贰 星尘落(六)
作者:佑迩      更新:2021-07-10 22:36      字数:2873
◎圆梦向

◎私设如山

◎OOC请注意



  在鹭湖等候汇合的二人没有等来黑衣少年,却等来了左宥传信的灵鸢。

  蓝曦臣握着已消散的灵气,怔然了一会,对着在一旁安静等待的孟瑶,轻声道走吧。

  孟瑶暗猜应当不是什么好消息,想了想那个明朗的黑衣少年,轻步跟上蓝曦臣:“泽芜君这是回姑苏吗?”却见蓝曦臣摇摇头,望着即将消散的残霞,轻吐一词:“聚焰。”

  

  自左宥传信已寻至泽芜君后,江澄就再未收到魏无羡与左宥的传信了。他跟着父亲忙着百门共议,整天累得要死,也不知这两家伙跑去哪玩了,连个消息也不传。偶尔与姑苏蓝家商议一些事宜时,遇上蓝忘机,那家伙总会提一嘴魏无羡,这两人不是死对头吗?他与自家阿姐抱怨时,却见自家阿姐掩面笑了,道,这位蓝家二公子也是与阿澄一般性子,关心人喜欢拐着弯。

  江澄立马否认,谁关心那家伙了,他只是气不过魏无羡在外面逍遥快活他自己在这里累死累活。

  江厌离笑后,也轻轻地叹了声:“也不知阿婴与槿归现在如何了,不知何时才会有消息。”

  江澄安慰道:“阿姐别担忧,过几日便是百家商议的日子了,这动静也不小,到时候他俩得了消息一定会去的。”

  

  到了百家商议的日子,魏无羡依旧未现身。但是在座谈处,出现了百家都意想不到的人。

  温逐流和温晁。

  准确来说,是被绑着的温逐流与温晁。

  而拖着温逐流与温晁前来的,是三名白衣人。

  温逐流的出现,在众家中激起了不少波澜,有人想趁此出口恶气,但也有人担心是温家人安插的细作,想趁机搅乱这场商议。

  听着众人中此起彼伏的讨论声,其中一名白衣人站了出来:“请众位道友放心,温逐流已被下了禁制,现下无法调动灵力。”

  蓝启仁是此次座谈的主持者,见来人虽带着‘投名状’却不露面:“那还烦请姑娘卸下衣帽,表明来意。”

  下一刻那人口出惊人,揭下衣帽,露出众人皆识的面容:“岐山温氏温情,见过诸位道友。”

  一石激起千层浪,深受温若寒荼毒的家族恨不得上前撕了温情,就连江澄某一瞬间都差点未按捺住自己。只见另一位白衣人上前,一把长枪一扫,震开了几个热血上头的人。

  “还请冷静,我们带着‘投名状’来此,不是来找你们打架的。望各位道友莫要恨错人,杀错人。”

  江家父子听见这熟悉的声音,都不由得一愣,不约而同对视一眼后,静心观察。

  蓝启仁抚了抚胡须:“不知温情姑娘想要什么?”

  温情抱拳行礼:“温情要温若寒的项上人头。”

  金光善现下慢悠悠地起身看着温情,摇着扇子,狐狸眼中闪过的精光不知在打着什么主意:“这在场的各位谁不想要温若寒的项上人头,温情姑娘,你这条件不太好用吧?”

  只见温情抬头冷静看了金光善一眼,情绪丝毫没有变化:“既然如此,那温情只得摆脱温若寒,独成一脉了。”

  “岐黄一脉参与讨伐。但讨伐之后,不管温若寒一行下场如何,与我岐黄一脉都无半点干系。”

  娇小的少女声音铿锵有力,砸进了在场每个人的心底。

  本以为温情是想趁机篡夺温氏家主之位,却不料是想断尾求生。

  

  如今温若寒势大,百门式微,他们没道理会拒绝温家策反的一支,更何况此人极有可能接触到温家核心。

  亦有姑苏蓝家在此,也无须担心战后百家翻脸不认。

  以姑苏蓝氏、清河聂氏、云梦江氏、兰陵金氏为首的众门百家计较利弊后,决定接受岐黄一脉的投名。

  入座后,左宥接收到熟悉的视线,她便回望过去,见是江澄,便互相点头示意一下。左宥低头看了眼手中的清音铃,眼神沉了沉,随后便收敛眼中神色,正听众家百门打算如何进攻岐山温氏。

  

  座谈散会后,左宥稍等了一会,本想等江澄,与他谈谈近期发生的事情,没想到还未等到江澄,却等来了蓝忘机。

  “在下蓝忘机,请问是左槿归左姑娘吗?”

