的眼睛看向下方,像是遇到一场极其盛大的马戏一样,他低下头去一看,乐呵的笑了笑,道:“兄台,你瞧瞧他们又开始了。”彦欲见他这版模样,也就低下头去看,那知道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这一下可让彦欲皱起了眉,他问道:“叶兄,这是什么?”看着街上熙熙攘攘的模样,彦欲十分的不解。

“法术。”叶欢道,说着他开了开自己的折扇,向下挥去,饶有趣味的看向下方的人士。他趴在窗台边,见人们的目光开始向他聚拢之后马上的将自己的脑袋移开,彦欲不明所以,叶欢低头笑笑,道:“你不懂法术,兄台,你到底从什么地方来到这里的?”彦欲看向窗外,道:“这个问题,应该是我问你才对。”

十二年前,天地灵气开始枯竭,许多的修炼人士已经没了自身的灵气,普通的人越来越多,而那些有灵力的人却越来越少,对于修炼者来说不知道严苛了多少倍。因此之后越来越多的人开始练剑、刀等比较常见的功法,在这个世界上头,刀法和剑法不太需要灵气这种东西,对于普通人来说都是可以修炼的。

所以江湖上一度掀起了有一股刀、剑之间的比试。

而然,拥有者法术和自身灵气的人,被称为——天选之人。

彦欲看着眼前叶欢的模样,他看起来好像是异常的高兴,倒是为什么,彦欲全然不知。

“叶兄,你有自身的灵力?”彦欲道。

叶欢好似又喜又惊的模样,摇了摇扇子,道:“说的什么话,这只是一种把戏而已,我哪有什么灵力?”他好似有些高兴的模样,道:“若是我自身又灵力的话,就遇不到叶兄了,多可惜啊。”彦欲沉默一下,道:“若是你是着自身灵力的天选之子,不是更好,遇见我?又有什么好的。”

突然间窗边飘来了那把飘下去的折扇,彦欲喝了口茶,道:“上面写了什么?”叶欢抬起眼望了望他,之后从展开扇子,掉出一张字条,他看了那张字条,不明见唇角间漏出一个不明思议的笑容。

“上面写了.......”他有些狡诈的看着彦欲,他向彦欲招了招手,道:“你过来点。”彦欲的耳朵靠近了点,随即便听到叶欢道:“你让我跟着你,我就告诉你。”之后笑眯眯的将纸条收起来,他的模样有些许的得意。

彦欲望着他这张脸突然间想要将他打上一顿,但是还不知道眼前的情况还是不能妄自动手的好。对着眼前这张俊脸,配上那般表情,显得他十分的不羁。

“兄台,我总是叫你兄台也不好,我叫你荒兄,如何?”叶欢像是渴求一般的问道。

“称呼这种东西,你爱叫什么叫什么,我倒是无妨。”彦欲道。

“荒兄,那可否陪我去看看四处的馆子?”叶欢道。

叶欢走过来将他的手握着,道:“去吧。”彦欲白了他一眼,道:“还去啊,刚刚是茶馆,现在是酒馆,等下又是什么?”叶欢看着他的模样,显然是已经不想要去,于是道:“荒兄,你跟我来不就知道了?”彦欲无动于衷的坐着,叶欢跪在他的身旁,哀求道:“好啦,去吧,你就当陪陪我这个可怜的叫花子。”突然间彦欲突然间转过头,道:“你算是哪门的叫花子?”叶欢握着他的手,道:“荒兄。”

“不去。”彦欲甩开他的手,像是打发乞丐一样挥了挥手。他转过脸,看向大街上,那道长街上,人来人往熙熙攘攘的,彦欲眯起眼,突然间看到一个奇特的身影,他拽了拽叶欢的手,道:“那个人,是不是刚刚那个给你传扇子的人。”叶欢跨过他的身子看向窗外,道:“正是。”随后退回了几步,彦欲转过身来看向叶欢,道:“给我。”

