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郊野岭
作者:祉熹      更新:2021-06-18 13:37      字数:3151
说书了那么多年彦欲是真的没有想到除了故事中死缠烂打的有情人之外,现实中既然还真的有这样的人。彦欲挑着火,朝拖着脑袋正在看他的叶欢问道:“我见兄台本是姿色不凡,却又为何又要在酒馆中装作叫花子?”这下叶欢突然间耷拉下脸,好似一脸无辜一般,道:“我本是富家人的公子哥,不知的犯了什么事,既然成了叫花子,但是我今早一见到兄台,便很快就变回原本的模样了。”他转过眼,像是狐狸一般贼兮兮的看向彦欲,道:“兄台,你说你是不是上天赐给我的宝物?”

对方又向他靠近了一点,他的眉目轻轻,看向他,道:“兄台,你既然说书,可曾见过这等情节?”彦欲摇了摇头,道:“听是没听过,但我觉得你,是写话本子的罢。”随即拿火把指着叶欢,道:“你就不怕我让你变回去啊。”叶欢有些委屈的看向彦欲道:“兄台,小可又无犯任何的事情,你就当是行行好,让我陪在你身边吧。”

“一肚子的糊话。”彦欲低声骂道。

晚风不断的摇曳,用庙外的柴火搭起来的火堆在风中跃动。叶欢向彦欲靠近了些,可他这一动,彦欲就醒了,他没有睁开眼,只是开口想向自己挪过来的家伙道:“你干什么?”只见对方向他靠近,嘴角含笑,道:“我怕冷,你暖和。”彦欲直直的给这个家伙翻了个白眼,随后道:“既然如此,你怎么不去火堆那里,更暖和。”

“兄台莫不是想要害死叶某不成?莫非还是信不过叶某,叶某发誓,绝对只是想要感谢兄台,并无他意。”他起身,摇了摇彦欲的身子,这么一弄,彦欲倒是没有心思睡了,坐起身来,望了望外面的景色,又看了一眼那越来越弱的火光,道:“我去寻点柴火去,你便在此地,莫要乱走。”

“兄台!你莫不是不要叶某了罢?”叶欢道,用扇子掩着自己的脸,一点朝彦欲望去。彦欲倒是没有理他,他不知道这么个公子哥这么能保佑他一个平安,想不到诺大一个江湖既然也会相信这等迷信,还真是可笑。

“就知道说些没用的。”彦欲道。

叶欢看着远处离去的彦欲,放下扇子,敲了敲自己的手,那细长的眼睛眯起,道:“这么长了一幅佳人脸,确是不近人情的主呢?但是此等敢在晚夜出城,彦兄台,你又是何许人也?”

彦欲正在林中寻着柴火,叶欢悄悄的躲在树后,他望着彦欲的模样,不得一时,一道暗箭朝彦欲飞来,叶欢还未来得及透出回旋铁子,彦欲已经利落的躲过了全部的暗箭。见此叶欢连忙收回了自己的步子,躲在树后静静的望着。

那暗箭没有再次飞来,彦欲望了望一眼手头上的柴火,随即快快的离开了。叶欢有些的失落,除却他那迅速的身手和那仙风道骨的气息,他还是不明白他究竟是何人,在彦欲离开之后,叶欢走到那个暗箭的位置,拾起一支细细的观看,那上头写着一个“纹”字,在字的上方还有一条小蛇。

“蛇绕纹人,千山暮,无人知,试比高。”叶欢拿着箭不断的呢喃,若是这般的话,他转过身去,一点点的走入深林,望着那躲在树后的黑衣人,那黑衣人像是着了魔一般,借着那月光,叶欢的脸异常的可怕,他伸出手,黑衣人的脖子伸去,黑衣人看向他,眼神里面全然是恐慌,他用着最后的声音问道:“你?是谁?”叶欢只是笑笑,没有回答他的话。

他搜寻了一下那黑衣人身上的东西,除却那发射暗箭的弓弩,其余的到是还要些膏药与丹药,这个应该也是城中参加武林大会的人,但是......为何这个人的身上会有着纹山蛇人的令牌?当初那纹山围剿,那个诺大的纹山蛇人一族只剩下几个无用的外门弟子之外,无一人生还,那一场围剿集结了全部的修仙者,就为了让纹山蛇人彻底灭族。

但是本就是在十二年前的事情,为什么现在会再次的出现在这里?莫非?他突然间点了点头,看来他这是赖上了一个大人物啊。

就是可惜了,安静了那么多年的江湖,终于要乱套了。真是,一场久违的大场面啊,他可是要好好的赖着这个佳人才行,不然的话,可是没有机会了。

“但要是这些东西都要结束了,江湖安定,那.....”

