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王者荣耀之寒星下的救赎   作者:猛猛哒伦伦
评分:
0.0 (0人已评)
  【《王者荣耀之寒星下的救赎》 】
“一夜又一夜被惊醒,寒星下的别离……”
失去过往,失去血脉,失去希望。
唯独不想再失去那个银色娇小的身影,
背负一切罪恶只为守护你。
终有一刻,我们会共同救赎所有,破灭一切诅咒……
(本小说改编自王者荣耀长城守卫军,铠和露娜的故事,全免费阅读!扣群:577962035)


天雪祈愿,回眸一笑,触我之心。
意失灭族,心爱之人,忍痛背负。
战场之上,小小身影,再映心中。
月季深林,重拥入怀,温柔点缀。
星月誓约,永不分离,永生永世。
长安大街,万众瞩目,属于你我。
银白双身,神仙眷侣,愉著佳话。
下载: TXT全文 TXT单章

第一百三十九章:家(第一部大结局)

  正章第一百三十九章:家(第一部大结局)
  (8800字高能!)
  又过了一会儿,眼看两口子刚要沉浸在梦境时……
  “咚咚咚——”外面传来了响亮的敲门声,瞬间扰了两人的清梦……
  “开门!”一阵洪亮的嗓音,更是差点把两人的耳朵给震穿了……
  铠顿时皱起了眉头,没有回应门外那把声音。
  只是默默地用一只手搂着怀里的人儿,而另一只手抚摸着自己的额头,就是没有睁开自己的眼睛……
  “谁啊?一大早的……”露娜美眸半开,躺在铠结实的胸膛上,迷迷糊糊地问道。
  门外的人,察觉到屋子里睡意朦胧的两口子,不给予她任何回答后,便迅速提高比之前还要高出好几倍的分贝:“再不开门,姐就把门!给!掀了!”
  这一声呐喊,天地仿佛都要随之而颤动一下,彻底把两人给叫醒了:“这声音是……队……队长?!”
  “除了姐,还能有谁?你们赶紧开门!姐有重要的事情跟你们说!”门外的花木兰没好气道。
  “哦,好!队长你等会儿……”铠缓缓地说道。
  轻轻地打了一个瞌睡,稳了稳露娜的额头后,怀里的露娜也莞尔一笑,终于舍得起身了。
  两人迅速穿戴过后,一幕让两人觉得好笑而又尴尬的事情发生了……
  铠的目光望了望床上,看到了那一抹……
  瞬间差点没忍住,大笑了出来……
  而露娜则没好气地嘟起小嘴,满脸通红地撇了他一眼。然后玉手轻轻一挥,聚集起一点点雪白的光晕,纯净的月光之力,将床上那一抹鲜红给清除了……
  随后露娜将自己的小脸搭在了铠的肩膀上,而铠保持着笑容,抬起手拉了拉门把手……
  站在门外的,除了花木兰之外,
  便是一直默不作声的兰陵王……
  花木兰和兰陵王打量了这睡眼惺忪的两口子一番,几乎差点大笑了出来。
  “嘿嘿嘿!瞧你俩没睡够的样子,昨晚是不是折腾的太久了呀?”花木兰翘起手,一脸坏笑道。
  “那……个,队长,你找我们到底有什么事啊?”铠挠了挠脖子,尴尬地转移话题道。
  “其实我也来了……”接着,一把悦耳的声音传入了四人的耳侧。她手拿着大量的布料与饰品,走到四人的面前,微微一笑,很是倾城,紫红色的长马尾甚是飘逸……
  “伽罗姐,你怎么也来了?”露娜好奇地问道。
  “我和队长是奉陛下的旨意,来亲自帮你定做婚纱的……”伽罗微笑着解释道。
  “啊?”铠与露娜异口同声道。
  花木兰无奈地叹了口气,说道:“哎,瞧瞧你一旁的未婚夫,估计昨晚高兴过头,把这事都给忘了!”
  而铠与露娜听后,满脸的笑意早已无法隐藏,笑的可谓是有多高兴就有多高兴……
  “好了!好了!那废话就不多说,伽罗姑娘,我们开工!”花木兰示意着伽罗道。
  “没问题!”伽罗干脆利落地说道。
