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绝对占有   作者:一湫一秋
评分:
0.0 (0人已评)
信白同人文,病娇信X警察白
标签: 捆绑
下载: TXT全文 TXT单章

绝对占有

李白恍恍惚惚的睁开眼,模糊的视线经过好长时间的缓冲才变得清晰起来。

四周看起来很陌生,李白下意识的想用手把自己撑起来,却后知后觉的发现自己的手根本收不回来,他这一看才发现他的手已经被人绑起来了,左手和右手手腕上分别被人绑了根红绳,绳子的另一端分别绑在床头的两侧,他的脚腕上也有这样相同的两根绳。

绑在他手腕上的绳并没有收的很紧,给他留了一丝活动的余地,但他知道以他现在的情况解开绳上的死结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李白现在很乱,直到现在他都没搞清楚那个医生的意图,对他来说一切都是莫名其妙且疯狂至极的,包括现在。

他不清楚现在的时间,因为厚重的窗帘遮挡住了关于外界的所有光线,只有床前一盏微弱的小灯能提供清晰度并不高的照明。

最后一段记忆是他被韩信一步一步强行逼到角落里,那是他从事刑警多年第一次能被人逼到这种境地,求助不了,逃跑不掉,甚至连反抗换来的也是更深一层的压迫,那里很安静,安静到令人发指,安静到听不见外界任何的声音,就好像他与外界的联系都被这个名叫韩信的男人一点一点的切断了。

“现在,肯安静下来了吗?”李白现在都记得韩信当时的脸离他有多近,那张俊朗无比的脸颊在他眼里放大数倍之后剩下的只有狰狞,以及无形的威慑。

“你到底,想干什么?”李白背靠着墙,声音从嗓子眼里挤了出来,他没有办法,他没有办法,这里逃不掉,怎么都逃不掉,这里就像一张巨大的网,无形中将他包裹起来,在他发觉到一切都不对劲想要挣扎的时候早已被拖入了这深不见底的地方。

“我想干什么?我到底想干什么?”韩信笑了,开始重复他的话,开始抚摸他的脸,无视他的反抗猛地掐上了他的脖子,这里很脆弱,韩信这样想。

瞧,他还没用劲呢,他看起来好像就很痛苦了。

“我不想干什么,我什么都不想干,我只想要你。”韩信说着,开始亲吻他的额头,看着他因呼吸不畅而涨红的脸终于松开了手,在他想推开他的瞬间握住他的手腕抵在墙上,“为什么?为什么要反抗?”

韩信看着他,那一刻韩信的眼里只有他,当然也只能看到他:“你在怕我?为什么?”

韩信像是不解,他看见他的眼里带着恐惧,哪怕只有一点,哪怕跟他眼里的憎恶相比显得尤其微不足道,于是他的眼里染上了疑惑:“为什么?为什么怕我?”

李白没有回应他,这场角逐已经持续了太久,他的精力已经耗费了太多,他只想休息,只想好好的歇一会,只想离眼前这个疯子越远越好。

“你为什么怕我?为什么反抗?为什么想逃?”韩信每说一句话就离他更近一些,直到最后一句话说完,他们已经能触碰到彼此的鼻尖,这本该是一个让人心跳加快的距离,实际上李白的心跳也确实跟着加快了,但构成这种结果的原因并非心动,而是心悸。

真正可怕的不是疯子,而是这个疯子他根本不知道自己已经疯了。

他伪装的太好了,李白想不通他到底是怎么把这样疯狂且真实的自己藏得比一个正常人还要正常。

他突然笑了起来,其实以他的面相他笑起来本该是很好看的,但如此近距离的观摩留给李白的只剩下十成十的扭曲,他的嗓音突然变得低沉,他仍在不知疲倦的问着,好像他真的想搞清楚眼前的人究竟为什么不喜欢他:“为什么呢?你不该,像我爱着你一样深爱着我吗?”

