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信白]风月枕上满清秋   作者:将离
评分:
0.0 (0人已评)
  青丘之民与蛟之民,比邻而居,世代为友。然而蛟之民追随黄帝,决战叛徒蚩尤于涿鹿。蚩尤兵败后于青丘身死,青丘一族亦遭受灭顶之灾。

  李白作为青丘子民,流落至龙族三殿下韩信手中,期间又与大乔和百里玄策成为生死之交,三人奋力破除万难让韩信登上龙王之位,差一步成为九天十地的至尊。

  过往云烟乱了今日桃花蹁跹,往日种种温情终在今日化为仇恨入我心骨。

  肉体从高楼摔下,只留一地的血迹斑驳。

  韩重言……你可曾有过一丝后悔么?
下载: TXT全文 TXT单章

第五章

  如果韩信知道花木兰此时此刻的想法,那他真应该敲开花木兰的脑壳,看看都装了些什么黄色废料!

  早就说了什么戏剧话本碰不得!

  “所以,你要跟我走吗?”韩信向李白伸出手,虽然这是个疑问句,但韩信却带着势在必得的眼神,就算李白拒绝,韩信也会强行把他带走的。

  至于原因嘛,这或许只有韩信才会知道。

  李白似乎下了决心,紧紧的握住韩信的手心。温暖,宽大的手轻而易举就把他的手包围。

  李白很少被人牵着,若是有也是幼时仅存的一点余温,当他和韩信手掌交并时一股奇怪的感觉涌上心头,仿佛在若干年之前有一个人也喜欢牵着他的手。

  李白偷偷抬头看了一眼韩信,发现对方也正看着他,嘴角和眼眸都微微弯起,似乎心情不错。

  好吧,李白心想:是不是等他到了韩信这个年纪,手也会像他那么大。

  韩信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李白回答:“李白。”

  韩心眼眸似乎动了下。

  韩信长腿重新跨坐于马上,手掌发力把李白拽入怀中,丝毫没有介意李白身上那些似乎已经隐隐散出味道的衣服。

  反倒是李白,坐的十分拘谨,一是他长这么大根本就没骑过马,二是怕对方嫌弃自己脏,于是他弓着身子,努力不触碰韩信。

  他总觉得,眼前的男人那样美好,自己会污了他。

  “别怕,放松一点,我又不会吃了你。”韩信以为李白的紧张来源于对他的陌生,伸手摸了摸李白的头顶,发现少年的棕发似乎十分顺滑,忍不住又动手摸了两把。

  而李白竟然在韩信这种十分可疑(?)的行为中找到了一丝丝宽慰。

  浩浩荡荡的队伍离开了山谷,韩信显然心情不错,而怀中的李白回头眺望刚才坠落的地方,红色杜鹃飞舞,一如韩信火红张扬的发。

  红色,那是希望的颜色,他最爱的颜色。

  韩信由于兴奋,浑身肌肉都绷了起来。当他看见李白一双紫瞳时,心脏猛然一跳,传说青丘狐族首领有一子留存于世间,原来是真的。

  都说青丘狐族和女娲的关系向来不错,自从女娲入神宫后,那东西就不见了。

  除了青丘,韩信找不到别的方法了。

  李白在他怀中坐的稳当,韩信低头浅浅的啄了一口李白的发顶:不好意思李白,我似乎需要利用你一下了。

  ……

  李白以为,所谓的跟他走不过是在韩信身边端茶倒水,做个呼之即来,喝之即去的贴心小棉袄?

  可韩信把自己带回他的栖梧宫后,就把他扔进决斗场,不管他了。

  在?说好的小棉袄呢!

  决斗场是韩信一手经营的,专门收集一些流浪适龄少年少女,教授他们暗杀、格斗、医药等技巧,目的就是从这些孩子中挑选韩信以后的左右手。

  决斗场位置及其隐蔽,方圆数里荒无人烟,偏远的坐落在一处无人问津的角落,决斗场外有韩信挑选的精锐把手,若有人试图逃离,立刻绞杀!

  李白知道龙尊有九子,其貌相似而不同,性格更是风格迥异,韩信排老三,真身是一条白龙,常常因待人谦逊而被人津津乐道。

  可现在想想嘛。

  这种私自建立决斗场的行为是龙尊绝对不会允许的事情。

  世人皆说青丘狐族阴险狡诈,可龙族也并不是独善其身,若说龙族掌权第二,便无人敢称第一。在龙族史册上有不少为了延长尊荣而亲手诛杀最优秀的儿子。

  嗯?你说十七岁的李白是怎么知道的?

  因为那些蹲在山谷里的老人儿闲来没事随口说的。

  所以,八卦才是天性嘛!

糖果

0颗

奶茶

0杯

咖啡

0杯

披萨

0块

红酒

0杯

发表书评:

您需要 登录 才能发表书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