  话音刚落,花木兰与伽罗二女已经抬起手,将露娜硬生生地拖进了房间……
  “等……等一等啊!”露娜根本来不及反应道。这一举动,把铠和兰陵王都给惊呆了。
  “她们两个,不会把我老婆给宰了吧?”铠张大着嘴巴说道。
  “你自己的事情……”兰陵王翘起手,冷冷地说道。
  接着,伽罗从袖中拿出一道标尺,开始帮露娜量起腰围,而花木兰则负责拿出针线和剪刀,用带来的大量缎布,水晶纱与丝绸等,熟练地裁剪了起来。
  看着花木兰如此娴熟的手艺,露娜和铠都震惊无比了,没想到花木兰除了武艺高强,居然连裁剪衣服都如此心灵手巧,真是深藏不露啊!
  兰陵王更是投来了各种欣赏的目光,但更多的是自豪,这就是他看中的女人啊!
  “哇塞,没想到队长还会裁剪衣服呢!”露娜惊讶道。
  而花木兰则只是淡淡地笑了笑道:“嘻嘻,姐以前好歹也是大家闺秀,琴棋书画都是有学过的……”
  听到这,铠与露娜透露出几分好奇与佩服的目光。
  “不过话说回来。队长,你知道我们西方的婚纱造型是长什么样的吗?”露娜疑问道。
  听到露娜这么问,花木兰则望向铠,而铠的嘴角也上扬了起来:“放心吧,阿铠很早以前就告诉我们了,还给了我们草图……”
  露娜听后,可算是完全明白了,以不怀好意的目光盯着某人道:“怎么有种被人安排得明明白白的感觉?”
  而铠顿时假装咳嗽一声,嘴角挂起一抹坏笑道:“嗯哼,这样不挺好吗?反正你迟早都要嫁给我的,老婆……”
  “讨厌!”露娜的脸霎时如同熟透了的苹果一般。
  “你们俩啊,就别一直在这打情骂俏了!姐都快被闪瞎了!”花木兰无奈地说道。
  话音刚落,突然花木兰就被一只纤细的手搭在了肩膀上……
  “怕什么,你现在不是有我吗?”兰陵王微笑道。
  “你……你怎么话都不说一句,就闪过来了……姐还在帮露娜量衣服呢!”花木兰说话顿时都有点结巴了起来,满脸的红晕。
  “哎哟!真是恭喜你们俩了!”铠和露娜不忘加一句道。
  而花木兰与兰陵王两人,一个脸上浮起红晕,低下头,专心手头上的事情,而另一个则满脸的喜悦。紧接着,一直极其专注帮露娜量三围的伽罗,满脸的惊叹,骤然开口道:
  “哇塞,露娜姑娘!你这身材是我见过最完美的,三围都极其标准,简直是黄金比例啊!看来你会是最美的新娘子啦!”
  “啊哈哈,哪有啊!伽罗姐,您过奖了!”露娜有点不好意思道。
  过了一会儿,花木兰站起身,将手头上的丝绸放在露娜身上,来做一个对比……
  可她却看到了露娜脖子上,有着一个明显的吻痕,顿时一脸坏笑道:“哎哟,你们两口子昨天晚上这么凶残的吗?”
  听到这,铠和露娜两人的脸瞬间红得跟火山爆发一样……
  “队……队长……”铠与露娜两嘴一词道。
  然而兰陵王却趁机撩了撩花木兰的绯红发丝,在她的耳垂下轻声说道:“我觉得,我们还可以比他们更加凶残……”
  “高……长……恭!!!”下一刻,整个房间犹如产生了地震一般,带着极大的回声……
  “哎,年轻人就是活力四射啊!”伽罗擦了擦不存在的冷汗道。
  ……
  突然,不知在何处,
  一念强大的魔力波动闪闪而过……
  这一下让铠与露娜瞬间察觉到了,却感应不到那魔力波动的实际位置,两人互相给了个眼神。
  “阿铠,露娜,你们怎么了?”花木兰疑问道。
  “啊,没什么……”露娜缓缓地说道。
  而花木兰自然也没有在意那么多,兴缓筌漓地看着露娜那垂至腰际的银色长发道:“让姐看看啊,婚礼那天给你盘个漂漂亮亮的发型,哈哈!”
  “那就劳烦队长啦!”露娜微笑道。
  “是错觉吗?刚才那强烈的魔力共鸣……”铠带着几分疑虑道。
  “你们先忙,我出去看看……”兰陵王说完,便转过身离开。
