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这里
作者:是民不是明biu      更新:2021-09-22 19:07      字数:7889
是授权转载,太太微博@是民不是明biu

第一关:所以为什么会有这么奇怪的密室

“醒了?”
东方曜听见李白的声音。
睁眼看到的是天花板,东方曜愣了一会才回过神来,密室——起码东方曜暂时没有发现除了面前那扇紧闭的门以外的出口。李白盘腿坐在一旁,对东方曜投来的目光报以无奈的神色,看来李白比他先醒来,并且已经查看过周边的环境。
“以及刚刚不小心。”李白指了指那扇门,“我刚刚推了一下,似乎自动绑定了玩家A,你只能选择玩家B了。”
“玩家?”东方曜从地上站了起来,如果记忆没有出现问题的话,他应该和李白在S城郊外的一个农庄,和几个朋友一起度假。“所以是什么游戏?”
“密室逃脱。”
东方曜把手放在了门上,短暂的安静后,电子女声响起,提示东方曜绑定成功。

#请玩家A在不使用手的情况下解开玩家B的裤子拉链 限时5′00″#

门的上方有一块显示屏,由于没有开启而未被注意到,东方曜绑定之后,显示屏开始工作,在发出一条莫名的指令之后,鲜红的倒计时就开始运作起来。
“所以现在是什么情况?”
指令太过奇怪,东方曜这么想,尤其是在自己和李白之间。东方曜有些无助的看了一眼一旁一言不发的李白,犹豫许久后才开口询问李白的意见。
“先照做吧。”
东方曜原本就混乱的脑子随着这句话的响起直接陷入死机。
李白所说的照做绝没有一点敷衍的意思。屏幕上的倒计时还剩一分半,东方曜猜想李白也花了很久时间去思考。可为什么偏偏是李白,东方曜这么想,现在半跪在呆立着的自己面前,将手背在身后的人,为什么偏偏是他敬仰的,暗恋已久的偶像李白。
“如果勉强的话……”李白停顿在那像是在犹豫,于是东方曜张了张口试图说些什么来挽救现在的局面。拜托,现在发生的事情完全不符合常理,东方曜悄悄咬了咬自己的舌尖,会痛,不是在做梦,那么该死的,究竟是谁在和他开这么恶趣味的玩笑。“不照做的话,应该也不会……”东方曜心里也没谱,话说到一般就卡在了嘴里,李白已经靠近过来,温热的鼻息透过牛仔裤激得东方曜浑身一激灵,而后就只能看见那两瓣唇分开,包裹住了小腹前的纽扣。
没有腰带,这算是个好消息。东方曜僵着身子也不敢动,只好看着李白用牙将纽扣解开,又用鼻子拨开遮挡的布料去找那一枚小小的,金属的拉链。东方曜不得不承认他有过那么一刻感谢密室的指令,鼻尖顶在小腹上,那枚拉链确实有些难咬住,李白不得不歪着点脑袋尝试,并哼了两声示意东方曜不要躲。
他怎么能不躲。小腹处滚烫的,也不知道是因为李白的呼吸还是其他什么原因。总之是很不妙。东方曜是个身体健全的年轻人,而眼前这个人又恰好是心上人。但东方曜不能,也不敢在这个时候有反应,只好在心里默念只是任务安慰自己,屏着气克制自己的反应,到显得比李白还要累上几分。咬住拉链之后就轻松许多,李白一躬腰,就成功将裤子的拉链按要求解了开来,中间卡了一下,好在问题并不算大——如果不看东方曜那时候的一声闷哼和微微勃起蹭在李白脸上的小兄弟的话,东方曜当即就想后退躲开道歉,被李白一眼瞪得不敢乱动。
铁质的拉链有股锈味,完成后李白皱着眉下意识地咂了咂嘴,在敷衍地安慰了东方曜一句自己并不在意后,便起身去看门是否有变化。
倒计时还没有结束,红色的字幕成了绿色,东方曜松了口气,也跟着李白去等下一条指令,门在短暂的声响后向两边划开,前方还是房间,东方曜只好继续去看李白。那个人表现的太镇定,不管是对眼前的情况还是刚刚发生的所有,见开了门,李白也没多说什么就向前走去,仿佛刚刚只不过蹲下捡了个小玩意。于是东方曜只好把一切都归结于自己太紧张,心里有鬼这才战战兢兢。
“走啦,走一步看一步吧。”
李白在前面招呼了一声。东方曜连忙应了,一边把拉链拉回去一边追了上去。


