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天狼溯光者
作者:兔杀      更新:2021-07-16 00:02      字数:3970
  天狼市市中心某大厦上。
  天狼星小队的第五位新成员溯光者伽罗正有点手忙脚乱地在大厦楼顶架起弓箭塔,头顶是毒辣太阳,就算有城市空调系统调节温度,也难以顾及到几百层的大厦楼顶。
  伽罗开启风衣的自动调温系统,稍微缓过来一点。
  她所处的大厦是所有高峰入云式建筑物中最高的,让人生出一股一览丛山小的豪迈,大楼中部萦绕的云雾让她看不清地面,对狙击手来说并不是理想地点。
  但征服者老板告诉她,她只需要拉弓射箭就好,目标的确认和定位是其他队友的工作,她的工作是能随时随地给予目标一击必杀的攻击。
  老板甚至计划将伽罗安排在一座近星卫星上,任何时间都能对天狼星任何地点射出毁天灭地的一箭,卫星正在筹建之中。
  箭塔搭好了,伽罗把手臂伸进箭塔里,双手搭住特制材料的机械弓。
  箭塔里没有装载弓箭等任何弹药,因为伽罗就是箭袋,她从小就觉醒了一股不同于常人的力量,这是一种异于科技的力量,在天狼星的蛮荒时代,它被称为“魔道之力”。
  有人说这股力量来源于世界的初原,是构成世界的框架。
  风火雷电等基本元素仅仅是最低阶的原初,科技更只是无法感应初原之人通过奇淫巧技对基本元素的简单运用而已。
  本来能感应这种原初的人就极其稀少,在科技已经发达到让人类自诩超越自然的时代,这类人更是被彻底遗忘。
  但自从几十年前天狼星出现不明怪物,一个掌握魔道之力的男人,后世称其为守护者,他用生命拯救这座城市的时候,关于原初的研究又重新开始了。
  伽罗就是在这个时候被征服者发现并秘密培养起来。
  天狼星很大却又很小,因为自几十年前不明怪物肆虐后,人类的生存之地就只剩下一座城市,它于是就被称做天狼市,而守护这座城市的就是名为“天狼星小队”的组织。
  组织正式成员仅有五位,继承守护者衣钵的征服者是其首领,听说他曾是守护者生前的挚友。
  天狼星小队不仅阻挡了一波又一波侵袭城市的兽潮,又在城内积极维持秩序,打击犯罪,将天狼市打造成了天狼星上最后一片净土。
  通讯器响起,打断伽罗的回忆。伽罗的眼镜上跳出小队公屏,一个个成员陆续上线。
  天狼远算者孙膑已经把目标定位发了过来,小队各成员开始准备自己的工作。
  这次的面对的是一周一次的大兽潮,无数头熔岩牛连绵成地平线上黑红相映的铁墙,它们头上是堪比钢铁的肉甲,四蹄燃烧着熊熊烈火,所过之地化作一片焦土废墟,仿佛流淌在大地上的岩浆。
  “头牛的位置已经确定了。”孙膑发来几段视频和卫星定位,“很幸运,这次它的行经路线离天狼市有六百万公里远,这一波是最边缘的,只是最低级的黑甲公牛。预计十五分钟进入射程。”
  “很好。可以补给一波肉类食品了,很久没吃熔岩牛排了。”狩猎者裴擒虎一脸馋相,兴奋地搓起小手手。
  “傻虎,这次老板要试一试伽罗姐的魔道之力的实战威力,估计照前几次的实验来看,那些牛牛恐怕会被打成灰。”天狼绘梦者上官婉儿无时无刻不在找机会吐槽狩猎者。
  狩猎者一听立即就哭丧起脸来,对伽罗说道:“伽罗姐,这次你能不能轻一点,小老弟我已经三个月没吃上肉了。”
  伽罗露出为难的神色,征服者曹操打开语音,直接骂道:
  “混账东西!你们什么时候这么松懈了?你们知不知道我们只要出错一次,天狼市都会极其危险!”