  “王子殿下?”伽罗话音刚落,兰陵王早就一个闪身离去。
  ……
  是的,兰陵王也感受到了那强烈的波动,但他的感应,那并不是像铠与露娜那样,因为同样是魔道血脉,也就是奇迹之力而产生的共鸣。
  他纯粹能够感应到,是因为……
  只见兰陵王紧接着那个头戴紫色斗篷的身影,互相追逐一段路后,他们终于在一条悄无人烟的巷子里停了下来。
  “长晟……”兰陵王默默地摘下面具,露出了那如雕刻般的完美脸庞,看向自己的弟弟道。
  “王兄你……”高长晟也慢慢摘下了斗篷,凌乱的紫色长发,右臂上的阴阳印记极其明显,脸上有着好几道伤疤,相比于自己的兄长,他多了几分沧桑,但眉目间的眼神却温和许多。
  “我就知道,你没有离开……”兰陵王轻声道,心里面何等的思念,终于再次见到自己失散多年的兄弟啊……
  “你我血脉相连,我又怎会不知道你来了……”兰陵王接着说道。
  “真是好久不见了,王兄……”高长晟温和地问候道。
  “好久不见……”兰陵王嘴角微微上扬道。
  高长晟观察着兰陵王的神情变化,也淡淡地笑了笑道:“看来以前那个爱笑的王兄,似乎又回来了呀。”
  兰陵王听后,眼睛瞪大了几分。
  的确啊,他如今已经放下了,也看开了很多事情。现在的他,只想默默地守护着自己最爱的人,而不是一昧被过去的仇恨所淹没……
  “我的确想开了很多……”兰陵王保持着笑容道。
  高长晟听到这,轻叹一口气,投来几分羡慕的目光:“真好!比起现在的我,真的好太多了。我连自己究竟何去何从,都不知道。我的力量过于渺小,在大唐也只是一名逃犯,无权无利,更别说重建我们的故乡了……”
  兰陵王听着他这番话,心里面的滋味自然也不好受,他在过去,真的太少尽到作为兄长的责任了。
  “长晟,过去是我太过于自以为是了,明明身为兄长的我,却把一切重担压在你身上……”兰陵王伸出手,拍了拍高长晟的肩膀道。
  “你我是兄弟,又何必说这些话呢?”高长晟苦笑道。
  “虽然我很想和你叙叙旧,但今天特意留住你,是有很重要的事情跟你说的……”兰陵王直接切入正题道。
  “何事?”高长晟疑问道。
  紧接着,兰陵王便将一直藏在护臂上的密函,递给了高长晟,缓缓地解释道:“这是父王留给我们的信,我已经看过里面的内容了,你也看看吧……”
  “什么?!”高长晟满脸的震惊道。
  他直接接过密函,快速地阅读起里面的内容:
  “孩子们,当你们看到这封密函的时候,为父可能早就尸骨无存了,我们的云中漠地更可能已经成了一片废墟。这封密函是我在临死前,亲手将这封信交给一名唐家军,再托给大唐女帝,等到有朝一日亲自交给你们……”
  “为父曾一心想要壮大云中漠地,却不幸受到奸人的蛊惑。是我亲手毁了云中漠地,为父对不住你们,更对不住你们的母后……”
  “那个人,他就藏在大唐内部里。
  这么多年来,他一直隐藏的很好,连为父都不清楚他的身份,甚至连女帝陛下也查不出。
  能做得如此滴水不漏,这个人对付起来,恐怕会异常地艰难。但为父相信你们,长恭,长晟,你们两是朕最看重的儿子,我相信终有一天,你们一定能重建云中漠地,并且发扬光大,但绝不能重走为父这条不归路!最后希望你们能原谅我这个不称职的父亲,不称职的国王……
  高澄,绝笔……”
  当高长晟读完这封密函后,双手越发颤抖了起来,眼眶充斥着泪水,当年的真相竟会是如此……
  “父王他,早就预料到那一天的降临吗……”高长晟哽咽地说道。
  “是的……”兰陵王道。
  “父……王……”高长晟抬头望向那碧蓝的天空,仿佛想起了父亲的模样。
  “还有一件事……”兰陵王接着说道。
  “什么?”高长晟道。
  “你在大唐的通缉令已经被撤销了……”兰陵王道。