第二关:小概率意外和大概率心动

新的房间和刚刚并没有太大区别,身后的门在东方曜穿过的瞬间就闭合,东方曜差点被夹住衣摆。到达新房间的李白照旧勘察了一下四周,没有,出了前面的门,没有其他任何出路。
李白显得比刚刚那个房间要焦躁一些。但也只是表现在来回的踱步上。东方曜心里还有些虚,自然不好意思主动去和李白说些什么。只是安分的等待李白下达命令,密室里没有时间,他也不知道时间过了多久。李白终于停下了步子,背对着东方曜站在了门前,在触碰之前问他,“你会后悔吗?”
后悔?后悔啥?东方曜坐在地上冲李白歪了歪脑袋,“就是,接下来还可能有更过分的事情,小孩,你会后悔吗?”
“如果是偶像的选择的话,不会后悔的。”
东方曜说话的语气一本正经,倒让李白碰门的动作顿了一下。短暂的安静之后那个该死的电子女声又响了起来,

#请玩家B在不触碰玩家A性器的情况下让玩家A勃起 时间不限 但所用时间长短会影响所获得的食物多少#

食物。系统,东方曜暂且决定这么称呼她,不提起还好,一说起来到真有几分饿了,东方曜愣了一会才反应过来玩家AB指的是他和李白,按照刚刚绑定的身份,也就说……
他有些无助的抬头看了李白一眼。
计时已经开始 ,李白脸上的神色很是精彩,几番变化之后最终停留在了通红的耳尖,李白绷紧了脸上的表情,咬牙切齿的说了句赶快。
东方曜不敢违逆。
不能触碰性器。东方曜默默在心里念了一遍规则。他也不能说是完全不懂的小白,但在取悦别人这件事情上,又确实没有经验。李白站在那一副慷慨就义的模样,东方曜自己也紧张,只好试探性的把手伸进了李白的衣服里。手掌下的肌肉很有力,但是紧绷的有些过分了。东方曜不得不开口提醒李白放松下来。顺着腹部的线条向上,东方曜揉了一把李白的胸,而后立刻松开了手去看偶像的反应。那人已经比刚开始放松多了,却依然偏着头不愿意去看东方曜的眼睛,“继续,快一点。”他把自己无处安放的手遮在了面前,“注意时间。”
这又不是自己的操控的。东方曜这么嘟哝了一句,明明要努力一点的是偶像自己。他也比刚才更进入状态一点,手掌轻轻地在小腹上揉了一把,而后顺着腰线摸到了后背去,东方曜注意了一下与李白的距离,不能碰到性器,他又提醒了一下自己。
东方曜的手掌很厚实,而且常年都带着小火炉似的温度。顺着腰线向上的动作像是在一路点火,李白没有说什么,却在不断加重的呼吸声里暴露了一切。
于是东方曜去吻他。
湿漉漉的吻是唤醒情欲的最好办法。东方曜又一次揉住了李白的胸,握着那团并不算丰满的乳肉蹂躏。最开始是欲盖弥章的触碰,长时间没有喝水,两个人的嘴唇都有些干涩,东方曜下意识的想要舔嘴唇,却无意间忽视了眼前的李白。于是这个动作成了明示,李白闭了眼睛,一口咬在了东方曜的下唇上。
潮湿的。
东方曜在那段时间里想到了很多,缠绕的蛇,交错的手指,如同南方潮湿雨季一样的暧昧。怪就怪在这个密室太过安静,又太过明亮。紧闭的眼睛依然能透过些许的光影,而粘腻的水声则被放大了在耳边响起,还有呼吸声,东方曜这么想,从李白的呼吸声他判断,偶像是兴奋的。
就和自己一样。
“好了。”
在东方曜打算掐着李白的乳头更近一步的时候,对方伸手推开了自己。已经够了,他这么说,东方曜明白了李白的意思,于是咳了一声,转过身去给他留出私人空间。
“你看时间了没?”
李白的嗓子有些低沉,东方曜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他的意思,抬头去看的时候屏幕已经没了动静,东方曜摇了摇头,门已经打开,对面的房间终于有了些变化。在李白开口之前,他并不急着进去,自然也不急着去看。某种程度上来讲房间变化并不是什么好事,东方曜低头瞅了瞅自己的裤子,但从某些方面来看,这整个意外,都是一件好事。


