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曦瑶— 失而复得。。   作者:夏夜之雪
评分:
0.0 (0人已评)
在观音庙之后的两年,原以为一切会如此平静下去,
可突然传来令人震惊的消息, 封住的棺木被人掀开,聂明玦与金光瑶的尸首不翼而飞,金子轩和江厌离突然奇迹般的复活。。
这一切只是开始。。

失而复得,再一次相见,我只想对你说,余生我只想珍惜你,爱你,不再失去你。。。
下载: TXT全文 TXT单章

第四章 :你是前辈?!!!

前提:

“泽芜君。。二哥。。保重。阿瑶,希望二哥幸福。”
说完,金光瑶便转头离开,快步地逃离蓝曦臣。到了农屋,金光瑶便看到小枫,一副懒洋洋的样子躺在屋前的树上。
"哦,人走了?"
金光瑶缓缓地抬头,是笑非笑,平淡地说道:“哦,回了。东西我也送走了,所以,小枫你不需在我身旁徘徊了。”

=================================================
第四章 :你是前辈?!!!
======================================
=========================

金光瑶缓缓地抬头,是笑非笑,平淡地说道:“哦,回了。东西我也送走了,所以,小枫你也无须在我身旁徘徊了."

小枫挑了眉,与金光瑶对视了一会,便起身,轻巧优雅的从树上跃下,分毫不差地落在离金光瑶七步的距离。

平日一副慵懒小猫的模样,此刻却变成一个冷傲,凶狠的孤狼,眼里透着冰冷的寒光。小枫露出美丽危险的微笑,缓缓地说道:"有意思。知道我另有企图。却还能如此冷静,隐藏心思待着我身旁,厉害!"

金光瑶露出一贯的微笑,彬彬有礼地道:"谢谢赞美。"

听着金光瑶从容不迫的回答,小枫收起了身上透出的冰冷,放声大笑。一双美丽的桃花眼,兴致勃勃地望着金光瑶,"呵呵。。。那么放心让我待在你身旁,不怕我杀了你?"

"怕啊,不过从我醒来到现在,你一直都迟迟未动手,想必一定是有不能立即杀我的理由。既然是因为如此,那只要我有让你不杀的理由, 我又何必担心你对我不利。"

"哈哈哈哈。。有趣!孟瑶,来说说,什么理由让我不杀你,看你是不是赌对。"

金光瑶收起了微笑,一脸凝重的说道:"阴虎符。"

"哦,既然知道,为何还把他交给那个傻小子?"

金光瑶微皱着眉,有些不满地道:"二哥不傻,也请你别再叫我小孟瑶了。"

小枫冷哼了一声,嘴角牵起一抹嘲讽的微笑,说道:"哦。。人前唤泽芜君,人离开后便改唤二哥。。呵呵。。小子,你明明在乎那家伙,为何还如此狠心伤人?"

金光瑶冰冷的回答道:"与你无关。东西已不在我这了,你可以离开了。"

"呵呵。。我要不要离开是我的事,和你无关。金光瑶,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

金光瑶狡黠地笑了笑,大胆地说道:"想要我的答案,小枫你先回答我的问题。"

小枫望着眼前露出狐狸笑容的金光瑶,有些不情愿的咬着牙,回答一声好, 然后心里恶狠狠地默念道:"可恶!要不是对眼前的小崽子感兴趣,他才不想被小辈坑!"

望着小枫脸上写着不悦和不情愿,金光瑶退下了狡黠的微笑, 换上了柔和的笑容,卑微礼貌的道谢。毕竟已经得到自己想要的结果了, 没必要继续惹对方不开心。看着对方的不悦的神情退些,金光瑶问道:"小枫,你是谁?最近仙门里闹得沸沸腾腾的掀棺,复活,和聂明玦身上的怨气消失之事,是你做的?"

"我是谁,这说来话长,我不想说,不过枫确实是我名。而且孟瑶,我是你前辈,别小枫,小枫的不停叫,太不像话了,赶紧改改那称呼,叫我枫前辈。"

金光瑶有些好笑的望着不论容貌还是身形都看似比他年纪还小的前辈,遵从的唤道:"是,枫前辈。对于晚辈先前无礼之举,还请前辈见谅。"

瞧着礼貌乖巧的金光瑶,枫心里的气消了不少,满意点头地说道:"不愧是待人处事,八面玲珑的敛芳尊, 懂的如何讨好人。。。呵呵。。掀棺之事是我做的,聂明玦身上的怨气消除也是我做的,但是你和你那同父异母的哥哥和大嫂的事,不是我做的。至于是谁做的,你就当做是老天发疯吧。"

金光瑶无语的望着口出狂言的前辈,然后心里不断的反复思考枫前辈的话。此人说的话到底是真还是假 ?若是真,那眼前这位看似少年的身形是幻影?