  这一天高长晟的确收到太多惊喜了,难以置信地说道:“什么?!这是真的吗?”
  “还能有假吗?所以我一直在四处找你,不过我觉得你肯定会回来这里的……”兰陵王笑了笑道。
  “可又是谁……”高长晟满是不解道。
  “你的崇拜对象,以及那位姑娘特意恳求的……”兰陵王解释道。
  高长晟一下子,就知道是谁了:“伽罗姐,苏烈将军……”
  而兰陵王又再次拍了拍他的肩膀,从这一刻开始,他们兄弟终于可以再度联手起来了:“三年了,我们是时候认清局势,跟长城守卫军他们联手,查出这一切的幕后主使了……”
  “好,我答应你,王兄!”高长晟激动地答应道。
  ……
  半个月后……
  长安城四周的大钟不断地被敲响着,那是代表着幸福的钟声!整座城的最中央铺上了一条长长的的红毯,四周绽放起一朵朵高贵而神圣的月季花。道路上早已站满了人群,可以说今天这场婚礼,所有的大唐河洛百姓都到场了……
  那可是他们心目中的大英雄,堪比救世主的婚礼啊,大部分人心里面都是满满的崇拜与敬佩,所以究竟会有谁不想来参加这场盛大的婚礼呢?
  “哼,明明身在东方第一繁华之城,却要按照西方的习俗,办这种庸俗的婚礼,真是丢尽了我们大唐的脸面!”一些大唐的臣子不满地说道。
  “就是,这女帝为了讨好这个叫铠和露娜的守卫军,真的是什么都敢做出来……”
  “这片江山本就不该由这姓武的女人来掌管,它原本是属于李氏的!”站在身旁的大量老臣也加一把口道。
  就在这些大臣人言啧啧的时候,一些青年人仿佛看见了什么,几乎都发自内心地欢呼起来……
  “哇,好漂亮啊,简直是仙女下凡啊!”
  “我要是未来也能娶到这么美的妻子就好了!”
  ……
  她手捧着一束月季花,芬芳而馥郁。
  如瀑布般的银色长发,已被盘卷成高绾的发髻。娇躯上那一袭雪白的婚纱,亮起一阵阵光辉,如月亮,如星光一般闪耀!
  香肩微显,一颗闪耀的蓝宝石镶嵌在她胸口的正中央,散发着幽幽的光晕。长长的同色宝石耳坠,随着轻盈的步伐,缓缓而动,更将雪白的肌肤衬得犹如凝脂一般。那双湛蓝的眼眸,饱含着万千星辰。
  众星捧月,她就是那独一无二,圣洁而耀眼的月光,没有一丝一毫的瑕疵!在这世间上,怕是没有任何一颗星星,能与她媲美了……
  她一步一步慢慢走上前,踏着布满月季花的红毯,那是通往幸福的道路……
  那几个刚刚还在议论纷纷的大臣们顿时都看傻眼了,完全被露娜那倾世容颜所吸引,他们现在恨不得扇一下自己的嘴巴。
  而就在远处那排满鲜花的大门,他直挺挺地站在那。而花门最前面的,就是长城守卫军和女帝武则天等人。两侧则是三分之地,楚汉之地的领袖们。
  “呜呜呜,阿铠你要幸福啊!呜呜呜!”苏烈早已泪如雨下,不断地拿出纸巾擦着自己的泪水。
  “照顾好她啊!你这个笨蛋!”霍普流着泪说道。
  “老苏,霍普,求你们别哭了,搞得姐都想哭了,呜呜呜!”一旁的花木兰也忍不住哭道。
  而兰陵王一脸宠溺地看着花木兰,默默地将她搂入怀里。然而在他们身后的百里玄策,却是面无表情观察着一切……
  此时铠那热切的目光,
  默默地看着她的即将到来……
  他身穿一袭简单却又不失雅致的西装,马尾梳理的特别整齐,显得极其的英俊。而随着露娜一步步,越来越靠近自己,他的心跳快的都不像是自己的了。是啊,不知从何时起,这两人的心早已只为对方而跳动……
  那双如蓝宝石一样的眼眸炯炯有神,那完美的脸庞布满了露娜的视线,两人从更远处起就一直默默地注视着对方,露出一个充满着爱意的笑容,脑海里重燃起从前的无数回忆……
  ……
  “凯因哥哥,我想学剑术!我知道凯因哥哥你老厉害了!”那一年可爱的银发小女孩,双眼发光,撒娇般地请求道。
