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作者:酌与夏花      更新:2020-12-01 12:30      字数:2715
    巳时过半,魏无羡的房门总算开了。

    一身紧致黑衣​穿的整整齐齐妥帖端正,袖口束着腕带,一头青丝扎成高马尾,只缠了一根鲜红发带,整个人看上去神清气爽,潇洒利落。

    住他隔壁的​莫玄羽也同时开门,打着哈欠走了过来:“前辈,今天这么早?”

    走廊上迎面过来的思追和景仪对视一眼,颇为无语,都快到午时了才起,​哪里早了?

    魏无羡边下楼边道:“一副没睡的样子​,昨晚去干嘛了?”

    莫玄羽在他身后亦步亦趋,和思追景仪擦身之际点头打了招呼。闻言,将怀里奋斗了一晚的笔记​递给他,撇嘴道:“先生罚我三千字的反思小记。”

    魏无羡接过,在大堂里寻了个位置坐下翻看。莫玄羽唤了小二点菜,​这个时间早膳已经没了,只能让厨房炒两个菜送过来。

    “该!你以为野神很多吗?下手那么粗鲁,都不知道先取了它的妖元!以后每天多练习练习如何更准确​的掌握自己的力量。”

    “还不是先生说食过生魂的妖元过于鸡肋嘛!​”莫玄羽小声辩解。

    魏无羡合上笔记丢给他,挑了挑眉:“你又听他胡说!这世上还有我搞不定的东西吗?”

    再鸡肋,到了他手里也能化腐朽为神奇。

    莫玄羽不答。

    神仙打架,凡人遭殃,先生和前辈每天都在较劲,他已经习惯了!这种时候,作为中间人的他闭嘴是最好的解决方法。

    话题果然终止。

    魏无羡百无聊赖的趴在桌上,目光转了一圈,这才发现大堂里坐着三三两两的人,衣着统一,俱是一群头戴抹额的白衣少年,他们坐姿端正,仪态优雅,长得也俊秀,看上去极为赏心悦目。

    “哪里来的这么多小朋友?看着还挺顺眼。”魏无羡依旧趴着不动。

    莫玄羽诧异的看他,貌似上次那群白衣服的长得也不差,他不是还以丑到他了为由揍了人家一顿,怎么今天这么好说话了?

    “姑苏蓝氏的人!我们昨天在大梵山碰到的,还有……那个含光君也在这里。”莫玄羽低声解释。

    他莫名担心,他家前辈这个样,要是看见蓝忘机,岂不是连路都走不动了?毕竟以往经验来看,他对长得好看的特别优待,幸好一直以来能入他眼的几乎没有,看的顺眼的也就此时眼前这群姑苏蓝氏的小辈。

    “含光君?蓝氏双壁之一,人称‘逢乱必出’的蓝忘机?”魏无羡霎时来了精神,也不在趴着了。

    恰逢此时,一人自二楼出现,一身白衣胜雪,不染纤尘,那人背挺的端正笔直,俊逸非凡的面容清冷如霜,如琢如磨,额前束着卷云纹抹额,整个人看上去跟尊玉像似的俊极雅极。

    魏无羡眼睛一亮,好看的桃花眼里闪烁着灼灼华光,他抚掌而叹:“果然是皎皎君子,照世明珠,好个翩翩公子,真是凛凛不可犯。”

    被他夸赞的主人步履悠然,拾阶而下,浅色的眸子似乎还看了他一眼。

    莫玄羽一看他反应就知道自己没白担心。无奈扶额,只望前辈矜持点,别太出格。

    矜持是不可能矜持的。

    眼见着蓝忘机越走越近,魏无羡冲他挥了挥手,笑的无比灿烂,比外面的骄阳更明媚夺目。

    蓝忘机步履微顿,平静的心湖因他这一笑波澜迭起,垂在身侧的手紧握成拳,极力隐忍着内心震动,神色自若的走到魏无羡面前,在他对面坐下。

    见此,魏无羡笑的更开心,微微歪了一下头,伸出右手,期待的看着他,道:“含光君这么好看,我长得也不差,如若不嫌弃,咱们交个朋友呗!”

    那双眼睛过于清澈明亮,不复昨日凉薄,蓝忘机心中一窒,盯着伸到面前的这只手久久不语。

    魏无羡见他没反应,又挥了挥手,继续道:“含光君你别这么冷漠嘛,我是真心想和你做朋友的!”

