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验证码:
隐囚同人合集   作者:雪落莺
评分:
10.0 (1人已评)
隐囚同人文合集
《归途》落难在逃小王子O×皇家荣誉教授A 目前连载中预估10w字左右
《冬虫夏草》校园风,存稿2w字,上本完本后发
标签: 隐囚
下载: TXT全文 TXT单章

归途 《归途》第十七章

仿佛被人用力按压着胸腔,卢卡感觉有那么一瞬自己呼不出气来了。悲痛如同刚起效的麻醉剂,一下就使他的身躯不受控制软倒下去。
“哐当!”
“啊!”传信的学生冷不丁被吓了一跳,他连忙冲进大门伸手扶稳卢卡并劝慰到:“校长被抓前就是要我来告诉你,不用担心他,你先跑,跑到安全的地方去。“
跑到安全的地方去...可现在还有哪里是安全的?
阿尔瓦被抓,意味着学院和洛伦兹府邸都被监视起来了,而外面的世界只能是更加危机重重。虽然国师的军队在找到假王子后撤回了好了一部分,可整个首都仍是处于封锁的状态。城门紧闭,公共交通停运,里面的人出不去,外面的人也进不来。首都不过巴掌一样大的地方,即便躲藏得再好,只要国师一声令下,被抓到也是迟早的事情。
他已经无处可逃了。
卢卡深感绝望,重重地叹了一口气,失去阿尔瓦的悲伤与可能被抓的恐惧相互交织在心头。致使现在的他只想一个人静静,独自消化因变故而产生的情绪。
漫长的沉默下,传信的学生离开了。当门被重重的关上那一刻,周遭的一切声响似乎都小了许多。枪声,尖叫声,伴随着铁骑的脚步声,渐渐离卢卡远去,这时候他才想起来情感的宣泄需要哭泣,可等到双手掩面时,他发现自己早已泪流满面。
怎么办?阿尔瓦,我接下来该怎么办?
呜呜呜。
眼泪滑过脸颊,接连不断的滴落在地板上,卢卡哭得不能自已,仿佛这样就能逃避现实,停止混乱的局面。也就是在这时,一张明晃晃的卡片从他的口袋里滑了出来,轻轻地掉落在门框前。
那是财务长的名片。
“如果你以后遇到困难,可以随时联系我。”
当目光聚焦的那一刻,中年男人铿锵有力的声音便在脑海里回荡,卢卡愣了半晌,终于像是意识到什么般变得激动起来。
对,还可以去找财务长呀!
他和阿尔瓦是好朋友,又是能出入皇宫的大臣,一定有办法救阿尔瓦出来的。
像是在滔天的洪水里抓住了救命稻草,卢卡摸了一把眼泪,欣喜若狂地从地上爬起来,跑到电话机前一刻也不敢耽误地输入电话号码,随着按钮一个一个被摁下,他的内心由欣喜变得平静,最后归于焦虑难耐。
要是财务长现在很忙呢?要是财务长也没有办法呢?
国师的权力在首都已经达到了只手遮天的地步,没有任何一个人可以与之抗衡。而财务长只是区区一个管理财政的官员,他能从国师的手里把阿尔瓦救出来吗?
接通的电话那端似乎早已洞悉了这些心事,卢卡还没来得及开口求助,财务长沉闷的嗓音便传进了他的耳朵。
“我知道那边发生了什么,你先别急,我有办法,我马上就过来。”
“嘟嘟嘟...”
欸?
快到嘴边的话被硬生生堵回了喉咙里。听到电话里头忙线声,卢卡不觉有些错愕,他上一秒还在担心财务长是否愿意伸出援手,下一秒却因得了肯定回答而感到有些不知所措,事情的发展以一种极其诡异的姿态,在向他无法预料的方向上疯狂前进着,就好像冥冥之中有人操控着全局,迫使所有人的一举一动都照着安排进行下去。另外一边,财务长的行动也非常迅速,仅是十分钟后,他便敲响了宿舍的大门。
两个人的再次见面没有过多的寒暄,财务长脸上挂着迫切,不由分说拉着卢卡就往外跑。
“啊等一下,我们要去哪?”
卢卡原本还想仔细打探消息,猛然被财务长拉得一个踉跄,差点被门槛给绊倒。他下意识想打掉财务长架着他的手,可财务长一个alpha人高马大,见此情景竟想把卢卡直接给扛起来。
如此粗鲁的举动引得卢卡心里惴惴不安,他终于察觉到眼前男人的态度有些不对劲,虽说自己每多在学院里呆一秒,出现变故的可能就会多一分。但这也不是财务长急成这样的原因。更何况卢卡在前面等待的时间里突然想明白了一件事,攻击学院的军队第一时间没有找上自己,就说明他们的目的并不是来抓自己。国师想要抓的,至始至终都是阿尔瓦,至于阿尔瓦是出于什么原因被抓走,多半应该是跟学院最近的工作有关。