第三关:大家都是成年人了直接点来吧

目前可以确定一件事,虽然这个密室任务有些过于不是人了,但是在某些方面——比如说吃的,还是没有亏待人的。上个任务完成的时间还算理想,虽然李白并不想弄清楚自己硬的怎么快是东方曜技术太好还是自己太敏感的缘故。下一顿饭不知道什么要到什么时候了,即使没有胃口,两个人都还是尽力吃了一些。
而等到醒的时候,周围已经变了个样子。
房间似乎还与先前的差不多,只是多了些陈设,李白醒的时候发现自己被放在了一张带靠背的软椅上,和平常办公室里看到的差不多。他这才意识到自己有多松懈,就连食物里有问题都没考虑到。
不过身处密室,自己也没有其他选择了。
李白叹了口气,却很快又把心悬了起来,东方曜被绑在他对面的椅子上,还没有醒,李白想去叫他的时候才发现,他们两个人之间隔了一面玻璃墙。
“曜?东方曜!醒醒东方曜!醒醒!”
还好只是普通玻璃,李白并没有轻举妄动急着去打碎玻璃。东方曜缓了一会才慢慢醒了过来,在发现处境之后立刻清醒挣扎起来。与此同时,许久没有动静的屏幕又开始布置任务。

#请玩家B坐在椅子上把跳蛋塞进后穴#
#请玩家A 尽量控制不要勃起#

屏幕在玻璃两边各有一个,李白在看清任务后就立刻移开了目光,扫视一圈周围之后确实在屏幕下方发现了任务所需的道具,一枚尺寸适中的粉红色跳蛋,还有一瓶看上去是润滑剂的东西。
“哥?它让我不要勃起欸,你那边是什么任务?它不会要给我放那啥片吧。”
东方曜还被绑着,不算紧,但也只能让他坐在椅子上稍微扭动两下,两边的任务不一样,李白深呼吸了一下说服自己接受这一切,玩家B是他自己绑定的,怪不得别人。
李白没有告诉东方曜自己的任务,此时东方曜也只能坐在椅子上看李白起身去拿了什么东西。如果不是那面玻璃墙两人其实还挺近的,所以等李白回来的时候,东方曜清楚的看到了对方手里拿的东西。
好家伙,确实是要给他放那啥片,还是现场版。
事已至此,李白看了东方曜,咬咬牙脱掉了裤子。
“他只是说尽量控制。”李白还是有些放不开,并拢了腿坐在椅子上,倒了些润滑剂涂抹在跳蛋上,分析起东方曜的任务转移实现,“所以你最好憋着,不然说不定会有什么惩罚。”事已至此,李白又在心里说服了自己一遍,把身子窝进了椅子里。
这绝对是个漫长的过程,李白这么想,因此他把腿尽量打开放在了椅子的扶手上接力,下半身完完全全地展现在了东方曜眼前,李白觉得脸上烧得厉害,只好集中注意在任务上。光给跳蛋涂润滑剂完全不够,李白试探性的往穴口笔画了一下,完全放不进去。于是只好先把跳蛋放在了小腹上,腾出手给自己先做润滑,纤长的手指被略带粘稠的润滑剂包裹,李白倒也不打算省,又糊了不少到穴口的位置。
还是太吃力,李白就着润滑剂送进去两根手指,但也只是送进去而已,抽动起来还是有些过去紧涩,还没等他抽出手指多准备些润滑剂,就察觉到本来安安静静停在自己小腹上的跳蛋轻轻震动起来。
“东方曜?”
“对不起哥我没憋住!”
李白几乎是下意识的觉得这事和东方曜脱不了干系,一记刀眼立马就甩了过去,只见东方曜死死闭着眼睛道歉,胯下已经稍微能看出点形状,有了抬头的趋势。
“憋着!”
李白不得不加快动作。
