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超懿】舐犊情深ᴿ   作者:gxr5201
评分:
0.0 (0人已评)
标签:
下载: TXT全文 TXT单章

舐犊情深

  有点黑的马小超X冷淡懿,AO

  养父子PA,注意避雷

  子追父隔层布——任你摆布(??很不对劲

  司马懿对感情一事糊涂的很,天才大抵都是如此。

  他们惯爱与天性作对,有着非乎常人的毅力。所以尽管司马懿是天生的易受孕体质,但他宁愿把生命献给科学。

  换句话说,他到现在也没成为某个谁的专属omega,实验室成了占有他大部分时间的赢家。

  唯一的变数是收养了父母双亡的马超。

  打小他就没喂过马超一次奶,纵然那含泪的小眼神多么可怜,也从来只是奶粉解决。

  于是马超三岁学会自己冲奶粉煎鸡蛋烤面包片,却似乎怎么也学不会如何讨父亲的欢心。

  直到某天,马小超到了觉醒期,浑身烫的皮肤发红,甚至昏迷至入了魇,怎么也醒不过来。

  司马懿从实验室回来已是更深露重,打开马超房门看他睡了没有,结果满屋子alpha的气息扑面而来。

  司马懿像是早料到如此提前做过了预防,见状依然冷静无比,捏着支抑制剂扒下马超的短裤,冲着屁股就注射了进去。

  待马超平静下来需要时间,司马懿一直坐在床边等待养子身上的热褪去。

  他摸了摸马超的脑门儿,却突然被抓住了手。

  “父亲……”马超依然无意识,自然无法被怪罪。

  也许是不小心听到研究所同事对于他过于冷漠的评价,也许是今天马超发消息让他早点回来吃饭。

  司马懿看到消息时已经过了晚餐时间,终究没有回复。

  总之,那大概是他唯一一次亲近马超,一道淡而无味的吻印在马超滚烫的额头上,“睡吧。”

  司马懿意外地哄着了他,却似乎唤醒了什么不得了的东西。

  几年后当司马懿某天突然想开了,准备给18岁的马超找个后爹的时候,后者果断爆发。

  “父亲,我也是alpha,”马超顿了顿,似乎意识到自己语气太冲,满是不甘,神情却认真的可怕,“为什么不能是我?”

  司马懿沉默了少许,回了句,“没有为什么。”

  一句话堵死了所有通往旖旎的道路。

  即使号称科学天才的司马懿再迟钝也还是发现了养子对自己的念想,毕竟自从觉醒后一见他就信息素全开的家伙,直白得令司马懿头疼。

  而这念想本身又让他颇为意外,不说两人年龄差了多少,学校里那些年轻的男男女女难道不香么?何必贪图他这个年老色衰的……

  司马懿看了看镜中不乏锻炼肌肉线条匀称的自己,又把后半句咽了回去。

  今天他要见的相亲对象是AI匹配的,这是他认为重组家庭并且能满足他全部条件的最高效解决办法。

  结果还不错,至少算个聪明人。双方互留了联系方式,并约了下一次见面。

  司马懿正思考着如何调理自己的发情期,没想到马超已经贴心地为他准备好了一切。

  其实也不复杂,只不过就是一支加速荷尔蒙分泌的药剂,掺在了马超做的汤里。

  剂量太大,司马懿当着养子的面便难以抑制地发了情,信息素自腺体不可控地释放开来。这是自己收养他以来极力避免的事情,最终还是发生了。

  司马懿试图终止马超想上他这个念头,通过随便找个人搭伙过日子,可对方早已经不是那个小孩子了。

  一切都晚了。

  对于司马懿来说,欲念从无到有、再到泛滥成灾是件很可怕的事情。

  而对于马超,那些隐晦的、不堪的、只敢存在于梦境里的企图,自此暴露无遗。

  黑漆漆的房间里只有温润的月光照耀,司马懿被布条蒙住了双眼,双手也被牢牢固定在床头,空置了少顷,马超就站在一旁默不作声地看着。

  这是司马懿没想到的。

  他以为对方会急不可耐的占有他,可那人并没有。这时他听到,

  “您急不可耐的样子,真的很美。”