    蓝忘机深深的看了他一眼,伸手握住眼前乱晃的手,温热的指尖相触,又极快地松开,轻声道:“我亦真心……”

    想和你做。

    魏无羡觉得那个眼神过于复杂,复杂的他有点儿看不懂。不过蓝忘机答应和他相交,已足够让他兴奋。

    恰好小二上菜,转移了他的视线。

    “含光君,你用饭了吗?要不要一起?”

    “用过了。”

    蓝忘机摇头。

    看着桌上红红火火的一片,空气中似乎都充斥着十足的辛辣之气,蓝忘机眉尖微不可查的拧了拧。

    莫玄羽默默的端了自己的饭碗起身,道:“我还是自己坐一桌比较好!”

    魏无羡向他投了一个赞赏的眼神,顺便扒了一小盘红烧肉到他碗里。莫玄羽嘴角抽了抽,端了盘菜走开,重新挑了个距离稍远的空桌。

    坐在角落的景仪和思追小声嘀咕:“我们在这里等了一上午,你说含光君该不会就是为了等他们吧?”

    不然为什么他们一下楼含光君也跟着下来了?

    “我想,多半是因为魏……前辈吧?”许是不知该怎么称呼,思追想了一下还是礼貌的尊了一声前辈。

    “不是有传言说他们不和吗?看现在这情况完全和传言不符嘛!”

    “传言不可尽信,其中真假外人又如何能知。”

    “不过传言他放浪不羁这点我觉得还是挺符合的,你看他坐没坐相,还对含光君动手动脚的,要是在云深不知处,早就被罚抄家规了。”说是这么说,景仪心里倒是有几分佩服,毕竟能和含光君零距离接触还不被排斥的,他也是第一次见。

   只是握个手而已,怎么就算动手动脚了?

    对于蓝景仪乱用词汇这点,思追无奈扶额:“魏前辈不是姑苏蓝氏的人,自是不用遵守蓝氏家规。”

    “也是……”

    此时他们尚不知,即使后来魏无羡成了姑苏蓝氏的人,也没遵守过蓝氏家规。只因有个护妻狂魔宠妻成瘾,四千家规视若无睹。

    就连古板如蓝老先生对此也莫可奈何。

    饭后续茶,蓝忘机总算找到机会开口:“魏婴,可愿随我去姑苏?”

    他问的小心翼翼,浅色的眸子闪烁着期望和希冀的光芒。

    “姑苏好玩吗?”

    蓝忘机被他问住。

    回望他的前半生,从来就和玩这个字没沾过边,蓝忘机也不知道该说好还是不好,干巴巴的说:“你以前去过。”

    魏无羡理所当然的答:“可是我不记得了呀!”

    “……”

    蓝忘机默然,内心颇多存疑,又不知该如何相问,抑或是,不敢问。

    魏无羡喋喋不休的问了一大堆问题,从姑苏的风情地貌到乡语习俗,蓝忘机一一回答,末了还不忘道:“你亲自去看看不是更好?”

    魏无羡听的心动。

    心动的后果就是不顾正事的答应和蓝忘机去姑苏。

    而曾被自家先生委以重任的莫玄羽欲哭无泪,前辈要去,他哪敢拦着?

    出了客栈,众人召剑飞上天,一时剑光流转,灿烂夺目。

    魏无羡眼珠滴溜溜的转,见蓝忘机召了避尘出鞘,连忙伸出两根手指捏着他衣袖摇晃,可怜兮兮的眨着眼:“含光君,你们御剑吗?可是我没有剑哎?不如你载我吧!”

    莫玄羽暗暗翻着白眼。前辈居然撒谎!他哪次出行御剑了?不都是直接召飞禽当坐骑吗?

    蓝忘机点头,率先站在避尘剑身之上,朝他伸出手,魏无羡一把拉住,借力跃了上去,站在他身后。蓝忘机催动灵力,蓝色剑芒闪烁,如流光般飞驰而过,魏无羡被疾驰的速度一惊,双手下意识的抱住了蓝忘机的腰。

    耳边风声呼啸,眼前风景极速倒退,身后之人如影相贴。蓝忘机僵着背,一动不敢动。

    蓝忘机的避尘速度太快,远远的将一众少年甩在身后。莫玄羽认命的御剑跟着众少年,心中幽幽叹息:只愿先生届时不要太生气。

  你真心想做什么?来,大声的说出来!!!
皖ICP备20200172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