  “你走吧,我是不会教你的……”凯因冷冷地说道。
  ……
  “哇,哥哥!你看,下雪了!”露娜兴奋接了接一片片晶莹剔透的雪花。
   “不就是下个雪而已吗?有什么好高兴的?”凯因一脸无语道。
   “不不不,这可是今年第一场雪啊!据说在初雪的时候许愿,愿望就能成真!”
  “我希望这一生都能有凯因哥哥的陪伴!”露娜在心里默默地祈祷道。
  ……
  “这么多年了,你就没有对我动过一丝真心?难道我在你眼里,永远只是那个傻傻的小妹?”长大成人的少女愤怒地质问道。
  “今生今世,无论过了多少年,我也绝不会爱上自己的妹妹,我对你永远只有兄妹情。”少年明知他的心,不是这样想的,他比任何人都爱她!但却永远不能说出真相,为了她的一生……
  ……
  “为什么……为什么你不敢去面对这份感情?为什么?”少女被一滴滴晶莹剔透的泪水充斥着眼眶。
  “啊啊啊!杀了所有人!杀!”少女发疯地嘶吼道。
  “娜娜!住手!”
  ……
  “哥哥!哥哥!为什么要这样做!”少女的哭喊声仿佛传遍了整个世界!
   “小妹,你不是我的对手。”少年冷冷地说出这句话,心却如万箭穿心般疼痛。
  ……
  “我还清楚记得,你当初送我的蓝宝石。我一直戴在身上,把它当成宝物一样。
   而你也一样,三年来,当你再一次出现在我眼前的时候,你知道我有多开心吗?我日夜思念着的身影终于重新在我眼前。所以这一次我绝不会再让你从我身边离去!”铠对着眼前被自己紧抱的人儿喊道。
   “呜呜呜,兄长……”随后露娜也反手,紧紧地搂住眼前的人,不愿再放手……
  ……
  “我爱你,露娜……”铠饱含深情的眼神直视着露娜。
   “我也爱你……”露娜回应道。
  ……
  那一刻他单膝跪地,掏出一枚蓝宝石戒指,激动地问道:“从这一刻开始我不想再与你分离,我想在后半生都有你的陪伴,娜娜。
  从此白首不分离,生死与共!露娜,我爱你,用我们西域的语言来说,你愿意『嫁给我』吗?”
  “我愿意!我愿意!”泪如泉涌的露娜重复地喊道。
  ……
  灵魂只属于彼此的两人,
  终于在今天走到这神圣的一刻……
  紧接着,露娜终于走到了铠的面前,彼此的眼神里独剩爱意与柔情,眼眶里已有泪水在打滚。
  他伸出手,主动牵起了她温润的手。双手相握,两人的身躯在那一刻也微微颤抖了一下……
  铠与露娜互相地笑了笑,慢慢地走到花门跟前……
  而站在花门跟前,负责当证婚人竟会是他!今天的他,同样身穿一袭庄重的西服,一头短短的银白尖发,左侧那唯一一缕深红发丝,在此刻更加凸显出他的独特魅力。整个人更加的温文儒雅,头上的狼耳朵是他的标志,正是百里守约啊!
  他捧起手中的证婚词本,缓缓地开口道:
  “各位,非常感谢你们今日能够来到这里!我相信接下来这一刻你们也已经等了很久了。而我们今日也有幸,能够见证到这神圣而幸福的一刻……”
  经过一系列台词后,百里守约终于认真地问出接下来这个最重要的问题道:
  “那么请问铠,你愿意娶露娜作为你的妻子吗?而露娜,你又是否愿意嫁给铠,让他作为你的丈夫?直至死亡将你们分开……”
  “不……”两人同时嘴里念出这一个字道。
  百里守约大吃一惊道,吓得差点连手里的词本都掉了:“啊?你们不愿意?!”
  在场的所有人顿时都大惊失色,一个个张着的嘴巴,那叫一个大!
  而两人噗嗤一笑,调皮地说道:“哈哈哈,不是啦!我们是想说……”
  “就算是死亡,也不能将我们分开,我们的灵魂永远只属于彼此……”永结同心的两人异口同声道。
  “好!好!好!”在场的所有见证者瞬间被这句话感动到心里边,一下子又陷入了热烈的气氛当中。