“疯子!”李白像是终于忍不下去了,他能清清楚楚的感受到他说话时喷洒的热气,如此乏力的情况下李白根本挣脱不开他的掌控,只能强硬的别开头去,自欺欺人的拉开一小段距离。

这种举动无疑惹恼了眼前的人,李白感觉自己的双手被高高举过头顶,还没等他找到机会挣脱开来,又被一只大手有力的摁在他的头顶上方,他的下巴突然被人使劲的捏住,强硬的掰了回来,一个触感温凉的东西不由分说的贴了上来,李白猝然睁大双眼,他开始摇头,挣扎的力度变得更大,但是他的反抗在韩信面前却像只未满月的奶猫,一切都不过是徒劳。

那实在不能算上是一个吻,而是啃咬。

在李白最后清醒的时间里,他挣脱不开,喘不过息,就这样被人抵在墙上接受对方强行度过来的气息,带着血腥味一起。



“李先生,醒了吗,感觉如何?好些了吗?”

如同噩梦般的声音突然响起,带着缓慢且平稳的脚步声,一步一步的向他走来,如同踩在了他心跳的节拍上。

李白盯着天花板,甚至没有多看他一眼,他自己也说不准自己现在是什么心情,就像喉咙已经喊破的人不会再像以往一样拼命的喊着救命。

“在看什么?有那么好看?”

韩信的声音越来越近,近到李白甚至听的清他呼吸的节奏。

突然,他的脸被人使劲掰了过去,于是他再看到的就是韩信的那张脸。

那张,看上一眼就能掀起人藏在心底的恐惧的脸。

尽管如此,李白还是看着韩信的脸,一字一顿的说:“比你好看。”

韩信突然笑了,但是李白感受得到他捏在自己脸上的力度增大了很多。

但是这并没有持续太久,韩信突然又撤去了手上的力度,轻轻地抚摸着他的脸,帮他整理遮在脸颊上的发丝:“我不想这样对你,一点都不想。”


“但是你老是想跑,老是想跑的离我远远的。”韩信的声音里突然多了几分委屈,但随即又染了几分疯狂的意味:“这不行,这怎么行呢?谁都可以走,但是你不可以,我不能没有你。”

“你知道吗,我不能没有你。”

他的声音像是呢喃,听在李白的耳朵里却跟恶魔的低语没有任何区别。

这一次,他没有执着于听到李白的回复,又或者说他根本不在意李白对他的回复到底是什么,因为在他的心里,他已经给李白想好了他该怎么回复。

他该说,对,是的,我不能离开你,我不会离开你,我深爱着你,正如你深爱着我一样。

他一点一点解开李白身上的衬衫纽扣,大片大片精壮的肌肤随之裸露在外,胸前的两颗红樱在接触到带着凉意的空气后挺立了起来,韩信的手在李白的腰腹间徘徊,他的腹肌手感很好,体现出男性魅力的同时又不显得过度强壮,所有的一切体现在他的身上都是达到完美程度的刚刚好。

李白目眦尽裂的喊了声:“韩信!”

这种发展是他始料未及的,他以为韩信把他绑在这是为了一点一点的折磨他,但他以为的是皮开肉绽的折磨,而非现在的走势。

“我在。”

韩信轻柔的回答了他,手指不断往下延伸,直到他抽开了他腰间的皮带,将他的裤子缓缓往下拽,那里,那个最隐私的地方,终于只剩下最后一道防线。

被捆绑的四肢让他的挣扎彻底变得徒劳,他甚至都无法阻止韩信更深一步的动作,太疯狂了,一切都太疯狂了,他数年来积攒的意志在此刻被彻底击碎,他的声音甚至有些发颤:“你到底想干什么?”

“你会知道的,马上。”韩信亲了亲他的唇角,声音是前所未有的温柔。

但这样,才最可怕。

很快,李白最隐私的地方彻底与空气亲密接触,他如此清晰的感受着韩信的指尖在上面滑动,而他却只能躺平了任他摆布。

一切都来的太快,李白突然感受到有温暖的东西包裹住了他的下体,他知道那是什么,他当然知道那是什么!

“韩信!”李白又一次饱含怒意的直呼他的名字,但是没有用,这声带有制止意味的呼喊很快被令人脸红的水声代替。

李白生平第一次受到这种待遇,但他完全开心不起来,他只觉得这个世界疯了,跟着他眼前的人一起疯了,他的挣扎显然没有任何用处,他只能再次喊着:“滚开!”