东方曜闭着眼睛不敢睁开,却觉得黑暗中的听觉好得离谱。润滑剂在手指间的水声,李白强忍着的闷哼声,就连想象力都在此时好得有些出奇,就凭简单的扩张肯定吃不下那枚跳蛋,李白会不会在他面前自慰去抚弄前面,会不会喃喃着他的名字去揉胸前的乳头。
“东方曜!你到底有没有控制!”
李白是真的有些生气。费了半天力气也只让后穴容纳下两根手指,离吃下跳蛋的程度还差得远,他不得不寻求其他抚慰自己的方法,一边思索着片里看到过的一边生涩的去揉自己的胸,揪着乳头想要获取所谓的快感,偏偏东方曜还在帮倒忙,小腹上的跳蛋振动频率又快了一个档,李白甚至觉得他会从自己身上掉下去,更不要提怎么放进后面了。
或许自己吼的那一声确实有用,跳蛋稍微安分了一点,李白松了口气,转而去回想上一关时东方曜的动作和带给自己的感觉,在增加了润滑剂之后李白终于放进了第三根手指,他已经觉得腰有些酸胀起来,这个动作实在有些累人,而且十分的……羞耻。
他一低头就能看见自己挺立的性器和咬着三根手指的后穴。那块的皮肤已经被撑开泛着红,随着翕动带出一点清液。而一抬头就能看见东方曜坐在自己对面,那小孩不知道什么时候睁开了眼睛,正神色复杂的盯着自己看。
更羞耻了。
三根手指已经是李白耐心的极限。他抽了手指,将颤动着的跳蛋顶在了穴口,明显是进不去了,李白并不像硬塞伤着自己,只好先用手指撑开,在将跳蛋一点点往里面塞。万事开头难,只要能把头放进去就问题不大,李白绷着呼吸尽力撑开自己的后穴,刚把跳蛋塞进去一点,就感觉到那小东西疯狂地震动起来,差点从手中掉了下去,激得穴口一紧,将进去的些许又吐了出来。
李白绷着口气,已经懒得再开口说话,只好瞪了东方曜一眼,等对方稍稍控制下来跳蛋动得慢了些才继续往里塞,这次要比上次顺利多了,李白在塞进一半的时候停下来喘了口气。跳蛋的形状在中间鼓了一圈出来,李白尽力去放松自己,只想着尽快解决这次的任务。
然后东方曜就又给他折腾点事情出来。
原本维持着低频震动的跳蛋像是突然开到了最大档,猛然的刺激让李白一瞬间红了眼睛,抚慰前端的手突然一紧,李白只感觉到一阵快感顺着尾椎骨一路向上,激得他眼前发白,等回过神的时候自己已经射了出来,后穴止不住地收缩着,而那枚跳蛋已经完全出来,掉在了椅子上的那摊水渍里。
李白是真的快崩溃了。
“东方曜!”
好吧,东方曜承认他刚刚,确实有一些故意在里面,但哪个血气方刚的男人能看着喜欢的人在自己面前这样而无动于衷,眼看着李白真的生了气,一双眼睛已经被磨得水光潋滟,只好赶忙去哄,再多旖旎的心思都得压下去,先完成任务才好。
“哥我错了我一定控制,再试一次好不好?”
“你撑开来慢慢往里面塞,我这次一定控制我自己。”
算了,这件事迟早是要做完的,李白索性仰起头去看天花板,虽说跳蛋还是在动,但已经很轻微,再加上李白多少适应了一点,也知道东方曜不容易。这次的前半段进入的顺利了很多,李白收回撑开后穴的手,用手臂遮住了眼睛,另一只手抵着跳蛋的尾部,一点一点地往里面推进。成功吃下后就轻松许多,李白能感受到跳蛋被一点点挤压进深处,好在完全进入的瞬间跳蛋就停止了运作,不由得松了口气。
一番操作下来李白出了一身的汗,瘫在椅子里不想动弹,他听见细微的声响,应该是玻璃墙降下去的声音。
“那个哥,你能不能给我松个绑?”