  裴擒虎立即低下头认错,婉儿还想嘲笑一下,发现曹操狠狠地瞪了她一眼,她也立即低头认错。
  “人群疏散已完毕,十三个避难所运行正常。”孙膑一直默默认真工作着,“兽潮预计十分钟后进入射程。”
  曹操只有对孙膑才会露出满意的笑容,然后他在控制室内指挥技术员:“朝东西两侧分开,天狼星最强的箭,要发射了。”
  这时,伽罗感觉脚底一阵晃动,只见眼前的大楼向左右两侧分开,环绕天狼市的巨大铁壁也露出巨大的缺口,一望无际的平原上,阳光明媚,却在天际燃烧起一大片的黑烟,那是即将到来的熔岩牛潮。
  伽罗闭上眼睛,默默地深吸一口气,当她再度睁开眼睛望向远方时,她的眼眸深处爆发出一股强烈的精光,一丝丝的幽蓝光芒顺着她每一丝肌肤,每一缕秀发向手臂聚集,进而聚集在机械弓上。
  周围的空间仿佛都被扭曲,一阵阵烈风向四周扩散,几乎能击碎坚固如铁的防弹玻璃。
  当兽潮涌入伽罗眼帘时,伽罗心头一动,一道光束电射而出,将所经过的大地硬生生地翻开,裹挟着万钧雷霆,像银色的巨蛇瞬间吞噬了一整片兽潮。
  怪物凄厉的叫声似乎能传遍整座城市,一些幸存的熔岩牛调转方向,跑的没影了,也有些跌跌撞撞地摔倒在伽罗攻击后所留下的一道巨大深渊里。
  天狼星所有人都被这几乎毁天灭地的威力震撼了。
  征服者摘下眼镜,也是一脸惊讶,同时看到城市里留下的巨大土坑有点后悔,干嘛选在市里布置狙击塔呀!
  忽然,伽罗那边传来警报。
  发动完攻击的伽罗倒是没什么事,不过用于发射的箭塔和弓箭是报废了,因为巨大的反冲力,箭塔带部分地面几乎与大厦分离了,还好只是承受零点几秒的冲击,不然要是射偏了,后果不堪设想。
  “伽罗姐没事吧!”婉儿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跑了上来,看到一片狼藉,一边扶起伽罗,一边在自己的数据屏上拿起数位笔极限操作。
  一副完好无损的大厦楼顶和箭塔出现在画面上,婉儿对准角度,拿数据屏对狼藉一片的楼顶一拍,一切瞬间恢复如初。
  就在这刚刚完成,一大批新闻记者就冲了上来,面对天狼星小队这次对新队员的考验所展现出的巨大威力,社会各阶层都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有人很兴奋,说这是天狼星即将收回广大失地的曙光。也有人感到恐惧,说这种威力足以毁灭天狼市一百次。也有人不管不顾地在大骂天狼星小队的独裁统治。
  不过,主流媒体都在担忧天狼星小队是否能很好地驾驭住这股力量。
  “你们放心。我们天狼星小队有完整的安全措施能安全使用伽罗小姐的力量,我们的宗旨和初心都是守护天狼市,光复天狼星。未来,我们将计划远征,先收复……对于刚才造成的损失,天狼星小队也会照价赔偿的!”
  婉儿是专门负责天狼星小队宣传舆论的组长,专门负责处理舆论引导。
  伽罗还是晕乎乎地,强装镇定,跟着婉儿笑嘻嘻地接受媒体采访。
  今天也是她这么多年以来,头一次在众人面前亮相,头一次看见这么多人,比刚刚差点毁了天狼市还让她感觉害怕。
  “md!”婉儿带着伽罗千辛万苦回到总部,累瘫在桌子上,“早就跟老板说了做事不要太张扬,每次出事都让我擦屁股……”
  “抱歉……是我今天没控制好……”伽罗怯生生地说道。
  “不不不……”婉儿看见伽罗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那还能责备,连忙安慰道。
  “是老板太张扬,孙膑做的装置质量太差和裴擒虎太蠢罢了。”
  裴擒虎正好从另一边走进来,一脸懵逼:“这跟我有什么关系?”
