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验证码:
【添望/R合集】   作者:棠色有榆。
评分:
10.0 (1人已评)
标签:
下载: TXT全文 TXT单章

【添望/R】阵雨

/双a易感期
/玫瑰×阳光
/非原著背景
————

今天的江添和窗外的黑云一样压抑。

一种说不出的感觉,盛望在睁眼与江添对视时心下无端生出的预感。
今天大概不会太顺利。
他们对视了好一会儿,江添才道:“起床了。”

南方的秋天其实不算太冷,甚至比夏天宜居,没有春天的潮湿,也没有冬天的严寒。
算是这儿最讨喜的季节。

盛望早上披了外套出去,还没到中午天就热了,做课间操时索性穿了短袖下去,谁知道回来的时候却找不到了。
他纳闷的找了一会儿,确信他的外套是失踪了,于是去问前面的高天扬:“你看到我校服了吗?”
高天扬懵懵的接道:“没啊……”
行吧。
盛望放弃了自己的校服,选择去找和校服一起不见了的某人。

“江添呢?”他随口问了一句。
高天扬压低了声音:“添哥易感期,这会儿在医务室吧。”
盛望面上一顿。
果然。
这人总是这样,无论发生了什么事都只会闷在自己心里。
盛望也不是不明白江添这么做的用意,他到底是个alpha,易感期也帮不上什么忙。
但他还是去了,因为他觉得江添还是会想他的。
奇怪却又合理的想法。

-

空气越来越闷,压的人喘不过气。
盛望没想过自己会扑了个空。
医务室的老师同他说,江添十分钟前开完假条就走了,也没说去哪。
盛望轻舒了一口气,和老师道谢,走出房间时顺手带上了门,最后又无力的靠在墙上。
须臾之间,外面的黑云落成了雨,闷声砸在地上,又像落在盛望的心里,把他的心脏浸泡到发疼。
他冷静了一会儿拿出手机,才看到某人十分钟前给他发的信息,让他中午直接去找丁老头,自己有事要去学校机房。

读完盛望不禁腹诽,学校机房有哪门子的事。
但心脏还是在看完这条信息的那一刻平稳落地,因为他已经知道江添在哪了。

没再耽搁,他转身冲进了雨幕里。

-

北门的出租屋。
江添靠在床头,一件校服外套被他轻轻握在手中,上面的信息素味道很淡,几乎快要闻不到,看得出这件衣服的主人已经很久没有穿它了。
外面的雨势很大,窗子响的厉害,而他只是懒散的把另一只手搭在眼睛上,很慢的想着某个人。
人在雨天应该是会犯困的。
不然某人怎么会一到雨天就总是想要趴在桌子上睡觉。
但江添还是睡不着。

也许很久,也许只有一会儿,客厅的门传来钥匙插入锁孔的声音。
一股雨天独有的气息慢慢朝他靠近,不多时就走到了他面前。
他依然没有放下盖住眼睛的手,只能感觉到一点冰凉沾上了他的脸颊,然后是嘴唇。
阳光的暖香裹挟着雨的潮气席卷了他,于是他的心脏也泛起涟漪。
他等到了雨。

-

盛望刚踏进屋子就闻到一股很淡的花香。
想起一些文学大家曾说玫瑰俗气,盛望却从不这么想。
就算是俗气,那也不该是江添。
信息素是玫瑰味的人他也见过不少,可他就是觉得江添的最最特别。
不张扬,很沉默,一如他这一个人。
他也曾突发奇想要去找一种与之相配的玫瑰,最后还是没找到。
因为那些玫瑰都太艳太张牙舞爪,都不是江添。
江添大概不会开花,却愿意像玫瑰一样热烈的爱着盛望。
愿意做盛望一个人的玫瑰。

进门前盛望其实老早就想好了某人瞒着男朋友过易感期的一百种惩罚方式,心脏却又在看到那人的一瞬卸了防备。
最后他走到那人旁边,献上了最虔诚的吻。

江添任他在自己的唇上肆虐,又慢慢拿回了主动权。他们在很慢的接吻,尝够了滋味才往里深入。
舌头勾着另一个,慢慢吮,慢慢舔,拉出细长的银丝。
等到换气时,江添才抵着他的唇说到:“你不该来的,你是个alpha。”
那人却安静的说,可是你很喜欢我的信息素。
“江添,我们是在谈恋爱。”
你可以对我做任何你想做的事情。
就像春天对樱桃树。
因为我们在谈恋爱。