“偏不。”叶欢道。

彦欲步步向叶欢,伸出手索要。叶欢将自己的手放到他的手上,道:“那荒兄,你得让我跟着你。”彦欲不知道这个家伙到底为什么这么执着让自己和他一起去云游四海。但是眼前,那个人,云纹白虎帐,东方游,中谷人,面不识,为君死。官塘的人为什么会来这里,身为皇帝的直属暗杀刺客,来到这里,莫非是要来搅浑这一锅粥吗。

江湖这几年本来就乱成一锅粥了,现如今,上面的人又添上一把的火,不知道又会变成个什么模样了。

他再次正对着眼前的人,问道:“叶欢,你到底是谁?”叶欢只是摇了摇扇子,靠近彦欲的耳朵道:“你得先答应我说的事情。”之前彦欲就觉得这个人一点都不简单,但是现在看来怕是非常的复杂,如此,还是不要搅这趟浑水得好。
“好,那我便不问你了。”彦欲道。他甩袖离开,叶欢在身后跟着他,他一边走一边道:“荒兄!荒兄!”但是这次任凭他再怎么说,彦欲就是死也不回头,看都不看他一眼。走到了客栈,彦欲正要收拾东西走,这次却被叶欢拦在眼前,他眼巴巴的,道:“荒兄,我错了,你别不要我。”他拿走彦欲的背包,却被彦欲反手夺了回来。他没法子了,只能死死的抱着彦欲,道:“彦兄,不要走。”

彦欲推开他,道:“那你告诉我你是谁?”叶欢被他问道像是要哭的模样,道:“荒兄,我真只是一个富家子弟啊,你怎么就是不相信我啊。”他看着彦欲的模样,彦欲突然间觉得不好意思,却依旧道:“那你告诉我,你是怎么和那上面的人搭上关系的?”叶欢的眼眶已经被逼的生红,他结结巴巴的说道:“我真的不知道,那是我爹爹的人,荒兄,你别不要我,爹爹已经不要我了,你不能也不要我。”

也许是看着叶欢的哭泣的模样可怜,彦欲心软了,他顿住,看向眼前正在掉眼泪的人,走到他的身前去抱了抱他,安慰道:“对不起,我说的有点过了。”叶欢抱着他就是一个劲的死哭,不断的抱着他,一边道:“荒兄....荒兄....”这样的喊着他。

不知道到底是哭了多长的时候,叶欢慢慢的消停了下来,拉着他的手道:“荒兄,你要不要我。”彦欲的身子颤了颤,没想要绕来绕去还是那个问题。他实在是不明白,像是叶欢这样的人为什么偏偏就是要挑他。

“我会陪你到武林大会结束之后,若是一同云游四海便是算了。”彦欲道。叶欢倒是也不闹了,只是死死的抱着彦欲的行囊在瞪他,他的眼睛稍稍漏出,鲜红的眼眶都要浸出血来。彦欲靠在墙边,冲叶欢问道:“你爹爹是也许人也,既然请得动上头的人。”叶欢的声音支支吾吾的,道:“我爹爹...我也不知道,但我知道他是一个叫做官塘地方的人。”

“那你还记得他长什么模样吗?”彦欲问道。

叶欢摇了摇头,道:“爹爹已经不要我了,他那么多年都没有来见过我一面,除了一些保我平安的打手外,别的是什么都没给我。”

“那你现在身上的金银是从何而来?”彦欲皱着眉,细细的打量眼前这位谦谦君子。叶欢摆了摆手,道:“这个是金叔带给我的,说是....”突然间叶欢的神色低沉下来,彦欲叶嗅到一丝不对劲的气息,只听他道:“我爹爹留给我的遗物。”

见叶欢又要再掉金豆子,彦欲便不再追问,反而问道:“你刚刚不是说带我去一个好地方吗?还去不去了?”这一下叶欢展开了颜,一把拉着彦欲的手就是走。

当叶欢顿下步子,彦欲才看清楚眼前那块大牌匾上面写着的字——十六客。看着彦欲展开扇子漏出一抹不可思议的笑意,那时候彦欲好似才意思到自己怕不是走进狼窝里头了。叶欢笑眯眯的看向他 ,哪还有什么伤怀之意。

“荒兄,请吧。”彦欲望了他一眼,这好端端的,怎么就要带着他来戏园子?