  司马懿一愣,强烈的自我意识甚至令他短暂地忽略了身体上的反应。

  他后知后觉,率先失控的人不是马超,而是他自己。

  现在在马超眼里,他大概就是个身处欲望的牢笼、浑身发着骚浪气息、流着水儿求欢的阶下囚。

  可他无可反驳。

  此刻两人的地位、立场似乎已经完全掉了个儿。原来隐忍到了某种程度,有时也会令人胆寒。

  马超终于近了身,司马懿身上高纯度黑巧的味道变得更为浓郁,极易上瘾。

  他贴在司马懿耳边低诉,“蒙着眼是为了让您少点心理负担。”

  这样的马超,依旧像个想要讨要奖励的小孩子。只不过,看来今晚这个养子是打算“贴心”到底了。

  司马懿的嘲讽带着不同以往的微喘,“你不会是指望我说谢……额嗯……”

  痴迷似乎是种本能,马超循着那本能嗅起了司马懿颈间独特的香,紧接着一口咬住了对方上下起伏的喉结,一番舔弄迫使那里震动地更加厉害。

  受掌控的感觉实在糟糕,更何况还是得益于他的养子。

  光裸的躯体裹了层朦胧柔光,宛如坠入爱池的神明,马超顺着脖颈儿一路向下吻,神情虔诚。

  他的养父一直以来就是他的信仰。

  司马懿养育他成人,教他生存的道理,还有想要就一定要得到的决心。

  如今那人问,“马超,你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吗?”

  马超毫不犹豫,甚至轻笑起来,“当然。”

  他曾闻着司马懿的衬衣饮鸠止渴,也曾在梦里发了狠地亵渎自己的养父,此刻又怎么会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长久的跟在司马懿身边,他的淡漠马超学会了七成,然而眼前这皮囊之下的炙热,已经快把两人都燃烧殆尽。

  马超指甲略长,刮蹭着司马懿凸起的乳尖儿,用了力道将整个乳头掐起,试图掐出什么东西来。

  “哈啊……”

  很快在马超的大力揉捏和吮吸下,司马懿喷出了一股股奶汁。

  马超唆着腮帮品尝,一如襁褓里的婴儿,眼里的亮光大盛,他的养父,是个还没被标记就会喷奶的尤物。

  初乳的营养全被马超吸进腹中,偏偏嘴里还衔着一粒乳尖儿,一边轻咬一边吐着污言秽语。

  “终于喝到您的奶了。”有些嘲讽,又有些兴奋含在语气里。

  咽了几大口乳汁,其实没什么特别的味道,马超却觉得甘甜无比,更渴了。

  “闭上你的嘴……我兴许会更投入一点。”司马懿依然保留着骨子里的骄傲,即便此刻难耐到了极点,他竭力夹紧双腿,那是他唯一能实施的操作。

  马超果然依言不再吱声。

  他知道司马懿从没有放纵过自己,多年如一日的自律,那仿佛白纸一般亟待开发的身体,对于一个欲念旺盛的青年来说多具诱惑力,可想而知。

  侵犯、摧毁、肏熟,这些字眼不断地在脑海里浮现,逼得马超眼热心烧。

  司马懿双腿被掰开,不费吹灰之力。灵巧的舌头开始在他下体流窜作案,那里早就泥泞不堪,马超耐心地吸走了不少淫水,而后还故意啧出声响。

  “唔!”

  处于下位却被狠狠取悦的快感令司马懿几乎爽翻,背部弓出沉溺于欲海的优美弧度,身体越发不受控制起来。

  刚刚成年的男人很难再将潜藏在心底的猛兽再压回去,一爆发便是要翻天覆地。

  司马懿那么聪明那么高傲,他仿佛终于产生了点临危的恐惧,声音涩得发颤,“马超,你给我停下。”

  他宁可侵犯他的是个毫不相干的陌生人,也不希望是马超。

  被喊了十多年的父亲,如今每一声都积累成了背德的羞耻感,激得司马懿几欲投降。

  他扭过头不愿再看马超,却是露出了自己的腺体。

  那一小段堪称完美的后颈存在着致命的吸引力,马超俯下身就要咬破那里时,司马懿的手机响了。

  是今天相亲的对象发来微信,“到家了吗?”