  左宥见蓝忘机正颜端庄地向自己行礼,有些诧异,回过神来立即回礼:“正是。不知含光君找槿归何事?”

  正如魏无羡所说,蓝忘机虽与蓝曦臣长得极为相像,待人尊敬,气质却是清冷如冰,恍若未入世的谪仙。

  蓝忘机来找她先是对于寻回蓝曦臣致谢,后面却顿了顿,似是不知如何开口。

  左宥想了想,掏出挂在腰间的清音铃递给蓝忘机:“含光君可是想问无羡的情况?”

  蓝忘机怔然了片刻,接过清音铃,虽然他面上神情未变,左宥却似乎看到了一丝担忧:“左姑娘,魏婴他……”

  “我本来是想着守在乱葬岗,等他出来再还给他的。”

  左宥有些自嘲地笑了笑,这盘局,她真的能解开吗?

  “没想到时间还是不太够,看来只得让含光君暂帮保管,替我还给无羡了。”

  左宥抬眼,见江澄站在不远处,便告别了蓝忘机:“含光君,无羡对于这一方面有些迟钝。再加上误入乱葬岗、蓝家……众门百家对邪魔外道的厌恶……你们相遇之时,还请语气缓和些。其余的,我身为局外人不便明说。但含光君若需帮忙尽管开口,槿归还有事,便先告辞了。”

  

  左宥走近了,见江澄皱着眉看着自己,想是那些话当是被听见了,她心头思绪万千,开口刚想‘狡辩’,便见江澄道:“我道你脸色怎么这般差,原来是管了许多闲事。”

  左宥拍拍脸颊,想了想,笑道:“想是在夷陵吃得不好,太馋厌离的手艺了。”

  顿了顿,又有些试探地问:“江公子不问我为何把无羡的清音铃给了含光君?”

  江澄看了她一眼,念叨了一句“我问了你就能把给出去的拿回来了?”

  左宥挠挠脸,有些尴尬地笑了笑。

  “不过我也还算能理解,毕竟魏婴他掉进的是那种地方。”江澄放缓了脚步,眼中神色复杂。

  上古战场,伏尸百万,怨气丛生。

  若是稍有不慎,便可能被万鬼所噬,魂消魄散。

  “我自是相信他能从那种鬼地方回来,但是心性如何,却是说不定了。若是能在清音铃上叠加静心咒,于他而言是再好不过了。这方面,蓝家更擅长。”

  左宥看着条理清晰的江澄,有些惊讶,有些无法将其与书中阴沉暴力、宁可错杀一千也不放过一个的三毒圣手联系在一起。

  如此善解人意……

  但是回想那时的江澄,是还不及弱冠的少年,亲眼目睹家门被虐杀的惨烈,至亲之人惨死手足之下,也难怪性情大变。

  左宥收敛起脸上的惊讶,但是已经被江澄看见了,他略有不爽:“这么点道理我还是懂的,难道在你眼中,我就是那种蠢得只会混吃等死的世家子弟吗!”

  

  左宥连忙否认:我不是,我没有,别乱说。

  好歹也是世家公子榜上有名的人物,怎么可能是温晁那种的货色。

  

  “只是有点惊讶,你为他想得倒不少。”

  江澄看着笑眯眯的左宥,不自在地移开目光,嘟囔着“谁为他着想了”。

  “不过你怎么能确定蓝忘机一定会帮忙?”

  “嗯……江公子有心仪的仙子吗?”

  “没有,没见有我阿姐好看的,性格也没有比我阿姐好的,而且还娇滴滴,不能打也不能扛……但跟这有关系吗?”

  嗯,要长的好看,温柔贤淑,要武艺高超,耐揍抗打。

  左宥望着远方,感慨:看来未来的江夫人任重道远啊。

  

  注:两千年后的仙门众家均因乱世灭法覆没,只因各家法门典籍保存得当,才能为后世流传,但云梦江家族谱早已因水火之祸泯然于世。

  

  话外:

  相貌好,性格好,武艺高超,耐揍抗打……

  左宥灵机一动:这不是泽芜君嘛!

  江澄黑脸:我不是,我没有,你别给我添乱!!

再注:
江澄和蓝曦臣只是单纯调侃而已~
皖ICP备20200172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