走到门前,叶欢习惯性的拿出票子,道:“上好的位置,这次是两个。”彦欲见状,只是问道:“你经常来这种地方?”叶欢这次没有回答他,只是让他跟着丫头去寻位置。走之前他还专门跑到彦欲的耳边道:“我保证荒兄看了之后,流连忘返,定叫你只能答应我。”说完摇着扇子走开了。

帘子半关纱,叶欢入门,收起折扇向众人拱手谢罪。

“叶某来迟了,还请多多海涵。”

旁的一位妙龄女子挑逗了自家的宠物猫,有些无趣般道:“瞧着,你又是看上哪家的公子了?”叶欢坐下,应道:“我数年未遇到过如此合我胃口的人物,如今我只是去瞧上一瞧,怎么?还轮到你有意见了?”他转眼,狠狠的看向那位妙龄女子。

“还请冥主恕罪。”那妙龄女子突然间恭敬起来,她是扫了一眼身边一样紧张的人们。嘴型道:“怎么不提醒我!”

而其余的人是眼也不眨一下。

“罢了,这次叫你们,也是有要事。”叶欢正了正身子,坐在躺椅上,冲其中一位问道:“化龙阿,这里就你见识最广,我问问你。”

那名为化龙者直了身子,道:“君上请说。”

“你到处云游四海,可曾听过彦欲这个名字?”叶欢道。

那名为化龙的脸上满满为难的意味,叶欢瞧着,叹了叹气,轻飘飘的问道:“并无吗?”那化龙立马跪下磕头,道:“主上,属下不知!”叶欢看着眼前不断磕头的人,叹了叹气,见他还在磕头,便起身将他扶起来,道:“不知道就不知道,你们将我当做什么人,我这个人还讲情讲理的,怎么会刁蛮你们呢?”化龙便不再磕头,只是低着头,不敢吱声。叶欢走回到位置上。

“那么既然如此,那便罚你...替我将城中的那些二浪子都给收拾了吧。”叶欢摸了摸自己是手指,道:“我看着啊,有些人根本便不是来我这参加比赛的,而是来这个搅混水的,我瞧着。”他指着自己的心脏,抬起眼,道:“心烦。”随即看向跪在地上的众人,用扇子绕了一圈道:“既然如此,就得叫他们有来无回。”

“你们也耐不住了吧。”

他开怀一笑。

“那就动手吧。”

“放开来。”

叶欢合上扇子一敲,道:“既然如此,那么便散了吧。”房间中的人,正要放松,却再次听见了叶欢的声音,他转头走回来,道:“对了,你们可不能对我的蓝颜知己动手呐。”

“若是动了,我定让他...你们说,什么好呢?”

他拍了拍手上那一把折扇。

“叶某还未想好,待叶某想好了,自然便会怎么干。”

“你们。”

“不许动他哦~”

“是。”

那整齐划一的声音听得叶欢是满心的欢喜,他点了点头,之后便走出了那间房间。他向身边带路的丫头道:“刚刚那位公子呢?你们安排在那个房间了?”他一边走着,一边道:“可不能怠慢了我的荒兄啊。”

他的扇子拿着,望着那个丫头,道:“我见你,怎么那么面生,哪来的?”这话音刚落,那丫头拿着一把匕首向他袭来,他下了腰,转过手将那丫头的手抓住,丫头被他抓得动弹不得,正要摆脱,却见叶欢不知道捏个什么诀向她打去,顿时间那丫头的七窍出血,倒在地上。丫头伸手想要拦着叶欢,他倒是想都没想就踢开了。

“化心,收拾收拾。”叶欢下令道,不到一刻,刚刚那位妙龄少女便将尸体收走。她看了一眼地上的人,咬了咬牙道:“现在的人真是愈发的猖狂了,既然直接来到主上这里撒野撒泼来了。”

“是啊,如今真是不清理一下,还真是丢了我的面子了。”叶欢道。

未完。
皖ICP备20200172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