但是他的声音已经没了最初的那份强硬,不管他到底愿不愿意,他的身体仍然被如此暧昧的举动挑逗了起来,他的下体仍然遵循着本能充血挺立了起来,灵巧的舌尖扫过他的顶端,干燥的手掌套弄着下面的柱身,所有的动作无疑都在逼迫他向着他的本能低头,于是舌尖向下,在柱体上留下它的痕迹,这种前所未有的体验简直麻了李白的半边身体,水声越来越大,至少在李白的耳朵里它响的已经不成样子,实际上他的脸也已经红的不成样子,抑制不住的喘息已经从他紧闭的唇口里钻了出来,理智希望他赶紧停下,但欲望却希望他能更深一步的、更深一步的往下继续。

随着一次又一次深入喉咙的舔弄,李白终于无法自控的射了出来,他大口大口的喘着息,细微的呻吟从他的呼吸声中往外溢出,韩信被他呛的咳嗽了几声,却还是将口中味道并不算好的东西咽了下去。

“尝尝吗?你的味道。”

高潮之后的李白意识出现了短暂的混沌,他好像听到了韩信对他说了一句话,但他的大脑把这句话来回过了几遍也没读取出它的意思,他的身体却清楚的感受到他的气息在向他逼近,他张了张口:“你......”

未发出声的音节被韩信的唇口堵住,带有特殊腥气的味道从他的口腔中一点一点的传达了过来,李白下意识的偏头躲闪,但他随即发现他的脸被他捏的死死的。对方的舌尖已经趁机探了进来,在他绝对私人的领地里肆虐着,挑逗着他的舌尖,在他敏感的上颚上不停的扫荡,李白退无可退,如此热情的深吻甚至剥夺了他的呼吸,于是李白不顾一切的咬了上去,不多时一股血腥味就在他的口腔中散开,韩信终于撤开了他的攻势,李白还没来得及与久违的空气接触片刻,就有两根手指直接捣进了他的嘴里。

为了防止他再一次咬上去,韩信捏紧了他的脸颊,于是刺痛与羞辱在他的头脑间徘徊,他口中的手指模仿着性器进出的样子,两根细长的手指夹住他柔软的舌尖细细的挑逗着,来回带出的涎水正顺着他的嘴角向下滑。

为什么会发展成这样?李白盯着眼前的天花板,他不知道为什么。

这样色气的动作不知持续了多久才终于停了下来,李白感觉自己的脚腕被人解开了,他甚至没时间去活动一下自己因长时间保持同一动作而感到发酸的腿,就被人折到了胸口。

韩信现在的位置能一览无余的看清李白身体里最隐私的地方,李白也知道。

李白清楚的感受到了那根湿润的手指不由分说的戳进了他最脆弱的地方,很疼,那是一种被强行扯开的疼,但他没有出声,他知道他现在越是因为疼痛叫喊出声他身上的人就会越兴奋,因为他就是个疯子,不折不扣的疯子。

他知道自己逃不掉,即便是脚腕上的禁锢解开了,他手腕上的两根绳也足够他身处弱势,更何况他现在根本没什么力气,但这并不意味着他能够毫不在意的容忍那两根手指越来越深的探进他的身体,因为疼,因为真的很疼,因为它越来越疼。

李白短促的叫了一声,因为韩信的手指又扩进去一根,被撕扯的痛觉更加明显,李白的脚尖绷紧,事实上他能做的也只有绷紧脚尖来缓解痛苦,因为他的腰身被摁的死死的,他现在的动作根本使不上劲,更何况他本身就乏力得很。

直到他被迫容纳了三根手指,痛感不断往上加剧的时候,李白分不清自己到底是身体上的疼更多一点还是心理上的绝望更多一些,为什么他要遭遇这些?

“你会遭报应的。”

尽管声音有些发颤,但这句话的强硬还是好好的表现出来了。

韩信亲了亲他的唇角,看着他偏过头的样子,在他的耳边轻轻的说:“没关系。”

但李白的镇定并没有坚持的太久,因为他的敏感点还是被找到了,韩信轻声的笑了,尽管他的笑意在李白的眼里从来都是疯狂的。

韩信抽出了手指,李白感受得到一根炙热的物什抵在他的穴口边,身为男人,他自然知道那是什么,但他没有说话,韩信也没有,于是在沉默中,韩信扶着自己顶了进去。

“啊!”