但江添学不会他的委婉,只会将内心最原始的欲望不加修饰的吐出来。
“我想干你。”他说。

-

盛望记不清上一次这么大的雨下在什么时候。
明明一天才过了一半,窗外却宛若黑夜。
电闪雷鸣,狂风呼啸。
被丢在一旁的手机轻微闪烁了一下,上面是老何在班级群里发的停课通知。

而他们在一片安全的黑暗里安静的做爱。

江添一边把他的衣服拉至他的下巴,一边吻着他雪白的腰。他顺从的咬住了衣摆,好让那人接着动作。
那人在他腰窝轻咬了一下,他下意识想躲,却被制住。但某人也没恋战,干脆的扒了他的裤子,两个器头在空气中相撞,添了一丝淫靡。
盛望很少受到这么大的刺激,控制不住开始流水。
那人随意把他们的性器贴在一起撸了几下,直到前列腺液吐了满手,轻轻用这只手抹了一下盛望的下唇,轻笑一声,又把自己的唇贴上去慢慢厮磨。
他看着那人深邃的眼神,听那人对他轻声耳语:“你的,什么味?”
盛望的眼睛烧的发红,闭了眼睛拒绝回答。
那人也不再逗他,手指一路划到他的股沟,找准目标刺了进去。
这种感觉不太舒服,他下意识皱了皱眉,然后被那人吻上眉心。
“忍一下。”
盛望忽然就生出了些奇怪的好胜心。
这人这么熟练,把他衬托的实在是很白痴。
于是他发过来去咬那人的唇,含糊道:“你快点……”
江添倒是不急,听罢还是依言加了一根手指,又安抚道:“别急。”
盛望恨恨的加了些力气,给某人的下唇留了个印。

等盛望被漫长的前戏磨软了身子,他才被江添翻了个身,跪着面对墙壁,江添的器头抵在那个小口上,一挺身整个头就进去了。
盛望下意识就收缩了一下穴口,江添没再动作,只是用手圈住他的腰,头懒懒的搁在他的肩窝里,靠近腺体的皮肤被轻轻的啃咬着。
然后慢慢的,一点一点,撵着盛望的内壁,直到全部进入。
房间里盈满了玫瑰的花香与阳光的暖香,盛望一吸一呼间全是雨水的潮气,这才想起自己忘了冲澡。
“江添,我好脏……”他压着气低声说。
那人低笑,说不脏,但到底是怕他着凉,便顺了他的意思,抱起他往浴室走去,东西却还埋在他的身体里没有拔出来。
于是盛望随着那人的步伐起起伏伏,被身体里的那根东西搅得全身泛红。
他被磨的泛痒,恨不得狠狠地咬这人一口,但下口之前想了想到时候心疼的还是自己,于是只好作罢。

花洒的开关被打开,热水毫不犹豫的打在他们身上,湿得不成样的T恤终于被脱掉。
他被江添抵在墙上狠狠的贯穿着,时不时溢出几声低吟。小少爷到底金贵,太用力了背会疼,太轻了这人又不安分。
难伺候。

直到他撞上微微凹陷的一处,这人轻嗯一声,全身都猛的缩起来,前端射出了一股浓厚的白浊。江添被夹的一顿,继而把全部的注意力放在那一点上。
那人被快感逼得眼前发白,斥道:“你别,撞那里……”

江添哄他,喊他宝贝,又问他知不知道这是什么。他早就被肏得神志不清,就算知道也说不出。
“这是你退化后的生殖腔,如果我能肏进去,射在里面,就会让你受孕。”那人声音还是冷冷淡淡,像极了正在传授生理知识的老师。
盛望受不住,抬头要去堵他的嘴。江添偏开头,直接咬住了他的腺体。
alpha腺体是发育不完全的,被咬了也不会被标记,但如果侵入了其他alpha的信息素,就会变得红肿,也会变得异常敏感,一阵风吹过都会忍不住颤抖。
更别说这人不仅咬了,咬完了还要含着,下面还肏着他比omega还要敏感的生殖腔。
盛望很快被痉挛着送上了第二轮高潮,江添最后狠肏了几下也射在了他的里面。

外面的雨依然在下着。
而躺在他怀里的,是他的太阳。
淋湿他的雨。

end.

糖果

0颗

奶茶

0杯

咖啡

0杯

披萨

0块

红酒

0杯

老师,那,第一章怎么说捏
[我要回复] 时间:2024-04-17 21:40:38 点击:74 回复:0
发表书评:

您需要 登录 才能发表书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