  马超看完消息,眼里的风暴酝酿成霜,拨了语音回去放在司马懿耳边,“拒绝他。”

  “……”

  无声的僵持在电话拨通后骤然被打破,司马懿尽量让自己听起来没那么失控,

  “你好。”

  “我到家了。”

  马超坐在床边,另一只手玩弄着司马懿的命根,“呃啊……没什么,我很好。很抱歉,以后我们不要再见面了。”

  “是我的问题。”

  “就这样。”

  不足一分钟,电话已经被马超挂断,两人都没动。

  司马懿双手仍被绑着悬于头顶,任人摆布的状态持续到麻木,他甚至已经凶恶不起来,一声“马超”,竟喊得五味杂陈。

  马超手上是司马懿粘稠的精水,如愿以偿。

  他一头埋在对方颈窝,唇齿流连在那销魂的锁骨处不愿离开,一句呢喃轻轻溢出喉咙,却更像是马超对自己说的,就如他曾经无数次在心底呐喊的那般。

  “其实我更想让他听听你被我彻底征服的声音,但是……”

  天知道,这个念头绝非一闪而过,而是疯狂占领了马超的脑袋,但是他舍不得。

  他舍不得让他那样敬仰的父亲在一个只见了一次面的陌生人面前失去颜面。

  “父亲……您是我一个人的。”

  司马懿唯有沉默。

  马超年轻的气息完全包裹着他,司马懿觉得觉得自己大概是醉了。

  他看不清马超对自己的这种占有欲是否与爱有关,未来又能持续多久。

  可既然拦不住,也无力拦,那就顺其自然。

  被自己养不熟的崽子标记又如何?不过是一同被深渊吞没罢了。

  司马懿眼尾尽是殷红,不自然道,“还不赶紧进来?”

  颇有点恨铁不成钢的味道。

  马超一怔,这邀请太像埋怨,听起来如此别扭,他却从中窥见了一点点罕见的父爱。

  长期压抑天性的人一旦爆发起来会怎么样?

  “哈啊啊……”

  司马懿侧过身,脖颈儿高昂,被从身后果断捅入的炽热之物深深支配,难以自拔。身体每一道感官都提升到了极致,那是他从未体验过的愉悦,即便那其中夹杂了无尽的苦味。

  马超一口咬住司马懿的腺体,极具侵略性的信息素丝毫不懂得掩饰,如一柄长枪狠狠刺入那里。

  上下求索,只为随心所欲地“顶撞”他的父亲。

  马超体验着与司马懿前所未有的亲近,再也耐不住性子,掐着他的细腰飞快抽插起来,每一次都是彻头彻尾的没入穴口。

  柔软的肉壁更是无师自通,翕翕合合地将马超的硬物纳入到更深,说不尽的主动。

  想像不到的契合令两人都全身心沉醉于这场誓约之中,又都默契地不言语。

  马超将司马懿手上的束缚解开,换过更好发力的姿势,十指相扣,再次没入那肉洞里,一次重过一次的肏干生生顶开了生殖器的腔口,伞状的龟头迅速成结死死卡住。

  即便司马懿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然而喷洒在腔壁上的如注热流依然过于猝不及防,他只能依靠本能,双腿盘紧了马超,提腰迎合,再也摆不出父亲的架势。

  也许很快他就会怀上自己养子的孩子。

  这个认知令司马懿彻底陷入灭顶的慌乱,而马超的信息素依然不停地在他体内蔓延,蚕食他的一切,也意味着完完全全的归属关系即将建立。

  从夜晚到凌晨,司马懿被做到数次昏厥,全身痉挛,汗液与淫水流得格外的多,几乎将床单浸透,马超终是吃到了餍足。

  他射入的东西在司马懿的生殖器内待了一夜,将整个子宫撑大,泡的软烂。

  而从未如此纵欲的养父即便累到酸软无力,满身红痕,腿都并不拢,也只是抬手摸了摸他的头,沉沉的睡了过去。

  至此马超终于知道,自己被纵容到了何种地步。

  Fin.

糖果

0颗

奶茶

0杯

咖啡

0杯

披萨

0块

红酒

0杯

发表书评:

您需要 登录 才能发表书评!

关于作者
作者作品
粉丝排行榜
我的粉丝值
  • 您当前的等级:见习
  • 您当前粉丝值:0
  • 距离下级还差:500
最新打赏