  “一天天只想着吃肉的蠢货,不是你随便说话打扰伽罗姐集中精神的吗?”婉儿使劲锤了裴擒虎一拳。
  “抱歉。”一个米黄色头发的小男孩泪眼汪汪地蹲在角落里,“差点害了天狼市和伽罗姐姐,我不配做天狼星小队的成员。”
  “孙膑弟弟别哭啊……”婉儿一脸为难,感觉自己像一只风箱里的耗子。
  裴擒虎趁机咂嘴,摇摇头说道:“你看你啊……”
  果不其然换来婉儿一顿暴打。
  “行了。别吵吵了。”征服者曹操走进来,领袖气场压住了会议室里的所有人。
  他走到自己位置了,坐好,沉声说道:
  “这次出了一点状况,但目标是达成了。这次我们不仅击退了兽潮,还向天狼市的市民们展现了我们的实力,这有助于我在下一次市长竞选中的投票。同时,也让我们的新成员,人尽皆知,她的名气估计很快就会上升不少。
  婉儿,关于她的一系列周边产品做的怎么样了?”
  上官婉儿恭恭敬敬地汇报,完全没有刚才的刁钻,说道:
  “第一批玩具已经开始投入市场,天狼星小队动画第五季的制作也进入尾声,预计伽罗的人气有望在明年四月总人气超越现在第一的孙膑,不过在小朋友的受众中,孙膑的人气不会受到影响,所以我打算把伽罗姐的受众定位在男高中生大学生和工薪阶层,估计人气能很快碾压裴擒虎的。”
  “这些是我的粉丝啊,婉儿妹子能别这么残忍吗?”裴擒虎一脸流泪猫猫头的样子。
  “哎。我当然会给你补偿的,最近我打算把我们的娱乐行业向Gay群体扩展,你这一身膀子肉终于能有点作用了。”婉儿十分亲切地说道。
  “什么鬼?”裴擒虎虽然不知道啥G……但每次婉儿露出这幅表情跟他说话准没好事!
  “别扯蛋了。”曹老板的表情依旧十分威严,他的目光转移到了伽罗身上,说道,“你今天展现出超乎我预料的力量,本来打算让你能自由生活,但估计你现在已经被好多人盯上了,我建议你暂时还是先住回原来的地方吧。”
  伽罗的眼眸深处隐隐挣扎了一下,最后默默点头。
  “老板。伽罗姐……已经在地下室呆了三十年了……不是说好了让她到地面上生活的吗?”婉儿犹犹豫豫,最后是孙膑拽了拽她的衣袖,她才说出来了。
  裴擒虎也看向曹操,虽说他是名义上的小队第二位成员,但伽罗姐其实更早就在老板身边,只是当时的她被保护在地下室,因为那时她的力量不稳定,随时随地都有可能暴走。
  听说她的亲生父母都……
  这三十年来,她一直在学习如何操控这股力量,几乎都错过了人生中最美好的时光,好不容易来到地面,如同地底的幼蝉猴在阴暗的地底呆了几十年,终于看见阳光一样。
  正欲展翅高飞,就被人狠狠拍落。
  “我的意思并不是再将伽罗雪藏……”曹老板看着其他队员都表示反对,无奈地叹口气说道,“以后出特别任务的时候可以带上她,等卫星造好了,她也不用继续待在总部。”
  婉儿他们感到很无语,不过的确没有办法,伽罗姐太危险了,虽然第一考虑的是伽罗姐的人身安全,但他们潜意识里都觉得真正危险的还是伽罗姐本身。
  今天伽罗的表现给所有人都蒙上一层阴影,仿佛天天抱着一颗不稳定的炸弹在睡觉。
  伽罗一言不发,她望向渐渐黑沉的天空,希望看到一颗星星,可是那里只有厚重异常的乌云。
  算了,也许未来自己会把星空看腻吧。伽罗这样想着。
           ……未完待续……
  
皖ICP备20200172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