第四关:玩家B说你这样不公平

李白缓了一会才起身穿好了裤子。
如果不是因为对面还有个东方曜眼巴巴的盯着自己,李白本不想在没做清理的情况下穿裤子的。润滑剂涂得太多了,起身的时候顺着腿就这么流了下来。失禁一般的感觉让李白动作一僵,最后还是面无表情地抖开了裤子穿上。
在等了一会后,他才过去给东方曜解绑。
东方曜也知道自己控制的不努力,李白生气也是应该的,坐在椅子上态度端着低着头准备挨骂,见小孩这样李白倒也说不出什么责怪的话了,要骂也只能骂这个该死的密室骂自己怎么想不开选了B,事情已经发生了,李白叹了口气,事已至此这个词最近出现的频率实在太高了,眼下也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开门,进入,李白还没来得急看新房间的布局,就发现刚刚还跟在身后絮絮叨叨的东方曜不见了。
要命。
虽说前面两个人度过的算不上愉快,更多的情绪是羞耻和不好意思。可起码有个伴,现在孤身一人,李白也没办法接受和第三个人共同完成那些任务。
虽然和东方曜一起完成也不自在,但如果是东方曜,李白觉得自己还是可以接受。
东方曜是跟着李白进去的,虽然嘴上一直在说一些不着边际的话,但东方曜的心思早就不在这个上面,脑子里想得全是刚刚李白的模样,想着那处地方是如何吃下去那枚粉红色的跳蛋的。
因此他压根就没留意自己是什么时候和李白走散的。
房间和先前的没多大区别,不过有一张沙发,看上去还挺舒服的。东方曜神色复杂的纠结了一会后,决定静观其变,长腿一迈坐到了沙发上。
不出所料地话,很快,屏幕就会给他下达任务。

#补偿任务:请玩家A进行一次自慰#

补偿任务,东方曜因此特地留意了一下屏幕,大概意思就是上一个任务对玩家A实在太友好了友好的显得玩家B非常吃亏所以为了平衡一下开个小灶。任务倒是不难,东方曜这么想,注释说了不完成也行,可以在沙发上休息一下,不过奖励却很诱人,东方曜换了个更舒服的姿势躺在沙发上,如果他完成任务,可以替李白解锁浴室的使用权。
东方曜解开裤子的时候还在想,这间密室是不是按照自己那点龌龊心思量身定制的。
自慰的事情,但凡是个身心健康的男人,多多少少都干过。
从很早之前东方曜就意识到自己喜欢男人这件事,与此同时想明白的是自己可能喜欢李白。可能,东方曜描述的很谨慎,他确实无法排除自己只是馋李白身子的可能。从很早之前他的自慰对象就只有李白,频率并不高,但只要有,他都会想到李白。
此时也是。
唯一的不同在于从前的想象都太过于含糊,东方曜为自己觊觎偶像的行为表示歉意,心里半是欲望半是负罪,所能想象的素材也太过贫瘠,大多数时候都是面红耳赤的草草了事。但是这一次——李白刚刚在自己面前做完自读一般的动作,眼周泛红的模样像是邀请,他后知后觉地想起来那枚跳蛋还没有被李白拿出来,也就是说,东方曜咽了咽口水,只觉得身下硬得更加厉害。
“李白……”
东方曜从来没有这么想要李白过。
想把人按在身下,想要坏着心思把刚刚闭紧的穴重新撑开,一寸寸按进去去找那枚率先进去的跳蛋,想要在顶进去之后按住微微鼓起的小腹,想要听李白喊自己的名字。
很想,很想。

