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作者:平沙万里尽是月      更新:2020-10-17 19:14      字数:1847
  1

  时间回溯到那个雨后的下午。

  暖阳折射出的光晕拂过草坪的青葱,而这家医院的一角永远属于眼前轮椅里的少年。

  王俊凯,人称天才少年,《记忆达人秀》第一期总冠军,一时间,这位长相俊秀,才华横溢的新秀就成了家喻户晓的明星。当别人问起所崇拜的偶像是谁,王俊凯毫不犹豫地回答“霍金”,于是望子成龙的父母们纷纷买起《时间简史》妄图让自己的孩子也能比肩一下这样的天才。

  可是命运的玩笑悄然而至。

  少年王俊凯刚刚开始的精彩人生就在一次话筒的坠落中戛然而止。

  他痛恨自己不能掌控身体的感觉,每当半身止不住僵硬的时候,王俊凯只想挣扎着站起来证明这不过是一个小小的意外,就像摔了一跤磕破的皮,没两天自己就长好了。

  可现实是他的渐冻症病情每况愈下。

  妈妈说你和别人不一样,即使你永远坐在轮椅里,只要你不放松对自己的要求,你依旧和那些浑浑噩噩只知度日混死的普通人不在一个层面上。王俊凯,你记住,你注定了就是要当人上人的。

  手中的《时间简史》王俊凯早读了数遍,而如今他要做的是背诵全本,并且是英文原版,这将是他第三季节目的开场秀,一个活跃气氛的小节目。

  是爸妈的提议或者是节目组的安排,这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中国少年版霍金”身残志坚,努力求学的励志故事毫无疑问将是明年的节目爆点。戏剧性的一语成谶,天才的命运从不在自己的掌握之中。

  “11号床的王源呢?”

  “打电话给福利院那边了,也没有!”

  “让义工去找啊,快去!”

  戴着护士长帽子的中年女人站在住院部门口摇着头打发着小护士去找人,大概又是什么叛逆儿童走失,这些无人领养的孩子靠着公益救助难免有失监管,流窜在外对社会也是个麻烦。

  看来自己要做的事还很多,王俊凯想。

  半小时后侧门外领进一个戴了帽子和墨镜的少年来,护士姐姐叮嘱了几句,想摸摸他的头,却被他不动声色地躲了开来,然后笑嘻嘻递上一颗明显从柜台上摸来的免费糖果,换来姐姐允许他在院子里玩一会的请求。

  大男孩蹦蹦跳跳到了树荫下,蹲到一只骨瘦如柴的黑猫面前,温柔地抚摸着猫咪脖颈,慢慢抚摸着它趴在地上发出“呼噜噜”的舒服声音。

  猫是真的黑,他是真的白。

  王俊凯瞥向少年时,脑子里的冷物质模型参数混沌起来,什么辐射功率谱上的角度能这样影响自己的眼睛,真是奇怪的搭配组合。

  墨镜后的王源不假任何掩饰,浅棕色的瞳仁儿一直盯着轮椅上的冷面少年,虽然他表情没有破绽,但是他拿反的鸟语书还是出卖了他的视角。

  不过王源没打算去打扰他,看他的气质大概不会和自己是一类人,索性不去开这个口,免得空欢喜一场。

  两个人的第一次交流是在互相暗暗观察对方二十分钟后,王俊凯推着轮椅以看猫为由搭上的话。

  王俊凯贯彻着他的高冷天才人设,默着声从口袋里的营养剂盒子中掏出一颗鱼油胶囊递给王源。王源顺手接过来送到猫的嘴边,那猫嗅了一下就继续趴着不动,于是王源直接就把胶囊撇到一边的草丛中。

  皱了下眉的王俊凯扶着轮椅边就站了起来,蹲到草丛里摸出胶囊,再次锲而不舍地把鱼油剥开来,亲自递到猫的嘴边。这次换王源惊得摘下墨镜,露出银色的眉毛和淡棕的眸子,开口说话了。

  “你能走路啊?”

  “嗯。”

  “能走路还坐轮椅?”

  “渐冻症。”

  “哦,听着挺冷的,你多穿点衣服吧。”

  王俊凯被这句话逗得忍不住无奈笑了一下,轻轻摇摇头。他看出眼前的这个少年是典型的白化病,难怪他要戴着帽子和墨镜躲在树荫下面,阳光会晒伤他的皮肤影响他的视力。

  像这样的严重遗传病往往是父母狠心抛弃孩子的原因之一。

  黑猫对鱼油的兴趣不大,闻了闻勉强伸出卷舌想舔一下。就在这个时候,王源像变魔术一样从口袋里摸出一袋小鱼干,包装袋一撕开,黑猫立刻站起身围着王源“喵喵”直叫。

  “加工肉类里亚硝酸盐超标,猫吃了轻则掉毛,重则死亡。猫要吃鱼油,对它才健康。”

  王俊凯很不满这种用不健康方式饲养动物的行为,这是在减少它们的寿命。

  “可是它爱吃呀。”

  王源头也不抬,回答的很干脆,很有底气。

  “鱼油健康。”

  “但鱼油不好吃。”

  王俊凯被噎得没话说,他和这个人讲不通道理,于是把鱼油滴在小鱼干上。黑猫没有被这个动作影响,继续津津有味地吃着。

  “这不也吃了吗?”

  终于顺心的王俊凯有点得意,用手指点了点猫咪的耳朵以示奖励。

  “可是它要吃的是小鱼干,加了鱼油爱吃的还是小鱼干。”

  王源一只手抱着膝盖,话里没打算给王俊凯什么面子。

  王俊凯抿着嘴瞥了这个家伙一眼,真是够可以的,长这么大同龄人中他只遇到两种人,一种是崇拜追捧他的;一种是借着讽刺挖苦他来掩饰自卑和羡慕的。

  如今又遇到一种,压根儿没把他当根葱的。

  “吃了就行!”

  王俊凯的轮椅被他来回的拖拽,在光影移动变化中影响着王源本就不清的视线,然后悄悄噘了个嘴。
皖ICP备20200172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