似乎猜到金光瑶心里的想法,枫前辈耸了耸肩,无所谓的说道:"信不信由你。不过不管你信不信,你还是得回答我的问题。"

金光瑶收起了思绪,微笑地回答,"阴虎符本就不属于我,我只是物归原主。而且既然前辈不是贪图阴虎符之人,那便不会因为阴虎符不在我身边而把我杀了。"

枫挑了眉,眼里闪着光芒,继续的追问,"小崽子,你这话前后矛盾。你说阴虎符是我不杀你的理由,而后你却又说我不会因为阴虎符不在你身边而杀你。你这答案说不通."

“前辈,因为阴虎符留在我身边的有两种人,一种是贪图我身上的阴虎符,而另一种人则是监督阴虎符的去向的人。既然前辈不是前者,那就是后者了。既然是为了监督阴虎符的去向,只要我不把阴虎符交到错的人手中,我就安全了。"

听完金光瑶的答案,枫拍着手,眼里闪着危险的光芒,袖子随着不知何处刮来的冷风,轻轻地舞动着。金光瑶冷冷的望着枫 一步一步的走到离他不到两步的距离,然后听着枫语气冷冷地说道:"哦,脑袋不错。我的心思你都猜对,厉害。刚才把阴虎符交给蓝宗主是你设计好的一场戏 ?"

"戏?" 金光瑶收起了微笑,语气平淡地道:"随便吧。信也好不信也罢,该说的都说了,前辈还有什么问题?是杀我还是放我?"

枫收起脸上的表情,什么也没说地静静站在那,眼睛也不眨的直直地望着金光瑶。被瞪的有些毛骨悚然的金光瑶,轻轻的咳了一声,然后带着不自然的微笑问道:“前辈,你还有什么问题想问?"

枫似笑非笑的耸了耸肩,一副懒洋洋的说道:“我站到腿酸了,不说了。何况你这小崽子也会跟着我,等我想问,再问吧。" 然后似乎想起了什么,枫突然停下了脚步,转过身,对着金光瑶说道:"哦。。你有什么想问的也可以问,不过要不要回答要看我心情。。还有孟瑶,解铃人还需系铃人,该说的,该听的,就别逃避了。 玲珑心的你,不可能不明白这道理,逃避对谁都没好处。" 说完,枫转过了身,不理会金光瑶,一人走进了屋里。

金光瑶垂下了眼帘,牵起一丝无奈的浅笑。他知道,可他害怕。他害怕听到他说的话后,便下不了决心离开他。他不能留在他的身边,即使是待在他身边片刻也不行。他一生的白月光,绝不能沾上他这个污点。。。

。。。。。。。。。。。。。。。。。。。。
。。。。。。。。


一直到天空由紫红色瑰丽的晚霞转变至美丽地墨蓝色星空,蓝曦臣才面无表情地拔出剑,御剑飞回了云深。到了云深,蓝曦臣深吸了口气,挂上平日里的微笑,和凡是碰面的弟子,嘘寒问暖。一路上蓝曦臣表现地和平日里一样,看不出有任何异样。

找到了蓝思追,蓝曦臣便简单地吩咐,要他通知其他的弟子,若无急事,今夜切勿打扰他。吩咐完后,蓝曦臣再交代一些事情后,便一人静静的回到自己房里。到了房里,蓝曦臣关上了门,卸下了笑容,铺下了结界,便一人发愣似地坐在书案前。书案上摆着一枚有些裂痕地通行玉令,和人物水墨画。每一张的水墨画,画着人物各色各样栩栩如生的表情神态。画里的人物不论什么神情都能感觉丝丝的温柔和快乐,除了一张,画里画着的人露出悲伤神情,满脸泪痕,嘴角挂着鲜红色的血,浅浅地笑着。蓝曦臣伸手轻轻的抚摸着画,仿佛在为画里的人物擦掉脸上的眼泪。望着画里那嘴角鲜红色的血,蓝曦臣露出痛苦窒息的神情。。。。

见到金光瑶时,他有许多话想要和他说,想要问他,可在金光瑶恳求,决意与他别过时,蓝曦臣便默默地把所有地话往心里埋。

。。。。。阿瑶,你恨我吗?