而李白此时在另一间房间打了个喷嚏。
而在这个喷嚏之后,房间侧边滑开了一扇门,出现在眼前的是浴室。
李白的第一反应是愣住,而后即使是内心警告了自己无数遍小心之后,他还是忍不住,踏进了浴室里。
太难受了。
身后腿间还是湿哒哒黏糊糊的,那枚跳蛋还停留在身体里,李白刚才就发现,只要自己动手想要拿出那枚跳蛋,原本安分的小玩意就会不受控制地颤动起来。
浴室里有淋浴有浴缸,浴缸里已经被贴心的放好了温度适宜的水,李白迟疑了片刻算是警惕,接着安慰自己两个人分开可能是为了方便清理。
而当他脱完坐进浴缸之后,才意识到自己想的有多简单。
好消息是他看到了东方曜,就在浴缸正对着玻璃墙对面,坏消息是东方曜此时有点忙,准确来说是在忙着照顾自己的小兄弟。
李白几乎是一瞬间就站了起来。
东方曜对这边的情况似乎全然没有反应。李白扯过一边的浴巾按在了胸前,用不轻的声音叫了一声东方曜——完全没有反应。李白需要对刚刚的消息做一点修改——正对着的单面玻璃对面,隔音很好的单面玻璃对面。
于是李白不得不坐在浴缸里被迫看一些少儿不宜的画面。
李白也不是没有自慰过。这是正常男性应该有的生理需求,李白并不觉得不对劲,但是看着东方曜在自己面前自读,这件事总有几分微妙的心悸,一时间烧红地脸也不知道是因为什么。小孩的动作不算娴熟,自慰的动作单一的有些死板,如果忽略声音的话,看起来只是单方面的隔音很好,李白又补充了个形容词,天知道为什么东方曜听不见自己叫他,自己却能将那边的喘息听得一清二楚,少年的音色平日里透亮得像是太阳,总是带着让人愉悦的上扬的尾音,可此时却被压低成了危险的味道,被含在唇齿间的“李白”像是粘连的融化了的巧克力,随着东方曜手上的动作来回拉扯着单面镜另一边人的呼吸。
李白在不自觉间烧红了脸。
他企图忽略镜子对面的情况专注于清理,可是那一声声呼唤下的动作都成了调情,揉开大腿上沾染液体的行为像是邀请,李白几乎是咬着牙去抠体内的跳蛋,虽然是自己想多了,可东方曜的喘息声响在耳边的时候,他还是下意识的觉得插进自己身体里不是手指,而是少年人手里大小可观的性器。
真是讨厌。
虽然那个小东西在这次取出的时候没有添乱,可是随着动作倒流进去的水让李白萌生出被灌满的饱胀感,手指被泡的发皱,跳蛋滑得根本抓不住,东方曜的声音被放大了打在耳根,李白只觉得脸上烧得厉害,像是要落下泪来。
“李白……”
东方曜说不出什么过分的话,只是一遍又一遍的叫着李白的名字,少年隐秘的心事都藏在了左不过十二画的两个字中,一件又一件,一声又一声。
“笨蛋。”李白总算是把东西拿了出来,肩头已经浮上一层浅粉,那边的东方曜已经收拾好自己,李白起身把自己冲洗干净,忍不住又低头骂了一句笨蛋。
“我也喜欢你啊。”

后续还在更新哦
皖ICP备20200172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