  “很好,那我再问你们一遍,今天在这么多人的见证下,你们是否愿意结为夫妻?”百里守约严肃道。
  “我愿意!”铠与露娜大声喊道,声音也变得哽咽了起来。
  在众人的见证和欢呼声下,铠与露娜将曙光誓约与星月誓约,分别戴在对方的无名指上。随后互相紧紧地抱住对方,终于深深地吻在了一起……
  从此刻起,他们就是真正的夫妻了,无论以后会遇到什么困难,都坚信着对方。
  能得一人心,白首不分离……
  ……
  而到了让人期待的接花球环节……
  “接花球啦!”随后露娜将往后一抛,会是哪位女子会幸运地接住呢?
  啪嗒一声……
  “姐……姐……我接到了?!”花木兰霎时有点不敢相信道,默默地看着手里的月季花……
  “哇,恭喜队长啊!”众长城守卫军道。
  “看来,你不久后就要嫁给我了……”兰陵王一脸期待地微笑道。
  “姐……姐什么时候答应过嫁……嫁给你!?”花木兰结巴地说道,极其地难以为情。
  “呀,队长害羞啦!”众人哈哈大笑道。
  ……
  婚礼结束后的几天,联盟军在大唐和长城守卫军的欢送下,都已经纷纷回到了自己的国家……
  而重获新生的霍普,在长城守卫军一众人不舍的道别后,便也离开了大唐。正式的去游历世界,体验一把自由自在的人生……
  此时在连绵不绝的万里长城之下,
  在一处空阔的荒地上……
  传来了响亮的打斗声,一阵金色的强光与蓝色的火焰互相碰撞着……
  正是铠与李信展开了一场实力切磋,几乎所有的长城守卫军都前来观战了!
  只见一头长金发的李信,将布满金色纹路的长剑,高举过头。随即重重一挥,呼出一道道闪耀的金色剑气……
  而处于对立面的铠,并没有召唤出魔铠。然而手中的魔道剑刃,却是处于附魔形态。只见他全身燃起一重重救赎之火,直至充斥到剑刃当中……
  狠狠一扫,救赎之火轻易地抵消了剑气。李信目光里闪过几分惊讶后,来不及闪躲,被救赎之火的气场击退出一段距离。接着,铠便快速地收起了四周的烈焰……
  “李……信将军,输了?”沈梦溪有点不敢相信道。
  一些长城守卫军顿时也哑口无言,深深地敬佩着铠的实力……
  “厉害啊,阿铠……”花木兰,苏烈以及百里守约佩服道。
  而露娜乖巧地站在原地,美眸里仿佛冒起了一丝丝粉红色的气泡,时刻欣赏着自己丈夫的英姿……
  下一刻,李信那长长的淡金发丝逐渐收缩,变回原本的短棕发,双眼的金色光芒也在缓缓地消退。
  “是我输了……”李信看似心甘口服地说道。
  “李信将军……”铠淡然地注视着李信道。
  就在他要说些什么的时候,李信却继续说道:“我是时候离开这里了……”
  “这么突然?”众人吃惊道。
  “这是我一早就决定好的,等到了与魔种的战争结束后,我就会功成身退……”李信缓缓地解释道。
  “这……”铠蓦然欲言又止道。
  而沈梦溪听后,一下子就坐立不住了,瞬间跑了过来,拉起李信的手,痛哭道:“不要!本喵不要李信将军你离开啊!呜呜呜,将军你走了,本喵怎么办?”那矮小的身躯,刚好只到李信的手指位置……
  李信伸出手,摸了摸沈梦溪的头,却仍旧没有做出任何表情道:“放心吧,总有一天,我会回来的……”
  “那既然这样,那就后会有期了,李信将军……”铠道。
  随后李信看了铠一眼后,便转过身,头也不回,在众目睽睽之下,就这样远离了长城……
  “老公,在他的身上好像有着……”露娜在这时,走了上来对着铠说道。
  而铠也默默地点了个头,这个神秘莫测的男人究竟隐藏着什么。他完全清楚,刚刚李信与他决斗的时候,绝对没有发挥出全部的实力,但他为什么没有用尽全力呢?这着实让人摸不着头脑……