。。。。。。阿瑶,当时,为什么要推开我?

。。。。阿瑶,你知道吗,当我发现你有可能复活时,我心里是高兴地。。。。

。。。。阿瑶,你知道吗,对你,我有怨,有气,有难过,有不舍,有心疼,还有思念。。。

。。。。阿瑶,你知道吗,这两年,我想了很多。。。

。。。。。。阿瑶。。。你知道吗,我对你....

想说的话,说不出,想表达的情感,无法传递。。。

一切,仿佛回到当初,郁闷,不解,一丝丝的绕着自己的心,然后一点一点的勒住。窒息沉重的痛,疼的想要放纵,想要沉浸在梦里。。

"泽芜君,请你别忘了,你是蓝家宗主。。。。。"(作者:第三章,金光瑶对蓝曦臣说的话)
他没忘,所以他并没有放纵,也没让自己沉浸在梦里,只能任由自己在夜深人静时,默默的流泪,对着画思念。。。。。。

。。。。。。。。。。。。。。。。。。。。。。。。。。。。


"思追,景仪,你们可有看到泽芜君?"

"有,不过。。。魏前辈,泽芜君今夜吩咐只要没什么急事,都不得打扰他。"

魏无羡和蓝忘机对望了一眼,便转头对着蓝家的小辈说道:"哦,我和含光君有急事,思追你知道泽芜君在哪?"

"泽芜君说他会在寒室。"

魏无羡道了谢,便和蓝忘机倆人走到寒室门外。感觉到寒室设下了结界,魏无羡小声的对着蓝忘机说道:"难道,敛芳尊在里面?"

"不知道."

说完,蓝忘机便主动的敲着门,轻声唤道:"兄长。"

蓝忘机和魏无羡在外等了一会儿,便看到蓝曦臣打开门,脸上挂着淡淡的笑容,眼里却毫无昔日的暖意和光彩。

"忘机,魏公子,有事?"

蓝忘机眉头皱着,眼里透出对蓝曦臣担忧,说道:“兄长,还是找不到敛芳尊?"

蓝曦臣听到'敛芳尊'三个字,笑容淡去了,淡淡地回答道:“找到了。”

不解为何蓝曦臣露出如此神情,蓝忘机语气疑惑的说道:"兄长。。你。。。"

"忘机,魏公子,进来说话吧。"

一进门,坐下时,魏无羡便瞧见桌上放着一个素色钱袋,隐隐约约,魏无羡感觉钱袋里似乎装着他熟悉的东西。魏无羡一边盯着那个钱袋,一边小心翼翼地问道:"泽芜君,你桌上的钱袋是?"

蓝曦臣疑惑的转向桌上放着的钱袋,然后忆起什么,眼睛瞪大的望着钱袋,说道:"那是阿瑶交给我。他所这东西归还于我。"

魏无羡似乎知道东西是什么,只见他对蓝曦臣说了一句抱歉,便急急的拿起钱袋,倒出里面的物品。

一块闪着幽黑光芒的东西从袋里掉落,发出沉沉的声音。看清后,蓝家兄弟瞪大眼睛,张嘴说道: "阴虎符!"

魏无羡点了头,"果然,阴虎符一直都在敛芳尊手中。泽芜君,敛芳尊交给你后,还说了些什么?"

蓝曦臣皱着眉,说道:"阿瑶说这东西留着对他无用."

魏无羡, 哦了一声,便问道:"泽芜君打算如何处理阴虎符?"

蓝曦臣转向魏无羡说道:"魏公子对阴虎符的了解多一些,你认为应该如何?"

魏无羡拿起了阴虎符,沉着脸,翻转着手中的阴虎符,慎重地说道:“还是请教蓝老先生呗。虽然现在我们手中的阴虎符几乎是块废铁,但难保证不会有人想要动它的注意,想办法修复它。而且在这个节骨眼,阴虎符的出现,怎么看都不是好事."

蓝曦臣点了头,同意魏无羡的建议,“魏公子说的没错。不过现在夜深了,我们还是明日再和叔父讨论."