可此时已经容不得卢卡再细细多想了,或许是抱着一丝丝事情没这么简单的顾虑,他还是跟着财务长下了楼梯,此时校园里已经看不到任何一个学生,目所能及之处都是大片的血色和打扫地面的士兵。操场上的大灯不知何时熄灭了,使得失去光源照亮的学院显得那么可怕寂静。
一辆黑色的商务车就停在楼梯口的不远处,得了命令的司机早早地开了车门等候在那里,只待财务长架着人入了坐,便一脚油门将车开了出去。
这一套动作在电光火石间完成,卢卡没有任何拒绝的机会,等他回过神来时,车子已经驶出十几米远了。偌大的车后座有些昏暗,仅有车顶一盏小黄灯亮着,司机坐在前排开车,中间则有个巨大挡板直接将车的里空间一分为二,左右两边的窗户一片漆黑,像是被黑色胶布贴了一层似的,丝毫看不到外面一点光景。
“财...财务长。”卢卡有些害怕的缩在座位的另一边,酝酿了好一会儿才敢开口询问,“你要带我去哪?”
此时的财务长正襟危坐,与刚刚迫切的模样若判两人,他没有第一时间回答卢卡的问题,只是从一旁的储物箱里掏出了一瓶水递给了卢卡。
“殿下受惊了,只是时间紧迫,我怕出了什么意外。”
卢卡小心翼翼地接过水,点头应声到:“我知道财务长是担心我,可是我总觉得,军队没有第一时间来抓我,就说明他们的目标只是阿尔瓦而已。你说,阿尔瓦是犯了什么事把国师惹怒了?”
财务长显然没有料到卢卡能思考到这一步,他收回手的动作一僵,却很快恢复了常态,紧接着,他便有些自嘲地回复到:“那确实是我考虑不周了——不过现在的学院还很危险,我在附近有一处私宅,殿下先去那里避一避吧。”
卢卡低头看着握在手里的那瓶水,随意地摇晃了两下,他现在没有选择的余地,因此用沉默代替了回答,被动接受财务长的提议。只不过,事情的发展再次超乎他的预料。当车子继续平稳行驶一段时间后,突然就因一个急刹而停了下来。
“怎么回事?”
财务长猝不及防,差点一头撞到隔板上。他愤然地准备拉开隔板询问司机遇到了什么事情,却不料下一秒左侧的车窗开始自动下降,一个手持枪械的高大alpha站在外头,还未等窗户降至底部便冲着车里喊道:“财务长,好久不见。”
“骑士长?”看清来人的财务长警铃大作,说时迟那时快,他直接一个侧身,将右边坐着的卢卡给挡地严严实实。
首都骑士长,负责管理首都军队,以及看护首都所有在籍Omega的身份信息。因是国师最忠心的部下,他平时都在皇宫内待命,极少外出露面。
“找我有事?”
“哼,不是我找你。”骑士长并没有注意到财务长异常的举动,他自顾自将手伸进车内,无视财务长警告的眼神便掰动开关打开了车门:“是国师大人叫我来请你过去一趟。现在这么晚了,想必财务长应该没急事要办吧。”
听到国师大人几个字,车内两人都不约而同的愣住了,财务长最先反应过来,他一把拉住了车门,声音略有些僵硬:“请问骑士长,传召令在哪?”
“啊?国师大人想见你,还需要传召令?”骑士长仿佛听到了天大的笑话般仰头哈哈大笑了两声,他依旧我行我素地从外侧扒拉着车门,想尽早坐进车里,直到发现财务长是卯足了劲不让他进去,才堪堪变了脸色。
“怎么了,你车上有见不得人的东西,连坐都不肯让我坐一下?”
财务长面露不爽:“这好像是我的私人车吧,骑士长想坐的话,不应该先经过我的同意吗?”
被强硬拒绝的刹那间,骑士长眼里闪过骇人的寒光,他松开了手,任由车门在碰的一声中重重关上,随后,一股刺鼻的alpha信息素骤然在车窗外炸开。
“经过你的同意?有道理。”话音落地的同时,那杆被骑士长揣在怀里的枪直接顶住了财务长的脑门,骑士长微微歪了歪头,一脸不屑地说道,“怎么样?我现在能进去坐坐吗?”
“什么毛病。”财务长被这种挑衅气得涨红了脸,“我可是财务长,你敢杀我?”
骑士长懒得多费口舌,他迅速抽出枪支往天上来了几梭子。在火光和弹药味中,几个弹壳乒呤乓啷掉到了地上。
财务长脸色铁青。