  而当李信转过身的那一刻起,他离长城越来越远,眼睛渐渐由原本的褐色,变成了恐怖的血红色,他的身影也随之消失在了荒漠之地当中……
  而无人知晓的是,
  一个极其强大的身影在暗处观察着这一切……
  她拥有着一头浅紫色的长发,身披一袭耀眼四射的红金色战甲,那双紫色的眼睛,宛若能看穿世间的一切。一种凡人无法与之比拟的气场,在她身上散发着……
  她开始自言自语道:“人类与家畜的战争真是没意思……”
  “人类,魔道家族!这片土地将会流满你们后代的鲜血,这就是作为你们曾经敢亵渎神明的代价!”愤怒与仇恨早已填满她的心灵……
  另一边,长安城【中驱大门】内……
  那虚无之中,有着无限的创世之力,周围却是一片漆黑,唯有最中央带来的无尽光辉,而这些都被长安城城管钟馗誓死看守着……
  白天,它就这样在这虚无之中,漫无目的地飘荡着……
  突然正中央的金光,越发地闪耀……
  还没等钟馗回过神来,随着一声巨响,一把威严的嗓音冷冷地说出一句话:“汝之造物主,在此!”
  “女娲大人,你……你醒了?”钟馗用无比震惊的语气说道。
  ……
  又过了好几日,早晨……
  炽热的太阳却已经高高地挂在天空上……
  铠与露娜,夫妻二人在此时来到了一个神秘的地方……
  “哎呀,铠!你到底要带我去哪啊?”露娜好奇地问道,只见她的双眼已被铠用手蒙住,只能默默地被他引导着道路的前进……
  两人无名指上的曙光誓约与星月誓约,何等的引人注目……
  “到了你就知道了!”铠微笑道,似乎要带给自己最深爱的人儿,一份巨大的惊喜……
  随后两人走过一段路后……
  “我们到了……”铠柔和地说道,慢慢地松开了放在露娜眼眸上的手……
  随后露娜慢慢地睁开美眸,凝视着周围的一切……
  这里似乎是片小森林,在这寸土地上还开满了各式各样的月季花,时而有清脆的鸟鸣声,不远处是一面湖畔。
  而就在露娜的眼前,立着一座精巧的木屋。她两眼弯弯,顿时张大了小嘴,脸上早已充满着幸福……
  “亲爱的,这里以后就是我们的家啦!”铠温柔地对着露娜说道。
  “新婚礼物,喜欢吗?”铠问道。
  “喜欢!喜欢!太喜欢了!”露娜无比激动地喊道。
  紧接着,木屋后面走出来一群熟悉的人……
  “嘿嘿,阿铠你又得感谢我们啊!”苏烈摸了摸鼻子,笑道。自然是长城小分队等人,却唯独缺了百里玄策……
  “队长,苏烈大哥,守约!房子你们也有帮忙搭建的,对吧?”露娜马上想道。
  “嘿嘿,谁叫你们俩是姐最好的家人呢?”花木兰微笑道。
  “木屋的设计是我想的!哈哈!”百里守约道。
  “谢谢你们……”铠由衷地感谢道。
  “真是的,一家人说什么谢谢呢?”花木兰没好气道。
  “是啊,有你们在的地方,就是家……”铠与露娜两人心满意足地说道。
  “长城之畔,是故乡!”
  (第一部完结,前传+千年之章开启!)
  ————
  后记:寒星第一部终于迎来大结局了,真心不容易……
  下周末开始,更新寒星的前传,之后便是超费脑子和扩大寒星世界观的千年之章!
  (所以看完寒星1的你,别急着走,往后翻,后面的篇章也很香!)
  【尤其是千年之章!突破自我,扩大世界观】

糖果

0颗

奶茶

0杯

咖啡

0杯

披萨

0块

红酒

0杯

发表书评:

您需要 登录 才能发表书评!

关于作者
作者作品
粉丝排行榜
我的粉丝值
  • 您当前的等级:见习
  • 您当前粉丝值:0
  • 距离下级还差:500
最新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