似乎想到了什么,魏无羡赶紧地问道:“泽芜君,敛芳尊把钱袋交给你时,可有人看到?"

蓝曦臣肯定的回答道:“没有。阿瑶一向做事谨慎,既然要把它交给我,一定会安排好一切。而且我找到阿瑶时,他是易容,没人能认出是他。”

魏无羡挑了眉,心里有些好奇的想着,敛芳尊易容到人们无法认出他的境界,那泽芜君又是如何认出?难道是他俩秉烛夜谈,谈出的默契?还是 ?越是去细想,思绪越是跑偏。。。

“不过。。。。”

突如其来的被蓝曦臣一句话打乱了思绪,魏无羡,啊, 了一声,仓皇地收回跑偏地思绪,问道:“不过?”

瞧见魏无羡地失态,蓝忘机朝魏无羡投出疑惑地眼神。魏无羡收到蓝忘机投过来的眼神,微微对着蓝忘机吐了舌头,比着口型说道,‘等回房说。’,这才阻止蓝忘机的发问。

蓝曦臣似乎沉浸在自己地思绪,没留意到忘羡地失态,继续地说道:“阿瑶身边有个我从没见过的少年。”

“泽芜君觉的那少年可疑?”

“不知。不过阿瑶放心地让他待在他的身旁,那一定对他有一定的信任。”

魏无羡点了头,接着的问道:“泽芜君,敛芳尊现在是成了凶尸还是和金子轩一样?”

“和金公子一样,而且被砍去地手臂完好无损地接回了。”

"兄长,敛芳尊复活的事你打算如何处理?"

蓝曦臣眼神坚定,淡淡地说道:"放走阿瑶."

待蓝曦臣说完后,谁也没说什么,只是静静地坐在那。过了片刻,蓝忘机缓缓地说道:"兄长,决定了?"

“嗯”

蓝忘机垂下眼帘,淡淡地说道:“夜深了,兄长早些休息。我和魏婴明早再过来,和兄长一同去找叔父."

蓝曦臣点了头,起身去开门, 送蓝忘机和魏无羡离开。到了静室,魏无羡把门关了,然后走到蓝忘机面前,问道:“蓝湛,要聊聊吗?"

蓝忘机垂下眼帘,语气带着担忧地说道:“我担心兄长。”

“嗯。泽芜君脸色确实令人担忧。”

“兄长现在的神情和当时闭关的神情是一样."

魏无羡思考了片刻,然后问道:“那我们去找敛芳尊聊聊 ?毕竟解铃人还须系铃人."

蓝忘机犹豫了片刻,仍然觉得不妥,摇了头,说道:“不好."

“那,好吧,我们就不去。蓝湛,别担心,泽芜君没事的。不过若真的需要,我可以和你一起去把敛芳尊‘请’来云深."

蓝忘机眼神柔和的望着魏无羡,淡淡地说了一句谢谢,然后想起什么,转向魏无羡问道:“魏婴,你刚才怎么了?”

魏无羡尴尬地说道:“哦。。。其实也没什么,就是刚才在想泽芜君是如何认出敛芳尊·。”

蓝忘机不解的望着魏无羡,像似在说,不明白这问题有什么好思考的。魏无羡耸了耸肩,说自己只是好奇,然后便转移了话题,“蓝湛,过些日子,我们一起去找师姐,好吗?

"我们?"

魏无羡点了头,微笑地说道:“我们之间的关系还没和师姐说。因为最近都忙着,还没来得及和师姐好好的坐下聊天。虽然江澄那家伙应该和师姐说了,但我还是想亲口和师姐炫耀。我想向师姐炫耀我们家蓝湛有多好!。。。然后也想告诉师姐,我现在很快乐,让她看看我脸上幸福的笑容。。。。。。然后。。."

蓝忘机一边听着魏无羡滔滔不绝的说着,一边目不转睛地瞧着魏无羡,眼睛里都是魏无羡对着他笑的身影。看着眼前人对着他笑,蓝忘机牵起嘴边淡淡的微笑,俯下温柔地吻着魏无羡因快乐而往上扬的嘴唇,然后有些依依不舍的分开,柔声地说道:“好,我们一起。”



===============未完待续======================

嘿嘿。。。秉烛夜谈,谈出了默契。。。


糖果

0颗

奶茶

0杯

咖啡

0杯

披萨

0块

红酒

0杯

发表书评:

您需要 登录 才能发表书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