最终还是李白先打破了这样的沉默,因为那根东西嵌入时带来的撕裂感是他从未体验过的痛,他的腿徒劳的蹬着空,但韩信入侵的速度已经变得越来越快,李白喘着息,绞紧了后穴不想再让那物更深一寸,这种带着羞辱意味的入侵让李白恨不得现在就把自己身上的人给杀了,但是他不能,他只能被他压在这里,被他更深一步的入侵,直到他完全属于他。

痛感随着性器的深入在不断加剧,被红绳捆绑住的手腕在挣扎中不断地碰撞着实木的床头,发出砰砰的响声,一声又一声像是从牙缝中挤出来的呻吟伴随着挣扎时带出的响缠绕着混杂在暧昧的空气中,伴随着一声无法忍耐的痛呼,手腕的主人紧紧抓住了身下的床单,而他身上的人终于将他的全部都插了进去。

“疯子...疯子,你真是疯了,你真是疯了.....”

李白的声音有些哑了,那处从未被如此使用过的地方在不断地告诉他他现在到底在接受着些什么。

“是啊,我是疯子,疯子爱上了你。”

这一次,韩信没有狡辩。

他缓缓抽动着他的性器,过于紧密的结合让他抽出去半寸都会让李白再次感受到痛苦,他下意识的收紧了后穴,却听到他身上的人轻笑着说了句:“那么舍不得?”

李白一下子红了脸,一半是羞意,一半是愤怒。

韩信意料之中的没有收到任何回复,但他不在意,他缓缓地抽动着他的性器,带起了微微的水声,这本该细微的声响却在绝对安静的环境下放大了数倍,让李白恨不得现在就一头撞死在墙上。

韩信的动作越来越大,抽插的频率也越来越快,进出时牵扯的痛意已经快要麻痹李白的神经,他现在能做的就是拼命的咬紧牙关,不发出任何声音,但是韩信偏偏跟他反着来,在他缓缓抽出几寸之后,突然又猛的插了进来,硬挺的性器就这样直直的捣进了他身体里最脆弱最柔软的地方,逼得他痛呼出声。

一次又一次深入浅出的顶撞让李白紧抓着床单的指甲因为用力过度而泛起青白,正当李白以为最糟糕也不过现在时,韩信猛地顶到了他的敏感点。他抑制不住的叫出了声,他无法形容这种夹杂着痛觉的快感,但他来不及反应来不及消化,那根性器就这样不停地碾过他最敏感的地方,李白的喘息声越来越重,呻吟从他的鼻腔往外溢出,这种带着强烈矛盾的快感与痛觉席卷着他的大脑,他的手徒劳的挣扎着,尽管手腕上的禁锢已经越收越紧。

韩信低下头,李白所有的挣扎所有的反应都一一的映在他的眼睛里,他的头后仰着,下颚与脖颈连接出一道完美的曲线,他急促地喘着息,喉结时不时的滚动一圈,于是他挺送的攻势放缓,俯下身来亲吻他,细细的舔着他的唇齿,挑弄他下意识抗拒的舌尖,他们交换口中的津液,好像他们是无比亲密的恋人。

“滚......嗯!”

李白挣扎着,被捆绑的手腕让他甚至无法推拒身上的男人,他拼命的躲避他的亲吻,但无论他怎么做,他都无法驱逐嘴里那根造孽的舌头,他趁着空隙骂了一声,但这短短一个字显然惹怒了身上的男人,于是他的攻势再次变得猛烈起来,甚至比刚开始还要让他无法接受。

”不......啊!停、停下、哈啊......“

男人狠狠地擦过他的敏感点,毫不留情的在他的身体里撞击,韩信一把抓住他的长腿,用力压至头顶,这样的体位能让他的性器插进他身体里最深的地方,李白无法压制的呻吟混杂在肉体撞击的淫靡声中,他不停地挣扎着,却又被男人更加用力的压下,更加深入的肏入欲望,更加凶狠的不断撞击,不知什么时候,他的声腔里突然多了一丝泣音,他的眼睛里也确实蒙上了一层水雾,但他已经无法去在意了,他只想赶紧的停下,什么都好,只要他停下

这像噩梦一样,不、不,这就是噩梦!

“啊......啊哈......呜嗯!啊、停下......停、啊!求求你......停下、啊嗯!”