“叮”一声,车门又开了。
原本后排宽敞的空间,因为多了一个alpha而开始显得有些拥挤。虽然卢卡已经尽力缩在角落降低存在感,可骑士长落座后还是第一时间发现了他。
“你是...阿尔瓦的学生?”
骑士长记忆力超群,他一眼就认出了缩在角落里的Omega是之前在洛伦兹府邸看到的那个孩子。狐疑的视线从财务长与卢卡之间来回穿梭,半晌过后,骑士长突然冷笑一声。
把别人举报之后便马不停蹄地带走别人的Omega,再没脑子的人都应该清楚发生了什么。他拍了拍财务长的肩膀,露出一个意味不明的笑容:“真有你的财务长,你也不怕国师大人追究。”
眼见事情败落,财务长只好尴尬地陪笑着,他听出了骑士长这句话里的暗讽。抓捕阿尔瓦的命令是由国师亲自下达的,因此作为国师的心腹,骑士长自然也知道是谁举报的阿尔瓦。
“你认识我?”听到有人知道他和阿尔瓦之间的关系,卢卡好奇地探出头,他丝毫没有察觉现场诡异的氛围,隔着财务长就开始打量起这个被称呼为骑士长的男人,“我好像对你没什么印象...我们是在哪里见过?”
骑士长故作思考状,过了一会儿,他才幽幽说到:“应该是...在洛伦兹教授的床上。”
“......”
卢卡陷入了沉默。
学院到皇宫距离并不算远,由于刚刚的对话,三个人各怀心事坐了一路。二十分钟后,他们按时来到了巴尔萨克皇宫。此时的国师正在会议室里准备着接下来需要讨论的资料,当这位日理万机的掌权者看见两个大臣边走边相互撕扯着,后面还跟了一个瘦弱的少年时,免不了有些错愕。
“放肆,你们的眼睛都是瞎的吗?还不快把他们拉开!”国师冲着两边的侍卫厉声呵斥到。因着距离有些远,他并没有在第一时间看清卢卡的脸,所以他先入为主的认为,骑士长和财务长在为一个Omega而大打出手。
侍卫们一拥而上,很快便将骑士长和财务长拉开,等到三人齐齐跪倒在地,国师才放下手里的文件,慢悠悠地从台阶上下来,边走边提醒到:“别告诉我,你们是因为一个Omega而吵起....”
“大人。”骑士长不耐烦地开口打断了国师的话:“他是洛伦兹校长的Omega,臣奉命找到财务长时,他就在财务长的车里。”
“......”
此话一出,在场所有人都不动了。感受到四面八方投来的炽热目光,卢卡尴尬地把头埋得更低了些。由于他不知道财务长举报了阿尔瓦的这件事情,因此只单纯的以为骑士长在嘲讽自己乱勾搭人。
这误会可太大了,卢卡在心里敢对天发誓,他跟财务长没有一丝情感瓜葛,他绝对绝对,绝对没有做任何对不起阿尔瓦的事情。
只不过,骑士长有必要把这种事情闹到国师面前吗?
卢卡有些无语,他本以为自己可以老老实实待在车里不用面见国师,却不料骑士长下车时忽然叫人把他从车里揪了出来,而财务长开始跳出来与骑士长理论,到最后,两个人竟就扭打在了一起,边打还边喊着等国师大人做判断。
高堂之上,知道事情所有原委的国师看了一眼满脸心虚的财务长,又看了一眼胜券在握的骑士长,过了半晌,才缓缓开口到:
“骑士长。”
“在。”
“堵住财务长的嘴,把他押进监狱,关到洛伦兹校长的隔壁去。”
“是。”
在命令下达的那一刻,骑士长得意洋洋地用双手掐住了财务长的喉咙,财务长死命挣扎着,似乎还想跟国师辩解两句,但他的体格比军队出身的骑士长小了足足一圈,力气也小了许多,挣扎到最后,也只能任由骑士长拖拽着离开。
会议室里重新归于平静,偌大的房间里回荡着国师断断续续的踱步声。卢卡紧张得手心起了汗,不知道接下来自己将会面临什么。
“你,抬起头给我看看。”
冷漠的声音从头顶上传来,国师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走到卢卡的身前。不同与之前在洛伦兹府邸的眼神,此时的国师,满眼都是探究和疑惑。

糖果

0颗

奶茶

0杯

咖啡

0杯

披萨

0块

红酒

0杯

发表书评:

您需要 登录 才能发表书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