看着这一地的踪迹,叶欢沉默了一下,随后走出林深。月光皎洁,除了那点小失误之外,这倒是一个美好的晚上,要是有一天他有机会,一定要好好的寻个人,晚间一壶酒,岁月静好的流连忘返。

他走着走着,看到了那个人,他的唇角微微的翘起,心道:“这不就找到了吗。”彦欲站在他的眼前,月光很暗,他看不清叶欢的脸。彦欲二话不说的走到他的身边,抓住他的手,看向他,道:“我不是叫你在原地等我吗?你现在乱跑个什么!?”他没好气的道:“看起来你也并非那么的软弱,既然如此,明早,我们便一别从宽罢。”叶欢红了红眼,拽着彦欲的袖子,道:“兄台,叶某下次听你的,可否不要赶叶某走?”

“我明日就送你回城,银两便不必了。”彦欲道。叶欢的眼眶红的耀眼,他不敢去看,要是看上一眼,他还真怕自己又要心软了。不过要是刚刚回来之时没有去寻他,也许便不会这样了,但是自己这么就是老是担心别人的事情呢?一切便随他去罢,为何还要自作多情的如此,最多就当是那二两银子喂了狗,再怎么样他的天下太平,只是在路上再多添了一具好看的尸体而已。

“兄台!你要去哪?”叶欢问道。彦欲收拾行囊叹了叹。道:“我送你回城。”一路上愣是叶欢再怎么死缠烂打,彦欲是分毫没有听进去,只是拽着他走。

“兄台,你不是很讨厌我?”叶欢问道。

“并非。”彦欲道。

叶欢好似是安了心,起码没有嫌弃他。但是看着眼前这位佳人的模样,一身的仙风道骨,怎么看起来都是用剑者的顶级,但是为何要四处说书?再怎么说,也比城里头那些二愣子要强上不知道多少个倍,他一身本事,不求功名,真不可思议,更加不假思索的是,他的第一时间既然不是来找自己来报个平安,而是出城。

真不愧是一幅仙风道骨的模样,难得,真是难得。如此之人,到底求何东西?叶欢看得他入迷,不知道嘴里头怎么就冒出了一句话,道:“兄台,你为何要独行,你不感孤独罢?”彦欲摇了摇头,道:“书中自有黄金屋,比这人间有趣多了。”

走到城门,彦欲转身要走,叶欢却一把将他的衣袖拽住,道:“兄台若是留下,叶某也保你平安,江湖之大,缘分之妙,为何不与叶某一度?”彦欲转过身来,道:“我与你,道自不同,何来一度。”

“兄台此言差异,江湖路远,多一个人多一个照应。”他的头偏了偏,眼眶红红的,道:“若是不行,兄台,就当是陪我这个手无缚鸡的弱者可好?”叶欢的模样看起来是誓死不放了,算了,就算是浪费点时间,看一看热闹罢。反正在城中人多,反而更好的藏身。

“兄台?走吧?”叶欢挽着他的胳膊,眼睛是星星再度亮了起来。彦欲虽然无奈,但还是跟着彦欲走了进去。但当他再次走进城中的时候,万千的眼睛便向他看了过来,他们个个的眼神,就像是一只饿狼,正在饥肠辘辘的看着他。

叶欢看向他的模样,用手拦住他的肩,放心道:“兄台,你就安心吧,叶某自会保你平安。”他手持着扇子,大步流星的走去,一边还死死的拉着彦欲的手,他的眉目间带着一股吸引人的魅力,若是寻常人等,早就被他那软磨硬泡给折弯了腰。

“叶兄,你可知道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彦欲坐在酒馆上,盘膝而坐,向着对面的人。叶欢的脸上多了几分莫名其妙的笑,道:“若是我有事呢。”彦欲挑了挑眉,道:“哦?你既然能在各大高手中保我平安,自然不是寻常人等。”想来也是,这人既然能在城中掀起一番的风浪,怎可是一位寻常人等?

“我?我只是一个富家子弟,除了一些在城中学的保命的一切功夫,别的倒是什么都不会。”叶欢道。彦欲的脸上有些挂不住,显然是不相信,但是看着叶欢那无能为力的模样,倒是不知道说些什么好。

“那你又如何保我平安?”彦欲道。

“我家中不才,正是有着几位的高手保护,能保我,自然也能保你。”叶欢道。

“那你又有何烦恼?”彦欲拿起茶杯,品了一口。

“我缺一人陪我云游四海。”叶欢道。

“为何偏偏是我?”彦欲道。

“因为兄台,仙风道骨,让小可认为你必定是一位隐匿高手。”接着,又道:“兄台带着的,或该说是藏着的那把剑,亦是非同小可。”

彦欲抬眼,道:“阁下,真的只是一位富家子弟罢?”

“千真万确,对于今后一同之人,小可不敢有半句谎言。”叶欢道。

未完。
皖ICP备20200172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