李白第一次如此毫无尊严的去求一个男人,但他没有任何选择,男人粗大炙热的肉棒在他地身体里反复的折磨着他,更可怕的是他的身体已经对此有了感觉,那种突如其来的带着刺痛一起席卷而来的快感快要让他丧失所有的理智。

然而令人意想不到的是,他真的停下了,男人将肉棒抽出他的身体,穴口在肉棒抽出的时刻发出了“波”的一声响,色情极了。

韩信将他的腿缠绕在自己的腰间,顺着大腿往上揉捏着他的腹腔,李白的身体因长时间的性事而染上一层薄红,说不清的诱惑此刻正藏匿在其中,李白失神的望着他,眼眶里的水雾此刻让他连看人都看不真切,但他的身体仍然能感受的到那根抵在自己后穴上的炙热。

“你......唔!”

李白张了张嘴,但韩信仍然没有给他说完的机会,韩信咬住了他的敏感点,李白能清晰的感受到他滚烫的舌尖在上面舔舐,然后一路向下,嘬吸他的锁骨,身处情欲之中的李白变得更加敏感,他知道男人在干什么,男人正在他的身体上留下吻痕,留下只属于他的印记,疲惫感从他的心口传达到他的全身,于是这一次他什么都没说,因为说什么都没有任何用处,韩信并没有给他太多的时间想的更多,很快他就感受到他的乳头被他叼住了,尖利的牙齿在上面轻轻地咬着,舌尖一次又一次的从上面扫过,这让李白觉得痒,直达内心的痒,李白说不出话来,知道韩信的目标转移到了他胸前的另一个,他有些羞恼的偏过头,他清楚他阻止不了。

一切都显得如此漫长,时间好像在他们的身上放慢了数倍,不知过了多久,韩信抓过了他的手腕,解开了上线已经紧到不行的绳结,李白看着自己重获自由的双手,一时间没有搞清楚他的意图。

“你爱我吗?”

韩信看着他的眼睛,突然问出了这样一句话。

李白没有回答他,躲避了他的目光,他说不出来爱,也不敢说不爱,于是他只能选择沉默。

“可是我爱你。”韩信强硬的抓过他的一只手,细细的在上面亲着,“我不能没有你。

这本该是一句无比亲密的话,这本该是一句话神情的告白。但是李白说不出任何话来,他甚至发不出一个音节,因为他只觉得毛骨悚然。

“所以你爱我,你永远都离不开我,对吗?”

韩信笑了,这样对他说道。

李白猝然睁大双眼,他搞不清楚男人说话的逻辑,但是男人根本就不打算解释,他一把将李白翻了过来,将他的臀部拖到自己跨前,不由分说的掰开他圆润的臀瓣然后猛地肏了进去。

“啊!”

这样原始的交合让他痛呼出声,但他没有任何拒绝的权利,他只能随着男人一次比一次更加深入的撞击而颤抖,韩信掐着他的腰身挺送着他的性器,粗大的肉棒撑得穴口再也不能容纳别的东西,藏在深处的敏感点一次又一次的被撞击着,就这样将他还没来得及消退的泪水再一次逼了出来,水声、喘息声、呻吟声、肉体撞击而发出的声响在交织混合,宣告他们再无任何距离的深入接触。

“不......不要、停、啊!啊哈.....嗯!啊、不.....”

快感在他的体内游荡,劝他接受,劝他臣服,劝他好好的接受这一切,其实这样也没什么不好,但是时不时传来的痛感将他快要消散的理智拉回,让他清楚他现在到底在遭遇什么,相互矛盾的两者在暗暗较劲,似乎在打赌宿主到底会听从谁的意见。

李白不顾一切的向前爬了一小段距离,模糊的视线和混沌的大脑让他除此再想不到任何办法,但韩信只是钳制住他的腰身就将他拖了回来,于是那根肉棒更加深入的撞入他的身体,韩信咬上他的肩膀,另一只手抚摸他胸前的乳头,而身下凶猛地顶撞让李白发着颤,呻吟和哀求被韩信视而不见。

“你逃不掉。”

“你属于我。”

“因为你深爱着我。”

韩信在他耳边一句一句的说着,有些沙哑的嗓音变得无比性感,他掰过李白的头,用唇齿堵住了他即将说出口的拒绝。

看啊,他这次没有反驳。

所以他深爱着我,正如我深爱着他一样。

不是吗?

糖果

0颗

奶茶

0杯

咖啡

0杯

披萨

0块

红酒

0杯

发表书评:

您需要 登录 才能发表书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